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图(二)
63/1119

牡丹图(二)

  不要说我不了解人情世故,面对一个个寨子里面的人我唯一一个可以想到的适合他们的统一称呼就是土匪了。

  我们就这样被逮到了那个寨子里,这次的寨名比上一次好听,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感觉自己要死掉了似的。我们被一群红衣人拥着,带到寨主面前屈伸了大半天。

  只见那个被称作债主的人正端坐在一席挂帘后面,沙哑威严的声音隔帘而出:“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居然敢逾越到老子的地盘!”

  听了着颇有威慑力的责备,我大脑一阵眩晕,去你大爷的,本姑娘在山路上相安无事的走,明明是那群恶霸把我们抓来的,我们原来还要办正事呢!话音方落,我便后悔自己忙中出错的乌鸦嘴,一双冷凝的眸子盯得我浑身不自在,我才蓦地发现,我差一点把大家暴露的更加危险。毋庸置疑,我唇边吊着还没冷却的高傲的“办正事”,引起了他们那群人的极大兴趣。他们虎着脸,严厉的问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身后是不是还有个不怕死的巨大靠山。

  当然,按照一个正常人的正面思维,如果回答他——我是朝廷派来的说客,下一秒就会去见马克思,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被前后夹击我也选择了闭口不言。

  开玩笑,读了十几年的书,原则这事自然是明白的,要是违背原则做了叛徒,别说太后那边会让人死无全尸,就算回了现代,老尚的暴脾气也会让我和臭豆腐告别的……

  违背的原则,那是关系到生死问题啊!再说了,现在我这条命可是很值钱的,一定要好好保护,我似乎还记得……

  临行之前的那个晚上,那个泪光闪闪的老人家在我耳边仔细的叮嘱过:“倘若你能把灵丫头和牡丹图带回来,本宫便应允你以上官雨儿的身份回宫……”

  上官雨儿的身份,对于目前的我是很有诱惑力滴!

  我正静静的沉思着太后留给我得金口玉言,突然听耳畔一女子喊到:“债主到!”

  我从来没见过武侠小说里面会有那么八卦的寨主,憨憨的,一脸的络腮胡子,眸光淡淡的看了我片刻后,问的全都是那些不着边际的烂话题。我想,他大概打算好吃好喝把我们关上两天,而后从我们口中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但是,很快我便发现,这一切根本没有我预想的那么简单。那个拥有络腮胡子的男人,在我们的面前摆了一个偌大的酒坛子,猥琐的勾着唇角,示意仆从帮我们松绑。

  仆从利索的帮我们公松开了束缚的绳子,冷子君站在柱子的一侧,身姿丝毫没有因为束缚减去半分俊朗,他冷冷的看着面前偌大的酒坛,面色冷凝的看着仆从舀起酒坛的酒,朝着我的方向走过去。

  我原本计划着,如若那人真的给我灌酒,我就用横踢华丽丽的解决他——

  他倒在我面前的酒坛旁,就在距离我几步之遥的时候。

  这个动作带来的蝴蝶效应就是让寨子里的目光随着坛子里飞溅的酒,直勾勾落在我身上。

  那个倒下的身体让酒坛变成了一堆碎渣,香椿的酒水溢出来,满屋子香味。

  只可惜,现下无功可庆,自然浪费了这坛佳酿。

  冷子君的眸光微微一凝,轻巧的转过身,对一旁耷拉着脑袋事不关己的男子说:“浪费了人家的心意,我们是否要准备回礼?”

  冷子君话音未落,虚掩的寨门被一阵风蓦地刮开,一个圆鼓鼓的物什,猝不及防的从头顶落了下来。

  软软的,即使被打到也是不疼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当我回过身看冷子君,他的左臂微微抬起,撑着那个圆鼓鼓的囊袋,就在飞身踢开它的那个刹那,我听见他无比清晰的喊我的名字,他说——走。

  囊袋终于在他凌厉的轻功控制下落在寨外的湖泊,而他整个人,就像是个喝了酒的醉汉,酿呛的倒在地上

  冷子君开始没由头浑身抽搐,让人乍看之下惊出一身冷汗。我着急的四下环绕了好一会儿,却始终没有找到原因。

  “冷子君,你起来!”我有些愤愤的冲他大喊,可是他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我顿时感觉自己变得孤立无援,虽然身旁的确还有一个玉树凌风的男子,但是,我没有把握他肯趟这趟浑水,而且那个该死的家伙和我的关系不是很好,几乎一天说不到三句话……

  我的大脑飞快的运转分析,偌大一个寨子,冷子君又是这样子,其余的八成只能便炮灰,事实证呢,现在我如果求助,就只能他了,别无选择。

  在古代的这些日子,真的让我明白什么叫做一言不合就开打,好在老尚逼着我学了八年跆拳道,让我顶着现代人的光环撑到现在。

  如果现在我还在21世纪的生活,我会努力的学习,也就不要那么费劲的担心这些事情了。每天和周仪一起上学,偶尔街舞跑酷,然后吃点我最喜欢的臭豆腐,练习我最喜欢的跆拳道,锻炼身体。但是,我如果没有穿越,就不会遇见对我那么好的哥哥,还认识了向紫蝶一样的好朋友,也不会参加那么刺激的事情了。

  我感觉自己似乎一下子成熟了,怎么想起这些了?正当我想得入神,有人靠近了,他的手落在我肩头,让我已开始紧张起来,还好,当时的我没有回头。

  “一直叫不出你的名字。所以干脆不称呼了,声音带着十足的忍耐,缓缓而出“你打算怎么办?”我第一次听他那么礼貌的和我说话,为了共同的计划,我们只好先休战。

  我抬起头”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想你也是可以相信的吧?我定定道:“我是上官雨儿,上官府的千金。”

  “可是如果让外人知道这一切,我会丧命的。”那时的他和我四目相对,他沉默着,喉珠微微滑动了下,深邃如琉璃的瞳仁静默的望进我的眸底。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跳莫名的停了半拍,看着他,在那个瞬间竟然失语。

  我们计划着怎么找到牡丹图,怎么逃出这么一个鬼地方。我拿来树枝准备在地上画一条三八线。虽然我们和好了 ,但是休战只是暂时的,不要以为我是一个那么好打发的女孩子。”这个房间总共才那么大,你还打算把它一分为二是不是太自私了?”

  他恼怒的看了我一眼,无奈的说。我还在努力的画着线,但似乎手在发抖了。说真的,我开始见他的时候他就把我冤的半死,说我是蝶灵的乱党,害我差一点丢了性命。还有,当时那些讽刺我的话我都记得。我不是一个好孩子,所以我会记仇的。我像是为了解闷似的把那些话一股脑全部倒出来,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一句话也没说。他这样的反常让我有些不适应。”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我给你多加了什么罪名?”他冲我摇摇头:”原来你也会记仇啊!这是现在我们到了这种鬼地方,可不可以先讲和?出去之后你怎么处理都随你。”我有些吃惊,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原来也会有如此淡定的时候啊!她似乎在和我商量。好吧,我答应,暂时不和他吵了。安静,安静。

  我们第一次坐得那么静,中间隔了一条分开我们的三八线。她突然的问我:”想回去了?”

  我点点头,开始想念家里的一切,包括那时总是撒娇的香儿。可是回不去了。”我有办法让你回去。”她依旧说得那么的自信满满。”不要开玩笑了,除非我完成太后交给我的任务,把公主毫发无伤的带回去。”“可是你又没有想过回去的你是上官雨儿,那么,太后的婢女蓝灵玉又去哪里了?”我到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上,我如果是上官雨儿,蓝灵玉就会彻底消失,到时候一定会给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我看着他,”那么说,你有办法?”“让灵玉死掉。”他的回答斩钉截铁。但是我却听的一头雾水。”你什么意思?要我死?之后找个人代替我吗?”我强压着火气对他说:”你真是悲剧,只有你这猪脑子才会想出这么笨的主意来!”他倒面不改色不紧不慢地说:”是啊,我要你死,你快想想怎么死。使用面条吊死?还是花豆腐砸死?或者你自己拿着树叶抹脖子……”

  我长呵一口气,冲着他无语的瞪着一双眼:“你这人也太有娱乐细胞了,我再和你说正事呢!”

  “我难道没有和你说正事?我和你非亲非故,被太后派来和你一起执行秘密任务,我当然有义务把你安全带回去。”

  “怎么你满脑子都在想那些,你的脑子是摆设啊!”“好了,好了,不是说要休战吗?不要吵了,我都听你的OK?”

  “哦什么?”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耐烦地说了句”我会乖乖的行了吧?”他突然鬼叫了一声:”天呐,你脸红了!”我感觉自己的脸微微发烫,不会吧,不会吧,只是气温太高罢了。你也知道,我们刚刚才休战的。

  为了保护自己的那一点所谓的面子,我跑去看子君了。他酒醒了,酒里的药似乎对他没有多大的伤害。我到达了关着他的哪间屋子,我们在这个寨子里呆在,房间是分散式,只是那个喂知道我们被关又来和我们集合了,我们没有去牢房,也许是因为他们的人性化我们三个被关在两件不相邻的房子里。”你还好吗?”

  我问他 。”我们要马上想办法离开这个寨子。然后先去找公主,再去找牡丹图。”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的谈话会被寨子里的土匪听的一清二楚。

  紧接着,一个声音急切的开口”快去禀告债主,他们是快来拿牡丹图的!”

  我先是一惊,之后心中狂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牡丹图,使我们踏破了多少铁鞋?原来他一直在这个叫做金蝶寨的寨子里 。我一直想知道这个债的债主是谁,因为我感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感觉。

  当我还在为这奇妙的熟悉感沉思的时候,我的耳畔蓦地传来一阵奸笑“欢迎来到蝶灵总舵!”

  蝶灵,又是蝶灵!仿佛一个永远走不出的梦魇,让人顿时心下一沉。

  你们是什么人?”我粗着嗓子虚张声势。”

  身后的女子传来一阵娇笑缓缓地开口:“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上一次你来到过我们的五舵,我们是见过面的!她冷冷的伸手触了触头顶油光的发髻,缓缓道:我是很蝴蝶啊!灵玉小姐!”我熟悉这个名字,就想熟悉我自己的每一根手指。当时我和仇子龙的“婚礼”就是她一手操办的。

  “我是不是应该责备你啊!最后你操办的婚礼成为了仇子龙的葬礼,还把他原本要送给我的那一幅牡丹图弄得不知所踪?”

  她顿时吓得一身冷汗:”你是怎么知道牡丹图的?子龙还要把它……”我哈哈大笑,知道这一招非常管用,实际上我并不知道牡丹图所在的位置我也从来没见过仇子龙的真实面目。我这么一乍让我们的行动简单多了,因为那只黑蝴蝶吓到了,大喊一声:仇子龙我恨你!之后叫来丫鬟,对她说:”去,把寨主房间那个锦盒里面的图画拿去烧掉!”她哭的很难听声音沙哑的像一只冻坏的乌鸦。丫鬟似乎被吓到了,赶忙往寨子东房跑去。但是她没走几步突然像喝醉了酒似的倒在地上。当时我们也都吓住了,却不知何人所为。

  寨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极度恐慌,寨子里随时都会有人死亡。

  我突然间感觉身边似乎少了点什么,转头一看,身旁的男子已经不见踪影。我几乎吓得要大叫出来,没有他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我真的开始害怕了。还好,我确定牡丹图在金蝶寨,也算没有白忙。”来人,把尸体抬出去!”黑蝴蝶的话音刚落,就感觉一阵眩晕,之后我们同时听见一个可怕的声音:“留下尸体!”黑蝴蝶吓得脸色发青蜷缩在地上。看着她的样子,一定会让人寒齿三天。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