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色之危(十一)
491/1127

蝶色之危(十一)

  我的身子猛然一僵。

  脑子里蓦地闪过的那个可怕的担忧让我的贝齿咬破了舌尖。

  正当我木愣的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我的身体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蓦地扶住。

  我抬着手臂指着床榻上冷汗涔涔的月灵儿哽咽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

  那双手按着我的肩膀,低声对与我道:“你先别慌,这事情的确蹊跷,不过,我可以确定,月灵儿没有失贞。”

  他话音落下,只抬手轻轻一指,我顺着他琉璃色的眸子看过去,唇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

  月灵儿这一觉睡了很长时间。

  睡梦之中的她并不知道我们究竟发生过什么,漆黑如墨汁的长发散落枕上,眉宇之间是一抹很淡的疲惫。

  我将凝视着月灵儿的视线收回来,转而看着允舒航幽幽道:“阿藏,你方才说有人迷惑了月灵儿的记忆,可是真的么?”

  允舒航抬起头,眸底带着浅浅的笑色道:“你方才不是看到了么,她没有拒绝你褪去她的衣服,却对她身上伤口的来历避而不谈?这说明什么?”

  我摇着头,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他将放在桌案上的手猝然抬起,指尖冰凉的水渍刚好落在我的颧骨,他看着我的眼睛顿了顿继续说:“这就明,月灵儿自己也不知道身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我听的云里雾里,却仍是不死心的问一句:“所以?”

  允舒航转身不再看我,低沉着声音道:“你仔细想想,什么人可以伤了月灵儿,还把她丢在荒郊不管不问的。”

  我心下一阵清明,这种人,要么就是知道了月灵儿的身份,把她伤痕累累的留在荒郊故意让我们发现,要么,就是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只是让她很可怜地做了替死鬼……

  如果一切真的如我所想,出现在荒郊的伤痕累累的月灵儿是有人故意的安排在我们面前的,那么我们带回来的月灵儿很有可能担当这一个巨大的而危险的任务——引蛇出洞……

  我的思绪被那些没头没脑的问题绕成了一团乱麻,只能蒙圈着跟着允舒航走,半晌之后,他突然对我沉声说道:“我们恐怕真的要故地重游一番,至少要知道,月灵儿究竟被下的什么药。”

  我满头黑线的盯着他看了半晌,幽幽开口问道:“怎么游?”

  他倒也没理会我这没头没脑从嘴里迸出的词儿,沉思了片刻道:“云幽山庄。”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是好奇心害死猫。

  不过就是问了三个字的一句话,眼前的少年居然要回到云幽山庄?我看着他,依然不死心的问出一句:“你一个人去么?”

  果然,他想也不想的抓住我的手臂道:“不,你必须和我一起。”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苍茫入暮,于是乎转头看着他说道:“阿藏,你看天那么晚了,你不是总说我一个女儿家出门不安全的么,我想云幽山庄也不是什么太平之地,我还是保住性命要紧……”

  允舒航定定的揽着我,琉璃色的眸底多出了几分玩味的神色:“我从来都觉得,你是女子中的英雄啊,你那个跆什么拳的,说不定还能帮上我的忙……”

  也不知怎么的,在听了允舒航这番类似夸赞的话语之后,我就像只被打了兴奋剂的兔子,拍着胸脯一脸笃定的问他道:“说吧,怎么帮?”

  我想,当时的允舒航心下一定暗暗窃喜了许久,他见到我如此笃定,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拿起月灵儿换下的衣服对我道:“抓紧时间换上衣服,一会会有人来带你走。”

  我蹬着他看了半晌,只见他微微抚了抚袖口道:“去吧,这件事情办好了,皇室会算你大功一件。”

  我心下一阵发闷,正想开口问他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动手时,眼角的余光告诉我,允舒航手里的,是一件女子的金边长衫。

  我看着眼前的少年一脸笃定的样子,心知他对此事势在必行,只好认命般的从他的手里接过衣服,临走前还不忘给他一个毫无杀伤力的白眼:“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

  我那一抹表现的很有骨气的眼神却换来后者的一声轻笑他幽幽道:“快些去吧,你先让我满意的带走再说。”

  我满头黑线着转身回房换衣服,出来的时候,还不忘在身上披上一件披风做遮挡,月灵儿的那件外衣,大概是被鞭子抽打过,眼下很多裂口,我一直回忆了半天,却没有在月灵儿身上找到一处能和这衣服的裂口所匹配的伤。

  我的眼睛倏尔瞪大,磕磕巴巴的迈着腿靠近允舒航,他猝然转身,一把扶住我的手臂道:“懂了?”

  我此事大概忘了如何说话了,只是一味的点头,半晌才从喉头挤出三个字:“听你的。”

  允舒航点了下头,看着暮霭沉沉的天色道:“我们再等半个时辰,等天黑透了,我会和你一起离开客栈。”琉璃色的瞳孔转向我,允舒航又道:“安全起见,这件事情只有你我二人知晓,千万不可以告诉第三个人。”他郑重的嘱咐我“也包括你的冷大哥。”

  允舒航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极为认真,我心下虽然疑惑万千,却还是点头答应了他。

  我们离开的时候,没有走大门,允舒航带着我从一扇敞开的木窗飞身而出,站在布满瓦片的房顶对我调侃道:“我很惊讶的发现,你居然轻了不少。”

  我的脚尖踩着瓦片咯吱咯吱的响,抬头对他道:“出来了,然后呢?”

  允舒航的视线落在我身上,片刻后低声吐出一个字:“等。”

  天黑透了。

  墨汁一样浓稠的夜色笼罩了整个天空,我的身子被人轻轻一带,稳稳的落在了屋下的草丛里。

  琉璃色的少年在我的身侧站了片刻,转过身子,不一会功夫从马厩带来了他俘虏的坐骑。

  我定定的看着他,本以为他会和我共乘一骑的,却听他幽幽的留下一句“你抱紧马脖子快跑,我随后就到。”

  我不记得允舒航什么时候到的,但是,我笃定他来的很及时。虽然我一直知道自己是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奇葩高中生,但对于人类驯服的最早的坐骑的驾驭能力,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儿让人堪忧,因为,在这暗夜心慌慌的档口,我要随时听风辩人,还要祈祷自己的鼻子灵敏些,千万不要错过了,哪一股叫不出名字的花香味道。

  好在,他在一阵西索的声幽幽传入耳际之时抱紧了我的背脊,低声说道:“走。”

  话音方才落下,他便抱着我一阵飞驰,在我胃里即将开始翻江倒海之前,允舒航猛地勒住缰绳柔声道:“运气不错,有人来接我们。”

  我还没将他的话听的真切,只是隐约觉得,有人正在缓缓地向我们靠近,脚底的那双靴子踩的沙石咯吱作响,琉璃色的眼睛将目光远滞了半分,突然一掌落在我的肩胛上,轻声说道:“配合一点,先睡一会。”

  之后发生的事情全是允舒航告诉我的,我听他说他把我打晕之后我就直接从马上直线掉落,他很仗义的拖住了我的后脑,不让它被地面那些突兀的石子搁到,他将我平放在那处发现月灵儿的草丛里,自己则先找了个地方做好了充分的隐蔽工作。

  一切如他所说,不久之后,果然有人把我抱上了一辆疾驰的马车。

  允舒航见状倒也不着急,一个翻身藏进了马车的车轴下面。

  我听他这么说的时候,只是在一旁笑道:“你们音辽的男子全是练过软骨功的么,马车的车轴这样窄,你竟然可以蜷缩着身子呆在里面。”

  闻言,允舒航长长舒了口气勾唇道:“嗯,那是自然的,学武之人,总该有一技傍身。”

  我抬着头一脸愕然的看着他,就是他这所谓的一技,让我们成功的进入了云幽山庄内部,在我心下,总会莫名的觉得,自己就是再一次进了贼窝。

  然而,这一次的贼窝进的很有价值。当我恍恍惚惚有些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了,水泽的气息在我周身蔓延开来,让我感觉浑身被一股子湿润笼罩着,抬起头,允舒航已经不知去处,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陌生女人,她的身上,同样散发着那一股子让人沉睡的栀子花的味道。

  我感觉有一丝丝的气息进入我的鼻腔,却不至于让人迷醉,这也难怪,允舒航似乎早就料到她们会拿我的嗅觉入手,于是在和我分开之前,在我的后脑勺狠狠的落了一下,就把我的嗅觉打的只剩下常人三分有余。

  我自然不会责备他,还打算为他这机智的举动手动点赞。

  那女人静静的站在我的身侧却始终一言不发,我睁开了一双半阖的眸子,仔细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蓦地坐直了身子。

  那女子被我这突然的动作怔的退了一个半步,我抬起头看着那张被面具遮挡的却仍然棱角分明的脸,柔声道:“敢问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女子怔了半晌,轻描淡写的回答我道:“云幽山庄。”

  我轻轻点头,心下淡定道:“云幽山庄么?这名字还真是好听的紧。”

  那女子见我半晌没有说话,大概认为我是被吓住了,缓缓地俯下身子,支起我的下巴道:“我的人居然敢抓你,自然对你的身份了如指掌,我劝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

  我的头发垂落着遮住了半张脸,身上又穿着月灵儿几近残破的衣服,只能装的怯懦些,盘腿坐在一旁,一脸恐慌的模样。

  那女子见我这样,便一面随手将身上的披风丢给我,一面道:“主人当真多心了,什么皇室公主,这丫头胆子这样小,还能给他带来什么巨大威胁。”

  直到那女子的气息在身后荡然无存,我才轻轻勾起唇角,原来,她根本不知道我并不是月灵儿,这样,就更天衣无缝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