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
28/1142

质疑

  入宫之后我没有住在秀奴所,冷琼把我带到哥哥入宫后常住的地方。

  我在那里安安分分呆了几日,只等着府里爹爹的消息。

  直到那一日,哥哥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告诉我:“爹爹要你安心呆着就是,有些事情,他会在合适的时机亲自告诉你。”

  于是,我也不再多问了。

  很快到了十月,宫里要举行一年一度的赛马,冷琼早早的就期盼着看一场精彩的马术表演了。

  只是我不会骑马,又不能只是观摩自然需要一个称职的师父。

  “禀皇上,丞妹的哥哥冷子君可以教会雨儿。”

  因为冷琼一句话,冷子君成了我的马术教练。不错,我不得不说他是个很负责的师父,长的剑眉星目,一脸富贵相。

  在他的调教下,我花了近十天终于学会骑马。对于我来说一切算是顺利,在那一晚皇上下了一道旨,要段千刑和段炼两父子准备三天之后的赛马。

  我心中暗喜,可以露一手了。

  我去了,和冷琼一样,我也是选手之一。

  成绩不错,我一出手就拿了个冠军,和亚军之间,拉来了好一段距离。心下自然是高兴的,至少我可以对冷师父交差了。

  可有一点我却忘了,我面对的是我的死对头高承宗。

  我为了不引起争端只好低头道谢:”高兄,多谢你的谦让,雨儿感激不尽。”

  他干笑一声,抬起头来看着我,一脸玩味的说:“方才是高某运气不佳,不如上官小姐在皇上的见证下再和我比一场如何?”

  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空气中是一股强大的推力,身下的黑马发出一声长嘶,之后以风一样的速度向前奔去。

  他把我带到了一个树林,要我露出右臂给他看。我被他这莫名的要求弄的喷笑,这可是在古代啊,居然会遇见一前卫男……

  “你不敢吗?”他笑的邪魅,“看样子,爹爹说的没错喽?你啊——根本就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我感觉自己的心底像是有哔咔的火星子在蹭蹭往外冒,抛出一记白眼喝到:“你胡说什么?”

  是的,我不是上官雨儿,我只一个从21世纪来的过客,我迟早都要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去。可是在这之前,我便来之安之,容不得他人的半分诋毁。

  我不知高承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既然要看,就让他看个够吧!转过身扬起手臂,我问他:“四下无人,公子意欲何为?”

  天光之下,我修长的小臂被那双狐光冽冽的眼睛一览无余。

  谁说我不敢了?

  我把手臂举到他面前的时候,他错愕了两秒,笑容瞬间大了起来。

  “果然,是这样啊!”

  此时的高承宗正用他那双伪锁的眼睛盯着我的胳膊,扯着嘴角,笑的肆无忌惮。

  “你到底要做什么?”他闪过嘴角的微笑让我厌恶不已,“如果想打架,我不介意奉陪。”

  “我当然不是来找你打架的,”他慢慢的走向我,脚步和着竹林的几声鸟鸣“我只是没有想到,上官小姐从娘胎带出的东西,居然就莫名的不见了踪影?”

  我不知所云。

  直到——

  他的手扼住了我悬空的手腕,手掌淫秽的不断游移。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伴随着腕骨的一声脆响狠狠的甩出去。

  他只说了句,“不见了”

  由于太过用力,我的掌心麻酥酥的疼,却依旧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

  脑子里一直回想着他的那一句:“不见了。”

  然后,我就看到他飞快地策马扬鞭,把我甩出了好一段距离。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底因为那个离开的背影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爹娘,但我没想到的是我给家里带来了天大的麻烦。

  第二次比赛我跑赢了高承宗。这个原本帮我挣回面子的举动,在高承宗的眼里认为是有目的的做做行为。他邪魅的笑,笑容里依旧带着强烈的神秘感,“上官小姐果然是脱胎换骨啊!”

  我侧身避开那只想要上肩的手,淡淡道:“上苍予以机会重生,小女子岂可辜负。”

  “自然是辜负不得”他笑,目光又一次落在了我的手臂上,“小姐死而复生,只怕丢了些重要的东西。”

  他依旧丢给我一句半截的话,然后跳上马,一脸淡然的离开我的视线。

  我的心口莫名的发堵,突然感觉到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单纯,比如,为什么他对我的手臂那么感兴趣。

  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我当天的穿越场景,头发蓬乱的贴在脸上,一身的死人装,一群的哭丧人。

  可是,我真的没有在意,我当时的手臂。

  很有可能,穿越而来的我,始终只是一个冒牌货……

  竹林里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侧过身,看见那张俊朗的脸。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