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幽魅事(二)
481/1067

云幽魅事(二)

  我凝眸看着那黑色的身影在天光下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如同一只断了翅膀的蝴蝶,踉踉跄跄的,却没有像预想的那样落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他的手臂高高的的抬着,轻而易举的把伫立在窗口的,面容精致的女子抱在怀中,而后身子轻轻一动,让那女子的背脊完全暴露给那双琉璃色的眼睛,我听见一阵凌厉的掌风打断人体骨骼后发出的脆响,紧接着,那纤细的身影就变得软啪啪的,半睁着眼睛吐了一口血,渐渐的没了动静。

  我原本以为,这可怜的女子就这么变成了一具冰冷的没有思想的尸体,可未曾想,她在撒手世间之前,留恋的看了一眼那冷傲的男子,撑着气若游丝的体魄说出一句话:“这一次,我是真的……”

  话还没有说完,她瘫软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外力抬起,那男子面无表情道:“我放过你,这是你离开之前给予云幽山庄的最后的价值。”

  男子话音落下,女子点点头,缓缓闭上眼睛。

  我看着那根从琉璃色男子的指骨间飞出来的银针深深的刺入了女子的天灵盖,紧接着,男子一掌打在了女子裸露的肩胛上,白皙如雪的肌肤立刻布满红色斑点,看上去很是吓人。

  在二十一世纪,我会时常去老尚工作的地方晃荡,美其名曰“积累经验。”所以,对于现下身处的朝代中冷不丁倒下的尸体也就见怪不怪了,可穿越而来这么久,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的皮肤上会生出一片片的红斑来,我在想,这女子会不会是进入了假死状态,或者还没有完全死透,皮肤上才会有那么奇怪的呈现……

  然而,当我缓缓地靠近她,看着她溃散的瞳孔和僵硬地舌胎,我只能让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站直了身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正准备离开,身后却兀自响起一个浑厚的男声:“你这姑娘,当真是慈悲心肠。”

  听到声音的那个刹那,我的背脊猛地僵了一下,转过身,我猝不及防的对上那双冰冷的琉璃色的眼睛,他的眸底带着促狭,沉声问道:“你还想不想见他了?”

  我这才突然间想起,他口中还有一个我要见的人。

  可是,作为跆拳道的练家子,我的警惕性一向很高,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往四周环绕了片刻,走出了那间潮湿的投不进阳光的屋子背对着阳光对他说道:“我要见他的,只是,他的信物你可带来了么?”

  那男子淡漠的撇了我一眼,眸中似笑非笑道:“这小子果然继承了他爹的风流性子,处处留情。”他悠悠的叹息一声,对我说道:“信物,你口中的信物不知是他曾经的第几个姑娘留下的……”

  男子的话,听的我浑身不自在。

  我发誓,我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没有半分的私心,我只是想让他拿出点证明身份的东西,证明他是我可以信得过的人,证明他的确和我口中的阿藏有那么一点关系……

  可事实只能证明,这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场空想罢了。

  他没有拿出半点有价值的东西,只是强硬的想要把我扛上他的肩膀,于是我瞪圆了一双眼华丽丽的蹬了他一脚,对他说道:“我自己会去找他,既然出了云幽山庄,我们就两不相见吧!”

  说罢,我一脸决然的转身,却听见身后的男子一声朗笑:“姑娘以为,音辽的男子因何而来到这里?我们向来是中原以北不可回头的。”

  我的身体僵在原地。

  记得那一次见到阿藏,在一个已经死去的女子的身上洒落些许的不知名的话花瓣时,他悲悯的说出了那句:“中原以北,莫要回头。”后来我问起他的时候,他勾唇浅笑道:“是啊,中原以北是家乡,闻着花香就不会迷路了……”

  我的思绪被远远的拉着,偶尔余光落处,是那个琉璃色瞳孔地男子邪魅的容颜,因为受到那银针的攻击,此刻的他觉得有些困倦,正靠着一颗大榕树闭目塞听。

  然而,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不能选择一个人逃之夭夭,我们虽然离开了云幽山庄,却还没有把尾巴甩掉,在我们身后,还有十几个云幽山庄的死士在紧紧的跟着。

  我的脚下是踩的沙沙作响的石子路,冬天的清晨,阳光是难得的稀客,天空湛蓝的就像是被水洗过似的,我呼吸着沉澈却又干燥的空气,突然觉得右眼呼呼跳了两下,我微微凝神,耳畔传来轻微的金属的声响,像是风贴着针尖吹过丝帛的声音,下一秒,我的鼻腔里猝不及防的窜进了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道,正当我要举步前行的时候,那原本坐在树下闭目塞听的男子猛然间睁开眼睛,飞身跃起迅速的离开了我的视线。

  然而,那把在空气中留下血腥味道的快如飞影的利器没有给他离开的机会。我猛地恍惚了一下,听着那冰冷的声音极速的消失在一片寂静的空气中,我微微侧首,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眼睛深邃无波,他静静的走到我的身边,淡漠的对那男子开口:“真不巧啊,我们会在这样的状况下见面,你派来娶我性命的那些杀手,只怕只能无功而反了。”

  那男子靠着树干,慵懒的站着回道:“不愧是允氏最宠爱的孩子,头脑果然灵光,”他邪魅的勾唇:“我倒是想听听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跟踪你的那帮人是我派去的呢?”

  允舒航眼角的余光都没落在他身上,一脸不屑道:“怎么,你以为我独自一人来中原会对你没有防备?早在一年之前,我还在音辽时,我就发现了你的秘密,我不戳穿你,你就可以堂而皇之追我到中原,非要了我的信命不可?”

  允舒航浅浅笑了,“如若是这样,我一定会不惜一切活在这世上。”他的唇角柔柔划开一条线,一字一顿道:“我一定会让你很失望的。”

  那男子咬着牙关,定定的看着一脸淡漠的允舒航低声笑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打算找我报仇?”

  允舒航顿了顿,目光淡淡撇过他,转身将手掌落在我皮肤突兀的肩膀上,轻声询问我道“你可还记得上一次你在雾林”遇见的男子?”我点头示意记得。

  他继而靠近我,轻声道:“你可还记得他是怎么伤你的?”

  我很配合的继续点头。

  允舒航冷冷一笑,柔声开口道:“那一次在雾林伤你的男子,可也如我一般有琉璃色的眼睛么?”

  我点头,却见他双手一摊毫不畏惧的问:“你说我要是废了他这双眼睛,你会不会很开心呢?”

  我被这样的允舒航狠狠的怔了一下。急忙对他说道:“阿藏,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们如若要解决,也只能文明的解决……”

  此话一出,允舒航噗嗤笑出了声:“解决?文明的解决?这些年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哪一次是文明的解决的?”他顿了顿,眸色悲戚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你自己说,是不是?”

  男子猝然起身,俊美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我们二人的视野中。

  他没有留下来帮我们对抗敌人,听允舒航的语气,如若他留下来,他一定会没命的。

  我突然间觉得,允舒航和我一样的危机四伏,似乎总是有人要害他。

  当然,他的运气总会比我好些,因为他的绝顶好武功。

  至于我,那个所谓的跆拳道也只能作用于陆地战斗,要是让我站在屋顶和敌人隔空格斗,我怕再练个二十年,我也做不到。

  没有白色斗篷的允舒航,华丽丽的用飞刀解决了敌人。

  我看着他的速度快的离谱,只用了短短几秒,就解决了眼下地大麻烦。

  我原本以为,事情解决之后允舒航会带着我马不停蹄的去和冷大哥会合,而他却再一次吹响了羽哨,唤来了黑衣暗探。

  那暗探把整个身体匍匐在地上听了片刻,而后又捧起地上的一寸尘土很仔细的嗅了嗅,胸有成竹的对允舒航说道:“主人放心,属下明白。”

  我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搞的一头雾水,刚想说一句:“他明白我不明白!”可当我抬起头看到那双冷凝的冰一样的琉璃色的眼睛时,我只能把卡在喉头地疑问悄无声息的吞进肚子里。

  别问了吧,如若有一天,这个少年愿意对我开口,我便沏好茶,安静的听着就是。

  我们是踏着十三个黑衣人留下的血痕离开云幽山庄的。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虽然见了血腥,倒也算是不辱使命,成功的救回了月灵儿,也没有被那个所谓的云幽山庄的诅咒缠上。

  我们带着一身的疲倦在晨光微透的时候并肩的走,那个瞬间,我猛地抬起头,视线灼灼得盯着那个俊朗少年的琉璃色瞳孔。

  我记得他曾经说过,音辽男子的名字是不能随意向外人透露的。于是,即便我知道他是谁,却依旧叫他阿藏。

  他轻声的笑:“不错,阿藏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当我踏着急促的步伐回到我们下榻的客栈的时候,梨花带雨的月灵儿把我抱了个满怀。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