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色之危(一)
464/1089

蝶色之危(一)

  琉璃色深瞳的少年对我说:“雨儿,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清晰而肯定的叫出了我的名字,却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我的眼睛轻轻的眨巴了下,诺诺的错开了近在咫尺的那双琉璃色的眼睛,轻声说道“走吧,我们还要去找你口中地故人。”

  少年退了一个半步,淡淡的微笑着转身,开始大步流星。

  然而,我就在他的身后,身上穿着的他的那件白色的斗篷渐渐的染上了我皮肤的温度。

  我的心下藏匿着许多的有关于他的疑问,却始终没有开口,我总会想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地秘密,而我毕竟不是那个让他允以黛眉的女子,如若触及到了旁人的隐私,总有一些不道德。

  温暖和煦的阳光顺着天际的云层折射而下,行走了片刻之后,我突然间觉得我们的四周压抑的有些可怕。

  为了打破这种寂色的安静,我悠悠得开口说了话,我说,“阿藏,我们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和冷大哥回合?”

  记得当初我们三人奉命出宫寻找月灵儿公主,现下好不容易找到了,却遇上了一个失意地劳什子,好不容易记得自己是谁了吧,现在又不知被谁给带走了……

  我想,上天一定知道她的身份不似常人,故意制造点逆境好锻炼她。

  可是,这也未免太……

  心下思虑着,脚步也顺势加快了不少,我快步追上阿藏:“你想到办法没有?”

  我的疑问迅速地穿过了少年敏锐的耳朵,他侧过身冲我淡淡说道:“如若可以,你现下不要在我耳边提起这个名字。”

  悠长的叹息过后,他便兀自的走远了。

  我不知道他心下从何时起升起了莫名的情绪,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在允舒航面前提到冷子君。然而,这似乎都无关紧要,我只是出于心下对一个朋友的关心而已。毕竟我们一起从长安城来到这里,我可不想……

  凝结的空气又把四周染上了一层寂静的颜色,我低着头,踩着脚下突兀的石子迈步,琉璃色的瞳孔不再回头看我,我听见他脚下的长靴踩的底面沙沙作响。

  时间就这样静静的从我的指尖流逝着。

  似乎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心里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那个俊朗的人影不再和我并肩而走,他踩着阳光投射的树影,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落在我的身上。

  我微微的仰头,脑海中蓦地闪过允舒航的那句话,带着些许命令的口吻,他悠长的叹息着,低沉着声音告诉我:“如若可以,你现下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如若可以……”他淡泞的语气中似乎也夹杂着淡淡的商议的柔和。

  可是,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越发明朗的天色让我们身后的浓雾散去了些,我心下沉思着那个琉璃色眸底的少年,全然不知危机正在一步步地向我们逼近……

  很好听的歌,我的耳畔传来了一阵清幽婉转的声音,像是出谷的黄莺的轻啼,让我的身子就在那个瞬间僵在了原地,听的如痴如醉。

  就这样,我和那个有着琉璃色深瞳的少年的距离从最开始的一臂之遥,变成了几米开外。

  然而,他似乎浑然未觉。

  我的眸光开始随着那清幽的和,歌声渐渐的迷离起来,似乎就是不远处寻山的阿奴的低唱,我听不太真切,心下却不由自主循声而去。

  允舒航的内力是从我的背脊处悄然而入的。

  还没等我回过神,只觉的手腕一阵吃痛,整个人双脚腾空着被人揽在怀里转了一个大半圈。

  栀子花的香气也是在这个时候飘进鼻腔的,我没法抬头,此时此刻,我的头颅正被一只纹路清晰的手掌按着,靠在那宽阔的肩膀上。

  我的心跳被他突如其来的连贯动作压的差点骤停,半晌之后,才听到少年清浅的对我说了一句:“冷子君的伸手不会在我之下,所以你不用记挂他。”

  我的眼皮呼呼两下,这才明白允舒航是在为刚才的事情做出解释,可他这一开口,我反倒更加疑惑起来,我不过是说了句要和冷大哥回合,他怎么就……

  还有,他明明大步流星的把我甩开了好一段距离的啊,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我身后,从我的背脊给我输送内力。

  我承认,当时我的大脑没有想到那种叫轻功的东西。

  我的耳边是呼呼而过地冷风,允舒航把我的身子悬了片刻,琉璃色的瞳仁里深邃的视线终于落在了我的脸上,那时的我,被他冷不防地悬着身子的我正半张着嘴巴,痴痴地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眼睛在我的身上只停了须臾,而后,带着冷冽如寒潭的光芒直直的望向湛蓝的天际。

  湛蓝的天空中有一抹和阳光的颜色截然相反的黑。

  我微微颔首,对于那一抹本不该属于白天阳光下的颜色斜睨了一眼,身上只觉得一片寒流穿过,从我的心口直接冷到脚尖。

  轻轻回过头,眸色深沉地看着看那个琉璃色瞳孔地少年,他的手指正停在我的胸口上,把斗篷的垂带打成蝴蝶结。

  我整个身子微微一颤,低声问舒航,“你看到的,是这个样子的么?”

  琉璃色的深瞳微微的闪烁了一下,他微微侧眸看我,轻轻的对我摇头。

  “那么,你究竟看到了什么?”我用眼神问他。

  他没有回应我,也没有放开我只是轻轻的把打着圈儿的手指放在唇边,吹出了一声口哨。

  差点忘了,我们还有马,从那个像是高家仆人的手里,俘虏来的马。

  可是现在……

  我感觉我的身体被轻轻的放下,双脚却没有接触底面,允舒航凝着一双眼低声说道:“去吧,沿着它的方向。”

  随着他的一声低喝,马儿立刻像是离弦之箭似的奔跑起来。

  我被他毫无征兆的放在马背上奔跑,还没来得及问一句为什么……

  好在,他很快飞到了我的身边。

  宽大的手掌灵活的抓住了缰绳,他拍了拍惊魂未定的我的肩膀,低声说道:“他也许就在附近。”

  我仰头,满脸蒙圈的大口喘气,却看见马儿距离天际的那一抹纯黑越来越近。

  靠的越近,我的心下越发慌乱直到我的那双眼睛真切地看到了那在天际高悬的黑,瞳孔骤然紧缩,心下顿然危机重重……

  那是一个用黑色丝绸做成的表面精致的玩物。

  它吸引了我的视线,却让我地心下一个澈灵——那是一个风筝,被黑色丝绸绣成地蝴蝶风筝……

  干裂的唇瓣被我骤然闭合地贝齿咬的出了血。

  我大睁着眼睛眸光幽幽地靠着允舒航道“蝴蝶……”

  耳畔传来的不是少年清浅地回应,而是一阵落刀的清脆,就一个眨眼的功夫,我眼见着少年在马身上直起了身子,锋利地剑锋一挑,挑落了那只天际悠哉地风筝。

  我惊讶地靠着他一脸淡定地把剑收回腰间,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该出来了。”

  我看着那只被挑断了线地风筝缓缓地落在了允舒航地手里,神色飘忽道:“你,不会打算留下它吧?”

  允舒航明眸轻转:“正是。”

  少年的话让原本沉寂地空气变的有些诡谲,我抬起头轻轻地对允舒航说:“这风筝让我想起一个人来,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我门是被她的人给盯上了啊!”

  也许是没有看到我眸底慌乱地神色,允舒航抿唇轻轻笑了一下,不紧不慢的吐出两个字:“蝶灵?”

  言罢抬头,他才对上我那双泪光隐现的眼睛,我从来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可是蝶灵,让我真正见识到了杀戮,见识到了活人变死人的电光石火,我害怕毫无征兆的成了蝶灵密探地刀下鬼。

  肩膀被一双手紧紧地扶住。少年闪着那双琉璃色的眼睛轻轻的对我说:“无碍,很快结束了。”

  我依稀记得,他曾经似乎说过一样的话。手掌从我的箭头落下来,琉璃色的眸底多了几分化不开的抱歉:“也许,我该让你安静的呆在那儿。”

  我的心情微微平复了些,抿了抿嘴唇奇道:“什么?”

  允舒航顿了顿,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还记不记得,在我们离开客栈的时候,冷子君告诉你安静地呆在那儿等着?”

  我略略沉思着点头:“我记得。”

  “可是,在我们刚走出水云轩不久之后,就发现在水云轩里藏匿的杀手……”

  他看着我,神色中突然掠过一丝温柔的笑意:“我没有把握你不会被盯上,他顿了顿神色变得格外认真,“我见不得你流血。”

  我的神色顿时恍惚了一下,只因为这样平淡而认真的话。

  我心下涟漪荡漾,幽幽的看着允舒航:“你和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分开的?”

  我想,应该是了,因为允舒航走了回头路,回头找那时被危机包围却浑然不知的我。

  顺着半开的窗户,他用腰间的白丝带把我安全带出。

  然而,那个人不是冷子君。

  允舒航告诉过我,冷子君的身手不会在他之下。

  我看着苍蓝的天空,若有所思。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