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流光归复尘(五)
602/1060

血染流光归复尘(五)

  正当我心下清明的回忆着允舒航口中那个和他有着同样琉璃色深瞳的男子的时候,我眸底的水泽还没干透,眨巴了下眼睛,看了一眼在阴沉的天空下波光粼粼的河流刚想捧起水来喝一口,却听见耳畔传来轻微的石落水滴的声音,我警惕的转过身子,刚要站起来看个究竟,身后突然溅起了巨大的水花璇儿,我的后背顿时一片透湿,冷的我蓦地打了个哆嗦。

  我心下一阵愤愤,当下一定是流年不利才会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不用说,天子名册的选秀一定又要被耽误了。

  魂飞天外的我静静的思虑着我的一切,允舒航就站在距离我不到半米的地方,放他看到在我身后莫名溅起的巨大水花的时候,琉璃色的瞳孔蓦地紧缩了一下,他将落在我腰上的白丝带更加系紧了几分。

  我看着他,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在走到河段中间的时候,琉璃色地瞳孔盯住了泛不起任何涟漪的水泽,继而突然松开了系在我腰间的白色丝带对我说道:“小心一点,遇到情况准备随时动手。”

  白丝带从我的腰间抽离的那个瞬间,我整个人的神情有些恍惚,我只听清了允舒航一句话的最后几个字,似乎要随时准备开打,心下有些发闷,我已经被折腾的腰酸腿疼了。

  似乎看出了我的眸底流露出三分的不情愿,允舒航没有说话,只是用他那染血的手掌在空气中轻轻地摆动了一下,说也奇怪,就在那个瞬间,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低沉的急促的犹如蜂鸣的奇怪声响,我警惕的回过头,只看见一片空空如也的湛蓝色苍穹。

  我的神色还没有反应过来,允舒航却不知怎么的收回了手,他抬起头,静静的看着那风平浪静的河面容色悠远。

  “阿藏,你想到什么了么?”我踩着细碎的步子靠近他,他却似乎根本没有察觉,一双琉璃色的瞳孔盯着水面,眼皮连眨都不眨一下。

  正当我以为,他不会对我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做出任何回应的时候,他的身子蓦地顿了一下,之后凌空跃起半尺,目光冷冽的把白色的丝带抛进水里,我看的一脸蒙圈,压根不知他究竟想要干嘛,也很无奈,不知要如何才能帮他。

  我看着他动作平缓的一点点的把自己的身子悬空,而后蓦地一个翻身,将我的手腕扣住。我啊了一声,突然觉得脚下的一片地界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这让我想起了那天我和南珏……

  等等,好像不大对!

  我努力的甩甩头,看允舒航这个架势,明显是不打算让我一个人在下面继续待下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允舒航把我的身体稳稳的安顿在一颗算得上粗壮的树冠的时候,眸底的水泽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了几个黑黑的,圆鼓鼓的影子,他们如同一群黑色的黏糊糊的泥鳅,脱离了水,就和随身的弯刀一起,追着下一个猎物走。

  那速度快的让我的眼前发花,我看着那个一身藏蓝的少年只是微微的悬了个身子,就在转瞬之间换了一个装束,那一身雪一样白皙的颜色,稳稳的包裹了他的一身藏蓝,就在这时,他也不忘冲我微微勾起唇角,露出那一抹神秘而让人心安的笑容来。

  那一把带着水珠的弯刀是从河水的最深底飞出来的。电光石火一样的速度,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我只听见耳畔传来一阵冰冷的刺啦的声响,肩膀上转瞬之间多出一只冰冷的手掌,如同是九阴白骨一般,狠狠的抓进我的皮肉,让我疼的深眉紧蹙。

  菩萨明见,我绝对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跆拳道黑带的运动型选手,只是我站在高高的树冠往下看,却只看到乌压压的一阵片的黑衣人,他们正围着一个动如脱兔的白色身影打的酣畅淋漓。

  允舒航的速度太快,我恍惚着目光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见到他偶尔凌空跃起,会踢落一个黑衣人手上的长剑,而后蓦地转身,又会把原本想要从背后偷袭他的黑衣人的手腕拧断。即便在这个时候,他还是会平静的抬起头,用他琉璃色的瞳仁注视着我,却也可以很灵巧的,不让那群黑衣人身上那夹杂着血迹的水渍溅到他的身上。

  我半闭一双眼,指甲缝里有一些百无聊赖扣下来的树皮,我在想着,要不要告诉允舒航,其实有那么一个刹那,我真的觉得有些害怕。

  就在我沉思的功夫,树下的黑衣人已经被允舒航打的凌凌落落,最后的一个见无路可走,一把弯刀哆哆嗦嗦的抛向允舒航,退了几个半步,踉跄着身子一头扎进河里。

  看到这一幕,我在震惊之余不由觉得有些可笑,这些古代的黑衣人,性命从来是由不得自己的,即便是半死不活的存在,也是一种折磨。

  我眼见着那个狠戾的身影如同喝醉了酒一样的倒在河里的时候,以为一切就会顺其自然的归于平静了,谁知道,刚想松一口气,耳畔蓦地传来一声低哑的攻击声响,犹如冰锥落地。

  我的瞳仁在听到那冰锥一样的声响时蓦地一缩,嘴唇一咬着,眼见到那凌厉的身影犹如云朵一样从天而降,我闭着眼,大气也不敢出,只觉得那冷峻的气息一点点的透过我的鼻腔,一点点的渗入皮肤,那个瞬间,我的身子终究还是很不自觉的软了下去,却意料之外的没有被那白色的丝带稳稳的拖住。可转念一想,在眼下这种情况,他刚结束了一场酣战, 说不定正处于身心疲惫的状态,自然是没空顾及我的。

  我闭着眼睛,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我在努力的告诉自己,就算受了伤或者是呛了几口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好歹是个练家子,再怎么也不至于送命。

  我的确就是那么想的,在我听到那犹如夜枭般怖人的声音之前,我愿意用我的人格确定这想法的真实性。

  然而,就在我的身体距离河面还只有不到半尺的距离的时候,就在我做好准备迎接“死亡”给我的拥抱的时候,

  一股强大的腥冷气突然自我的身下传来,我猝不及防,整个人被那一股强大的力带冬着在空中打了个圆儿,就在那个瞬间,我 发 觉有一双手将的头稳稳的拖住,我的长发垂落在他的手臂上,他抱着我,足尖轻轻一点,从水面一跃而起,我的神色恍惚了下,就感觉那只抱着我的手臂突然往下一沉,我没有看清那人的脸,隐约感觉抱着我的手臂退了一下,下一秒,我的整个人变成了一条很美丽的抛物线,猝不及防的从他的手上脱离。

  当我以一种难以言说的姿势有些狼狈的趴在冰冷的带着冬天草木气息的地面疼的龇牙咧嘴的时候,我慢慢的闻到了一股空气中散漫的夹杂着栀子花香气的淡淡的血腥味道,我警惕的回过头,耳畔是轻微的尖刀入水的声音,我低下头,看着那刀锋触及的水面有涟漪荡漾开来,而后在我的视线之中一点点的慢慢变成一片暗淡的血的红色。

  胃里荡起一阵猛然的呕意,我的瞳孔缩了一下,突然听见那清冷的声音对着平静的水面说出一句:“剩下的几个都出来吧,你们要结果的人,现在就在你们面前站着。”

  允舒航的话音落下,我的心下突然一沉,这算什么,他是打算把我往刀尖上送么,既然这样,他方才的举动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心下莫名的想着,心电流转之间, 水下突然冒出一朵很大的水蘑菇,我凝眸仔细一看,突然觉得有些不妙,急忙捡起地上的几颗石头,扬手像河里扔过去,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一个急切的声音蓦地对我喊出“雨儿,退后!”

  我眼疾手快的把手上的最后一颗石子扔出去,身子顿了一下,眼底的一方地界中,蓦地飘过几个带着血腥味道的湿哒哒的身影,他们目光冷凝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少年的身后是一个表情淡然的我。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俊美的少年转过身,轻描淡写的对我说道“雨儿,你猜猜看,这群人打算如何结果了你的命?”

  我看着那双澄澈的琉漓色的瞳孔,一脸轻松的回了他一句“我还没活够,跆拳道也不是白学的,可不想让自己就这样……”

  我的话音刚落,寂静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低笑,下一秒,我的身后突然升起一股强大的水泽,我没有回头,却感觉身后有了杀伤力很强的冷兵器的偷袭。踩着脚下突兀的石头,却没有转过身子,我突然觉得眼前猛然天旋地转,就在这个刹那,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内力滞住,俊朗身影飞过来,朝着平静的水面投掷出了那把叶影飞刀,骨节分明的手掌落在我肩上的时候,我感觉他在颤抖,他低沉着声音问我“雨儿,你会害怕么?“

  我将唇角微微勾起,轻声道“我怕,如果我当真如他们所愿的被结果在这,那些事情,只怕再也没有结束的一天了。”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道“命保住了,其余一切好说。”

  我呵呵干笑两声,“那些人本就不打算要了我的命。”

  他听了我轻松的叹息,默默道“那是因为,你没有穿上那一身流光的颜色。”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