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陷阱(一)
667/1034

爱的陷阱(一)

  最近边关来报,图囤国王蠢蠢欲动。准备挥兵攻打我大唐。我们为了保得平安有得是海量的银子流水价出去。看样子李崇茂说不定要在皇上的要求之下带兵出征,在古代的人出征之前总是要卜卦的,看这一次的胜算有多大,吉凶是多少。我看着钦天监的人忙着观天看地,生怕出了什么纰漏之后的小命不保。我很想跟去,但如果这一次我跟着李崇茂上了前线。我害怕自己会被弄得遍体鳞伤的回来,但是我又想着如果要我安安分分的呆在宫里担惊受怕,还不如要我跟着李崇茂。“我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必须把我带过去。”我用一种命令的声音对李崇茂说。“你要和我去前线?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安安分分呆在宫里等我回来吧!”“你不要看不起人,知道什么叫做跆拳道黑带吗?这一方面我可是佼佼者。你要是不带我去我一定会在宫里呆呆的望穿秋水,之后变成病怏怏的惨样子连你都认不出来。”最终李崇茂拗不过我,只好答应了。但是他提出的为同一条件就是我不能打仗。好吧,只要我可以跟着去。我就这样穿着便服,坐在一个专门属于我的帐篷里,等着我的夫君回来。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李崇茂过来找到了我:“怎么样,要不要回去,这时候还来得及。”“李崇茂我说过,来这里是看你打仗的,怎么战争没开始你就要把我赶回去啊?”李崇茂什么也没有说,交给我一个杯子:“雨儿,这是岩茶,喝了再说。”我接过李崇茂手上的茶:“帮我拿点点心来。”就在他转身那一刹那我倒掉了茶,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很是奇怪,闻了闻杯子原来,里面下了迷药。李崇茂,我不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但是我等着你的解释,陪你演完这场戏。

  “她倒下了,钦天监说过,这个女子命中带水,会给我们带来大麻烦的。殿下,即使这是你的妃子我们也暂时软禁了。放心吧,仗一打完我们就把她放出来。”“我们必须那么做吗?”“殿下,皇上要求你带兵出征可没说要你把王妃也带上。王妃命中带水 ,和这次对战的时间刚好相克再说了,我们有没哦打算……”“我知道了,把该办的办好,一个女人还是没有大唐的江山重要。回去之后本王好好地给她解释一下也就没事了。”李崇茂什么命中带水,只是我的名字是雨而已。你要是不解释清楚你就给我等着。当他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我什么也没问他也什么也没有说。

  “报,殿下荣澜来势汹汹我国需要增援!”李崇茂转头,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来报的探查兵,“父皇给了我十万精兵怎么可能斗不过荣澜?我们今晚偷袭他们的营寨。”“这也不行的皇上,大唐的兵力不弱,只是我们不能低估了荣澜的势力,这一次的出征是因为荣澜隔断我国和桑迪的联系,我们必须要胜的漂亮。”“段爱卿有什么计划?”“向大唐的邻国借兵!”我的心不知怎么戈登一下,需要借兵,这场仗不知要打到猴年马月。我私心想着,不管像哪个国家借兵都不要向音辽,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一个女孩出来打仗,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担心我。说这是私心的,我现在已经是温王的妃子,作为朋友我还想着允舒航知道这件事是什么反应。

  “向哪个国家借兵都可以,千万不要向音辽,”不知为什么李崇茂冷不防冒出一句这样的话来:“有人会心疼的。”我坦白告诉你,我心里怪怪的脑子里全是允舒航和我告别之前的话,终于看见你穿喜服的样子……“殿下你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音辽国王年事已高,如果出战一定会是王子代父出征这一切是我国和荣澜的瓜葛,没必要让无辜的音辽卷入。”音辽不会卷入这场战争,我见不到允舒航,也就意味他会安全。我怎么想起这些了,我现在随夫出征的温王妃啊!这次出来什么都没带,只是带着那把小巧的竹柄小刀,是想还给他告诉他我已经嫁人。但是走到门口我反悔了。留着他,那个永远的音辽王子,那个除了哥哥之外,我最信任的男子留下的念想。

  “雨儿,你很好,什么都没带就只带着一把竹柄小刀。”我听见背后有人叫我的名字,一个转身原来是高承宗。忘了告诉你,这一次带兵,高烈取代了爹爹的位置,我必须自求多福。“没什么,“我用手攥着衣角,生怕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帮我加罪。“这是哥哥的一个朋友送给我防身的。”高承宗看了一眼我手里的小刀,千万不要让温王看到这个,不然你就等着死吧。我没有理会他。因为他的话是一真九假,从来没有那么好心。我把小刀放回贴身的口袋,打完仗再说。

  终于李崇茂允许我出战了,荣澜的兵不好对付,但是他们有一点,允许谈判,什么都是好商量的。我不得不承认他们实在是够慢的,早那么说多好,害得李崇茂浪费那么多时间。不要我说了吧,李崇茂要我去和荣澜谈判。本着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护身符,我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前提条件就是要劝退那一堆荣澜的兵。可是你也知道,我根本不是这一方面的行家,谈判,这东西是需要非常强的耐性的,在凳子上做上两个小时,我还不如夏天去一趟桑拿房,先爽一把再说。但是李崇茂非要我去做这件事,不管做成什么样子,我先向他保证我必须活着回来,不能成为大唐被俘虏的第一个王妃。这一次的任务事关国家的荣辱。要是谈判失败了,我就会沦为荣澜的奴隶再也别想回来了。

  “大唐真的是无人派遣,竟然把堂堂温王妃子派来当起了使者,温王殿下竟然也会舍得。”“谁说不是呢?”我在驿馆休息,听见他们小声议论。“知道吗?这次王妃的出使是太后的意思,钦天监说王妃命中带水,这一次太后要求她暂时出宫。”我从来都不知道宫里的人原来那么的迷信,我真的很无辜。“才没有那么简单呢,皇上不喜欢王妃。听伺候温王殿下的奴婢们说,温王和王妃至今没有同榻而眠。听说是王妃……”他们没有胡说,我和李崇茂一直是分房而睡,到现在我们连周公之礼都没有完成,只是对外我们封锁了消息。这样的话我们的婚礼就不算完成,这样的话我们就只是一个挂名夫妻而已。这一点他比我明白,皇家是最重视子嗣的,到明年我必须在太后和皇上的要求之下有一个可以交差的孩子。我突然开始害怕,我只有十七岁,如果现在怀上孩子我不知怎么处理这件事。如果明年交不出孩子我又该怎么办?我们封锁了消息是没有错的,但太后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只要稍稍动一下,就会把这事处理的不露痕迹。我和李崇茂的事情确实复杂,我对他提出的要求全部化为泡影。我们没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当时看着他穿上喜服的样子,当我听着他对我的命令,我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要占有他。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吗?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他,我只是习惯于他在身边陪着我。但这一次我的身边没有他,我取下腰间的竹柄小刀,走的匆忙,这是唯一贴身携带的东西。我脑子里出现允舒航的影子,如果他在一定会告诉我怎么做,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哥哥。我慢慢站起身来,想着怎么像一个陌生的国家借兵,李崇茂不让我从音辽借兵,但我想见见他,知道他现在好不好,我现在出不去,没办法联系荣澜借兵。

  “我们可从来不做亏本生意,把兵借给你们我们能得到什么?”这问题弄的我一时语塞,绫罗绸缎、金银珠宝、他们根本就不缺这些,因为他们国家有的是。为了让他们不做亏本买卖,于是我写下一封短信交给信鸽传给李崇茂,只要四个字——何物易兵。我走的匆忙身边没有带亲信。皇上给我的那些随从和我是八竿子打不着,没有一个可信的。后来李崇茂回信来了。要借兵就要答应他们的任何要求。

  什么要求?要城池?荣澜不是一个小国,黄金白银自然也是枉然。“我们和大唐交涉的规矩,一个女子可以换百匹战马,打仗最需要的就是骑兵。”我心里一紧,李崇茂,你要我干什么?直到那一晚李崇茂亲自来了:“别怕,我只是要你陪我去告诉荣澜国王,先借兵,再要人。”李崇茂看见我脸上那一丝的焦虑:“想什么呢,你以为我会把自己的王妃送出去给他们当礼物?你想什么啊,我可是大唐的温王殿下,我的女人怎么,可以再嫁人?”

  我们计划着怎么和荣澜借兵,和图囤这场仗怎么打。我还以为这一切就这么安静的结束了,借到了兵我们就可以打一场漂亮的仗之后班师回朝但就在我们准备进入战斗的那个晚上,一切悄无声息发生了变化。回禀温王殿下,我朝必须要留下一件东西做抵押,马车不得不被迫停下。

  李崇茂看了一眼使者:“不知贵国意下如何?”使者看着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我,“很简单,留下一个人作为人质。”怎么可以这样,我默默地想着百思不解。“要么留人,要么退马……”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二选一。我看到了李崇茂为难的表情,好了。不要再争了,留人借马回去禀告你们的国主,这是我的底线。李崇茂,为了你的千秋大业我就只好牺牲自己了。我跳下马车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下来了,带我走吧!”“谁说的,李崇茂你就是一个大骗子!”空中传来一阵斥骂,随声而来的一个黑影抱住了我拿着剑乱舞一番飞向云层深处。

  我用最后的余光看了一眼李崇茂,他没有半点要阻止的意思。但我来不及问,也没来得及逃只是只是看着他后退几步变成巴掌大小。

  爱的陷阱中

  我满脑子想着李崇茂为什么会被人称为骗子,为什么他看到我被一个陌生人抱走没有半点阻止的意思。我越想越入神,完全忘了自己是被人抱着在飞。“喂!你不要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啊!”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难怪殿下自己不来,你还真够重的。”他终于渐渐的放慢了速度,直到最后把我放下来。我迫不及待的去掀他的斗笠,但没有成功。

  “乌嘉,不要伤着她,殿下好不容易救了她。”听到屋内命令的声音斗笠男识趣的退了开去。“帮她准备点吃的,不要让她饿着。”看着他们把我像公主似的对待我也就没有那么多规矩,至少我知道他们不会害我。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抬头问了一句:“你们殿下呢?”“属下只是负责把姑娘平安送到,殿下一会就会过来。”嘴里叼着香喷喷的红烧排骨,我满足的点点头。“在皇宫呆着那么长时间,你的吃相还是狂的让人无语。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证明你的毒已经解了。”我把排骨丢在一边:“狂?我才不在乎呢!”就在我转头的一刹那我们四目相对。他伸手帮我擦掉嘴边的糖糊:“怎么,不认识我了?“我看着他带笑的眉梢脱口而出一句:”舒航!你不是回音辽了吗?怎么会……“温王妃,你竟然敢直接叫出我的名字。”我迟疑了三秒,脑子里闪过的一个念头:这不是在皇宫王府,所有的规矩都是用不上的。是啊,我把允舒航当成朋友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礼数。

  “其实我从来没有回到音辽,你的处境不容乐观我不放心回去。”

  “我很好,他把我照顾的好好地。”我头也不抬的小声回答。

  “是吗?你真的很好?”允舒航用一种恐怖的眼神看着我:“知道吗?你最不擅长的就是说谎。”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你怎么可能在夜宴身中毒镖。怎么可能被人诬陷使用巫蛊,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温王怎么怎么可能在你手上之后被太后逼着演戏。我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你什么意思,谁在演戏?”允舒航摇了摇头“我问你,你知道血镖是哪里的独门暗器吗?阴阳断魂散是从哪里来的?”我这下子被问蒙了,愣在原地足足半分钟,哥哥调查的时候只告诉我那是一种江湖暗器,没人知道它是哪里来的。“李崇茂手上根本没有伤,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又一次成功的欺骗了你。”“你胡说,他为了救我,割自己的肉给我做药引,怎么可能没有受伤!”我看着言辞凿凿的的允舒航,差一点拿剑动刀。“上官雨儿,你就是个傻瓜!”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到了,“你还嫌事情不够多吗?下去!”允舒航顺手拿起桌上的花瓶摔得粉碎。我从来没见到李崇茂那么生气,他的手紧握拳头青筋暴起。我只好蜷缩在一旁过了许久。“上官雨儿,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的性格爽朗不羁。一副天地无惧的样子,可是现在……”“你还是想重复的告诉我李崇茂骗了我?免了吧,我认了,至少他救了我的命。”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