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流光归复尘(一)
598/1066

血染流光归复尘(一)

  目光无比淡然的掠过那一张俊朗到无懈可击的容颜,我呵呵干笑了两声,难以置信的用手戳了戳耳朵,心下愤愤道:“这古代什么都稀缺,就是毒药和咒术反而圣行。血偶是什么鬼我是不清楚的,按照字面意思,那大概就是一种用人血为引的在人体内的具有破坏性的咒术。

  所以,他是想告诉我,月灵儿公主中了那么古怪的东西么?

  可是,当我看到月灵儿那张清秀可人的脸的时候,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那个戴着斗笠地古怪女人还在我的身边跪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向我求救,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一头雾水,月灵儿明明好端端的啊,哪里像是中了咒术的样子?

  正当我盯着远处的天际想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地时候,鼻腔里却不知何时悠然的飘过一股子清冷的味道,我微微侧眸看去,就见南珏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竹签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就这样过了片刻的功夫,我终于忍不住低声问他:“南珏,你盯着我做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刀影之下的人,究竟是谁?”

  无比简单的一句话,南珏大概也没听清楚我要表达的,他轻描淡写地扯了扯唇角,喉头风平浪静的吐出一句:“起来吧,倘若跪着能想出办法,你大可以去佛堂,常伴青灯。”

  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我很清楚,可是那女子听了南珏一句话身子蓦地抖成了糖筛,她抬起头,目光幽怨地看着南珏:“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于是,头脑发懵的我成功的掉进了他们的漩涡之中,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

  空气凝滞了几秒钟,除了风贴着地面吹过草丛的声音外,我的耳朵,还成功的捕捉到了一抹淡如流云的轻笑,俊朗的男子微微垂眸,眸底带着淡淡的隐忍和决绝:“那么,我该如何对你?”

  女人轻轻扶额,慢慢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我……”

  南珏转身,抬头看天。

  那女人兀自“我”了半晌,见南珏不愿回过头看她,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她慢慢的弯下身子,手掌触到地面的沙石,低哑着嗓子,声音细弱的说道:“你……不能恨我。”

  听了那女人的哀求,我心下变得越发不解,南珏啊,他看上去不是那种记仇的人,整个就是一个温润的带着微冷色调公子啊,那女人见到南珏的样子,也太让人生疑了,我琢磨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个合适的所以然来,最后只能跟随大脑潜意识的判断——那女子在面对南珏的时候,害怕。

  也是在那一刻,我真的明白了一个道理,脑细胞太过于活跃就会激发好奇心,好奇心太过于强烈地时候——

  南珏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她手里握着竹签子在地上画了一个西瓜大小的圆圈圈,低沉着脸,一把把我拉进去,用他那黝黑地,透着异样光芒的眼睛盯着我“我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要走出这个圈。”

  我心里暗暗低咒,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还在地上画圈圈,把我当成了唐僧,还是你自己变成了潇洒哥?

  当然,这样的一句低咒只能在我的脑子里存在片刻功夫,我就让它乖乖的和我说再见了,我和南珏认识地时间不是很长,但我清楚的明白,他处理事情的时候总会有自己的理由的,那个带着神秘色彩的陌生女人梨花带雨的向我求救,这一切的一切,似乎也不会是空穴来风。

  也许,只有那个圈圈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想到这里,我努力的往前探了探身子走进了那个“包围圈”。

  双脚踏进圈子那个瞬间,我盘腿坐在地上等着南珏。

  不过须臾光景,他果然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撑着地面刚起身,正要开口,猛然感觉手臂传来一股幽幽的凉风,定睛仔细一看,好家伙,衣服的袖口不知什么时候被刮开了,然而,我却丝毫没有察觉。

  小心翼翼的退了一个半步,我睁着眼,小心翼翼的瞅着南珏:“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南珏对我一脸的错愕视而不见,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凝眸沉声道“阴阳夺魂散?”

  我的神色恍惚了一下,蓦地从他手里抽回手,把划破衣袖遮挡好,目光幽备的瞪着他。

  他却似乎没觉察出什么不妥,手臂一横挡住了我的退路。

  “你去过那地方了?”他问。

  “而且,还不是独自一个人去的?”

  “你救了一个中了阴阳夺魂散地男人?”

  我闭眸不语。

  她听不到我的答复,就在那个瞬间的目光变得冰冷阴骘:“你,你的生辰……你的血……”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干脆把手臂的伤疤曝露在他面前,而后一脸轻松的看着他凝重的神色。

  那一个刹那,南珏仿佛梦魇似的剧烈的抖动着身子,他喃喃低语“七道伤口,刚好七道伤口。”

  言罢,他的手臂机械一样的垂落下来,带着淡淡的隐忍问我:“那个被你以血续命的人,是你的什么人?”

  我垂眸浅浅而笑,轻描淡写的说出两个字:“朋友。”

  他凝眸淡淡一笑,“朋友,就只是朋友么?”

  我沉默不语。

  他见我如此淡然的神色,悠悠缓缓的搭上了我的肩膀“你认为的朋友,不一定会把你当成朋友。”

  我依旧不理会他的冷淡告诫,目光淡泞地看着天际道:“那又如何,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他听了我的话,噗嗤笑出了声,转头对一旁的一脸愁容的女子说道:“她是个很清纯的姑娘,请你不要把她卷入那些血腥之中,要是弄脏了,只怕有人要心疼地。”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旁若无人的队那女人吩咐着,半晌才扯出一个笑容来问道:“你这说的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会把我自己弄脏了。”顿了顿我沉思道“你说的那个刀影之下的人,是不是大唐最小的公主?”

  南珏的眼眸微微闭着,似乎在斟酌着给我回复,片刻之后,他突然对我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的神色恍惚了下,大约没想到他会如此淡定的回复我,我抿了抿唇,又问道:“很好,如果真的是月灵儿,我只想让你告诉我,她是什么时候中咒的,为什么我们把她救下来的时候,没有半分察觉?”

  南珏斜睨了一眼我错愕的神色,风平浪静的说:“你以为那群人那么好对付么?我想,他们对月灵儿是中了化魂的法子,一心想让她丧命啊!”

  他顿了顿,仔细的想了想说道:“你说你救了月灵儿,可还记得是在什么地方么?”

  他话音方落,我几乎脱口而出:“我记得,我们是在草丛里把她抱回来的。”

  南珏沉默了一瞬,只重复我的话:“抱回来?”

  我“嗯”了一声,确认自己真的没有说错话,就见他已经取下了腰间的长剑道:“你忍着点疼,我要你的血,帮我一个忙。”

  听了他的话,我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会遇上什么血光之灾,可是转念一想,大不了就是在手上在多出一道口子来,还能把事情水落石出,我这贡献也算是做的值了。

  南珏很守诺的抓住我的手,只是轻轻地让我的手背靠近剑刃,冒出了一些血珠。

  正当我错愕不已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往上面撒了许多白色的粉末状的东西,然后,她让我的手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低声说道:“别怕,我带你回去。”

  于是,不过是一个足尖点地的功夫,我又重新回到了那一片乌压压箭羽飞扬地地界。耳畔时不时会传来夹杂着风声的马蹄的声响,提醒我身处在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

  华服男子似乎早知道我是要走回头路的,于是一直在那等着我,只是当他见到南珏的那个瞬间,他的目光中透出了一丝丝的促狭,他低哑着嗓子,语气清冷而平静:“那么多年了,你还在怨恨她?”

  南珏的余光落在他的身上,语气冰寒的吐出一句:“与你何干?”

  听着无关紧要的一句话,我的内心猛地一个咯噔,这眼神,这语气,事实证,这两个人根本就是认识的。

  我魂飞天外的努力的进行着自己的逻辑构思,却突然听见那华服男子笑着问南珏:“怎么样,最近闲来无事,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抓蝴蝶?”

  我垂眼环绕了一阵,确定四下真的在无他人,心下却还存着十二万分的不确定,方才他是对我说什么,要我去抓蝴蝶?换句话说,就是带着一颗熊心豹胆去闯危机四伏的贼窝?

  开什么玩笑?我哪里有这样的闲工夫呢,即便我真的有这样的功夫,我也不会把时间花在事不关己的事情上。我还要努力的参加秀女的选拔,努力的走“上官雨儿”没有走过的路。

  对于答应过人家的,我从来不敢食言,因为我真的不太希望午夜梦回听到她心碎的声音。

  找到了一个适当的拒绝同行的理由,我反复在脑子里旋转了好多遍,可是,我的话还没有出口,耳畔蓦地传来一阵长箭贴着云朵飞跃我头顶的刺啦声,我睁大了眼睛,努力的平静了一瞬,突然间就看到一个身戴配刀的男子朝着我的方向猛地冲过来,一面跑一面喊道:“姑娘,还请姑娘快去看看公主,她这个样子,真的不好了。”

  我手腕轻轻一甩,“你胡说什么,月灵儿已经回去了,哪有比皇宫还安全的所在呢?”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