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
686/1065

战争

  我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丝丝倦意,靠在允舒航的肩膀缓缓的睡去,懒懒的睁开双眼时已是清晨,稀疏的阳光洒落在我身上,感觉好极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允舒航轻轻的歌声。“你终于醒了。”他淡淡的说,我这才注意到我的整个身体都靠着他,为了给我当靠枕,他大概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我微笑的看着他,一个晚上保持一个姿势真是难为他了。

  他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远方“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语毕他突然转头望向我:“雨儿,你不要忘了你和我说过什么!”我当然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放心吧!金雕儿,我记得我说过的话。”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无邪的笑,但很快消失不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了直上的滚滚黑烟,我听说过古代战争是用狼烟作为信号的,但是来古代那么长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狼烟。允舒航还告诉我狼烟的浓度和维持时间的长短还可以判断敌军的数量和距离。“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图囤的军队距离京城十里,我们要马上回去!”我回忆起刚刚和他的谈话,找到了他嘴角上扬的原因,我站起身来冲着他的背影大喊:“等等我金雕儿!”我特意把最后的三个字说的格外大声,以免他以为自己幻听。我这么一喊,换来的是允舒航转身以后的一个大大的拥抱。“知道吗?你是除了母亲之外第一个叫出我小名的女子。”我跳起来对着他轻声说道:“是吗?我决定了,以后都这么叫你。”他把打在他肩上的我的手轻轻拿开。停顿了半秒。突然把头一转在我的额头轻轻一吻。“好个金雕儿敢占我便宜!”我追赶他犯错之后奔跑的背影,他跑的很欢,但很快被我追上。“谢谢你蓝鸳儿!”我不知他什么时候从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名字来,大概是在我叫出金雕儿的一刹那间吧!我轻轻抬头,看着他的脸似乎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怎么?这就是你感激我的方式?”我顿了顿.“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他算是彻底放了心,突然从背后直接把我环抱住:“你要永远这样快乐。”看着他的兴奋劲问哦不忍心打扰,这也是好的,至少这可以保证我的微笑。我们上了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王府,雪琪儿就在门口呆着,乖乖的等着我们回来。我们的时间不多,必须马上去营寨准备迎战。“雨儿,你现在马上去换衣服,等一会和乌嘉一起去营帐,我要随时看得见你。”他提出了要求,要我乖乖呆在营帐那里也不许去。“我才不要呢,我宁愿和你一起战斗也不要呆在原地傻傻的等。”我不知自己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总之最糟糕的就是死,但是我再也不要看着他的背影。他看着远方的天空良久,点点头之后肯定的对我说:“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我不知道,但我想做到。允舒航看了我一眼轻声道“我带你走你先进去吧!”我把战服穿在了身上,真的真的很不舒服,但为了不用傻傻的等着,我宁可被它压得喘不过气。我们这次去的神秘,荣澜不会轻易地帮助一位不遵守约定的君主,也就意味着我们这一次如果出现,李崇茂说不定就会把我抓去。士兵们全都在很努力的备战,这一次允舒航决定把雪琪儿一起带上免得它一直哼哼唧唧。他的凌云一扑对我们一定有所帮助。我不能再和他共乘一骑了,这一次我必须把自己当成温王妃,虽然的确是千百般的不情愿这也是非做不可的。我独自做在马上,顶着一个王妃的虚衔,告诉自己不能和他靠的太近。虽然这是一场没有公开的婚礼,虽然我不想再承认自己是温王殿下的人。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用一种极其温柔的声音告诉我“不要忘了,你答应了我什么,这是一场没有公开的婚礼,一场没有完成的报复。”他的话音刚落,我满脑子想着的是李崇茂的那些龌龊行进欺骗,侮辱。礼物,利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全身发抖。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把时间留下战斗吧!”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有一刹那间我为了那场没有公开的婚礼暗自高兴。我们到达营帐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全都准备好了,我还是受不了被沉重的战服压迫的感觉所以一进去就马上换上了便服。我还是习惯和他绑在一起等到明天早晨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但现在不行了,允舒航把我单独安排在一个帐篷,不同的是他给了我一个黑色眼罩。之后微微一笑叫我早些休息。我猛然想起明天的战斗是肯定要见血的,做为一个见血就晕的小女生,我也不知道这对于我有没有用。

  当阳光再次洒落窗沿的时候,我听见门外的战鼓响起战斗正式开始……

  梳洗罢,我穿上便服跨上马背。图囤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我和允舒航的身份必须在图囤君王面前保密,李崇茂这次摆的可是代父出征的架子,一旦和他相遇我说不定又会被带回去成为荣澜的礼物。这一路上我一直不断在思考,万一我们相遇我要怎么办才好。允舒航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不要忘了,你自己是谁,也不要忘了你对我说过的话。”是的,我记得,可是我是不是真的做得到?他把手轻轻扬起,帮我戴好眼罩,这这样的话我的眼前绝对不会出现红色的东西。我可以把这当做是一件帮助他人的好事,不和温王扯上任何关系安安分分打好这场仗,潜意识告诉我只要是拿着剑对准我的人全部都要死,这叫做最简单的自保。允舒航的马上功夫很是了得,他只是稍稍的以动那些人全部帅的四仰八叉。我用三脚猫加上跆拳道,连消带打一直没有坠马。当我正为这点成就沾沾自喜的时候我猛然听见有人冲着我大喊小心。我还来不及回应只听见耳边传来短暂的索索声。下意识的转身去看,只见一只箭直径朝我飞来。我感觉左肩有一种黏糊糊的液体往下淌,我受伤了。我来不及看一眼到底是什么人伤了我,只感觉左肩疼得厉害。正当我在战斗的气氛中沉醉我隐约听见就在这时我听见唐军来报:“殿下,皇宫急报皇上病危!”我的心隐隐的疼,多么希望不是他,那个和我约定一生的专情男子,那个因为我中毒而衣不解带的看护者,让现实当中的我变成他的牺牲品。留下的只是欲罢不能的惆怅。利用我达到的他的雄图霸业他口中的保护就是让我失贞弃节就在这时允舒航慢慢的靠近我:“记住原本的自己就好,为什么要在意那么多呢?你不打算和他打声招呼吗?”他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一切,手心触碰的是我流血的左肩。我承认该了的事情还是要了,话是我说的我收不回来。“放心吧,我虽然不聪明蛋碎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还是可以做出明确的判断的”允舒航微微一笑轻轻把手一抬,我的眼罩影身而落,我看见他了,那个把我当成礼物的大唐储君,那个借着皇上的手把我“留住”的大唐储君。那个一心想要我换取胜利的大唐储君……他不会杀了我。但他希望离开他的我做一个被荣澜抛弃的和亲使者。他看到我了,握着剑的手颤抖起来,那只被他射出的箭还在我的肩上,而我现在正和他四目相对。“怎么?温王殿下不认识我了?你还好吗?很抱歉雨儿这次没你想象的那么听话,没有失节,没有丧命。”我的回答刺激到了他。我看出了他的挣扎。允舒航松开了打在我肩上的手,看着满手的我的鲜血,他的呼吸有些紊乱,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他拉着我的手一下子把我带上他的马背。这使得雪琪儿给外给力,刚好阻拦者我和李崇茂的结界处,他还没有那么大胆把雪琪儿逼急了他也是会咬人的。那把箭还在我肩上,我脑子里的想法是改天找个机会回敬给他。允舒航看了一眼远方的天空依然湛蓝,眼罩已经取下我必需面对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修着带着血腥味的空气。“我还是叫你一声温王殿下,这一次对大唐的帮助完全因为同情,回到你的朝堂上做好你的储君,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他当时的眼神很奇怪,若有若无的冒着杀气,我想还好我们的中间隔着雪琪儿要不然他一定会冲过来。“上官雨儿n你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的!”在我们临走的时候李崇茂充满自信的高喊。允舒航把我带回了营帐,对于李崇茂的话不予理会答应把我身上的那只箭还回去。“但在这之前我必须把你的箭拔出来再说,要是很疼的话你就抓住我的胳膊,千万千万不要咬破了嘴唇。”但我很疼,在他把箭拔出的一刹那我没有抓住她的胳膊,我选择的是在一声惨叫之后死咬住了他的肩膀。你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麻烦暂时不要告诉我,现在的这个情况,先把事情处理完再说。允舒航倒吸了一口凉气,大概连他都没反应过来,我先说明,这次的我只是为了拔箭,似乎给了自己一些错觉,如果他反应过来了这一切有可能变成真的。白天李崇茂的话给了我紧醒,我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把这一切告诉允舒航,他微笑着说我担心的太多,把这一切交给他就好,那个晚上很安静,甚至我可以听见沙漏中每一粒沙子下落的声音。就是这样的安静让我完全的卸下防备,把一切全部交给允舒航。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