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流光归复尘(十四)
629/1119

血染流光归复尘(十四)

  随着女子带着哭腔的落下,寂静的空气中突然飘出一股子淡淡的血腥的味道,随着那味道的逸散,一个曼妙的身影缓缓地从远方的天际翩翩而至。

  我缓缓地抬起头,眸底是一个身姿绰约的美丽女人,一身莹白色长衣束体,头顶精致的挽成一个轻巧的云髻。

  她的红唇微微扬起,看着那个被丝线束缚的傀儡一样的少女说道:“一个女儿家居然轻易的在外人面前抛头露面,你是当真思嫁不成?”

  那女孩听了话,唇角微微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对那美丽的女人说道:“阿娘,仙儿不过是见了个漂亮姐姐,看着像是旧相识,这才驻足多看了两眼的,仙儿这样的年纪,本就是陪伴娘亲承欢膝下的,哪里会动什么思嫁的古怪心思呢!”

  仙儿的话没有让束缚在她身上的丝线松开半分,反倒是越发紧了,高空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承欢膝下?你的功夫没练成,你打算承欢于何人膝下?”

  四周突然一片寂静之声,我眼角的余光偷偷的在那个自称仙儿的女孩身上落了片刻,发现她大约是和琼儿一样的年纪,长着鹅蛋脸,左眉尾还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

  她的腰身依旧被束缚着没法动弹,我们的目光凝聚着,她突然鬼使神差的对我小声说道:“漂亮姐姐,你受伤了么?”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关心问的有些发闷,却依旧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心,只是冲着她微微的摇了摇头,再不开口说话。

  女子见我许久不同她说话,便兀自的开了口,就像是一个被束缚着的傀儡娃娃,她微微的抬起手掌,低声说道:“仙儿可以向你要点东西么?”

  女子的唇角带着白气,清浅的笑容顺着唇角逸散开来,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她那双如深潭一样幽邃的眸子,却不知为何,总感觉透着一股子死气。

  我就在这莫名的诧异中渐渐的失了神,须臾的光景之后,却看到那个容颜白皙的少女正用她一双眉目看着我,偏头抿唇,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在这飘渺的声音中有些迷离,的盯着她开合的唇瓣,却看到她的眼底染上了冰冷的妖冶。

  我的喉头莫名发干,想要努力的从她美丽的容颜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像是落叶般的轻微的嗽响,隔着风,慢慢地从我的身后擦肩而过,速度如同电光石火没有半分的迟疑,却难以让人捕捉。

  我在一阵轻微的落叶一样的声响中蓦地转身,有些错愕的抬头,眼前的一根黑色箭羽,格外分明。

  我微微侧身,看着一双骨节突兀的手和箭羽一点点的分离,听着那落叶一般的声响一点点清晰,明澈的眸底蓦地出现了一张棱角分明的容颜。

  男子的眉宇微微蹙着,目光平静的落在那个一脸希翼地女子身上,漫不经心的抬起手,那女子也不知见到了什么,立刻瞪着一双眼,闭口不言了。

  男子见状,一双眉目微微眯着,锋利的箭稍犹如是最玲珑的玩物,被他把玩在手,眸中几多邪魅。

  “小姑娘,我救了你,你打算如何谢我呢?”

  他的声音清冷的响起,像是深沉的寒潭中幽静的水。

  眸底的侧脸有着分明的轮廓,男子十分娴熟的收回手里的弩,仰着头,目光却依旧和我没有交集,就在这时,允舒航突然快步的捡起被撞落在地面的一枚金针,仔细的看了一眼道:“来人来头不小,阁下救了我们,只怕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

  允舒航的话还没褪去余温,就听见那人突然坐在马背上仰天大笑起来:

  “麻烦,我生来就解决了了不少的麻烦,你所说的麻烦,对于我来说,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小考验罢了。”

  声音尤为清冷,却透着坚决,他猛地回过神对我们说道:“更何况救下的是这么一个美人胚子,倘若她肯亲口吐露芳名,我岂不是赚大了?”

  男子说完这句话,深邃的瞳孔中多了几分邪魅,他的视线仿佛游灵一样,落在了那个面容妖冶,毕恭毕敬的女子身上。

  我的眼眸微微转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正被银色丝线缠绕着的女孩,故作轻松的勾了下唇角说道:“我知道,这样被束缚的身体没有自由,倘若……”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见了一阵清晰的刀人肉体的声音,耳后听见男子沉稳低哑的声音:“倘若再迟片刻你就要去见阎罗王了。”

  他这猝不及防的攻击让我心下一冷,退了一个半步寒声问道:“这是一条命啊!”

  男子的神色染上了几分愠怒,他快步走到我的身边,把我拽到哪奄奄一息的女子身前,隔着一个手掌的距离,女子的眸子染上了阴郁的黑色,她蓦地转过身,被箭锋刺破的伤口一个劲儿冒着血蘑菇。

  女子皱起了好看的眉毛,一双眼睛越发的深沉了几分,她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冷然的看着那个把箭羽当成玩物的少年诺诺道:“我只不过是想找漂亮姐姐要点东西罢了,你何必对我赶尽杀绝?”

  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少女,男子的眸底没有半分的怜惜神色,他微微扬眉抬手,剑锋落在了女子的下颌邪魅的笑道:“你需要什么,我心里清楚,你心里绝对更加明白,只是这姑娘身份特殊,万一有了个三长两短,主子那边恐怕不好交代。”他顿了顿,邪魅的继而:“是你自己开口,还是我亲自动手?”

  女子听了他的话,身子剧烈的晃动了一瞬,半晌之后磕磕巴巴的说出一句:“想活命,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她的话音方才落下,男子的眼底顺势出现了几根银白色的长丝,它们如同银蛇一样的从她的袖口猝然而出,温顺的缠绕在她白皙如莲藕的手臂上。

  在少女完成了这一系列的预备之后,攻击的步伐却没有接踵而至,我一脸错愕的凝视着她,却见她紧抿这嘴唇,若有所思。

  冷寂的沙尘让我的鼻腔猝不及防,我平静的看了一眼腾身跃起的少女,却见到了她在转腕之间的翻云覆雨。

  就在那一眨眼的功夫,当她手腕上的丝带被一把在她看来来历不明的飞刀一分为二的前一秒钟,她突然一脸悻然的侧过身,耳朵紧紧的贴在冰冷的地面,她浅浅的勾唇,口中念念叨叨,不知所云。

  等到我凝眸细想,终于在大脑最深皮层挖掘到了一个关键词——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她说的来了,究竟是来了什么,一颗心被狠狠的吊着,我瞪着一双眼想着那喃喃自语的背后究竟是什么玄机,就在这时,我的鼻腔突然嗅到了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息,我错愕的抬头,却猛然间对上了一双琉璃色的透着忧色的眼睛,紧接着,那一抹云白的颜色当空从我的头顶落下,我听见那双灵动的双腿将脚底带着积雪的沙石踩的咯吱作响。那双宽大的手掌抱住我的头,低声在我的耳边说道:“雨儿,不要动。”

  我的头听话的枕在那个白衣少年的肩膀上,鼻腔的血腥味道似乎越发浓烈了,我感受到那落在我头顶的手,似乎生怕我见到了什么。

  少年清浅的呼吸在我的耳边响的低沉,那一股子夹杂了血腥味道的不知名的花香的味道变得不太好闻,我静静的抬起头,眼底除一片纯白再无其它。

  过了片刻之后,我恍惚在这一片纯白的间隙中听到了女子的一声娇笑,她的声音极低的说着话,仿佛是来自远处的幽灵的谄媚:“漂亮姐姐,快,快救救我!”

  我的身子猝然一顿,她的求救让人有些猝不及防,允舒航的手背贴着我,轻轻的说了一句:“乖,别动。”

  我听着他那沉稳的声音,于是就真的很配合的一动不动了。

  四下的声音开始渐渐的褪去,我这才感觉到一股子冰冷的气息冷不丁往我的身上钻。

  我知道,那个将人命折腾的半死不活的男子,果然决定出手了。就在那个羸弱的声音匍匐在地面上,楚楚可怜的呼救的时候,他的身上也渐渐染上了一层似有若无的杀气。

  该来的还是来了,无论怎么样,始终都是躲不开的。

  只是,男子似乎对发生的一切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他轻轻的抬了抬手,掌风撩起了允舒航的白色斗篷,他的指尖停在那,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眼角的笑容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就已经笼罩了起来。

  他转过身,眼睑的余光落在我的背脊上低声的说:“结束了,不用怕了,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男子的话,让我的心下不由一阵放松,刚要抬起头来,脖颈突然传来了一阵酥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见了天光的一双眼突然笼上了一层黑,谄媚的女生蓦地传来:“漂亮姐姐,仙儿来找你要点东西!”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