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二)
182/1089

近在咫尺(二)

  伶俐的黑色身影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一片昏黄的天幕之下。

  我喉头哽着一句话,半晌才随着悠然的白气飘出来,我搓着手掌问他:“你刚才说,一定要谁活着?”

  允舒航抬头看了一眼苍茫的天色,淡淡道:“你。”

  悠然自若的一个字,顺着他贝齿的缝隙进入我的耳朵,我闻言朗笑道:“这可就是胡说了,我不是活的好好的么?”

  他的喉头顺势发出一个简短的单音,蓦地转身对我道:“你……和高家……”

  “没有,什么都没有!”还没等他说完,我心急火燎的开始解释,这根本就是一个乌龙,一个天大的乌龙!

  看着我被冬风吹的泛红的脸颊,允舒航微微扬唇,但这样浅淡的笑容只存在了短短的一瞬,他立刻肃然道:“你预备怎么解决?”

  我的眸光暗了一下,“还能怎么解决,现在的耽误之急就是赶紧找到月灵儿,然后和冷子君一起回到皇宫去啊!”

  我话音方落,身侧的男子突然笑的凄然:“冷子君么,他和我们只怕不是一路人。”

  少年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我心下一个澈灵,“什么不是一路人,冷子君去了哪里?”

  允舒航看见我眸间闪烁的诧异的神色,淡道:“你这是担心他么?”

  我的头顶顿时黑线了一下,仍然一脸平静的回应他道:“没错啊,咱们不是一起出门的么,我记得你和冷子君是去找月灵儿了啊!”

  我兀自说着话,一脸希翼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不料他却在片刻后蓦地开口:“月灵儿的事情,只怕要我们自己解决了。”

  “你说什么?”我忽闪着眸子问他:“冷子君不会是和咱们失散了吧!”

  “你担心什么,他那么大一个人自然是丢不了的。”允舒航说,“很有可能,他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那些事情,我们不需要知道。”

  允舒航说着话,琉璃色的眼底有一抹平静的神色,他微微侧首,目光落在我有些干裂的嘴唇上,“快些走吧,我去给你找些水喝。”

  我的眸光随着少年的话音四处环绕,片刻后一脸淡漠道:“我们已经走出好远了,这四周哪里有河流湖泊呢?”

  “我知道你很渴,”允舒航说:“放心吧,会有人给我们送水来。”

  我的嘴唇随着他的话音扬了一个似有若无的角度,片刻之后,耳畔传来了轻微的哒哒作响的马蹄声。

  我用力抿了下唇,一脸欣然道:“有人来了,我们的运气果然不差!”

  我话音未冷,只见允舒航蓦地璇身,漆黑的眸底瞬间升起一片雪一样的颜色,我的瞳孔骤然一缩,顿时感觉腰间一紧,双脚顿时悬空。

  这伶俐的身手快如电光石火,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感觉微凉的侧脸枕在了他温润宽阔的胸膛上。

  感觉我的后脑被那宽阔的手掌拖着,听见我耳边传来他平静的叮嘱:“千万别乱动,我现下只有一只手护着你。”

  我的脑袋在他肩胛骨的下方轻轻的婆娑了下,屏着一口气,听见他璇身拔剑的声音。那声音凄厉无比,犹如撞上断刀撞上冰棱的冷厉。

  我没有抬头,鼻腔却有一股腥冷的杀意渐渐的溃散开来,耳畔马蹄阵阵,却让我的心蓦地提到了嗓子眼。

  我的头枕在少年的胸膛上,半闭着眼睛颤言道:“你会不会多虑了,说不定是冷大哥来和我们回合……”

  允舒航没有理会我,俊朗的身影紧绷成一条直线,我的耳畔听到的他的呼吸声有些急促。

  终于,我听到了除马蹄踩踏之外的声音。

  那声音悠然而邪魅,只开口说了一句话,就让我身子猛然一个澈灵。

  “果然是个伶俐的丫头,居然独自逃到这里,身边还多了个帮手。”

  那人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暗哑,我只听清了几个字,我的瞳孔随着大脑的反馈蓦然一收,小心翼翼的抬起头顺着琉璃色眸底的剑锋扫过去,诺诺道:“我同意你的说法。”

  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出错的话,眼前这个把我当成“出逃犯人”的男子是高府的人,穿越而来那么久,我也只对高家那莫名的“婚约”处于有多远躲多远的抗拒心态。

  琉璃色的深瞳只和我静静的对视了下,允舒航抬头,将剑锋对准来人冷冷开口道:“我知道你是奉命行事,可眼下你要带走的人刚好被我照顾周全,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样的胆识了。”

  允舒航话音甫落,我的耳畔传来马匹的一声长嘶,下一秒,我的身体顺势旋转了一个优美的弧线……

  那人对允舒航的话语充耳不闻,只是轻轻一抬手,指骨间的银针便直径朝我的方向飞来。

  我心下顿时大吓,低呼一声:“不好,销魂针!”

  我记得锻炼曾今说过,“中了销魂针的人,不死也要昏迷一天一夜。”

  在这种状态下的昏迷,还不如死亡来的让人放心。

  我抬头看着那张被银色面具遮挡的冷峻的容颜,他淡定的揽着我,仿佛眼前的人与他而言,是如同蝼蚁的存在。

  我那被旋转了优美弧度的身子成功躲过了销魂针的攻击,眼角的余光撇过去,我见到那男子仿佛吃到苍蝇一样的古怪表情,忍不住发笑。

  允舒航很仗义的没有把那根销魂针还回去,他用淡漠的神色告诉我,“这个人只是个下人,罪不至死。”

  于是,他温柔的在那人的脸上留了一道,温柔的把他放回去复命。

  允舒航的那一下落得并不深,那人的伤口却从颧骨下方一直蔓延到耳垂后面,我微微抬眸笑问道:“你这一剑下去,他日后若是不敢出门了可怎么好。”

  允舒航看着我,轻描淡写的答道:“无碍,不过是男子罢了。”

  我见他神色认真不由接话:“如果是个女儿家呢?难不成你……”

  他神色淡泞的回道:“那我一定不用剑。”

  那时候,我没有追问他“那你究竟用什么?”虽然我真的很想知道。

  化解了眼前危机的允舒航把那人的马匹俘虏了来,也正因为这样,我成功从徒步行走的困局中解脱出来,而允舒航变成了我的马夫。

  我悠然的在马上坐着,却终究有些过意不去,开口问他:“明明有马,为什么不骑?”

  他淡淡的撇了我一眼,“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不太好……”

  此话一出,我顿时觉得心下一凝,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说出那么文绉绉的理由来,我看着他,唇边优雅笑道:“刚才你抱我的时候,似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吧?”

  听了我的话,琉璃色的眸底闪过一丝淡淡的恼色,须臾后,他握住我的手腕,轻巧的翻身跃上马背。

  等他坐定,我微微勾唇笑道:“君子的风也要分时间啊,眼下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

  我侧过身,对上那双琉璃色的眸:“你为什么要在那人的脸上留一道那么长的疤?”

  允舒航神色淡泞的看着我:“不然呢,如若让他毫发无伤的回去,遭殃的只怕就是你了。”

  清润的嗓音停了片刻,允舒航薄唇轻启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高家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确定那个人一定会要了你的命。”

  我坐在马上的身子蓦地颤抖了下,诺诺的转身看去,却见允舒航依旧把那纤细的销魂针稳稳的夹在指骨间。

  我心下大惊:这个人,居然还留着那么危险的东西,不会打算暗算吧!

  我承认我当时有点害怕了,在危机解除的半个时辰后,我见到他指骨间银针的那个瞬间。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异样,扬唇给我来了一个板栗,“别再看了,冷子君不会来的。我想,他现在正陷入一场酣战。”

  我闻言大惊,“你们不是一起去找失踪的月灵儿了么,怎么找个人也一直打打杀杀的。”

  允舒航勒紧了缰绳淡淡道:“拜你所赐,不得不动手。”

  我向着那琉璃色的方向递过去一个幽怨的眼神:怎么又是我……

  允舒航微微勾唇道:“你以为,我大老远把你从水云轩带来这里是因为什么?”他顿了顿,一脸严肃道:“你遇见的对手,也许比你想象中复杂千百倍。”

  我瞪大了眼睛:“他杀回马枪么?”

  耳际是少年的一声噗嗤,“不用怕回马枪,但就怕无中生有防不胜防。”

  片刻后,身侧少年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一脸平静道:“等我们等的人来了,我们就可以回去,和冷子君会和了。”他顿了顿,“在这之前,你最好和我寸步不离。”

  我知道的,无论是白丝带还是允舒航,每次他用命令的口吻这样吩咐我的时候,我就只有点头应允,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没有资格去拒绝一个三番五次救我性命的恩人的善意提醒。

  隔着温润清冷的音质,我看见他喉结的上下滑动,我知道,眼前的少年一定会把所有的危机迎刃而解。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