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刀影冷暗声(九)
602/1123

流光刀影冷暗声(九)

  随着悦耳的话音落下的,还有我心下浅浅荡起的涟漪阵阵。

  穿越到大唐的这些日子里,我还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人。

  我从棺材里穿越而来,后来陷入冥婚的漩涡里,紧接着我的身份遭到质疑,差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雨儿还是尚宇。

  然而现在,却真的有两个人,她们真诚的对我说,无论祸福都愿意追随在我的身边,用不相弃。

  我将心绪平复了片刻,目光柔和的看着身旁的两个清丽可人的女子道:“你们愿意跟着我,我自然也会保护你们的,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们感动地看着我,一脸笃定的点了点头。

  又过了几日光景,香儿背上的伤口终于渐渐的结了疤了,我每日都会让她掀起自己的衣服给我看一眼才算真的放下了心去,毕竟我是个如假包换地女孩子,她也一样。

  一直到了这几日,她似乎变得比前段时日爱睡了些,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总让人觉得一副懒洋洋的神色,听灵月说,香儿一天的十二个时辰里,总有五六个时辰都在床榻上度过。

  我听了这话,笑的差点把手里端着的茶杯溅出水来,低声说道:“这丫头还说照顾我呢?眼下,这伤口算是好的差不多了,可是却越发嗜睡了。”

  灵月咬着嘴唇摇头,低低的说出一句:“没有。”

  我的眸色暗了一下,接着她的话诧异的问道:“嗯?”

  喉头一个简短的单音过后,我凝眸看她却见她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香儿的床榻前,手里拿着那支素银簪子,慢慢的靠近了香儿的手臂。

  香儿的手臂见了血。我错愕的看着这丫头一脸淡定的收回簪子,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了贴身地口袋里。

  可是,我却不知道,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正当我一脸愕然的时候,突然发现在香儿的手臂上突然显现出一道清晰的青黑色印记,与人的体表自然暴露的青筋不同,这墨黑的纹路呈现出扩散的趋势,只在我木愣的一个瞬间,就如同荨麻一样布满了香儿的手臂。

  我撑着身子退了一个半步,心下感觉有些吓人,磕巴着问灵月道:“这是……什么毒?”

  灵月抬眼看着我,平静的摇着头说道:“不是毒,只是一种很普通的咒术。”

  她的一句话说的无比轻描淡写,而我却听的全身发冷。

  眨巴了两下眼睛,我的视线再次落在了香儿身上,难以置信道:“胡说什么,这丫头又不是什么木偶,哪里会中什么咒术?”

  我的话音未冷,只见灵月目光微变

  说道:“这咒术原本是要用在你身上的。”

  灵月告诉我说,这是西域的一种最浅显的咒术,施咒术的人会把咒放在具有杀伤力的武器上,像是刀剑棍棒一类的,然而七星八卦棍的伤害原本就是其他凡物的数倍,香儿这伤口变成这样……

  灵月的话我没有完全听完,却也听的明白的,她的意思是,香儿这伤怕是难好了吧!

  这怎么行,香儿这丫头向来最是爱美,如若让她知道,她这手日后会变成这样黝黑的颜色,怕她是再也不敢出门见人了吧?

  我一面想着,心里一个哆嗦怯怯得看着灵月道:“没其他的法子了吗?”

  灵月想都没想就摇头:“没有。”

  “那么,就让香儿他这么一直耗着?”我有些于心不忍:“或者,有没有什么法子让她的皮肤不要溃散的那么迅速么?”

  似乎看到了我眸底隐忍的点点泪光,灵月沉思了一瞬,继而握住香儿地手默默道:“我只记得这来着西域地咒术最开始会让人嗜睡,紧接着会在皮肤起黑色快斑,后来……”

  我听了她的话,心下越发发沉,却见她仔细的端详了香儿片刻后说道:“对了姐姐,眼下有一个机会,或者那人有办法救香儿!”

  我眸光闪烁了一下,奇声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我去见他,只要让他能救香儿……”

  我话音方落,突然闻见空气里一股子幽幽的栀子花的味道,下一秒灵月倒吸了一口凉气,软软的身子就要倒下去,我单手撑着她,对着空气中静静道:“别伤害她,只要你愿意救香儿,我愿意听你的安排。”

  空气中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低笑,我猛然间只觉得自己手臂一疼,再睁眼时,灵月已经被稳稳的放在了床榻上,我的身体被一股外力推动着,那嗓音低沉暗哑的响在我的耳畔:“上官雨儿,你随我来吧!”

  他话音落下,我的神情变得恍惚,手里紧紧的握着那个温润的玉佛,我却不知自己该往何处去,只是兀自的被一股内力推着,感觉背后是一股子夹杂着栀子花味道的风冷冷的吹进了我的血里。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