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一)
181/1123

近在咫尺(一)

  我突然间想起那个暗夜中的俊朗少年,想着他白衣飘飘纤尘不染,只是轻轻一抬手,就能给人一种近在咫尺的安全。

  我的记忆告诉我,他是那双琉璃色眸子的主人,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允舒航。

  如今的他穿着一身湖水一样的深蓝色长袍,正在寻一个被皇家人视作性命的女子,俊朗的身影他小心翼翼的藏匿着,和暗夜融为一色。

  我就这样安静的呆在这个没有血腥,没有声响的暗夜之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露水的味道,映着即将烧尽的烛台的蜡泪,透出一股凄然的颜色。

  天边渐渐透出了光晕的象牙地白,我想,如若有法子我真想把天际的星子钉在天幕上,这样,就可以避免潜藏的,不见影的危机了。

  那是一种足以让人窒息的危险的存在。

  我在第一缕阳光折射进窗子之前把我自己简单的梳理了一下,清爽的半月髻,没有珠花,亦没有修饰。

  我轻轻地抬头,窗棂处留着销魂针的痕迹,我的目光缓缓向下移动,看到了一片枯柴的灰色。

  推开房门的不是那双温润的手,而是一阵熟悉的花香味道,我只感觉有晕晕的白雪一样的颜色在我面前晃了一下,下一秒,耳际传来一阵很轻微的厮响,似乎来自遥远的虚空。

  即便没有抬头我也知道,是他回来了。

  微凉的手指轻轻拂过自窗棂垂落地白色丝带,我半合着眸子,只觉得身子被轻轻一带,整个人如同一个脱了皮囊的灵体,很轻易的越出了窗子。

  耳畔的冷风阵阵的刮过,我却始终不敢睁开眼,只觉得身子软塌塌的靠在一个迅速移动的温暖物什上,护着我的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我也不知自己到底飞了多久,耳畔依稀传来人声,他笑着冲我道:“丫头,你果然听话的紧。”

  我咬着嘴唇不敢说话,只是冲着那银色面具下微扬地唇角毫无杀伤力的瞪着一双眼,感觉心脏已经快到要从我口腔迸出来。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害怕,少年放缓了飞行的速度,轻轻对我道:“很快,很快就到了……”

  得到了一瞬调整的身子很好的展现了它的自我修复力,我努力的吸了一口气,眼皮呼啦啦地跳开,看着眼前那精美绝伦的半张脸:“月灵儿找回来了?”

  悠长的叹息散入风中,他只是轻轻的一抬手,喉头发出一个简短的单音,长臂一揽,就让我的世界顿时安静了。

  再一睁眼,是一片全然陌生的地界。

  四下一片冷寂的颜色,听不见半点人声,允舒航让我稳稳的在地面站立后腾开了那只放在我肩头的手,他轻轻转过了身,对着寂静的空气肃然道:“出来吧。”

  允舒航话音甫落,我的鼻尖有一股花香的味道慢慢的溃散开来,我抬起头,视线中有一个鹰一样的影子慢慢的靠近,他的速度快的惊人,只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取走了允舒航指骨间的那根银针。

  “我只能等你片刻,”允舒航淡道:“我们要找的是个女子,二八年华的女子。”

  随着允舒航嗡动的嘴唇,那黑衣男子小心的把指骨间的银针放到鼻前轻嗅,而后一脸平静的看着允舒航。

  带着银色面具的少年轻轻一抬手,琉璃色的眸底有一瞬自信的光芒掠过,他笑了笑,抬手手臂示意我再靠近他些,我定了定神,迈了一个半步,允舒航把我的身子轻轻一转,对半跪着的身影道:“看清楚这张脸。”

  黑色的眼睛静静的凝视了他片刻,我看着他们慢慢的掌心相对,片刻后那半跪着的身影笃定的点头,胸有成竹的看着允舒航。

  我抬起头狐疑的看着他:“这样也行啊,至少要告诉人家我们要找的人究竟姓字名谁啊!”

  允舒航低头优雅一笑,“不用了,他会找到的。”

  我依旧一脸蒙圈的看着允舒航问道:“就这样找怎么可能……”

  允舒航眸底闪过一瞬间的促狭,转身望进我的眼睛:“你,是怎么辨识我的?”

  我的头脑顺着允舒航温润的嗓音慢慢的陷入遥思,片刻后亮着眸子回他:“因为啊,你的身上总会有一股幽微的花香……”

  话音甫落,我蓦地抬头看他:“味道……银针上的味道……”

  可是,不对啊,销魂针上留下的应该只有使用者的味道吧,我略略沉思道:“这……”

  允舒航的回答只有言简意赅的四个字——顺藤摸瓜。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少年的确是一个神秘的人,他用半吊子的语言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乎,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里,我们变成了形影不离的两个人。

  我真的很想知道,顺藤摸瓜到底会摸到什么线索。

  我一路和他并肩走,这一路没有见过村庄更没有半个人影。

  我终于没有耐住性子,侧身看着那个琉璃色深眸的少年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似乎越走越偏僻了。”

  允舒航转过身,琉璃色的眸底是我蒙蒙的表情,他一脸淡定的回应我:“放心,我敢把你带出来,自然会把你平安的带回去。”

  他的睫毛颤抖着,琉璃色眸底我的影子有些恍惚,我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问道:“你和冷子君到底查到什么了,和月灵儿的失踪有关系么?”

  允舒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琉璃色的眸子环绕四周,若有所思。

  我们当真距离水云轩越来越远了,允舒航却没有停下 的意思,阳光下,我们两个人的影子被越拉越长,我低着头,只是一味的跟着那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有些迟疑的开口问他“刚才那个人是什么人呢?”顿了顿我接着开口:“把寻找公主那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会不会……”

  似乎听出了我语气中退不去的迟狐疑,允舒航抬头,只淡淡说了一句话,“无碍,他记住了你的脸,自然会办好和你有关的事。”

  我顿时蚊香圈圈眼,语气悠然的对他道:“你似乎多虑了,这件事情似乎和我的脸有什么关系么?”

  允舒航没有抬头,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着,只是一瞬的功夫,我的耳际传来他清冷的声音:“音辽男子,从来不会记住无关紧要的人。”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当时允舒航给我的这个意味深长的回答,也许我应该开心的,至少那时的他对于我的定位不是一个生命中的匆匆过客,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那时年少,我也没有细细思虑他口中的无关紧要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们果然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从日出东方到日落西山,我看着他穿着的那一身云白的颜色渐渐的染上一片金色的光晕,笑着对他道:“你还是穿白色好看啊,简直就是个俊朗出尘的美男子……”

  我悠悠道:“如若那一日你不是一身藏蓝,我也不至于……”

  我话音未冷,允舒航眸底含笑道:“哦?你的意思,若是允某换了一身衣服,你就不认得我了?”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我急忙给自己打圆场,笑着回他道:“这似乎不能怪我,你姓的这般奇怪,又只给了我没头没尾两句诗,要我如何辨识呢?”顿了顿我接着说:“你要那人帮忙找月灵儿却让他记住我的样子,这似乎……”

  允舒航的脚步舒的停住,下一秒散发着淡淡花香味道的气息紧紧的包围了我,那修长冰冷的手指停在我的鼻尖轻轻地一点,他浅浅勾唇道:“丫头,你可知道音辽允氏的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我的眸光微微一颤,慢慢悠悠道:“那卡卡呢?”

  “他不姓允。”平静的回了我一句,少年侧过身一脸认真:“我记得我说过,要你在旁人面前依然叫我阿藏。”他眸底含笑,“这是一个很安全的名字。”

  我看着那双琉璃色眸光凝聚的越发清冷,却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抬着眸子点头,重复道:“是啊,很安全的名字。”我笑了笑,“还是习惯你白衣飘飘的样子。”

  此话一出,我的脸顿时热了起来,只是长呼了一口气道:“对了,那边什么时候有消息?”

  允舒航的眸光垂了片刻,白衣胜雪的身量在璀璨的天幕下站立着,他静静地开口:“再等片刻,片刻就好。”

  我便也不再多问什么,依言静静等着,片刻之后,光晕烁烁的天幕之下果然出现一个灵巧的暗影,他顺着苍茫的天色一跃而下,来到允舒航身前。

  琉璃色的眸光微微流转,他侧首问道:“查出来了?”

  那人轻轻一颔首,恭敬的回复道:“是。”

  我看着他轻轻摊开了那夹着销魂针的手掌,开合着嘴唇像允舒航告知详情,随着他的叙述,琉璃色深瞳的少年拧紧了眉头,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沉寂的空气下咯吱作响,他看着眼前的男子,琉璃色的眸底似有流波暗涌:“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她活着。”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