流光归尘寂无声(二)
636/1142

流光归尘寂无声(二)

  黑衣人的话,让我的心下猛地一凉。

  大步流星的来到他的身侧,我微微垂眸,看清了那一张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的容颜。

  我突然想起允舒航同我说过一句话,“叶影飞刀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兵器。”他在一般的情况下都不会轻易的让他暴露人前,因为每一把叶影飞刀都有一个不变的特点——白刃出鞘,回旋见血。

  我刚听到这不成文的规定的时候,也着实为自己憋屈了好一阵子。允舒航好歹是我的朋友,他的身上带着一把杀伤力那么强的武器,我的人身财产安全是不是也会受到影响呢!

  可是当我看到他手上的飞刀出击的时候,我只能把自己一颗悬着的心稳稳的放在了肚子里。

  不过一把小小的飞刀,他都把玩的如同一个玩物一般,我还记得他说过,他从来不让手里的飞刀伤错人,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那个倒霉的黑衣人算是交了大运,居然没有被允舒航一刀毙命。我们靠近了他,看着他奄奄一息的指着身着艳丽色彩的我身边的男子,哆嗦着道:“快去,蝴蝶,快回去!”

  男子话音方落,洞黑的瞳孔突然间闪烁了一下,也就在这一瞬间,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掌飞快地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瓶子来,低声呵斥道:“你可不能死,倘若你死了,我们这一大堆的问题找谁去问?”

  话音刚落,宽大的手掌一把抓住了黑衣人的领口,轻而易举让他离开了地面,将那精致的瓶子往他的鼻前一放,大声说道:“吸,你给我吸!”

  我被冷子君的举动吓了一跳,回身看着允舒航轻声问道:“他这是在干什么,当真有用么?”

  允舒航静默了一瞬,认真的在空气中悠悠的嗅了一嗅,唇角突然露出一抹

  云淡风轻的笑容来,“你冷大哥当真是大方的,居然给一个黑衣杀手用了那么名贵的东西。”

  我的眼神迷离了一下,慢慢的嗅到了空气中一股子一苏合香的味道,顿时心下明朗,一脸崇拜的看着冷子君。

  然而,被我静默的看着的俊朗少年,此时却面无表情。

  正当我兀自以为他不会再为了一个前言不搭后语的黑衣人做出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一把压住了那人的下颚道:“苏合香可不是白给你用的。”

  那个瞬间之后,我便很清晰的听到了那黑衣人身上传来的一阵骨裂的声响,那人涣散着瞳孔,哆哆嗦嗦似乎欲言又止。冷子君大约是再耐不住性子,一双黝黑的眼睛直直的落在了那黑衣人的瞳孔里看的出神。我一言不发的嗅着空气中的苏合香,感觉有一股温暖的热流正在黑衣人身体的四周攒动,转身一看冷子君正把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往他的身子里灌输。

  有那么一个瞬间,我还以为冷子君是太过于着急而变得狂躁了,毕竟对于这样一个一言不发的将死之人,内力的灌输就是一种浪费。

  可事实明显不是我想的那样的,我看着冷子君平静的给他灌输了内力之后却依旧是平静的脸不红气不喘,然而那个接受了冷子君内力馈赠的人,此时正用一种专注而迷离的眼神看着他,却不失恭敬。

  浑厚的内力就在我们地界的四周涌动的十分肆意,冷子君半闭着眼睛,偶尔侧着耳朵在水泽附近的枯草从中听到几声风贴着地面吹过的声音,他微微垂下眼眸,看着那个接受着他内力馈赠的男子冷声问道:“你还想做人吗?”

  那人的身子突然怔了一下,紧接着像是蜗牛一样的蜷缩了起来,只露出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幽幽的看着冷子君。

  冷子君见他这幅模样,心下越发肯定了几分,他双唇微勾,蓦地停下了那只正在输送内力的手:“别告诉我,我千辛万苦救了一只鬼。

  我的耳畔吹过一阵刀刮一样的风,却没有听见半点人声的回应,微微抬起头,俊朗的身影悠然的在我的身侧掠过,他的手里握着青铜剑柄,目光冷峻的在四周扫了一眼,在那一抹沉寂的目光的背后,我看到了从未有过的陌生的腥冷。

  这种感觉让我的心口犹如落石,闷闷的不自在。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将这种陌生的不自在的感觉压回去,我目光闪烁着避开了那双眼,少年眸底的腥冷没有褪去半分,而我却在那一番沉寂的腥冷之后,听见一声暗哑的低鸣,目光落处,是那只不知何处而来早已饫甘餍肥的乌龙子,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悻然的看着冷子君。等到那乌黑的小家伙定定的在他肩头站稳,冷子君轻轻的伸出一根手指,温软的指腹在它突兀的喙上摩挲了两下,轻声问它道:“好孩子,离开了这许久的时间,一定玩够了,快点告诉我,方才都见到什么了?"

  少年话音落下,被乌龙子很亲密的啄了两下指腹,微微侧头,附耳倾听。

  我就这样听着冷子君旁若无人的呢喃,蒙圈着思考着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哪有人面对一只称为凶鸟的乌龙子表现的那么温柔如水的?这……似乎也太不合常理了。

  正当我的脑子里为了一只乌漆麻黑的归鸟所带给它主人的反常举动诧异的时候,冷子君突然停下了手边的动作,他的双臂蓦地伸直,让那灵巧的小家伙团身而立,视线转向了远处的天际。那鸟仿佛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站在他的手臂上,低着头,用它不油光水滑的羽毛一个劲儿的蹭他。

  片刻之后,我清晰的看到了少年眸底的腥冷更深了几分,他转过身,手指轻轻触碰了下黑耀的脑袋,目光清冷如冰,冷冷说了一句:“出发。”

  我微微愣了一下,恍惚的视线落在了一旁腾空而起的黑鸟身上,其实它的存在是相当不吉利的呢,我真的不太明白,在这种时候,冷子君为什么会找来一只乌龙子。

  乌龙子停在了那一堆白骨突兀的尸体上,它抬着头,兴奋的看着冷子君鸣叫,而我却在听到了那声音之后,不知怎么的,只觉得心下一阵发毛。

  更让人不解的是,冷子君在听到黑耀急切的召唤之后,并没有积极的走上前去,反而开合着双唇不知所云。

  我抬起头,错愕的盯了他一瞬,紧接着将目光转向了学识渊博的允舒航,一脸“求解释”。

  允舒航一脸淡漠的听了这一阵有些飘忽的吟唱之后,突然抬起手臂一脸戒备的看着冷子君。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下,琉璃色的的瞳孔蓦地紧缩,悠悠缓缓的说道:“好好问问它,它会记得它见过的每一张脸。”

  允舒航的话音落下,我的视线中扩散来一朵蘑菇一样的云朵来,我定了定神,看着那黑耀扑腾着翅膀飞来,心下疑惑道:“我们……怎么办?”

  似乎听出了我语气中轻轻的颤抖,冷子君侧过身来看着我,语气轻描淡写:“接下来的你,只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就好。”

  我顿时觉得胸口深深的中了一箭。

  躲,对于现在的我也许是最有效的方法了,可是,我还是偶尔会想着我的——

  “你不用躲。”身后清浅的声音如云雾一样飘来,我的手臂蓦地被一只手抓住,琉璃色的深瞳之中,我看到少年眼底自信的神色。

  我看着那笃定的琉璃色的瞳孔,猛的吸了一口气正打算开口说话,却听见身旁的冷子君一脸戒备的淡声道:“你若不让她躲着,她倘若被不长眼的刀剑伤了……”

  我心下一阵低估,正打算点头迎合冷子君他说的有道理时,身后蓦地传来一阵低哼,肩胛处的手指死死的压着我沉声说道:“上官雨儿,你可是害怕了么?你那学了数年那什么拳,不打算派上用场么?”

  他始终没有记住那个什么拳究竟是叫什么名字。

  我在肩胛的微痛中轻轻转过身来喏喏说道:“你倒是还记得 我有这么一门傍身的功夫,可是……”

  我一脸失落的指着一旁沉默着的冷子君:“你看他这幅样子,只一味的要我躲,完全忘了我……”

  我的话还在喉头酝酿,就听见耳畔传来了一阵清晰的冷兵器的撞击声响。我警惕的转过身, 正在想着要如何解决这潜在的危机,身子却在不经意间被一双强有力的双手带着打了个璇儿,暖暖的气流从我的后背汇入,直冲到丹田,我听见那个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在我的耳畔轻轻的说:“勇敢一点,用你伶俐的伸手解决它。”他微微勾唇笑道:“不用担心,我保证不会让你见血。”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倘若你身上见了血,我保证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这话的时候,少年琉璃色的眼底飘过了一丝让人生畏的阴色,那双稳稳的落在我肩头的手,弯曲着十指,一点点的掐进了我的皮肉,不是很疼,却让我心下一阵发怵,这样的力度,他似乎是要宣泄什么……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