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囚释龙(二)
690/1119

破囚释龙(二)

  我想,这一点,有一个人一定会比我清楚,于是我决定去问问她。

  未曾预料的,事情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太后知道皇上受伤之前是我一直陪着他的,所以要追究我的责任,要我闭门思过,不准走出雨花台半步。更要命的是,太后把原本属于我的两个婢子全部调到她自己的身边,只是每天有人按时按量的给我送饭。太后要我回忆当时和皇上在一起的时候遇见了什么人,为什么皇上会无缘无故的晕倒,我把我看见的我想到的告诉太后,可是她不相信我,她的意思是“虽然高家野心勃勃,可是高烈的胆子不是天做的,就算是再借他十个胆子,也不可能。”这是太后给我的答复,语气平静的毋庸置疑让我无言以对。

  因此,我没办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除非有办法把关在囚室的圣皇请来。可是现在的李崇茂静静的在屋子里躺着,太后对我说的话又完全不信,那么,最有权威的两个人都帮不上我的忙,一切只好靠我自己了。

  我让脑子里的主意以每分钟360转的速度想着,我怎么才可以在去到那个密闭的囚室,怎么样才可以把圣皇带出来?我的脑子只是感觉十二万分的沉重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每天都过来送饭,走那么急干吗?”我看着门外端着碗盘跑的气喘吁吁的人儿,心疼的问她。“姐姐,不要了,皇上醒了,正在找你呢!我是奉命把你带出雨花台的。”她说的急切,我顿时觉得胸中突地有一道白光闪过的清朗。

  “佛祖保佑,皇上醒了!皇上终于醒了!我的整个人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心里的石头,也总算放下一半了。

  乖乖,他都在床上躺了三天了。”我心有戚戚地想着,如果他还不醒来,太后大约会一直把我禁足,因为之前,在皇上出事的时候,我是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说的不好听,我就是活该被怀疑。

  可是现在,事情出现了转机了,皇上醒了,神智恢复了一贯的清明,这下子皇上记忆的一切不算是假的了,只要皇上之人出凶手,这一切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快,快带我去见皇上!”为了我的清白,我自然也就顾不上什么特别的礼数,生活并作两步的来到那个传话的宫女身边,头也不回的拉着她就走。

  当我来到霜飞殿的时候,就看见太后带着一堆的宫女太监呆在那里。像是一个驻守着边防的兵,稳稳的伫在李崇茂床前,任由谁也别想靠近半步。

  我努力了好一会儿却还是没有冲破太后设置的最后一道防线,我发誓,如果不是她老人家亲自站在那驻守,此时的崇华宫里,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走到李崇茂身边。

  隔着一堵浅浅的人墙,我看着那床榻上的人微微的舒展了下他的臂膀,心下略微安心了几分。再 抬眸时,就见李崇茂强撑着床沿坐起身,一对陈黑的瞳孔黯淡无光的扫视了下,目光幽怨的落在那一堵没有移开哪怕半寸地人墙上停留了片刻,他勉强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目光柔和地看着被人墙卡住地我,他说:“你……疼吗?”

  顽固的人墙在李崇茂开口的那一个瞬间,有了些许的松动,我不敢耽误,急忙乘着这个空档弯腰从他们手里的冷兵器的包围来到李崇茂身边,急切道:“没事,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皇上,你感觉如何?”

  虚弱的李崇茂冲他们摆摆手,一个个全部知趣的退开了。就在这时,我们的身旁的响起了应该基金威严的声音:“崇儿,不要让母后离开,母后想要知道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我看见李崇茂艰难的颤动着嘴唇似乎要说什么,却碍于太后在场,只能欲言又止。

  “太后,雨儿请太后先出去吧,皇上也许只是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当然,我是猜的,那时的我也要安静的离开。

  心下这么想着,我便对床榻上地李崇茂柔声道:“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话音落下,我站起身,手指却蓦地被人拉住,我用一双眼凝视他,他没有开口说话,却用眼神示意让我留下来。“茂,你不要担心,我出声安慰道: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唤我就好。”他摇摇头虚弱的告诉我:“你还是呆在朕的身边吧,这个皇宫一点也不安全。也不知道朕这个皇帝可以做到几时。”他的话音说的低沉,那声音似乎只是想要我一个人听到罢了。我有些错愕的看着他,又害怕只是自己听错了话,我微微俯下身子,唇瓣贴住他的耳珠,小心翼翼道:“为什么突然间说这个啊,皇位不是一向好好的吗?难道……”

  我话音未冷,就见到李崇茂突然起身,他的唇角露出一抹似有若无的苦笑:“好好的,如今的皇室,哪里还会好好的?”他的手落在我的手掌上,有些无力的握住,他压低了声音沙哑着说:“皇室遇到危机了,现在父皇像变了个人似的竟然想要把皇位留给成定王的儿子!”

  他的话让我不知所措,我决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他。

  “我们当时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倒在地上了,你还记得是谁袭击了你吗?”

  我试图从他的记忆力搜寻一些有用的信息,巩固我的判断。然人失望的是他只是记得袭击他的那个人是一个身穿黑斗篷的男子,没有声音没有对话。那天太医检查伤口时也没有明显的发现,只是在皇上的左臂上面发现了一个芝麻大的红点。我还记得当时我听见有人哈哈大笑,却不知怎么回事听不出个所以然来,似乎从来没有听过似的。皇上说那声音像是成定王的,就当是吧因为只有皇上和这个人有着最直接的接触。总算有了目标,要抓人直接上府,可是让人惊讶的是成定王府整个人去楼空,根本无从查起。现在也就只好想办法把重量级人物搬出来,在事实面前他最有办法。我突然间想到了圣皇是需要有人送饭的,一个绝妙的想法在我的脑海形成。

  因为皇上醒了的关系,太后解除了对我的禁足。现在我的身份是皇上的美人兼皇上的营养大师。我对美食的一套研究刚好用得上。端着一碗已经顿好的乌鸡汤我直径走出了雨花台。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我穿着一身仆人装。乌鸡汤做了两份,我的计划开始了。皇上自然是少不了的,他的那一份灵月会帮我送过去。他不准我离开他的身边,我的理由就只好编造成陪着公主一起练字。中间的时间就随我支配,只是公主以为我去找紫蝶姐姐了。哎呀,这个谎言不好编,但愿一切快点结束。我来到囚室什么也不用说他们知道我干什么的,一切算的上顺利,只是我有些后怕。“你还算来的及时,一个人来等会要两个人离开,我实在有些想念崇茂,我希望你来的时候我可以跟着你出去!”他知道我过来送汤不是真正的目的,他一见面就对我期待有加。只是这里什么人都没有,想帮圣皇找个替身都不行。“你知道这里附近有神慢到之类的?否则我就只能一个人离开。”就在这时,我们同时看到了一闪一闪的亮光,真正的送饭者来了,只是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出去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之后就悄无声息。从天而降两件衣服一件太监服,一件娘娘装。“委屈一下圣皇先穿着此衣随我来。”我们听见一个声音在前面指引只是我们不知是什么人。随着他的脚步我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子。“你是谁,想要对我们干什么?”“外面的那个送饭的太监已经被我打晕了,一会你记得安全把圣皇带出去,他现在是帮囚犯送饭的太监,你在半路上遇见的他,你没有来过这里。至于这个人先把他安排在府上吧!”你们先离开,我随后就到。”我倒很是奇怪他似乎对我们的一切都很是了解。

  “不要问了,这就是我要你三个月之内回来的原因,为了防止高将军的谋朝篡位我在高府安排了朝廷的眼线,要你限期三个月回来找我是确定高府的眼线也在行动之中,我告诉过他如果有人两次进入囚室那么就可以里因外合还我自由”这一切都是高府安排的,只是没有想到圣皇也不是好对付的。“圣皇,卑职告退。委屈圣皇先不要露面,看看高府还会搞出什么名堂。”圣皇点点头,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戴着面具换了衣服,成为了上官府的杂役。

  委屈只是暂时的,忍一忍吧!只是我感觉自己有一些对不起李崇茂,要团圆。还要江山啊。圣皇比我们想象中要聪明,因为带着个面具所以几乎没有人会认出他的真实面貌,他顶替了高府的护院,白天在高府监视他们的动向,晚上住在那里和所有下人一起休息,因为他放下了架子,所以高烈很快相信了他。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