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色之危(七)
481/1123

蝶色之危(七)

  我的眸光随着允舒航渐渐离开喉头的剑锋变得诧异起来,侧身垂眸道:“他的主人,是……”

  允舒航没有回应我的疑问,弯曲的指尖微微一动,转头低声道:“走吧,我放你走。”

  我将微垂的视线落下去,视线中的男子,蓦地瞪直了一双眼,吃力的喘息着从地上爬起来,蠕动着双唇吐出一句:“阁下,认识我的主人。”

  允舒航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的扬起手臂把在袖口藏着的叶影飞刀以抛物线的弧度扔到那人身前,继而沉声说道:“告诉你的主人,给你飞刀的这个人已经独自来了中原了。”

  我的头顶黑线了片刻,心下不由暗流汹涌,听他的语气,似乎笃定那人会回去向他的主人汇报今天的见闻。

  垂眸之间,那人已经踉跄的在我们的视线中走远,允舒航蓦地一个飞身,盯着地上的滴落状血迹许久,低声道:“跟上去。”

  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拽着前倾了下,大气也不敢出,片刻之后,看着在夜色中灵动的人影诺诺的开口问道“他究竟是什么人,你又为什么会……”

  然而,允舒航不理我。

  再一低头,我的视线中多出了些许的像是蚂蚁一样的小东西,它们在允舒航蹲下身之后,很听话的爬上了他的手指,却没有任何要伤害他的意思。

  我静静的站在一旁,好奇道“你对这东西感兴趣啊?”说话间允舒航已经将弯曲的手指放在了鼻前轻嗅,倏尔露出肃容:“没错,跟着那个人,我们很快就可以找到月灵儿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在无月的冬夜里站直了身子:“你怎么确定月灵儿就在这附近呢,会不会等我们跟过去,猝不及防扑空了?”

  允舒航扬唇淡淡一笑,轻描淡写道:“因为,味道。”

  那一个刹那,我对允舒航产生了崇拜感。他居然告诉我,他的鼻子可以清晰的分辨出一个陌生人的身上似乎有他熟悉的味道,从而确定来人的身份,找到要找的人。

  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对找到月灵儿这件事的信心膨胀了好几倍。

  然而,云幽山庄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

  当我们沿着那些蚂蚁留下的痕迹在夜色之中一点点摸索着前进的时候,我的的耳畔多了一道夹杂着刀光的凄凉悬声。像是从空谷最底层的灵柩释放的魑魅,让人每走一步,都觉得胆寒。

  我垂眸握紧了脖颈的玉佛,感觉那温柔的光束顺着我的指尖透出来,我听见有伶俐的剑锋和地面的泥土摩擦后的刺啦声,抬起头,心下突然想起一句:“东南两百里,暗夜莫寻人。”

  我们已经顺着那黑衣人的方向走了很久了。

  耳畔的冷风呼呼的吹,那一道和夜色一样陈的身影最终倒在了一栋有着华丽装璜的雕花大门前。

  伸手吃力的敲击了两下门板,那人立刻听到门内浑厚的男声的回应:“今晚,又死了多少人?”

  空气中透着一股诡谲的寂静。

  眨眼间,一条丝带飞了出来,刚刚还在视线中苟延残喘的男子顷刻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然而对于这一切,并没有让和我同行的两个少年的脸上呈现太多惊讶的神色。

  他们只是静默的站在一旁,眸光锁着天际的一抹灵动的怅然。

  那是一只鸽子,在寒冬的暗夜中,它冻的瑟瑟发抖,允舒航微垂着一双眼,淡淡的吐出一句:“是杀是留?”

  闻言,冷子君一声悠叹:“自然不能杀,却也不能让它空着回去。”

  言罢抬手,取下随身长剑的剑穗,绑在了鸽子腿上。

  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将那瑟瑟发抖的鸽子轻轻拖在掌心片刻,只见那鸽子再一次用力的扑腾着翅膀在暗夜中留下了优美的弧线。

  我的视线随着那飞走的鸽子溃散了片刻,转头诧异的看着冷子君:“那鸽子是谁家的?又怎么会无端端出现在云幽山庄里?还有,你干嘛把随身的剑穗给一只鸽子呢?”

  我一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也没顾及到什么先后顺序,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注视着我开合的唇瓣,半晌才悠然的看着我身旁那个一脸淡漠的桀骜身影:“阿藏,你怎么看。”

  阿藏的目光没有看过来,低着头鼻哼一声道“要想救人,先要抓鬼。”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