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刀影冷暗声(二)
595/1121

流光刀影冷暗声(二)

  男子见我点头,波澜不惊的眸底韵起一抹安心地神色,他缓缓抬头,目光不偏不倚落在我脖颈的那一抹温润上,就在那个瞬间,我在他的眸底看到了一股冰冷地波涛暗涌如同寂静的海洋深处,那些桀骜的撞击礁石的浪花,激起千层荡漾。

  他开口的时候,渊黑沉寂地眸底渐渐染上一层淡淡的湿意,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像是陷入了深沉的回忆之中,我坐在他的身旁,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半晌才听她说道:“这的确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呢!”

  究竟有多漫长?漫长到从开始到结束,这个故事持续了整整十五年时间,漫长到他差点以为,自己已经从英姿飒爽走到了白发迟暮……

  故事发生在十五年前的那个寒冷的冬天。

  那一年,漫天的风雪下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日徬晚,才幽幽缓缓停下来,人们早就被饿的饥肠辘辘,尝试着在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寻找到一些可以果脯的东西,奈何一无所获。就在他拖着虚弱的身子准备接受死神的拥抱的时候,他的耳畔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那声音踏雪而来,沉闷低哑,却在响起的那个瞬间,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他微微的俯下身子,把早已没有知觉的一双手蓦地埋进雪里,在他看来,雪的温度要比迎面而来的肆虐的冷风要仁慈的多。

  片刻之后,那马蹄的声音在他的耳畔越发清晰起来,他侧过身,仿佛听见马蹄之后那一抹诺诺的低语:“渴,阿爹,我渴……”

  马上的男子身子一顿,侧眸看着距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女子,柔声道:“阿月乖,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就有水喝了……”

  男子说道这里的时候,本就深邃的眼眸变得越发黯淡,他随手抓起身旁的一堆枯木扔进火堆,待火势变得鲜暖后蓦地开口:“你知道么?”

  我凝眸环绕四下寂静,半晌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同我说话,却还是一头雾水道:“知道什么?”

  男子的语气没有一丝厌烦,继而对我道:“那个男孩会如何做?”

  我愣了一下,很诚实的摇了摇头,冲他笑笑:“天寒地冻的,一个孩子能做什么呢?”我眸底是跳跃的火堆折射的少年锋利的眉宇,他轻描淡写的对我说:“他做成了一件大事。”

  我怔怔的看着他。却见他蓦地背过身去,褪 去 了身上的外衣,我飞快的转身,却突然感觉肩胛一痛,他侧过头,幽幽开口道:“放心,我什么也不会做。”

  他果然什么也没有做,只穿着一件白色的中衣突然趴下身子,我看着他,一脸沉醉的缓缓开口道:“那个孩子当时就像这样,穿着贴身的中衣躺在冰雪里,等着那个男人。”

  他的话音随着一身悠长的叹着化入风中,我听的浑身一冷,失声道:“天寒地冻,他这是要去送死么?”

  我突如其来的询问显然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唇角勾勒出一个几乎被苍茫地天色掩盖的沉溺的弧度:“不,他想要活命。”

  我满眼错愕的看着他。

  深黑如墨的眼眸落在跳动的火堆上,修长的手指缓缓靠近,他似乎陷入了深沉的回忆之中,半晌没有说话,就在我以为他沉浸在兀自的悲伤中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开口:“怎么样,那日的白糖糕好不好吃?”

  我着实愣了片刻,怎么也没想到她突然会说到白糖糕,却还是看着他无意识的点了下头,口中发出一个简短的回答:“好吃。”

  话音落下,我的视线又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看着我,眼中似乎流动着一丝类似宠溺地情绪,“你很像她。”

  我的眼神恍惚了一下,急忙撇开视线去问他道:“对了,后来呢?那个趴在雪地上地男孩究竟活下来了吗?”

  他知道我是在错开话题,却也很仗义的没有揭穿我,修长的手指靠近火堆,他似乎在寻找那一抹熟悉地暖,片刻之后,我看着她在暗夜中勾唇,唇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  这个故事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结局,男孩用自己身体的温度融化了雪,化成水让阿月解渴,自己却几乎被冻僵,作为报答,阿月的爹爹给男孩许下了一个承诺,倘若十五年后,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就让他们许白首之约。

  转身之前的一个诺言,就让这个善良的男孩萌动了心,他在男人离开之后静静地在心头许下,倘若真能遇见她,必定此生不负。

  我听到耳畔一声悠叹。

  奈何,再见已经物是人非。

  接下来的画风突变,让我猝不及防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淡淡的血腥未到夹杂着木愣的感觉包裹着我的味蕾,我难以置信的甩甩头,才把面前男人的话完全吸收到快速运转的神经中枢,心下依然带着十二万分的不确定:“大哥,这种玩笑绝对不能乱开啊!”

  渊黑地眸底透着淡漠,那男子对我一脸的错愕视而不见,只是兀自清淡的

  说道,“多可笑啊,好不容易再次遇见她,她却让我感觉自己的存在简直卑微进了飘渺地尘埃里。”我抿着唇低着头看着他浓妆艳抹地坐在轿子里,眼神还是那么的清澈干净,却在飘渺的余光之中寻不到半点熟悉的影子了……

  我听着他说话,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将语气中淡淡的失落藏匿起来,转身对我说道:“上官姑娘,倘若日后姑娘见到我要等的人,能否帮我带句话么?”

  我狐疑的看着他,脱口而出道:“一句什么?”

  话一出口我才想到自己的脑袋真的是秀逗了,连他要等的是什么人都没来得及问,怎么就那么草率的答应下来了呢?

  我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努力的把自己催眠,说不定他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询问,根本没听到……

  可事实刚好和我想象的截然相反,眼前的男子微微垂眸,似乎陷入恒长的回忆之中,半晌之后幽幽的叹息一声:“算了,还是什么也不要说了吧,这些年,她还能记得多少事呢?说不定这整个世界,都被她遗忘的差不多了把!”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没关系,什么都没关系,只要她能活的好,继续过她众星捧月的生活,即便她把我遗忘在尘埃里,我也丝毫不会在乎……”

  男子独自说着话,似乎忘记一旁还有我的存在,我听完她的叙述,脑子里蓦地变成一团乱麻,好不容易从他的话语之间抽丝剥茧,我幽幽开口问她:“阁下确定,我一定能见到你等的人么?”我笑了一笑,补充道:“我马上要入宫了,到时候……”

  那男子眸底的清冷未退,却染上了几分笃定的笑色道:“没错的,上官姑娘,你会顺利入宫去,也会顺利见到我要等的人。”

  我见他一脸笃定的神色,心下明白他要见的这个身在深宫的人,对他大约十分重要便对他道:“不如这样吧,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入宫吧!”

  我话音落下,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看着眼前男子的反应,我想,他大概会感激我,然后……

  “不行。”清冷的声音响起,急促而果断,他抬眼,视线凝眸看我,“你不能和我一起入宫,”他的语气顿了顿,幽幽长叹一声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在适当的时候,会在你面前出现。”

  男子的话说的轻描淡写,而我却听的黑线三千丈:这究竟什么人啊,话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希望你在我面前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啊!

  我兀自的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魂飞天外,那男子的目光淡淡的撇了我一眼,再一次握住我的手腕,手指轻轻的滑动在我光滑的手背上。不知为什么,随着他这轻柔连贯的动作,我居然升起了丝丝倦意,在我陷入诡谲的沉睡的前一秒钟,我点着头,确定了在我手背上滑动地手指给我留下的字就是那个让我一头雾水的——“圍”。

  我的眸光透着迷离的疑色,却见和我对视的那双眼底是一片一望到底的沉澈,他微微勾唇道:“记住我的话,好好睡吧……”

  我当真不记得之后的事情了。我只知道,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灵月她独自站在门口喊我:“小姐,醒了么?”

  我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道:“醒了,你进来吧!”

  灵月循声而入,却不知从何处寻了一大堆的书来,我揉眼看她,惊奇的问道:“这一大早你出门去了哪里?又是从哪里寻了那么一大堆书来?”我唇角浅浅而笑:“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你哪里还有时间去读这些书啊?”

  灵月抬起头,平静的看了我一眼将怀里的书籍一股脑全放在床上笑着对我说:“小姐多虑了,灵月从来不会在书籍上花心思,”她拍了拍手掌说:“更何况,这些都是佛书。”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