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觉(五)
20/1119

溟觉(五)

  天色昏黄的午后,我随着哥哥回了上官府。

  比不得初夏的一片墨绿,离家的几日功夫,庭前的绿意已隐退不少。

  哥哥对我仔细低语了几句,看着我进了庭院,转身走向了父亲的书房。

  我走进府邸的庭院,远远的就看见坐在庭前石凳上容色幽静的母亲。

  她穿着一身枣红色暗纹长裙,头顶的簪子戴的肃静,眉宇间透着一抹淡淡的胭脂勾勒的笑意。

  我心下暗暗想着,许是知道我回来了,欢喜的吧?

  树叶上的露水掉进了我的脖颈里,凉飕飕的,感觉不太舒服。

  我悄悄的绕过树后进房间,耳畔蓦地响起一个尖细的,带着哭腔的女音:“小姐啊,你总算回来了,香儿,香儿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闻言,我不由心下暗叹:“不就是没把你带出门么,怎么就那么严重了?”

  我抬头看着她,一双泪光闪闪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我,反而对一旁石凳上的母亲视若无睹。我的手指拂过她的发丝道:“为什么会那么觉得呢,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顿了顿我含笑道:“我是和哥哥一起出门的,他自然会保护我的。”

  我的话并没有舒展香儿紧皱的眉头,她若有所思的拉着我来到庭院的花池旁边,一脸忧色的对我道:“小姐你小心着,那人还会来找你的。”

  我云里雾里的看着香儿,却听她一本正经的开口:“小姐这次死而复生,在长安传的沸沸扬扬,有人巴不得——”

  “香儿,你很清闲么!”身后突然一声厉吓,香儿识趣的闭上了嘴。

  我看着母亲一脸平静的走向我,心下隐有一丝不安,香儿被她冷冽的目光注视着,只是低着头,却不敢吐出半个字来。

  “母亲,进来可是出什么事了?”我想起和我一同回来的哥哥现下还在父亲的书房呆着,忍不住问了一句。

  母亲的目光凝了一下,“能有什么事,你爹爹他只不过是为了你进宫的事找你哥安排罢了。”

  我心下一阵哀嚎,没事找事,都忘了还有这茬儿。

  我匆忙回了房间,对于在七雀山遇上刺客的事情,在母亲面前只字未提。

  只是我没有想到,当香儿看到我左肩蜈蚣一样的疤痕时,还是被狠狠的吓了一跳:“小姐,你这是怎么受伤的?”

  当然没有笨到对她说,我遇到刺客,之后才伤了肩膀。如果是这样,她一定吓得尖叫,然后我的伤口就会尽人皆知。

  哥哥在离开之前仔细叮嘱过,这件事情要隐瞒下来,迫不得已,就让香儿成为最后一个看到的人,只是她若问起,却不能明说。

  想到这里,我便性口胡鄒了一个理由:“这是被树枝划到的。”

  庆幸,她只是疼惜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在多问。

  晚上,我躺在房间的床榻上暗暗沉思,在上官府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八月的尾巴,也是我进宫的日子啊!放在床头包着黄的圣旨随时提醒着我,我是上官家的儿女,我的肩头背负着家族的使命。

  我悠叹一声,感受着黎明之前的宁静。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