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囚释龙(一)
694/1149

破囚释龙(一)

  我被皇上和灵月送回雨花台,一直在想怎么才可以把事情解决。今天李崇茂的那个大大的拥抱已经把我的心俘虏了,我这个历史白痴 要想办法保住他最喜欢的东西,和最重要的人。

  那个晚上我一直都在想着该怎么顺利的进到那个囚室我突然想到可以去问一问皇上,也许他知道更多圣皇的事情。

  我在雨花台静静的等着,如果这一次他来了,我们的感情就可以更进一步。“今天的一切没有吓到你吧?对于你来说这一切似乎有些复杂。”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

  “皇上!”

  “可以不要那么拘谨吗?还是习惯了当初的那个你。”他浅浅的笑,眸底清澈如水。

  是的,我不喜欢一个人呆在皇宫里面,戴着原本不属于我的面具,整天想着要怎么提防别人的伤害。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雨儿,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吗?不要把我当成皇上,不要再叫我皇上。”

  他看着我,眼神是透着哀求的神色:“你说,好不好?”

  我不知他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战战兢兢道:“那么雨儿请问圣上,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他微微勾唇,“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吗?同我叫你一样。”

  “可是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一把抱住了我。也许是因为太寂寞了,在旁人看来九五之尊什么都有,可是……

  他渐渐的放开了我,“对不起,我答应过你不会强迫你的。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天子都是孤家寡人。”

  他的语气开始变的孤寂。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是最需要帮忙的人。是我答应自己的心开始喜欢他的,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我必须做到。

  “茂,我答应你!”我微笑着走上前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很好的。”

  他听我话音微暖,欢喜的像个孩子一遍遍的对我说:“再叫,多叫几声……偷偷的,偷偷的……”

  我明白他的顾虑,九五至尊的名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都能喊出来的,只怕父母给的那两个字,早就在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呼喝声中,变成了最触手不及的回忆……

  谁要他这样可怜呢,生来就是帝王家,也罢,反正这四周也没有生人经过,我便满足了他就是。

  于是我调整了有些紊乱的气息,低声唤道:“茂。”

  他听了,唇角柔柔的笑开,抵着我的额心,将我抱的更紧。

  我开始慢慢的一遍一遍的呼喊李崇茂的名字,极低声的,不厌其烦的叫着,只叫一个字。

  被他静静的抱着,不知这是不是一种霸道的占有,但是对于他来说,必须习惯有一个女人如此亲昵的叫着他。

  片刻之后,他似乎听的沉醉,柔声道:“雨儿你真好。”

  我这才知道,原来做为皇上的他也可以那么容易满足。

  “若你愿意,我可以一直这样叫着你。”我目光真诚的说道。

  他静静的看着我,没有再说什么。许久过后我问他:“茂,你想你的父皇吗?”

  我看着他的表情依稀变得复杂,不好意思,我知道我在掀起他的伤疤,但是我必须弄明白这一切才可以救他。“我的父皇是一个很好的君王,他对我们都很好,只是……”

  看得出来,茂很在乎自己的父皇,只是他知不知道自己的父皇被困囚室的消息?我要不要把这一切告诉他?我想了半天,决定旁敲侧击的问他。“茂,你的父皇呢?现在在哪里?”他转头看了我一眼:“父皇身体欠安,母后说,父皇一直在修养。”他说的和我了解的并不相同,除非当时我见到的不是圣皇。

  “对了,你去看过父皇吗?”

  “当然,只是女皇的喉部损坏,不能发声 。而且母后说父皇见不得光,要一个人安静的养病。”

  不要说了,那家伙是一个冒牌货,真正的皇帝还被关着。 我能把一切告诉他吗?除非拿到证据,否则一切免谈。“茂,有时间带我去看看他,我想他一定是一个善良的老者。”

  “嗯。改天吧。”

  他开始含糊的回答我。我确信了我的判断 。我没有放弃自己寻找答案,求实里面关着的那个人一定是圣皇没有错,只是我要想办法在保证皇上安全的情况下进入囚室,救出圣皇,这一切需要皇上完全的信任,和太后完全的授权。我还要弄明白,现在冒充圣皇的这个人是什么来头。要进入囚室没有那么简单,必须先要犯一个值得进去的错误,可是,我该怎么办呢?我是不是需要一个特赦令,之后可以随时出现在皇宫里的任何地方。是的,只要李崇茂允许,我可以这样去做。只是这样做有那么一点点的贪心。

  我正想着,李崇茂突然拍打我的肩膀:“你想什么啊,那么入神?”

  “没什么的,我只是在想着,我们怎么做才可以让圣皇好起来。”“你有办法见到圣皇吗?”

  “没有,母后说父皇需要静养。所以我每天只是派人去看看他。汇报给我的消息 总是一样的,要么在睡觉,要么在休息,要么就是心情烦不想见到任何人。”

  这家伙这样地难伺候,难道就没有人想到他是一个冒牌的?

  “茂,我们应该去看看圣皇,”我说 。

  “没这个必要,母后说,父皇不喜欢被打扰。”

  “那也好,等到他好起来我们在一起去看他。”也刚好让我有时间调查那些我怀疑的事情。我开始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做旱冰鞋之类的,但是他总是满足了我。他对我很好,似乎有一些专宠的意思,但是我却一直在纠结是不是要把我看见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

  一切太快了,真的来不及。那天晚上的整个皇宫御花园都很亮,李崇茂把我带出去放天灯了。满脑子想的是怎么就出圣皇的事情,其实根本没这个心情。我要做到两边都不伤害,但是我要怎么才可以接近那个冒充皇帝的人?天灯还在放着,有人通报皇上:“圣皇要见圣上。可想而知当时李崇茂的那个兴奋劲,可是对于假皇帝的事情他一概不知。这一切来得太快,超出了我的预料。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和他一起去见圣皇。

  “告诉父皇我马上就到!”

  我看着幸福的李崇茂,有一些担心:“茂,我和你一起去。”我的话音刚落,那个通传的太监就对我说:“圣皇只是想见自己的孩子,其余的闲杂人等一概不见!”一个太监罢了,好像还摆出多大的架势竟然把我这个皇上的美人说成是闲杂人等着实让我伤心。

  “谁说她是闲杂人等啊,朕一定要把雨儿一起带进去!”李崇茂一脸决然,吓坏了跪地的太监。

  “皇上请不要为难奴才,盛皇说过,只希望见到你一个人。”

  “大胆,活的不耐烦了?朕答应过雨美人会带她去见父皇,你们谁还敢拦着?”

  他转身愤怒的拉起我,“走!”

  “茂,你冷静一点,注意形象!”

  尽管我这样一直叫着,可是他只顾走路根本不理我。

  “你听我说,没必要发那么大脾气。”我说。他将指甲掐进了我的掌心,冷冷道:“父皇现在还病着,在这个朝廷朕最大!”我看见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对太监的鄙夷神色:“父皇驾崩之后的江山迟早也是收入我的囊中。”

  突然感觉眼前的这个男子有些可怕,自古以来的君王都是爱江山胜过爱美人的难道他也不是例外?

  我想,大约是吧,在江山和美人的选择上,我终究抵不过权利l对于一个帝王的继承者的诱惑,所谓的愿得一心人,不过只是我一个人的痴心妄想,终究是不可能的。自从我入了皇宫那一日开始,我就该明白的,将来一切的生死荣辱不过就在这个男子一念之间,我自然不能与他太过于儿女情长,因为我遇上的人,偏偏是这世上一心一意一双人的人……

  他是天下的主人,也是我即将用一辈子的心跳去温暖的人。

  我看见他一步步的走到皇上的霜飞殿,我很想问他:如果要他在江山、美人之间二选一,他会怎么选择。但是我没有问出口,因为我发信自己并没有彻骨的爱上他,所谓的一辈子的心跳的温暖,恐怕也是我给予他的一种期许,因为无论如何,我这辈子的生命中遇上了这个叫做李崇茂的人,我便很努力的去对他的命令听之,对他的叮嘱信之。

  我不知道李崇茂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但让人奇怪的是,我在不久之后仿佛听到了倒地的声音,一瞬之后,就又是一片寂静。

  进去快要三个时辰了,我的天啊,我都等的有些着急,继而开始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茂,你还好吗?要不,我先离开你们慢慢聊。”我这个该死的榆木脑袋还真的是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没有啊,我出了门,耳边突然听见里面有人哈哈大笑“现在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君臣无常位,自古已然。”虽然我之前说自己是一个历史白痴但是这句话还是听过的,这是《左氏春秋》里面的一句话,周仪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解释让我记住了它那家伙告诉我它的意思就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这下坏了我竟忘了这个皇帝的父皇是假的,那么他的最终目的就是掠夺皇上的帝位。那么这个人就把范围所得很小准确的说已经确定了反贼——高烈。想到这里我立刻原路返回,但是我来晚了,当我把门撬开的那一刹那,我看见李崇茂倒在冰冷地上:“茂,茂你醒醒,你怎么了?”我把李崇茂连拖带抱放到床上,看到他脸颊的汗珠,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没事的茂,我在这里。”听见我的声音之后的李崇茂含糊不清的吐出八个字:“黑蝶亡命,皇室不宁。”

  我不禁害怕起来,难道蝶灵还有蝶灵的余党?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