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自云良家女
7/1120

上官自云良家女

  穿越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不开刃的刀架在了将军爱子的脖子。

  为此,我被禁了足,香儿被罚了三个月的月钱。

  香儿隔着门哭哭啼啼好几个时辰,谁劝也不听。

  我抬手敲了敲门上的镂空,扯着嗓子有气无力的说:“别哭了,若是等到我这个小姐被放出来,你却病倒了,那多划不来。”

  她还是哭得不住。

  我无奈,只能靠着门框坐着听她哭,边听边同她讲道理像是——三个月的月钱没了也不会讨饭。本小姐禁足也不会有危险云云。

  这样的日子一过三天,听说那高家二公子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一见到包子就打哆嗦,这一点,郎中说是心理问题。

  戌时,爹爹亲自把我从带着锁的房间放出来,一脸平淡的质问我说:“丫头,你哪来的胆子?”

  是啊,我敢,好歹我是跆拳道黑带,动武绝对不吃亏。

  我看见爹爹眸底似有若无的笑容,意味着什么,不得而知。

  我也没心思思忖太多,哥哥告诉我到了八月初我就要入宫参加圣上选妃。上帝保佑,他们没有提起高承宗。可是我知道高烈父子不是省油的灯。

  我和香儿就这样来到了距离皇宫最近的地方,被宦官带领着,她却被安排进了婢女别院。

  在这里,我认识了一个叫婉容的女子。她是南郑王的女儿。我们同吃同住不到三天打得火热。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就这样子一直呆在这说不定落了朱颜也见不得圣上的面。”

  “你们胆子够大的,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一边的一个老宫女发话了,”她声音清亮,广传内外在场无一人再敢喧哗。 “我是你们的姑姑兰秀,在你们还没有经过册封或者选妃之前的生活由我来全权安排。”听她说的那么诚恳,我也就只有和婉容一起待在这了,虽然这对于有着丞相之女身份的我有些不太适合。

  我开始想象着见到圣上的情景,早点见到就可以离开,在深宫做我的娘娘。不要说我贪财,我也是为爸妈想啊,现在的爸妈虽然有钱,但是我在那边的老妈还在开着小餐饮店讨生活呢。着这里待了那么长时间,我突然想到以前的我,那个大大咧咧假小子尚宇。

  突然,有一双手绕过我的脖子,身后传来一声女儿娇笑“你怎么了?你好像有心事?”

  我微微侧头看着吗女子的眼睛: “没有什么,只是有点睡不着。”

  她似乎有些淡淡的失望,小声道:“睡不着...…空坐着,居然没被我吓到?”

  为了安慰她的好奇心,我利落的将被子往身上一滚,委委屈屈的缩到床脚:“婉女侠……饶命……小女子是……良民……”

  她笑得肩头乱颤。

  “真的睡不着?”

  我点头。

  “那么我陪你去走走。”她说罢翻身起床,披衣落地。

  我有些踌躇的问道“可以吗?这可是天子居所啊!”

  她笑着,:”怎么不行,你还未受封,现在夜黑风高,你我悄悄出门,谁会知道。”

  我想想也是,于是放心的和她走了。可是这样一次散心,让我和牢狱之灾擦肩而过。

  夜色清凉如水。

  我们走在一条羊肠小道上,远处还可以看得稀疏的树影。

  我和婉容一直走,在茂密的林间,我似乎看见远处妈妈微笑的脸,也许是我太想家了。

  正当这时我听见婉容在叫我:“雨儿,你看那是什么?”我走走了几步,却却是未见其人。

  “你说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很轻微的异响,我本能的将身子一转,踢出一个后旋,之后听见一阵清脆的掌声。

  “不错啊,居然会跆拳道!”

  我转过身,婉容一脸崇拜的看着我。

  “你怎么知道这是跆拳道?”我

  一脸诧异的开口。

  “我之前的前女友是个跆拳道教练。”她笑一笑说:“大概和你有的一拼了。”

  我确定我没有听错,她刚才说的是——之前的,女朋友……

  我努力的眨巴着眼睛等着她对奇葩说法的解释,只听她倍感无奈缓缓开口道,“你比我命好啊!老乡!居然还会跆拳道!”哪像我,穿越到一个大家闺秀的身体里,连最基本的尊严都变成了过客。

  父母要是知道我变成这幅样子……唉!

  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却依旧睁着两只“绝不八卦”的眼睛懵懂的等着她的下文。

  她向我说起了,自己辛酸的穿越史。

  “记得上次和同事正在为开发新版游戏而努力地加夜班,没想到突然下了一场大雨而且雷声震天响,电脑也被打坏了。就在这时,一道闪电越过让我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到了这里成了南郑王的女儿,我足足哭了好几天。”“该死的,我在那里可是如假包换的七尺男儿啊!”

  “一朝穿越深似海,把我变成美娇娘。”

  “可是啊,”她一脸无奈的笑:“你知道我要为此改变多少么?真是雷人啊!”我惊讶于她那奇葩的穿越经历,眼前的她是个十足的美女形象,该有的地方分毫不少。要不是遇上我,大概没有人会相信吧!

  好在现在的婉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她学着做女红,让自己更好的向着淑女方向靠拢。

  好在,我习惯了。”她叹道,“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赶快完成采选,见到圣上之后,一切都会很好的。她笑着,“身在王侯家,容色自倾城!”我向来对出口成章的人存着七分嫉妒三分忌惮,自顾自的走开了把婉容甩开好长一段距离。

  可是,很快我就后悔了,真不该脱离了小部队独自出现在这儿。

  我四下环绕了好一阵,耳边只有夜游物经过的声音,我本能的退了半步,抡起了拳头。

  微冷的空气中,我的身后蓦地多出一双手,紧紧地压着我的双肩——“这大晚上的,小姐……”

  我顿时有一种“越狱被抓”的感觉,即使我现在根本不在皇宫更不在监牢。

  搭在我肩头的那只手纤细冰冷,“时辰不早,小姐快些回到秀女所中,姑姑要训话的。”

  “倘若小姐一朝入宫,老爷夫人也可以安享天年了。”

  我转身看着那张脸,她完全就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柔柔弱弱的样子,话说的一套一套,生怕我不买她的账。

  “你不是该在别院好好呆着的么,这大晚上的……”

  我心有戚戚的转头看她,却见她神色专注的从身侧口袋取出一张纸片,仔细端详了许久后抬头道:“没错,老爷就是那么交代的……”

  “小姐,走吧!”

  我的脑子里猛地蹦出一句话,“这丫头,真是太敬业了。”

  去就去吧,我说过要把那位可怜的红颜薄命的小姐的路全部走一遍的。

  想到这里,我借着月光往回走。

  兰秀让我们上百个新的女子抽签定居所,然后唯一抽到皇帝姓名的女子就去侍寝陪驾。

  我庆幸自己不是那个被抽中牌子的人,于是我决定安安静静的看看月色就好。

  穿着这两天才刚刚习惯的八宝鞋,我抬着头,大口呼吸着。就在我努力回忆着来到古代这几天的奇葩经历的时候,脖颈蓦地灌入一阵凉风,紧接着,我微微一个团身,鼻腔嗅到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

  我的大脑因为这股呛人的味道迟钝了几秒,嫌恶的捏住了鼻子。

  我正打算开口为自己的嗅觉鸣不平的,虽然我被老尚当成儿子养了十几年,可对于酒这种东西,我却从来没有喝醉过。我的眸底是一片如墨的黑色,手臂一抬撞上了一个软趴趴的东西,更要命的是把我直接推到了水里,我不会游泳啊!我对他大骂”泥巴,那么不长眼睛你想找死吗?”我话音刚落,眼前蓦地伸出一双手,我才确定的告诉自己——刚才撞到的是个人,更准确的是个男人。

  可是,大脑的辨识告诉我,我是不用向这样一个人赔礼道歉的,他喝多了,眼睛长在后脑勺,所以才会撞上我的。

  可是,他的冲击力也未免太大了吧,直接把我推进了一旁的莲花池!

  我的鼻子进了水,酸酸的让人难受,正在这时,那个撞上我的醉鬼迷离的眼神落在我身上:“湿了——你——不舒服。”

  他大发慈悲的抬起手,呼吸间夹杂的腥烈毫无保留的散漫在空气中,和我近在咫尺。

  我就这样被他甩上了岸,到达岸边的我完全是一个狗爬式。完了,我全身阵阵发抖,屁股疼得厉害。“形象啊,形象!”我用手摸摸摔疼的屁股自言自语道。这已经是我来大唐的第十天了,皇上没见着还给自己找了一堆的麻烦,婉容这会儿也不知去哪里了,也不会来帮帮我。

  “你还有心思管人家?天呐,是你把我家公子撞上的。”

  丫的,我火,“是我撞他还是他撞我?”怎么可以这样?就算是公子又怎么样?”我这个慢半拍的卡达裘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看着那个醉醺醺的人影缓缓地走向我,唇角勾出邪魅的弧度,我看的有些眼晕,一时忘记从湿冷的地面爬起来。

  “雨儿,你在哪里?我们要回去了!”我的耳边响起一个悦耳的声音,我被怔的打了个澈灵——是啊,我还要回去!

  我的手肘在湿冷的地面猛地一撑,视线没有与那双迷醉的眼睛重叠。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时候的他会突然大喊:”站下,再陪我喝两杯!”

  我浑身是水,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正准备对面前的人一顿狂揍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好家伙,不会遇上了神经病吧?

  我哆嗦了一下,鼻腔猛地膨出一股气,真的感觉自己倒霉透了。

  我庆幸自己没有惹出什么大的乱子,我咬着嘴唇,决定走为上策。

  我故意绕了好大一段路回去就是不想让婉容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她要是知道我遇上了一个稀里糊涂的醉鬼,还把自己弄成这样……

  很快,我庆幸自己呆在和皇宫几步之遥的微芩苑。这里对于消息的更新速度就像网上的贴吧一样。

  所以,当我湿哒哒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她们只是问了一句,然后看着我手忙脚乱的弄干身上的水,然后盘腿坐在床上继续八卦——

  “听说了么?常芬公主回来了!”

  “是么,常芬公主啊,她会亲自看皇上采选么?”

  我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常芬公主是李崇茂的亲姐姐,这一次从回纥部落千里迢迢赶回来就是为了参加弟弟的大婚的。我一直在陈煌诚恐的呆在掖庭中分配的微芩苑中,婉容每天抚琴,赋诗,日子倒也过得清闲。

  农历的八月二十我进了掖庭,写家书告诉哥哥我所发生的一切。我是怎么遇上了那个让我狼狈的醉鬼,我前卫的思想让她有点接受不了。可是在他看来,我始终是个孩子。

  我们在后来统一拿到了入宫的牌子,在那里,我开始幻想我的未来。

  “我们今天难得那么好的兴致,可以一起目睹皇上选妃,我们的爹也算有足了面子。”“是啊,段兄,今日也一定看得到令妹巧璃的芳容了。”我在一边看着,婉容悄悄告诉我这是端王府的公子段炼他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王爷段恒,在他旁边的是宁王爷展青云的儿子展鹏飞。我一时间也记不住那么多的名字,开始凭牌子叩安了,我手心冒出细细的汗珠——祈祷好运吧!

  平西王之女沈慧欣见驾叩安,葛庆王之女茉莉见驾叩安,祝亲王之女银霜见驾叩安……

  我心下茫然的听着名字,在这些人当中我没有一个是认识的,我还在用尚宇的思维思考上官雨儿的问题这一切都让我感觉陌生。

  我是一个假小子性格的21世纪高中生,老师曾经告诉我们爱情在古代是那么的专一:梁祝,牛郎织女不都发生在古代吗?我如果成为皇上的女人,就不可能守住爱情的专一性,到时候我就和一张朱唇万客尝的妓女没有区别,只不过是用我的身体留下他。

  皇家啊,永远都是勾心斗角的地方,可依我的性格,才不想把自己卷进去。

  可是,我穿越了,成了上官雨儿,然后,原本躺在“家”里的她就这么莫名的消失了,也没在夜半子时找我的麻烦。

  所以啊,我决定要好好感谢她,帮她把她的人生好好经历一遍。

  首先,我要经历的就是古代离天子最近的采选。

  我在一边发着呆,“突然听到不远处高台上宦官特有的奸细嗓音“上官府丞相上官广涛之女上前见驾。”喊声很快把我拉回了现实之中。

  要保命,一定要先得宠。

  我彬彬有礼的走上前去,”上官广涛之女,上官雨儿恭请圣驾,愿圣上太后福体安康。”

  我始终低着头,抿着唇,手心冒出细细的汗珠,生怕这件事情就这么吹了。

  突然间空气中弥漫出一股轻微的薄荷脑油的气味,抬起头,眼前是一个带着垂珠的帘幕,我看不清帘幕之后坐着的人,只看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掌缓缓在帘幕之后摊开,然后又缓缓握紧成一个拳头。

  我心下正当翻腾舒而,却听见远处传来尖细的一声长喝——“上官广涛之女,留牌——定期!”

  上帝保佑一切顺利。虽然我抬头的那一个刹那,入目的却是一个恍惚的犹如梦境的影。

  未来那个我即将称为夫君的人,却只是留下一个浅浅的影。

  在那之后我回到了丞相府继续做我的大小姐等着圣上下旨把我招进皇宫。

  我回家后,哥哥要我收一下我的火爆脾气然后专心学规矩,我也只能听天由命低头应是。

  好在,香儿会一直陪着我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