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入深宫(二)
687/1149

再入深宫(二)

  成定王携小犬李宏参拜我朝天子圣驾!”看着成定王平静参驾的样子,我似乎放下了心。但下一步谁也说不准,只能靠运气。

  “本王知道皇上和太后向来喜欢宫外的糕点,本王今日入宫带了一些来,希太后和皇上笑纳。”他的眼神和皇上没有对视,这让我感觉到有一丝不安。因为他余光中的一种淡淡的杀气。看着成定王手上那么一盒诱人的桂花糕,我的脑子里闪过的第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只是成定王和皇上同为男子,前者似乎不太可能成定王想要的,是皇上宣政殿的那张龙椅。

  “小侄崇茂多谢叔叔的桂花糕,定当招集家人分甘同味。”我看见李崇茂起身,准备接过成定王手中的桂花糕,说实在的,我没有把握到底有没有毒。但是我还是抱着一种宁可信其有的态度,继续了下面的故事。李崇茂把桂花糕端到了宣政殿上摆在了太后面前。当然,为了安全,作为孝子的李崇茂也在自己的手里拿了一块他成了太后的试验品。就在这时候宏儿突然叫了起来:“爹爹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准备了糕点,宏儿可喜欢吃桂花糕了!”说着宏儿走上前去,把原本放在太后面前的桂花糕端了下来,拿了一块就离开了。我不知道宏儿为什么会那么做,我慢慢走到宏儿面前:“这是你爹爹准备给皇上和太后的糕点,你怎么可以先吃呢?”我现在的身份是个美人从亲王的儿子手里接东西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的一句话会不会惹恼成定王。我和宏儿保持着一段距离,他慢慢走到我们面前在我们手上一人放一块。 一盘子全部被发掉了。“宏儿,你干什么?这是爹爹给皇上哥哥和太后娘娘的!”“不怕。宏儿帮朕省下不少事情,朕说过,要和家人分甘同味的。”话说回来,发到桂花糕的所有人全部都没一个动口的  。我是二十一世纪来的,抵抗力自然强一些,我想我要做第一个吃西红柿的勇者。但是为了掩饰我大无畏的嘴馋,我先要编富丽堂皇的话,迷惑他们的视听:“臣妾深居简出,从未尝过宫中的糕点,成定王今日向圣上承上糕点,让雨儿也可以大饱口福。雨儿就冒犯了。”我没有吧我告诉自己放心吃,我不确定这一定没有毒。手里唯一的王牌就是在我身上的抵抗力,再加上宏儿之前拿了一块,应该不会出问题。想到这里,我慢慢的把手里的桂花糕轻轻的咬开……

  “大胆雨美人,你抢先吃了成定王给朕和太后的糕点,你该当何罪?”我看到李崇茂的眼里流露出一丝不安,我摇摇头,微笑的表情告诉他:我没事的。原本还以为他会对我感恩戴德。只会感动得淅沥哗啦的,但是没有想到,他一声令下把我关进了皇宫的囚室。还要我在这里好好的反省,自己到底错了没。我还以为事情会像我预料的那么去发展,我帮他尝试着去吃有毒的桂花糕。之后,他认为我是一个可以交心的女孩子,至少,不会把我关起来的。

  我想起自己看的一部电视剧,就是林心如演的那个《美人心计》人家应为一块饼得到了自己的爱情,虽然被打得很惨,可最后变成了太后。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他那么好命,李崇茂,我是因为帮你才吃的桂花糕,你是不是应该来表示一下,最起码安慰安慰我?我就一直那么静静的幻想着,有的时候问问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傻,就那么帮他把桂花糕吃了,万一真的有毒,我岂不是没得玩了?  也许是我太善良了,毕竟在我看来,我免除了一场没有必要的斗争。我就真么静静的一个人呆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囚室之中,只有我一个人,这让我醒了很多,我不知道下一次成定王优惠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还可不可以化险为夷,这一切都要等我先出去再说。我在囚室之中来回走动,在哪里有一张破旧的硬板床,算他们还有一点良心,至少我不要睡在地板上。我慢慢的走到床前,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没注意脚下的我被一块凸起的石板搬了一跤。“我说,我已经很倒霉了,可以不要再整我了吗?”说着,我生气的对着那块突起的石板踢了两脚,只会心疼起我受伤的脚来。就在这时,我清楚地看见石板移动了,发出一阵空响。天啊,我又碰了什么不该动的东西?我纳闷得要命,只好想着把石板移动到原来的位置,可是当我再一次用脚踢它的时候,更恐怖 的事情发生了,在我身后的那个坚硬的木板床断成两截,我往断床的下面绳头望去,我发现里面似乎有一闪闪的亮光,这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受到了好奇心的驱使,我准备到里面去一探究竟。

  我顺着那么一个断成两截的床,一路往下走。我是从另一个房顶上面直通到地面的,当时我的一条腿就是直接从房顶上面的天窗下去,还好当时我的速度很快,再加上没有人,所以我没有吓到谁。下了天窗,我开始一路的叫唤:“这里是什么地方,有没有人?”真是的,我这到底是真么回事?总是毛手毛脚的给自己添乱子。我继续往房子的深处走去,这一定住着一个很富有的人,看屋子的家具和陈设,这个家的主人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只是什么样的    神秘人会住在这么一个求是的暗道下面?我越想越奇怪,感觉这一切扑朔迷离。我慢慢的移动着脚步,这是意见看起来很温暖的房子,桌上还摆着酒具,我知道这里一定有一个好酒的男子,之后有这些酒具,我最好不要乱动,还要想办法回去再说。这时候我突然看见那个房间的一个很奇怪的装置,细细的看他有点像我们现代的魔方,不同的是,它是一个多面体上面全都是一些笔画,我看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要让这些笔画组成不同的字才可以把这道门打开。忘了告诉你,那么一个大大的模仿是一个大门的钥匙,但是它只有五个面。                  我转了几圈什么变化,那几个残缺的笔画似乎没有神联系。之后我想到了现代的拼图,这一切一定会俺有所指。我仔细地观察了那个古怪的魔方,发现它的所有汉字都只有一半这样的话,把另一半像原来的那样拼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汉字了。想到这里,我发现这一切都是有逻辑和目的的。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后来之客也学了不少汉字这一切对于我应该是小菜一碟。我花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把这一切搞定了,当时最后的结果却把我吓了个半死。因为转动的模仿最后告诉我一个消息:易李换唐。这里面关着一个重要的人。我着实被吓到了,但是既然这一切被我看到我就不得不管了。我把手指放在已经成字的魔方上面敲了敲,门打开了,我在里面发现了一个长须飘飘的老者。“晚辈上官雨儿,无意闯入境地遇见老者,雨儿不知老者怎么称呼。”我听见那个老者哈哈大笑:“总算盼来了救我的人,在这里呆着那么多年终于可以出去了。”我被他的这一举动弄得不知所措,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会认识李崇茂的父亲?当今的皇帝?那么李崇茂算什么?有人还会知道这个世界上面有这个老者的存在吗?我有一系列的问题,只好向他全部问清楚。可是我要怎么问起?

  “丫头,你是怎么进来的?”他问我.

  我着实告诉了他:因为帮皇上和太后吃了原本不属于我的桂花糕,之后被皇上一怒之下的送到了这个囚室,在之后我触动了求实里面的机关,就被带到这里来了.说来说去还是我的好奇心惹得祸,早知道,就应该好好的呆着,什么都不要乱动的。“你如果不乱动我就遇不到你,之后我也出不去,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要谢谢你。”“我可以救你?我要怎么做?”“我在这呆了两年,崇茂对外宣称我生病了需要静养,我把皇位暂时的交给她,让他成为一个有皇帝头衔的温王代理。”这些冷子君和我说过,现在的皇帝只是一个头衔,真正的身份是温王殿下。她对皇上的称呼是直接喊名字的,这让我感觉很是奇怪。而且刚刚他还告诉我是他吧皇位交给李崇茂的……我一下子像是看见了什么似的,如果我没有料错他就是当今的圣皇“上官雨儿参见圣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这会才反应过来还没有向他行礼。“小声一点孩子,这礼数在这里算是免了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见过我,否则会给崇茂带来麻烦。”

  “如果您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你为什么在这两年完全不理朝政,您被谁困在这个囚室之中?”我有些疑惑不解现在的他是圣皇,地位比皇上还高怎么会困在这里?

  “我可以把这一切全部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月之内想办法回到这里否则皇室会有大危险的。”我点点头,听他讲起了故事。

  “我是天朝圣祖爷,李崇茂是我的孩子。之所以把皇位交给她是因为当年的我简直算得上泥菩萨过江,高烈将军一直是在朝堂之上阳奉阴违的一个狠角色,一直盯着朕的这皇位,朕没有多少日子去和他们耗费,只好把这一切交给崇茂。”“你的决定只解决了之前的问题,可是最近成定王也对皇上的地位虎视眈眈,雨儿肯请皇上出面主持大局。”“我还不能出去,当年高将军为了逼朕退位把朕灌醉之后带入了这个囚室。每天会有人把饭放在那个外面的桌子上,这一切照旧,之后我会回到这个囚室,好好休息。他们对我可真好,每一次没有忘记给我带来我最喜欢的燕窝茶,我就可以很安静的睡一个好觉了。”“你要回去了,免得让他们起疑。不要说你见过我,我们素不相识。”“我知道了,我会把你带回去的。”说完这些,我沿着来时的路回到了属于我的那个囚室。想着三个月之后怎么把圣皇带出囚室,看样子这一切都要问李崇茂。上帝保佑希望我会有窦漪房那么幸运。不要想了,先好好的睡上一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不出我的所料,我在囚室的地面发现迷香,圣皇的茶水或许也是放了药,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的杯子应该还是湿的。

  “我冒险再次钻进了圣皇的囚室,问他到底谁帮他送的饭,他只告诉我是一个姑娘,却不知道长相,看样子这也难办,我还要做一次黑夜的行者。

  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人把我放出囚室,可惜的是那人只是一个宫女,没有窦漪房那么好命,皇上亲自接她回去。“美人安好,太后有请寿安宫。”我看着那个通传的宫女一脸的善意,想着不会出什么乱子。“好的,我先准备一下,你在外面等着我。”我进行了简单的梳洗就随着她去了寿安宫。

  皇上和太后就在那里坐着似乎都在等我,但关于他们的目的,我却无法猜测。

  “上官雨儿,本宫现在宣布你成为皇上的雨妃,册封大典三天后举行。”我看着太后和皇上,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我不希望自己成为皇上的一颗棋子,之后把自己变的很卑微。我为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借口,因为我的心有所属,所以……当然,还是希望自己找得到一个完全说服得了自己的理由。我该不该告诉他们我见过太上皇的事情?我想,他们也许知道,直到现在太后还在自称本宫,这也许就很好的解释了这一切。

  “雨儿谢谢皇上和太后大恩,但雨儿不能接受册封。”我突然像吃错了药似的拒绝了当今太后给我的名分,叩安之后,离开了寿安宫。我知道,如果我接受了太后的册封,我一定会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有一个人一定会伤心的。虽然是你我不知道是谁,但是一定会的。现在我只是一个美人,感觉也够了。再怎么说,我在这里只是一个人。我也着实有个性,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宁愿自己一个人呆在空空的房间里。至少我可以安静的幻想着他会回来见我,对我说一句:“好好地保护好自己。”我想一定会。

  再怎么想他现在我们也是分隔两地,我应该现实一点,想一想怎么样让皇上保持住只属于我的东西。我不希望自己是大唐的附属品,想着自己有一天会失宠于万尊,之后变成可悲的深宫怨女。

  “你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和她们都不一样。朕已经把每一个音辽的家人子都宠幸过了,唯独落下了你。”我转过头,“雨儿不是音辽人,不想要皇上为难。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皇上微微一笑:“这样的你着实有自己的特点,只是和往惜不同了,朕还记得当时为朕挡刀那个大大咧咧的你,怎么现在变得羞涩起来了?朕答应你,只要你不愿意,朕不会碰你。让你保持你的独特。”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他说不会强迫我,要我自己的心甘情愿,可是我做的到吗?

  我点点头,送走了皇上,我不想失去自己的高贵。因为一块桂花糕,皇上把原本进宫就已经要奉献出去的东西留下来给我。

  我开始紧张起来,把风筝放得高高的,希望它把我的不愉快全部带出去。宫里那么多的家人子,皇上应该很快就会忘了我叫什么名字。

  我依旧很安静,只是太后的懿旨是要我马上成为皇上的妃子,我斗不过,虽然我拒绝了,但是这一切以失败告终。皇上答应过只要我不愿意,一定不会强迫我,我只不过又多了一个头衔。“把心放在肚子里,真答应了你的我一定会做到的除非你自己愿意。”在那天晚上我被封为了雨妃之后,皇上告诉我的第一句话,我从雨花台出来,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那一晚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