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陷阱(三)
704/1147

爱的陷阱(三)

  空气中弥漫这一种浓浓的火药味,战争开始了……我没有回到李崇茂的身边,他没有找到我。

  “你不能呆在军营里,我要把你一起带到前线去。”柔和的月光照在我的脸上,允舒航静静的对我说。“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打过仗,甚至连门都很少出但是如果把你单独的放在音辽的军营,这会很危险,李崇茂随时会找过来的。”我自认为李崇茂找不到我,因为他不知我到底是被谁带走的。但是我忽略了一点,如果我去了前线,就一定会遇上大唐的军队,在那里面我一定会被人认出来的。我正那么想着,允舒航拿了一套盔甲朝我走来。

  “换上吧,我们准备要出发了。”

  我仰头看了一眼天空,像朦胧的盖了一层纱。灰蓝灰蓝的,我有些迟疑的对允舒航说:“你确定要带我去吗?那个……要是有什么万一我可帮不上什么忙。”允舒航微笑的看着我说:“我不要你帮什么忙,我只告诉你,我要把你带在身边是以防万一。你一个人呆在这儿遇到什么事我也不会知道。到时候出了什么乱子就不好办了。”再加上我记得你擅长做吃的,我可以暂时让你给我当厨子,给我的肚子订餐,我想,你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我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我转过头摆了一个标砖的服务生姿,胸有成竹的说:“先生,点菜吧!”“好啊!”允舒航拿起桌上的剑,等我想到再告诉你。我看着他拿着剑出门,于是悄悄的跟上去他来到一片空旷的地界开始舞动他的剑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出神入化,忍不住站在一旁喊了一声:“great!帅!”允舒航用极快速度,在地上画了一个圈,之后来了一个翻滚式的收尾,我看呆了,半天才听到他的那句:“你怎么会在这?”之后用一种温柔至极的声音回答说,我只是来看月亮的。还好当时是晚上,我不至于露馅,实际上我是专程来看允舒航舞剑的,“是啊,月光那么好辜负了不是可惜了。”允舒航收起他的剑,盘腿而坐。我突然看着月亮突发兴致的咏出一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我听见允舒航在旁边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说这是一首好诗,可惜不符合逻辑。“你要看明月什么时候都可以,何苦问苍天?”我突然扑哧一笑,他说的有道理,我忘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世道是唐代,这时候的苏轼大概还没投胎呢!但是为了保住我的面子,我只得对允舒航说:“怎么,我不就是作了两句诗吗?”“好熟悉啊,这是你做的?”我发誓当时的允舒航真的是这么说的,我想这一定是碰巧,“对了,我还有两句你来填吧!”允舒航站起身来,回去吧,我困了。明早出发!”我站在原地没动,叹了一口气。“他回避了这个问题,我总觉得和你似曾相识。”当我第一眼看到允舒航。为什么,我也不确定。明天还有一场不小的战斗,上官雨儿早点休息。

  我还是随身带着那把竹柄小刀,我不得不承认我害怕了,而那个小家伙可以给我防身。我长那么大几乎天天穿男装,但从来没有穿过古代的盔甲,原本我想要穿个稀奇的,但没想到我差点没被它累死,我没有夸大,盔甲的材质比我想象中重的多,相当于背上背着一个三十多斤的孩子。允舒航!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告诉我呢?

  我把盔甲脱下来,准备去找允舒航算账,要他好歹陪我精神损失费,无意间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你确定太后是这么说的?那现在的王妃怎么办?温王和她的婚事还没公开?竟然……

  我听的零零散散的,但听见他们说出了一个新的女孩的名字——淳漪。我不知道他是谁,李崇茂从来都没有和我提过这个女孩子,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和我提过。我没有直接闯进去问允舒航,他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我想允舒航不想伤害我,说不定也是刚刚知道的消息。我就这样站在门外,听着他们的谈话,我了解到乌嘉是允舒航的密探,专门打探一些允舒航想知道但是无法获悉的事情,淳漪是李崇茂的远房表妹,这让我稍稍安心一点,我知道近亲之间是不能联姻的。

  这件事情我必须傻傻的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等着李崇茂给我的解释。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睡得,但是我知道自己被允舒航抱回了房间,他知道我都知道了,但是没有戳穿我。

  第二天的我完全不是自然醒,外面的呼声震天,我穿好平时的衣服,拿起允舒航的剑就直接往外冲。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换好衣服等着我!”允舒航冲我大喊。我把迈出门槛的脚收回来,“我们要怎么办啊!”

  “回来!先换衣服!”

  我只好乖乖的退回去,换好衣服,任凭它把我压得想吐。

  允舒航潇洒的拔剑而出,仿佛一阵风的速度,就把我带到了帐篷外面。

  “来人!拿一根绳子来!”他命令到。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因为你不会武功我就是好这么办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呆着,把你带在身边。用一根绳子把我们相连,这样的话我们就是一体的,要么一起出去,要么死在一块。”我听着他说。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不仅仅是因为刺激,也是因为我相信他,我们都会好好的,因为他是福将。我们就这样相连了,我的左手旁边是他的右手,这场仗足足打了一天一夜我们都没有休息。我倒没有半点的怨言,虽然这项比我在现代的极限运动更容易触发我脆弱的小心灵,但我不怕,好歹,身边还有可以保护我的人。

  “殿下!音辽的救兵来了!”营帐外面有人通报李崇茂。

  他幽幽的站起身,音辽?他们怎么知道我们需要增援的?把它们叫进来,本王有话要问。我不知道李崇茂和他们谈了什么,只是听见回来的人好像是受了伤,很显然,李崇茂对他们用了刑。允舒航安排那两个伤员去休息,之后对我说:“你好好的呆在这,我出去看看。”允舒航出去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带了两个生面孔回来。我慢慢的走向他们:“因该认识我吧?说,谁要你们来的。来干什么?”那两个人死死地盯着我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是殿下!”“王妃,殿下是想让你回去,帮他解决燃眉之急的。您也知道,殿下很爱你,只要这件事做好了,我想温王殿下一定会给你作出补偿的。再说……”我感觉我的血脉崩张,一股热流直贯头顶我强烈的要求自己站稳,用一种鄙夷的眼生看着那个被抓来的阶下囚:“哈哈。补偿?被另一个男子带走的王妃只是为了帮他完成人物的一个礼物?李崇茂,我不稀罕!”我突然感觉我的喉咙发堵,晕倒在地。“雨儿!”允舒航开始急切的叫我:“回去告诉你们殿下,来音辽王子这里要人,你们通通给我滚下去!”我知道,我又是被允舒航抱到房间的,当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的为什么永远是他?我不笨,也不是一个没有感觉的人,无论遇到什么第一个出现的,我心里很感激他。

  清早,我翻了个身感觉手臂生疼,允舒航想出的同生共死的办法就是把我的手和他的紧紧的绑在一起。害的我一个晚上都要保持一字型平躺着睡。否则,我的手上就会多出好几条红色道道。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我实在受不了了,在床上打了个滚坐起来我惊讶的发现允舒航不见了,手里的绳子断成两节。这还得了,大清早的主帅就不见了影子,这场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的四周站满了人,一个个表情严肃的看着我:“殿下有令,今日巳时之前,姑娘不许出门。”我看了一眼手腕上断掉的绳子,担心允舒航会有什么危险于是想到了最原始的办法——以死相逼。我把那把竹柄小刀架在脖子上,那群侍卫立刻跪了一地。我知道他们是来负责看着我的,再怎么说,我绝对不能死在这。这一切对于他们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趁着这个机会我闯了出去,却看见允舒航拿着剑站在门外。“我就知道你一定坐不住,”他说,我拿着竹柄小刀问他为什么要把绳子弄断,他笑着对我说当时我睡得太熟不忍心叫醒我,因为我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对于允舒航来说今天应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又一场不小的仗要打,但是现在的他却愣愣的处在这。我不由得问他:“不是要出站吗?难道你不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又不是来对付我的。”允舒航抿了一口桌上的茶,便装出行:“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好好护着你的。”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乖角儿,要我安安静静的呆着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大吵着要允舒航把我带出去,顺便要他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这场紧锣密鼓的战争到现在还没开始打。他点点头同意了,前提是要把雪琪儿一起带上。我没有意见,雪琪儿温顺的就像兔子一样带上他没有坏处。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