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流光归复尘(七)
604/1066

血染流光归复尘(七)

  就在这恍惚的一个刹那,我的眸色微拧 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梦境之中气若幽兰的女子,向着我露出那一抹莹亮如雪花的笑容。

  我感觉我的身体的每一处地细胞都像是被沉重的巨石压着,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半闭着一双眼,感觉那一股腥黏的温热似乎随时都会随着我紧绷的神经从我的体内蹦出来,让我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招架地力气,我感觉我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腥黏气息的水泽荡漾在我的鼻腔四周,可是这似乎还不是最糟糕的,更要命的是,我在水底沉溺着找了半天,却始终没有见到允舒航的人影。那一个刹那,我内心里有些慌。虽然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练家子,会武功的人,我想也一定是懂水性的吧,至少,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那水里浮沉了多久,直到我的大脑开始渐渐陷入缺氧状态的前一秒,我感觉有一双骨节突兀的手托住了我的头,那夹杂着水泽的清润的嗓音,隔着水泽不太清晰地传入了我的耳朵——雨点儿,别松开了。

  在听到这哽咽着的声音之前,我原本以为,我再也回不到人间了。

  我曾经开玩笑似的想象过自己告别世界的方法,没想到到了最后死在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安全常识”上。

  幸好,老天忴我豆蔻年华的一枝桃花,都还没开始怒放,于是让我穿越重生成一个丞相府千金小姐,更何况,我既然受人之托,就不能那么轻易的死掉了,否则到了阴曹地府,我也没办法对那红颜薄命的小姐做出交代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下顿时明通不少,四周的水则透着氤氲,我努力的扑腾着身子让自己不必沉溺太急,我告诉自己,再过一会,我一定能等到那个让我见到天光的人。

  果不其然,我等到了南珏。

  放他带着我奋力游向岸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情也顿时明朗起来。

  可是,就在上岸后的那个刹那,我突然一把推开了南珏,沉声问道:“阿藏呢,他去了哪里?”

  他被我推的猝不及防,倒退了半步握着我冰冷的手掌说:“你自己如今变成这般样子,哪里还有心思去顾及别人,我只怕他不会有你那么好的运气,遇上水性不错的我来救你。”

  他话音方才落下,我心里越发好奇,急忙道:“对了,你分明是在围场陪着皇上你帮人狩猎的,怎么会的,不端端的出现在我面前呢?”我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低声问道:“你是怎么出宫的?”

  听了我的疑问,南珏口气变得玩味起来,他伸手轻轻摸了一下我的额头道:“雨点儿果然长大了,都知道关心我了。”

  我眼睛眨巴了一下,露出一抹忧郁的神色道:“谁要关心你,你快告诉我,你在救起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一身藏蓝的少年?”

  南珏错愕的看了我一眼,把我湿哒哒的头发轻轻地往我耳后绕了一圈道:“一身藏蓝的少年?何许人也?”

  我的神色微微一愣,这才想起南珏连阿藏是谁都恐怕不会知道,更不用说,他是来自大唐之外的,美丽国度的人。

  南珏看到了我神色中的那一抹淡淡的飘忽,撞了一下我的胳膊道:“雨点儿,你想什么呢,你说的那个一身藏蓝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南珏说话间,我的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清晰的羽哨声响,我心下大喜,目光瞬间变得清明起来,越过南珏循声而去。

  男子一身黑衣,身姿笔挺的立在寒风之中,从他的口中,我看到慢慢逸散开来的白气,他的一双黑眸落在我的身上,显然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循声而来,特意在这里等着我的。

  我的心下有些疑惑,静静的看着那个在寒风中伫立的身影,他得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恭顺的放在身前,却始终没有转过身,让我看到他的一张脸。

  正在我努力的思考着来人究竟是谁的时候,突然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花香的气味,我的神色恍惚了一下,这股子气味不是我的鼻腔熟悉的味道。下一秒,我隔着手掌用力的吸了一口气,蹬着一双眼睛,快步来到那个黑衣男子身前。

  明亮的黑眸专心的注视着他,我抬起头看着那个一脸恭顺的黑衣人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的话成功的吸引了那黑衣人的视线,他轻轻地扯了扯唇角,继而在我的面前单膝跪下,朗朗道:“上官姑娘,我家少主人在等着你。”

  我心下一阵狐疑,看着他的眼睛道:“敢问阁下,你家少主人……”

  我的话音还未冷却,身侧突然一阵白色的气流萦绕,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耳畔传来一阵清脆的冷兵器的咣当声,

  仿佛错觉一般,我看着那黑衣人醉酒一样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随着他的身体软趴趴的倒下,我的瞳孔骤然紧缩,耳畔传来一阵空远清浅的声音:“小惩大诫,千万不要伤错了人。”

  我的神色在听到那一缕清浅的声音的瞬间有一些茫然,但很快便化为一阵欣喜,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语气,这样旁若无人的告诫,似乎只属于那个拥有着琉璃色瞳孔的少年吧。

  心下微微一颤,我抬眼看向苍茫空寂的苍穹,四下空也一片,只能听见风吹过树冠的时候发出那一阵阵的沙沙声。

  我眼眸微眯,渐渐感觉有一股子丝滑的触感落在了我手腕地肌肤上。他的力度拿捏的恰当好处,让白色的丝带轻轻柔柔地圈过我的手腕,就在转眸之间,俊朗的身影落下,从袖口飞出的叶影飞刀直直的逼近了黑衣人已经蜷缩的身体。

  允舒航神色微微沉下,垂眸看了一眼那半死不活的黑衣人,突然俯下身子猛地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他低声笑道:“果真是看得起我,竟然从音辽追我到大唐来了?”

  黑衣人听了话,蓦地睁大眼睛,虚弱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冷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地神色。允舒航加重了手的力度,满眼玩味:“我怎么会知道?我是音辽天资最愚笨的一个,可是你这贸然的称呼却让你卸了底。”允舒航顿了顿,轻巧的将我拉到身前,手掌落在我的肩头道:“这丫头是我熟悉的人,自然知道我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花香的味道,所以,他一定认得我。你家少主人想也是让你靠着那味道一路寻我而来,可是,”他的声音变得冷冽“所以你们才打算,趁我不背对她下手吗?”

  那人听了话,神色微微愣了一下,突然转过头来,寒潭一样的深眸直勾勾注视着我,我被他盯得全身发冷,却也没有躲开他的视线。

  直到——

  “你们之间,只能活一个。”男子的声音清冷而笃定的响在我的耳畔,恍惚之间像是神灵的诅咒一般,我抬起头,有些错愕的看着他渐渐的抬起那只瘫软的手掌道:“少主人那儿,我总要有个交代。”

  “笑话!”仿佛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一般,允舒航琉璃色的眸底闪过一丝冷冽的碎芒:“你的那个少主人不是最喜欢慈悲为怀么?什么时候会有了伤及无辜的兴趣?”

  我的神色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说的那个“无辜”是指我,因为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少主人是什么人。”

  我的神色闪烁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那个一身黑衣的沉默少年道:“看你这样子,只怕又是受人之托吧,可不可以直接一点,告诉我这个一头雾水的傻丫头,你家的那个少主人,究竟是要我的命,还是要我的名?”

  少年的神色被那琉璃色地瞳孔盯得有些沉谲,洞黑的深眸中隐约有一道碎芒闪过,他用手心支撑了下冰冷的地面,突然露出一抹无比邪魅的笑容来,他的语气冰寒如寒潭中的冰锥,清冷的语调戚戚然他一字一顿道:“上官小姐放心,我不确定你的名,自然不敢要取你的命。”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依然是一片淡然的样子,冷冷对他说道: “难为阁下记得小女子复姓上官,敢问阁下究竟有何贵干?”

  凄厉的笑容蓦地响在我的耳际,那人听了我的话,神色骤然变的清明起来,他的手掌轻轻地抬在半空悬着,他喃喃说道:“复姓上官,上官家没有一个长命种。”

  他的一句话,听在我的耳里犹如千万的冰棱的强烈撞击,我终于忍无可忍的快步来到他的身前,扬起手臂打在他的脸上。

  我原本以为,这一巴掌下去他至少会被我打的晕晕炫炫,却未曾料想,有一股强大的剑气遏制住了我的手掌,我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错愕的后退了一步,警觉的向四周望去。

  空寂的地界,并没有见到视野之外的任何人。

  突而听见耳畔传来一个温软的声音:“留下他,刀影之下的那个人还没得到绝对的安全之前,即便是你狠毒了他,也绝对不能结果了他的性命。”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