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身
6/1150

安身

  再后来,我的百元大钞就这么惨兮兮的变成了一堆灰,风一吹,没了……

  在古代,它的价值大概和一张草纸差不多。

  可是,我就是想不通啊!

  好端端的我为什么会穿越?我还记得自己正在打CF的,为什么会……

  我隐约记得,我有个白痴的举动——对着电线泼水。然后,然后——

  先检查一下。

  我下了床,赤脚踩在地板上,来到梳妆台的铜镜前。

  没有及腰长发,却是修长身材,我的头发稀疏凌乱的贴在头顶,脸色苍白,索性,除了衣着打扮我和原来的自己没什么两样。

  可是,刚落地不到一刻钟,一阵眩晕之感铺天盖地而来。我用力的咬着唇,手臂支撑面前玲琅满目的梳妆台,只可惜,那些细软我统统用不着。

  看着铜镜中假小子模样的自己,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我没有占据某个小姐的身体让她成为宿主,可我占据了她的容身之地,她要如何安身?

  会不会在午夜梦回,掐着我的脖子,用一种阴森恐怖的声音质问我:“谁允许你住进我“家”的?”

  虽然我并不害怕打架,但我活了十六年,还没和鬼打过架,更何况,是我占据了她的“家”没错。

  好在,我出来了。

  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都怪我的爸爸该死的老尚,好好地为什么要把我当男孩养,我一副现代假小子模样不出三天一定会被赶出家门的。那到时候我又该去哪里?我想到就感觉头大。

  我计划趁着夜半子时出了门,然后华丽丽的翻墙找出路。

  然而,我忘了自己是刚来的,对这里的一切根本不了解。原本在现代的那些逃脱技巧现在统统用不上了。

  以至于我刚走出自己房中左拐前行三步,就听到一个急切的呼喊声,伴随着一个趔趄的身影生生向我扑过来。

  “雨儿,你告诉我你要去哪里,你还可以去那里?”来人用一双刀锋一样的眸子凝视我,声音中透出的悲凉让我更加分不清南北。

  正当我摇摇欲坠之时,耳畔那人的嗓音突然提高:“你把三千烦恼丝落了,你还是丞相的女儿。浑厚的声音把我吓的一哆嗦,一转身我看见健硕的身影穿着一件黑金色长衫,一脸严肃的站着,在他的身后,是被抓着头发拽过来的香儿。他的严厉只给我传递了一个消息:“你别想走。”我一脸木然的回了房间,香儿傻傻的跟在我后面。

  我还没承认自己是上官家的大小姐,看样子爹爹又要给我乱点鸳鸯了。哎呀呀,烦死了,这里的生活和现代完全不同,我该怎么适应啊?

  来到大唐我就要和尚宇彻底告别了?我无奈的摇头。

  突然想起在妈妈的三鲜混沌好好吃,一直把我当成男孩子的爸爸,我的好朋友周仪现在都应该好急。虽然平时他们对我都忽冷忽热,但是我知道他们是爱我的。我怎么突然想到这个?我不是一向都不在乎这些吗?我是一个假小子性格的女孩子啊,离开家不过一天,却像是几个月似得我突然的爆发性喊了一句:”妈妈,我想吃臭豆腐,我要回家!”

  没想到我的话刚出口,又被窗下经过的上官朗听见了,他一个健步冲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我的大小姐,你好端端说什么胡话?这里就是你的家,刚从棺材里抬出来你是嫌命长啊!傻丫头。”

  话音落下,他方才叹息一声,抬起头开始很认真的打量我的样子,他的瞳孔中倒影出一张莲萼般下巴尖尖的女儿面孔,薄薄的唇瓣透着一种病态的白,干裂的没有半点血色,他愣愣的看了我半晌,突然挥手对一旁的香儿:“下去。”

  香儿一惊,下意识的将双脚一收,我伸手扯了她的衣袖,她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上官朗平静的将我的手从香儿的衣袖握下来,声音带着略微的颤抖:“雨儿,为何要投河?”

  我神色微微一沉,心想着:“大哥,这事情我还想问你呢?”奈何我哆嗦半晌,没有开口。

  四周一片沉寂,直到上官朗略微粗糙的手指落在我额前的乱发上,乌黑的头发零星的贴着我的额头,参差不齐的仿佛零落的碎草。

  他伸手,将我额前的乱发小心拨开,喉结微微动了两下:“嗯?”

  我低着头,干裂的唇瓣蜷着枯碎的唇皮,他黑沉的眸子凝视得我无处遁形,只将薄唇紧抿哑声道:“想不开,跳了。”

  只在那一瞬,他的瞳仁中蓦地折射出迷茫惶恐神色,张了张嘴,下一刻,只觉一股大力包围了我的胳膊,面前的人,沉寂着一张脸,生生将我拉入怀中。

  “哥!”我惨然痛呼。

  上官朗紧绷的下巴微微松弛,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道:“不错,还没忘了我是谁。”

  我茫然的看着他转身从梳妆台拿了梳子将我碎乱的头发梳好,然后将我的头压在他的肩膀仓促的说:“雨儿,你是上官家的女儿……”

  说罢,他蓦地转身,一脸淡定的看着在门口僵直站着的女子开口吩咐道:“香儿,你和小玉等会去帮小姐买个发套回来,他这个样子简直见不得人。还有,这身下葬的葬服烧了,对外就说是大夫误诊,让小姐这两天不要出门,把一切处理好再说。”

  哥哥就这么交代了着香儿,也不忘撇一眼我奇怪的发型,一脸平静的吐出一句:“你改变不了什么的。”

  一声悠长的叹息,一个木愣的我。

  “一会儿记得洗个澡。”他哽咽着声音说。

  之后留下俊朗的背影。

  没错,刚从棺材里出来是应该好好洗洗,这也就意味着——

  我的眼前是满满一篮子的玫瑰花瓣。

  “还要……用这个?”

  “那……我穿……”

  “小姐最喜欢的月白色金丝百褶裙可好?”

  我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古代服饰的名字太长,我没有听全,反而听到了来自心底的一声暗咒——我去,裙子!

  活了十六年,这到底是什么节奏?

  “还……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打开柜子,我有了想吐血的心情——全是一个属性。

  好吧,我穿……穿——“我就穿这件。”

  沐浴过后,我带着满身的玫瑰香,穿着香儿给我准备的——裙子赤着脚回到房间。

  我的双脚总会不自觉的踩到裙摆,几个踉跄让我欲哭无泪。

  “小姐,你向来体弱,可不能……”

  背后的声音突如其来,我的手扶住床沿,看着镜子中一身裙装的自己——无语。

  “今天什么日子?”我问身后的她。

  “回小姐,二十四了,距离上次已有五天。”“还好,没有过头七。”我第一次感觉活着的感觉那么好,吃了上官朗给我从厨房弄来的面,我想到要是让老尚见到我现在的样子,他会不会气的吐血?

  不管了,要想在这个地方相安无事的活下去,首先我必须习惯新的身份。在这里我可以显示我淑女有温柔的一面,虽然这件事比较困难,但是这里没有爸爸,所以也没有人对我的长发有什么意见。反而不留长发在这里会成为异类的。还有,香儿说“我”自小体弱,我猜,原本的上官小姐应该是抱病身亡的吧?

  不过,既然穿越而来,可就不能重蹈覆辙了,否则八年的跆拳道生涯,可就只能变成传说了。到那时候,老尚一定会很生气的。可是,穿着裙子练拳脚,我……还真没试过。

  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吧!

  第二天一早,我“长出”了长长的头发,香儿给我的发套是她和几个姐妹用自己的头发做的。还不错,我正计划把自己变成一个古代的淑女。可是一切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顺利…..

  那天清晨,我的发型变成了云髻,头上的发饰在我不太平稳的步伐中当当作响。

  我长嘘一声,“真是活受罪!”

  “不错啊,竟可以死而复生,也算你爹上官老儿平日集福的结果。”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转过身,视线循声而去。

  敖娇身影站在院子里,嘴角勾起嘲讽的笑,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这么说?该死的,他的一句话就让我寒心。

  看到那张脸的第一感觉只有两个字——猥 琐。

  好啊,你让我寒心,我就让你成冰。我一脸淡然的站直了身子,眸光冷冽的直视那张脸。

  “小女子二八年华,哪能如此仓皇离世?有劳公子费心了。”

  “感谢公子眷顾,如今小女子病体痊愈,请回吧!”院子里有一种暂时的,让人窒息的安静,反正我不知道天高地厚。既然已经说了,又死不了。历史告诉我,除皇上之外不会有比丞相还大的官了。对吧,我没有说错什么吧?

  “上官家的女儿命不该绝,也无需外人过问。”我听见一个清晰地声音和着我:”满福送客。”

  “好,上官家的一双好儿女。”男子离开之后的的房间只有我们两人,上官朗站在那若有所思。”雨儿,你坦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啦?平时的你可从来不和将军的儿子说话的。”

  “啊?有吗?刚刚那个是将军的儿子啊?”我听了他的话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但还是先了解情况再说。

  “哥,你说什么?我平时都不会理那个公子?”

  “上官雨儿,你怎么回事啊?他是爹死对头的儿子,你第一次见到他被他骂了个半死,只是因为一个发簪你忘了?”

  “哥哥,你不要生气。”为了了解情况我只好把自己装无辜。”我可能是间接性失忆吧,你慢慢把事情告诉我吧!”那一夜上官朗把我带到了后院凉亭,然后告诉我好多事:我是上官广涛的女儿,我最好的朋友是秦国侯的女儿秦紫蝶,她有一个哥哥叫秦焕,爹爹的好朋友是齐国侯齐远他只有一个叫做齐安的儿子,还有宁国公汪云也是爸爸的好朋友。这些都是哥哥告诉我的,以后我就可以分得清敌友了。穿越了,离现代好远,我开始在上官朗的要求下大量的读书,读的都是唐诗加上文言文,我也只能一知半解的看着,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打好语文底子,把时间全部用在“浪”了。

  我每天都把自己泡在房间读书,除了四书五经还有女则、史记……在现代我大概三年也不知道读那么多。以我原来的性格我准会认为他们是在逼良为娼,可是现在我只好认命。小说在现代的十年学习生涯,抵不过在古代的一个月,我算是体会到了。

  “雨儿,明天十五你赔母亲一起去庙里还个愿,多谢菩萨保佑你起死回生大病得康。”

  “是。”我答了一声,淡道“哥哥不去吗?”

  “朗儿明天会和我出去打猎,你陪你娘去吧。”爹爹说。

  我和母亲去了静安寺上了柱香,见时间还早于是叫母亲先回去我独自逛逛。

  这一逛,我遇上了一件非动手不可的事。

  “小姐眼光真好,这个珠花金簪是我们店里刚到的货,样式非常新,售价五两银子。”

  香儿在一旁摇晃着我的胳膊:“小姐买下来吧,送给夫人也不错呢!”

  我看着那金攒,又摸了摸自己的荷包,正准备付账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一声异笑,那笑声如同劣质的玻璃撞击,让我身旁的少女微微打颤。

  “大爷我有的是钱,不如我将它买下作为上官姑娘的陪葬品如何?”

  我一脸嫌恶怎么会是他,那个该死的家伙。

  我不想惹事,尝试避开他,他却侧身将我拦下。

  “我心情好的很你千万不要惹我。免得等会没好果子吃。”我用眼神说。

  “我到很想知道惹你的后果是什么我爹和你爹本来不和,我也不怕火上浇油。哈哈!”他的笑激怒了我,“给你三秒,把你的话收回去否则……”

  “我很想试试惹急了丞相的小姐是什么样子的。”他似乎一点也不怕。

  “爷,我们先回去吧,你好歹是将军的儿子啊。”

  “什么?你是高烈的儿子?那么说你是高承宗?”

  “不错啊,竟然在大病之后还可以完整的叫出我的名字,看样子我们两家的婚事说定了。”我一脸茫然的死盯着他:”从明天起你就是我大哥尚未过门的妻子了,原本要给你陪葬的簪子现在做陪嫁。”我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任由他自说自话。这时候我刚好来到了一个包子摊。

  

  “怎么还有闲情吃包子啊,我的耐力是有限的。”我哪里惹他了,虽然说我告诉自己要做一个古代淑女但现在是在忍无可忍。虽然是暂时,但我好歹是丞相的千金小姐。我看到了老板摊上有一把刀,刚好可以借用一下。

  

  忘说了,我在现代可是跆拳道黑带。

  我拿着那把刀一阵乱舞然后夹在高承宗的脖子上。

  “杀人了,见血了!”客人吓得直尖叫。

  就在此时,鼻腔却传来一阵白面的甜香,合着那老板略显富态的声:“客官不要担心,俺家的刀都不开刃哩!”

  说话的老板慢慢悠悠一副平静的样子。我也放下了心。

  我只是想吓吓高承宗罢了。我可不希望出人命的。

  我可是学过跆拳道的,姓高的,后会无期。

  我气急败坏的回到了上官府,上帝保佑我再也不要遇见高承宗。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