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结金兰
34/1126

义结金兰

  晚上我悄悄的来到灵月的房间,告诉她我今天遇见婉容之后说的那些话,她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这和我有何干系,我是灵月。”

  “那你的父母你的亲人呢?”我问。

  “不在了。”她叹了口气,神色几许幽怨“几年前双双病故,就只剩下灵月独自一人。”

  “那么,你是怎么出现在高府的?父母有没有留给你一些念想?”我的语气有些急促,眼前这个女孩的身世,的确让我好奇心爆棚。

  灵月的眸光暗了一下,很快又陷入了沉思。我看着她,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死死抓住桌案的边缘,她略略低头,声音犹如岩石缝隙中穿过的风:“没有,什么都没有留下。”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努力的抬头:“你是问我,为什么出现在高府么?”

  我点点头,伸手扶住她微微颤栗的身子道:“不说无妨。”

  就在我以为我触碰到这个女孩避之不及的痛脚时,却见她眸光一凝,淡淡道:“罢了,你迟早会知道的。”

  我滞住。

  心下不由的疑惑起来。

  这样冰寒的语气,如此清丽的容颜,她会不会就是月灵儿呢?

  我的疑惑被那双黑珍珠一样的眸洞悉的彻底,她缓缓地开口:“小姐,婉容小姐和你说起的月灵儿是皇室最受宠的公主,”她顿了顿,抬头看着墨色的天空道:“只可惜失踪了。”

  我的眼睛瞪得滚圆:“你怎么会知道的,难不成……”

  “我是灵月,不是月灵儿。”她笑,“灵月可没那么好的命。”

  就在这时,我的耳畔传来一阵猝然的轻笑:“小姐,我想灵月没有说谎,她是高府的丫鬟,不是您亲自救下的么?”

  香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后面。

  “死丫头,你怎么可以偷听别人的隐私呢?”

  “小姐啊,隐私是什么啊!”

  这个该死的丫头,真是OUT,这都不明白。

  “小姐啊,香儿没有说错啊,你好歹有身份可以撑着,可是我呢,什么也没有啊如果我们的身边跟了一个公主,而我们知情不报可是要被判重罪的。”

  我看着似乎有些生气的香儿想想也是,为什么要让自己淌这趟浑水?

  想到这里我把香儿再一次支开,想找灵月要一个我可以接受的答案。”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吗?你不是公主那么你的证据是什么?你和皇室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我的问题连珠带炮,目光未曾离开那张脸。

  面前的灵月微微退了半步开口:“是的,我和皇室没有关系。我只是一个婢女。我姓蓝,怎么会和李家扯上什么关系。”灵月的声音低低的,不知为什么,在看到那双洞黑的眼眸时,我感觉有一股无名火无声的烧着。也许,有很多事,现在问还不是时候吧?如她所说,我迟早会知道。

  “好了,我信你。”我浅浅一笑,“以后你别再说自己是婢女了,我比你大一岁,如果你不介意叫我一声姐姐吧。我们以后就一起了,我顿了顿认真的对她说:“我会保护你的。”

  我看着她凝着一双泪光闪闪的眸子抬头,慢慢地走近我她在我耳边说:”我可以给你证据证明我不是月灵儿,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啊!”

  我点头答应了她。她把我带入客栈的卧房,然后露出她的左臂对我说:”月灵儿是皇上的妹妹,因为出生时左手臂有一个月牙形的胎记,在太祖皇帝看来是月亮带来的吉祥的预兆所以才取名叫做月灵儿的。其次她有太祖皇帝给的月牙坠子。”我总算可以放心了,至少我的身边跟着的不是一个危险人物啊。在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她自小是在卖艺的生活中长大的,但她洁身自爱没有做娼妓,我想他也做不到一张朱唇万客尝,她小学杂耍,李崇茂皇帝是在集市上看见了她的表演,原本把她找到宫里取悦太后的,可是一听名字就觉得很熟悉原本把她做了御前侍奉,但到后来,她在高将军到宫里参加家宴时被高烈看上,这让她她从御前侍奉变成了高府的一个丫鬟。而高老爷看上的居然是她做的那道名叫玉露桂圆糕。

  了解了事情始末的我不再多问,她拿出了让我性的过的强有力的证据。好了,一切都解决了,我可以带着她走去任何她要去的地方。

  为了出行的方便我把自己化名为蓝灵玉和灵月装成一对姐妹方便行走江湖。”我说小姐啊,你自己都要灵月叫你姐姐的,你干脆做她的姐姐,你们结拜吧。”

  我想了想香儿的提议不错,因为灵月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做了我的妹妹我刚好可以和香儿一起照顾照顾她。

  以前在电视剧里看了不少结拜的桥段,现在可以按部就班,我抬头看了一眼晕黑的天色,转身微笑着问灵月:“你可愿意么?”

  灵月欣喜道:“灵月没有意见,能和少奶奶结拜……”

  “都出了高府了,怎么可以还叫少奶奶,我家小姐那么年轻不要把她叫老了。”

  我笑道“灵月在结拜之后必定会叫姐姐的。”

  说着我转过身走向门外,朝着月光的落影出了门,皓月当空刚好作证。

  我突然想起我第一次把灵月从刑架上面救下来的那一刹那,她抱着我大哭时,我曾经告诉过她我一定会保她周全。现在总算可以兑现了。我为了方便行事姓了灵月的姓,我们真的要离开了,金沙镇不是一个久留之地。我们得离开,在第二天一早的时候。

  “离开金沙镇我们要去哪里?”我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悠闲日子,准确的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但是我不可以告诉她们这些,因为怕她们担心。”管那么多干嘛?先走一步算一步知道吗?天塌下来大家死,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一脸轻松的安慰她。

  “我呸,小姐啊!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啊!我生来就怕死,我不想死啊!”“好了,好了,知道了,我们走吧!”

  我们三人在路上安静地行走着,突然,一辆马车朝我这边驶来,我一个踉跄差点被撞飞。

  “我说你长不长眼睛啊!哪有这样穿行的,你撞到人了!”灵月冲着马上的家仆大声的叫喊,一副泼妇骂街的凶悍。这时候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公子,我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就这么华丽丽的被他拦腰抱上了马车。

  耳畔传来的最后一点声音是香儿的梨花带雨:“你谁啊你,放下我家小姐……”

  那人对香儿的哭喊不加理会,只是将我放上马车,开始一路飞驰。

  马车的剧烈颠簸让我的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我的头撞上车沿晕了过去。”这使得香儿在那陌生男子面前痛哭不已:”小姐啊,你怎么如此命薄怎么就这样离开香儿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一双纤细的手把我的侧脸,把我的头向着她的肩膀靠过去。

  “冷公子,怎么会是你啊!”耳畔突然想起香儿欣喜的语声,“你不是去了淮南么?”

  那男子的视线淡淡的落在马车之外的天幕,语气中带着质问“你不是说会好好的照顾小姐的吗?怎么把她弄成这样子?刚从棺材里出来的人,也不懂得消停……”

  我靠在香儿肩头颠簸的迷迷糊糊,却把那男子的话听了个一字不差。看来这人与我是旧识,且清楚我的死而复生。

  我正在用那每分钟七千万转速的大脑对他做出分析和记忆时,耳畔想起了嘤嘤泣语。

  我家小姐好可怜啊,原本要嫁给高家的大少爷的,可却进了骗局,选秀也因此耽搁了,上官府是绝对回不去了的……”

  冷子君淡淡一笑,“回不去便不回吧,此处不留人,自有好去处。”

  “姐姐一直在听他人摆布,高府欺人太甚!”

  那男子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诧异道“方才忘了问了,这位姑娘是……”

  香儿一拍脑袋才想起车上坐着个陌生的女子忙对冷子君道:“冷公子,这是我家小姐的金兰姐妹灵月小姐。”

  冷子君淡淡笑道:“即便那么多年过去,雨儿还是这样的慈善性子,只是往后,还是要先顾及自己啊!”

  他笑的分外爽朗,以至于昏迷的我被吵醒了。”

  睡眼朦胧,他的话我也完全理解,但是我就有怜悯之心,灵月现在好不容易告别了高府,是一个自由之身我们不会再回去的。“冷公子啊,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不然我们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香儿啜泣着,把我们的经历说的那叫一个惨,给我的感觉像是在扬威乞怜。好在,那男子并不在意,他温和的上扬唇角“我都知道了,我会帮助你们的。”顿了顿,他将目光转向我:“上官雨儿,你的骑马练得怎么样了?”我一脸无辜的看了一眼冷子君:”现在什么事都要靠自己,哪里还有马骑。”

  “先和我回去吧!我会帮你安排以后的去向的。”

  “我可以一直留在冷府吗?”我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的声音清冷舒缓:“放心呆在冷府,你是琼儿的好朋友,我们自然不会亏待你,但你要记住,你现在还是天子名册上的秀女,长期呆在一处,怕是不太安全。”

  我狐疑抬头看他,“那你怎么还敢把我留下?”

  那闲逸如流云的目光在我身上停了片刻,终究只笑不语。

  就这样我住进了冷府,说是当丫鬟,却过着和小姐相差无几的生活,直到后来,遇上出门归家的冷夫人。

  “你们两个是怎么办事的?怎么可以把天子名册的秀女带进家门!她的语气颤巍巍道:“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子君,妹妹不懂事你也跟着犯糊涂啊!”

  “娘,现在的雨儿不可以回去的,高将军府到处在找她。”

  “那你们怎么敢留她我们好歹是个王府啊,她是一个丞相的女儿你们长期把她留在家里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放心吧,不会的。她是蓝灵玉,只是灵月的姐姐,她不是上官家的大小姐,根本不认识上官雨儿。”冷子君淡淡的说。

  “哥哥,你胡说什么?”

  冷子君把玩着腰间的剑穗:“我的办法就是让她不是她。”他笑着,仔细把一切说的那么天衣无缝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我只好把一切听从安排。

  那一晚的夜半子时冷琼敲开了我房间的门对我说:”来,把这个喝了,哥哥说,喝完这个你就不是你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不是我?”“什么都不要问了,你是琼儿的好朋友,哥哥断然不会害你的。这是易容散和换音珠磨粉制成,换音珠是西域特有的宝贝,是我从楼兰王子那里得来的。”

  “这样做安全吗?我家小姐如果要恢复声音怎么办?还有样子都变了,我家老爷该如何认得她?”香儿眼泪汪汪。

  “这只是暂时的,暂时的明白吗?如果不这样做,难道你要你家小姐去当高承翔的妻子?”冷琼顿了顿,“那一定比现在惨。”

  我从冷琼的手里接过那瓶混合的我的救命药,问了一句:”有什么副作用吗?”“放心吃吧,虽然这种药会让你换音易容但是不会有任何的痛苦。”在喝药之前我把灵月叫到跟前:”帮我把这封信交回到上官府,让他们别担心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

  “我离开那里只是不想给他们带来麻烦。你还要告诉婉容,想办法回到三七之地,记得帮我看看我的父母。”我知道,这一切香儿比灵月更了解,但是我不能让她去,否则我将永远失去她。”姐姐放心,灵月自会把一切办妥。”她离开了,那个房间只是剩下我一个人,我一个昂头,正准备吞下那一瓶 冷子君手上的“救命药”,“静静的把一切当成插曲,现在在这个世界活着的只有蓝灵玉,这是我第二次和自己告别了。”“雨儿,雨儿,你等等,你根本用不着那么麻烦,我想到了,你不要吃我哥给你的药了!”我看见冷琼一个澈灵,慌张的一把夺过我手上的瓶子,”雨儿姐姐,你跟我来!”

  我被冷琼带到了她的房间,“我告诉你哦,你只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要那么麻烦的,直接毁容就好了。”

  我瞪大了一双眼,“毁容?你的意思要我放弃这张脸?”我只觉大脑一阵轰然我还以为冷琼是多么的善良,没想到这一招比冷子君的方法还要恶毒一千倍!我心里哼哼道:“死而复生的我变得识人不清了,这小妮子,果然就是——蛇蝎心肠!”

  我的身子猛地一顿,人们都说头可丢,血可流发型不可乱的我……我……保命,先保命!

  想到这里,我抬腿就往外跑。

  身后蓦地多出一双手,还有那如同银铃的笑声。

  “你急什么啊,我虽然姓冷,但也不至于那么的无情啊!”冷琼一个转身潇洒的走到我身前,看到我气喘吁吁的样子,她愣了一下,笑容瞬间大了起来:“雨儿姐姐,不会认为我会真的毁了你的脸吧?”她捂着肚子抬手,“我是要你涂上这个扮成另一幅面孔。”

  我猛地定神,一颗心算是有了着落任由她在我的脸上涂了一些花花点点的东西,然后给我一块烂的皮革:”记住,以后你就是灵玉冷王府的丫鬟,千万不要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我应安排到了冷府当丫鬟,这也许让我大失身份,但是我不在乎。我变了,完全连我自己 都不认识自己了,看着镜子里那张陌生的脸,我知道这一关我一定会挺过去的。我是蓝灵玉,上官雨儿再见。我开始过一日算一日,每天把我该做的完成好,在冷王府我是一个被收留的孤女,是灵月的姐姐。

  这一切似乎都好平静。我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做了我认为对的决定。  我知道自己决定的一切 会带来天大的麻烦,但我觉得还不错。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