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定(二)
550/1034

隐定(二)

  百转千折的找回记忆的我终于在冷子君的建议下准备打道回府见亲娘。

  但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我的身后蓦地多出了一个小尾巴,她磕着头,一脸可怜兮兮的对我说道:“上官小姐,你慈悲心肠,夫人只是想见见小姐啊!”

  我闻言心下低咒:“夫人?”她说的是高府那一位吧,我暗暗嘲讽,那女人是典型的心理疾病,如若我真的大发慈悲去见了她,只怕我就真的离不开高府,断不了高姓了。

  被鬼缠上的感觉,真的是不太好受的。

  我只怕进了那个门,就要被逼着早晚上香,披麻戴孝了吧?

  还好,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会永远的慈悲心肠,更加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八年的跆拳道,也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我正在努力的思考着,如若我被人强行俘虏入了高府,我就用毕生拳脚和他们拼上一拼,只要不闹出人命来,不让高夫人见到自己的大儿子,我出手轻一点,把她的脑子打的混沌些,他们大约就能在梦境中相见了吧!

  我静静的想着,大约也是期望那个思子成狂的母亲可以找到真正属于她的慰籍,而不是对一个二八年华的大活人死缠不放,还兀自说这是一段天作之合。

  膨胀的思维努力的运转着,我的视线锁住身后那个声音哭到沙哑的女孩子,强烈的疑惑在心口压着,沉声开口道:“你说清楚,夫人为什么一定要见我。”

  果然,她的回答让我如遭落雷:“夫人还在等着上官小姐回去,和少爷举行婚礼。”

  我身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跟头,亏得一双手在后背将我扶住,才不至于跌倒。

  婚礼,高夫人居然还如痴梦一样的想着高承翔的婚礼……

  我欲哭无泪。

  微微叹息一声之后地我正打算开口告诉那个执着的姑娘,他们的大少爷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高夫人兀自的混淆了现实与梦境的关系,他们一个个都是年芳豆蔻的聪明人,没有必要跟着高夫人一起犯糊涂……

  身后传来的一声低微的嘶响,让我的耳蜗猝不及防。我看着一个灵巧的身影蓦地贴住我的后背,手臂微微一抬,就在一片寂静的空气中凭空抓住了一个物什。

  渊黑的眸子闪烁了下,之后猛地一个回身对着那泪痕未干的女子的后脑勺弹出一记响指,那女子随之应声倒下,冷子君却兀自转身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往外拽着走。

  我被他拽的一头雾水,却只能随着他的脚步急促的前行,却不想他在把我拉出冷府之后,蓦地将我的身体旋转了一个方向,我此时面对着他,甚至看清了他突兀的喉结隔着皮肤的上下滑动,他慢慢的靠近我,温热的气息在我的皮肤间喷吐,我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也许,冷子君是因为知道我要离开冷府了,也许他有什么话想要单独的告诉我么?就像是:“我会想你”之类的。

  可是,直到他的气息将我整个人环绕了,他的唇瓣也没有靠近我的耳朵。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缓缓地在我面前摊开了掌心,轻声说道:“雨儿,你看。”

  眸光垂落的那个瞬间,我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惊讶张大嘴巴看着冷子君,开口仍然十二万分的难以置信:“不会那么巧吧,我们不是刚从那边回来么,难道……”

  冷子君迎上我错愕的眼眸,肯定的点点头。

  “不过你不用担心,”过了半晌冷子君说:“我会把你平安的送回上官府,在这期间,直到十九,你都再不能离开上官府。”

  我平静的叹息一声,诺诺的点头,却又不十分放心的对冷子君说道:“那你呢,这物什来的蹊跷,你要去调查么?”

  冷子君目光冷冽的看着手里的物什,唇角微微勾了勾,笃定道:“是要调查的,只不过,是在确定你平安之后。”

  我的手心里握着的是一只长满茧子的宽大手掌,手的主人握惯了长枪,眉宇间更是英气逼人,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他薄唇微动,我的心底升起一股类似感动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在我的心头蔓延了开来,但很快被一种莫名的担忧取代,我转过身怯懦的看着冷子君道:“对了,方才你出手伤了的那个丫鬟可是高府的人——”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那少年微微侧首指着一块擦的通明透亮的牌匾朗声笑道:“怕什么,这可是冷府的地界,就算是告到皇帝那儿,也是说那丫头私闯民宅……”

  冷子君的话说的振振有词,我却忍不住一阵噗嗤“还私闯民宅呢,人家压根就不是来找你的好么?”

  话音未冷,耳畔突然传来了男子邪魅的笑容:“对哦,我差点忘了,当初是我把你从鬼宅解救出来的。”他顿了顿,长吁短叹道:“要不,我明天把你送回去吧?”

  我的心下蓦地一凉,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这已经是够乱的了,如若在这个时候把我送回高府,就和羊入虎口没有半分区别啊!

  我看着眼前少年的那双得逞之后有些痞色的眼睛,嘟囔道“哪有人是这样的,慈悲为怀,也该帮人帮到底啊!”

  当然,到了最后冷子君并没有真的把我回送到高府去。

  正如我说的那样,我想他大概是慈悲为怀怜香惜玉产生了连锁反应。

  他幽幽的看着我,眸间几多温柔:“我冷子君好歹是个读过几本书的人,倘若果真如此对待自己地救命恩人,只怕礼法不容。”

  那个刹那,我真的很感激我手臂上的几道疤,它们的存在告诉我:冷子君这一辈子,都会记得一个叫上官雨儿的姑娘了。

  也许,这才是我想要的。

  默默的在一个想要护佑的人的生命里,留下一道专属于我的,抹不掉的痕迹。

  我回到上官府的那一天,是个阴暗的黄昏,有略微地风。

  耳畔听见寒鸦阵阵,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下一空。

  我还是不太放心的转身看着那个气定神闲的男子,而后诺诺的开口道“冷大哥,雨儿知道你出于仗义,但如若大哥把高府的人伤了,只怕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冷子君突然伸手在我的鼻梁浅浅刮了一记,片刻后柔声道:“倘若在冷府闹出人命,小丫头还不吓晕过去啊!”

  他顿了顿解释道:“我只不过是用内力点了她的穴位而已,你,不必太过于紧张了。”

  我听了冷子君的解释松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行吧,你说没事我信你,倘若真的出了人命,那女孩十成九也会来找你这个冒失的杀手,应该不会来找我……”

  冷子君闻言朗朗一笑,“你这丫头,有一只鬼缠着还不够么,难道还想来个黑白双煞的双面夹击?”

  我顿时觉得胸口深深的中了一箭,这是什么鬼逻辑……

  冷子君果然很仗义的把我送进了距离上官府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我幽幽的看着他“安全了么,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他将手臂微微抬起,我的身体蓦地落入他的节骨中,冰凉的手指落在我即将打开的唇瓣上:“不要说话。”

  我居然真的很听话的闭口不言了。

  在距离上官府不远的一片草丛里,冷子君把我隐蔽的很好,片刻之后,他的眸底出现了另外一个身着华服的俊美身影,他蓦地回身对我道:“雨儿,你的贵人来了。”

  那个瞬间,我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名字,惊喜的站起了身子,却在看清那俊朗的身影后,有些莫名失落。

  不是他。

  当冷子君说出贵人两个字的刹那间,我的脑子里猛然闪过的那个名字,

  他曾经告诉我“允以黛眉淡梦尘,舒影窈窕君莫问。”他还说,“音辽男子的名字是不能随意让外人知晓的。”

  后来,我还惊讶的发现,他的姓,即便是在百家姓中也无处可寻。

  那个人,他叫允舒航。

  当初,见他一身藏蓝,我便也叫他阿藏。

  我不知道 自他到了大唐以来,我是不是唯一一个知道他古怪姓氏的人。

  我想,不是吧。

  在家门外地草丛静默了许久的我和冷子君两个人,看着华服男子悠悠然的从府里走出来,沉静的眸底散着几分寂寥的神色。

  就在这时,冷子君突然松开了我的手道:“进去吧,别让你爹娘等急了。”

  我有些不解地忽略了他喉头的哽咽:“冷大哥,高府的事……”

  冷子君看着我,沉澈的目光深底透着笃定:“有冷大哥在,你安心进宫就是……”

  十一月十六,还有五个时辰结束。

  我的指尖触到上官府大门的花纹的时候,心底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多久没回来了……

  记忆有些错乱——从接到太后的秘密行动,到蝶灵——云幽山庄。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陷入了一个循环,让我避之不及……

  好在,回来了,如今回来了……

  我怀着雀跃的心情正打算走进家门,却听见门内一声低吼:“这丫头。不会是上官家的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