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夷(五)
15/1120

化夷(五)

  天光大亮的时候,身旁燃着干柴的火堆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光荣的退役了。

  我抬眼,看着那堆温热的柴灰偶尔冒出微暗的残星。

  哥哥挺身站在离我不远的一颗榕树下,长臂微展,俊朗出尘。

  我撑着下巴看了半天,被肩头的一阵刺痛拉回了神。

  我这才蓦地想起,昨晚拜人所赐的左肩,还有那条……白丝带。

  哥哥说,我大难不死是遇上了贵人,可我我真的没见过这白丝带的主人。

  我想她应该是个身材曼妙的娇俏女子,像金庸小说里的小龙女那样,黑发素衣,永远带着淡淡的木兰香,肌肤胜雪,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

  眼下我肩膀的伤口依旧被黑色的披风遮挡,所以即使在向外渗血也看不出什么来,我在彻骨一样的肩伤下站起身子,僵直这左臂走向站在不远处榕树下的俊朗身影。

  我被拦在距离他一臂之遥的地方,听他沉声低语:“丫头,别过来。”

  我不自觉的退了一个半步,居然就真的站在原地没有动了。

  那清俊的身影缓缓地走过我的身侧,那条雪白的丝带刚好被他系在腕上,他夹着银针的指骨微微一动,猝然说到:“丫头转身。”

  我一时有些失神,就见哥哥夹着银针的指节骤然紧缩,瞬时间他的唇角勾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好一个多情人,居然还懂得怜香惜玉的道理。”

  我顿时黑线满头。

  哥哥说的怜香惜玉,是指那个把我刺伤的杀手么?

  可是,那个冷酷的家伙哪里有半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思在?我的伤口还在流血,这就是他怜香惜玉的结果么?

  我的眸光闪烁着,疑惑的看着哥哥,我想问问他,你都在榕树下站了一盏茶的功夫了,可想出事情的端倪了么?我原本以为,他会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至少对他带我出府时那句似是而非的话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他说,来人的目标是我。

  却未曾想,他的下一个动作把我惊出一身冷汗。

  就在眨眼的功夫,他握着随身的配剑蜻蜓点水般的掠过了我的肩胛,猝不及防的划破了我的披风。

  我的耳畔有他温温至极的声音响起:“丫头,不要乱动。”

  我的身子蓦地僵住。

  刹那之间顿时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根神经的纫性都降低了好几个度。

  我想冲他大喊——“我是女的!”话末出口却被滞在了喉头,别说我在现代那副假小子的样子,就算是现代的女孩子,夏天的裙子也到了膝盖上好几公分,袒 胸 露 背的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更何况——我只是露了个肩。

  我被前卫的现代思维驱使着,肩胛传来一阵冰凉而酥麻的触感,还没等我回身,只听见哥哥朝着不远处草垛旁的男子道:“段兄,你过来看!”

  我不知道上官朗能不能看到我心头奔腾而过的草泥马。

  我想,他一定是没看到的。

  不然,他早就被我那燃烧的像火球一样的眼神切的体无完肤了。

  我看着他收了剑,掀开了我肩头的衣服,片刻之后,对锻炼开口道:“依你判断,那人是敌是友?”

  锻炼头也不抬,斩钉截铁吐出一个字“敌。”

  这不废话么?若不是敌人,能把我这容貌端丽得女孩子伤成这样么?我愤愤的咬着嘴唇,开始怀疑哥哥的智商。

  哥哥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猝然开口说出一句让人为之一震的话来:“这样子,那你还敢从他手里抢人么?”

  看着哥哥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眼角的余光溃散的扫过苍穹下的草垛,那个面如晨霞的女子,正散落着乌黑的发,微笑的和我对视。

  我心下猛然一惊,那个夜晚那股让我迷醉的,夹杂着血腥的香气在记忆中清晰起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