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辽允氏(三)
72/1123

音辽允氏(三)

  随身的最后一片花瓣被阿藏放在了一具眉目清秀的男子身上。

  少有的白净肤色,陈静的侧躺在土质松软的地上,陷入了他一个人的“梦乡。”

  我抬头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眸,心下狐疑道:“你,真的是白丝带?”

  阿藏淡淡的开口,语气中透着玩味:“怎么,你不信?”

  我拼命的摇头,却不知自己到底在否定什么。

  见我的神色越发忧郁,阿藏兀自开口:“你一直只唤白丝带,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低眸抿唇:“白丝带么,因为……”

  我一时语塞竟然不知如何解释,却见那一身湖蓝的男子慢慢的靠近了我,他轻轻地握着我的手,定定的看着我道:“因为你不认识音辽的文字么?”

  我被他这么一问,着实有些进退两难,如若告诉他我连音辽的国名都未曾听说,更别说音辽的文字了,他也许会嘲笑我吧?

  可在事实面前,我无话可说,只能硬着头皮开口:“我不过是个深闺女儿,哪里会懂……”

  我话音未冷,只感觉手心处传来一阵酥麻,他的指尖停在我掌心的纹路上,琉璃色的眼睛直视着我,他说:“丫头,以后不要再叫我白丝带了。”

  我微微凝眸询问道:“那叫什么?”

  他握着我,没有移开视线:“我有名字的。”

  我看着他默默了片刻,“名字么?我似乎从未……”

  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阿藏一阵噗嗤,但很快恢复清冷神色道:“你是想说,你从未听说过我的姓名?”

  我口中诺诺的念着两句滚瓜烂熟的诗句,那双琉璃色的眼睛近在咫尺的看着我问道:“后两句是什么?”

  我的神色震了一下,定定道:“没了,我当真只记得这两句。”停顿了片刻我忽然开口:“所以,你姓允?”

  琉璃色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孩子一样的促狭,他勾着唇笑着吐出两个字:“聪明。”

  我看着他心下顿然一阵涟漪荡漾:“百家姓里有这个姓?”

  他定定的看了我一瞬,我撇开了视线陷入遥思:如若我没有记错,百家姓中568个姓氏中,似乎没有这个姓吧?

  他见我许久不说话,淡淡的开口问我:“怎么,打算对我的姓氏做一番研究?”

  我垂眸思索了片刻,默默道:“当真……”

  我的话音方落,他看着我的神色略微闪烁了下,蓦地开口道:“后退。”

  我依言照做,退了一个半步之后看着他,那双琉璃色地眼伸镜透着淡漠的光,手掌贴在我的肩头上,他说:“把你的手给我。”

  我的掌心向上摊着,轻轻地伸出去,阿藏低着头,慢慢地在我的掌心移动着他纤细的手指:“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允舒航。”

  我的唇角变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定定的看着他道:“可不可以告诉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他笑着,“如若这一次你能毫发无伤的离开这里,我会把一切告诉你。”

  轻薄的唇瓣贴在我的耳际,我只觉得耳垂处一阵酥麻,猛地一缩脖子道:“你……要杀我?”

  颤巍巍的身子被一双手扶住,充满男子气息的声音对我开口:“傻丫头,我若要杀你,又何必救你……”

  他这样平淡的一句话,让我脸上微微一红,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他云淡风轻的后半句:“只不过,那帮人奉命来杀我的。”

  在这漆黑的夜色中,他的身影站的桀骜,再一抬眸,我整个身体已经悬空,我微微侧首看他:“好端端的,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杀你呢?”

  琉璃色的眼睛很认真的看着我,片刻之后回答的言简意赅:“因为我姓允。”

  我眸色一凝,却仍然思索不透他的回答,看着那双琉璃色的眼睛,我想音辽允氏一定是一个腹背受敌的存在吧?要不然,他也不会孤身一人来到大唐了……

  飘渺的思绪还在大脑中沉溺着,耳际突然传来刺地一阵脆响,我的身子蓦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在渊黑寂静的空气中沉浸着一种近乎死亡的冷寂,我悬空的身子没有被放下,只觉得耳际一阵轻柔的微风刮过,是刀过肉体的窜擦声,允舒航对着空气抬手道:“就只有这些么?”

  随着飘渺的话音溢出,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允舒航抬着头,看着夜色中亮晶晶的物什越来越靠近他那双琉璃色的眸,我还在他怀里悬空着,他却没有半分避让的意思。

  “你……你把我放下来吧!”我忽闪着眼睛道,那样的姿势,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允舒航没有理会我琉璃色的眼睛却越发深沉,他侧过身,指尖处温润的触感落在了我的额头,我浑身一个澈灵:“那……是血么……”

  似乎感觉到我紧绷着的神经,允舒航淡淡道:“记住我的话,以后千万不要一个人跑出来了。”

  他看着我,琉璃色的眸底溢出类似疼惜的情绪,我原本想要向他抱怨的一句“还不是为了你。”被硬生生的挡了回去。

  后来,我惊讶的发现,如若和允舒航在晚上出门,就一定不会遇上什么好事情。我原本想着,如果真的遇见什么,我可以用跆拳道解决的很利落,但是,往往在我还没有出手的时候我就被他拦腰而过,保持在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界里。

  每一次问他,他只是悠然淡漠的吐出一句:“别让自己流血,我见不得。”

  于是,我便很大胆的推测着,允舒航是不是有晕血症。

  可是,如果是这样,当他的手指被那亮晶晶的物什擦肤而过的时候,他的表情怎么那么淡定……

  那样寂静的夜色中,我的目光锁着那个藏蓝色的身影,努力的把他和我记忆中的白丝带合二为一。

  他烁着那双琉璃色的眸子,始终没有让处于蜷缩状态的我离开他的视线,那划破他手指的亮晶晶地物什被他华丽丽的完璧归赵,不久之后,我的耳际听到一阵痛苦的低吟,继而在一片墨色的天际下寂静无声。

  直到那时,允舒航才慢慢的把我从他怀里放下,一脸平静道:“回去吧。”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似乎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走了两步,而后很不争气的崴了脚,于是,当我咬着唇坚持着迈开下一步的时候,身后蓦然响起一个急促的男声:“公子,大事不好了……”

  琉璃色眸底的神色没有半分慌乱,他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躺在地上气息全无的黑衣人,淡淡的开口道:“该解决的全都解决的很利落,只要不是和人命挂钩的事情,我会确保你的安全。”

  身形矮小的卡卡听了允舒航的话,紧皱的眉心也未曾松开半分,他一脸紧张的看着允舒航道:“公子,眼下事情比出人命还要紧急!” 他一字一顿地开口“月姑娘的住处遭人袭击,无人得知姑娘的去向!”

  他话刚出口,我的整个人蓦地缩成一团,卡卡口中的月姑娘,正是那个失去记忆的公主月灵儿!

  夜半十分,她难道没有在自己的房间好好呆着?怎么会莫名的不见了人影呢?

  我越想越奇怪,心下却不敢慌乱,急忙像抓住一丝痕迹似的问卡卡:“冷大哥人呢?他不是和月姑娘一起呆在客栈的么?”

  卡卡的眸色略微闪烁了下,一脸平静道:“我今日听了公子的密令回了长安城,长安城中似有异动。”

  卡卡话音尾部的几个字犹如一把坚韧的快刀落在我的心口上,长安城是皇室都城,如若异动,那么又有谁会首当其冲?

  我努力的拧着眸子,不敢往下想,只听耳畔一阵清润的宽慰道:“别急,先回去看看。”

  房间的门是半开着的,亦如我离开时的样子,我喊着月灵儿的名字推开门,期待着她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拍着我的肩膀对着我微笑,闪烁着那双明亮黝黑的眼睛。

  可是啊,房间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没有月灵儿。

  允舒航随着我的脚步进了房间,四周打量了一番后,目光停留在房间一角的桌案上淡淡道:“这房子遭人袭击过。”

  我的手指停在突兀的木门栓子上,奇道:“你,如何晓得?”

  允舒航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我,手指按在桌案的边沿道:“那人的武功不弱,想是把月姑娘迷晕之后带走的。”

  我心下越发着急:“在这种地方,谁会三更半夜跑到青楼掳走一个姑娘?”

  视线掠过两个处于沉思状态的大男人,我心下哀嚎,“这人是个色 狼,节操观念淡泊的色 狼。”

  但是无论我现在如何的咒骂那个带走月灵儿的无耻之徒,最要紧的还是先要确定目标,然后……

  琉璃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了我几秒淡漠的问道:“我们这次出门解救月姑娘的秘密行动,还有无其他人知晓?”

  我想都不想就摇头:“没有。”

  冷子君的声音是从背后飘过来的,他一脸笃定道:“上面原本只安排我和雨儿一同前往的,”他淡淡道:“不过是进行之前,多了一个你罢了。”

  冷子君说着话,眸色变得越发深沉,他毫不避讳地和那双琉璃色的眸子对视,淡漠的神色中有一瞬间那让人陌生的戒备转瞬即逝。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