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灵之乱(一)
682/1150

蝶灵之乱(一)

  

  当我和哥哥再一次回到上官府的时候,有一种天涯孤鸟终于回了家的感觉。我们给爹爹服了药,他的神志还算清楚,他一直把我抱得紧紧的,一直在不断的叫雪儿,我和娘长得很像。现在娘死了,爹爹也许伤心过度,把我当成了他的妻子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蛮开心的,至少爹爹在乎娘亲。

  我叫香儿把灵月安排在府中的偏院里面,好好照顾她。从明天起我要加倍的补偿灵月,她的一切苦难都结束了,我还要通过她的嘴知道更多关于蝶灵的事情。我这个姐姐当得的确好称职,当时和灵月分开之后我也没有派人找她,全当她是去了将军府帮我打探消息,没想到高烈会把灵月送来了蝶灵,真是无毒不丈夫,他们想通过灵月把我引上钩,但让他们失望的是灵月什么都没说。灵月就这么一直被关着,在我来之前,她天天被鞭打,被审问,这一切的一切全部拜我所赐。就这样灵月昏睡了三天两夜,直到第三天半晚,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我。“你为什么会落入仇龙寨的?那里到底有多少人?你还遇见了什么熟悉的人吗?”我真的很着急,关于这一切我很想一次性全部弄明白,可是不知为什么,无论我怎么问灵月除了泪眼婆娑的看着我,再也没有其他举动。“灵月,你怎么了,难道,难道你再也没有办法说话了?”我看着灵月,她病容满脸,无力的靠在我的怀里。“灵月,灵月你说话,好歹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了?”我很着急的呼喊着灵月,这时家丁来报:“小姐有人找你!”“忙着呢,不要烦我。香儿去见。”“小姐,这不太好吧,香儿只是一个丫鬟……”“小姐,来人指定要见你,是否真的有事情?小姐还是去见见为好 。我看着香儿诚恳的眼神,同意了。我把灵月安放在床上,从上官府的阁门出去,灵月被香儿照顾着。“来这为谁?”我几乎一出门就问。我看见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背影,这不是一个普通人物。“上官雨儿,你不要害怕,我是奉太后之命来找你要一个人的。把那个人交给我,之后,我回去交差。”“不劳费心了,回去告诉太后娘娘,上官雨儿自知罪孽深重,吾父为反贼帮凶,上官家难以保全,待到舍妹身体康健之后自会回宫请罪。”“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太后只要我把你带回去,其余一切照旧。”好一个其余一切照旧,一切照旧就是意味着我还要回到皇宫继续当我的女官伺候太后和皇上吗?你也知道我害怕了,进了宫,每天面对着皇上,发现自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反贼的女儿,我的天呐!“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上官小姐我们启程吧,不要让太后等急了。”我记得我要和进贡的美女们一起进宫的,可是现在我怎么可以一个人摆着太后曾经的贴身宫女的牌子享受着那么高级的待遇啊,再说了我的容貌还有了一定的变化,说不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上官雨儿,想什么呢,我们还要去和王子殿下汇合,虽然太后 指定要我来接你,并不意味着你是唯一进宫的女子!”我现在告诉你,那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蝙蝠侠”装几乎把他的整个脸部包裹住,我只看见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眼睛。“你是来接我的?那么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啊!”“你管那么多干嘛,这是我们音辽的规矩已婚的女子只能让自己的丈夫看到自己的容貌。”好吧,古代就是那么多的规矩,我只好依了她,可是我如果进宫,谁来照顾灵月呢?先想到这里我又开始打退堂鼓了。“这位姐姐,雨儿有个不情之请,舍妹病了,我可否把她带到身边呢?”我站在原地等着他给我的答案。“上官雨儿,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以为入宫选妃是赶集吗?把你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带上,然后乐享宫中生活?”他说的话对于我的决定是一种完全的否定。我忍不住说了一声:“你怎么可以这样?也太不近人情了。”“你还和我讲条件?这一切全部都是王子殿下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殿下说,你是一个曾经应为疏忽而落掉的秀女,现在刚好参加到我们的队伍之中把空缺补上。”“你要我跟着你们的队伍补足空缺?你们的殿下人呢我要找他谈判!”“音辽的殿下是一个多么尊贵的人,怎么可以什么人都见?你现在只能跟着我桑珠走,安安分分入宫去选妃吧。”我倾心还还好我没有上车要想三十六计逃为上策还行得通的。于是我一个飞身加跨步,回到了上官府。“回去告诉你的殿下,除非亲自来接我,否则我上官雨儿不在踏出上官府。”不要说我太过于难伺候,我只是很想知道现在的他好不好,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除冷子君之外,我最信任的朋友了。月灵儿,是个公主,还是远离些比较好。

  我又回到了上官府,那种生活平静的像一碗水,每天除了照顾灵月,基本上什么都可以不做。那个奇怪的女人说是奉旨办事可是这一生的装扮的确让人很难相信他是宫里的人。她把音辽国的王子称为殿下,他是允舒航的手下,至少他认识允舒航,我突然感觉我有一些想他,那个曾经被我称为喂的允舒航。我们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我还不至于对他深恶痛绝,不想我现在只要一想起该死的冷子君就会气的头痛,胃痛,心痛,脑细胞大量死亡无药可救。好了,暂时不要谈他了,我们聊一聊夺走我宝贵初吻的那个允舒航。我知道,他前段时间一定忙着回音辽目色美女,之后献给大唐,所以,在上一次的树叶抹脖子事件之后他就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了。我感觉可惜,如果和我探秘仇龙寨的是他,现在的我也徐不会那么的伤心。冷子君是被那个叫做血蝶的女人带走的,我知道对于一般的罪人,蝶灵的处理办法就是在背上 烙上一只黑色的蝴蝶,表明此人是蝶灵的耻辱,永遭唾弃。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些冷子君的好日子不长了,他背叛了自己的主上。委屈他了,扮演了许久的乖孩子。但他的任务没有完成,因为蝶灵主上的意思是要他完全控制爹爹,让他成为蝶灵的人,之后通过爹爹控制皇上,通过皇上控制太后,通过太后控制朝廷。蝶灵的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当最后一个唐人被成功俘虏之后他们就可以一统天下高枕无忧了。灵月最近恢复的还算不错,只是我始终没有办法让灵月开口说话。灵月啊,灵月,你到底怎么了?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直到我把灵月带回府上的第十天哥哥告诉我,朝廷这一次的伏击行动很成功,抓获了百余名的蝶灵逆党。也算是帮我报了仇了。我没有显现出过多的兴奋,因为该死的没死,死了的都很无辜。“你想什么呢?难道一点也不高兴吗?”我转头看着哥哥:“死掉的全部都是让人唆使的奴隶,他们的主人呢?”“雨儿,你想什么我心里明白,冷子君是一个狠角色,没那么容易对付,除非蝶灵和朝廷帮你处理。”“不,冷子君是我的仇人,他的命是我的,只能死在我一个人手里。”“哥哥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上官雨儿,你做的到吗?”坦白说,我不知道,但是我必须做到。

  这几天我忙着给灵月寻找开喉活音方,哥哥告诉我灵月的喉珠被人打伤,已经破裂。这也就好解释我刚进入蝶灵的时候听见模糊的歌声,但后来戛然而止的原因。这也是灵月向外发出的唯一信号,只是我这个傻瓜一直以为这只是一首好听的古代歌曲,根本没有想到这是我妹妹悲哀的求救。现在我庆幸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因为灵月还活着。只要活着希望总是会有的。

  我开始不间断的给灵月服药,等他好了之后一切全部好说。我想允舒航那边的手下人一定不太好做,到现在还没把我这个山官府的大小姐带回去,要怎么样去向他们交差呢?我为这事情显得愁眉不展哥哥看出了我的心事准备找我谈一谈。“雨儿,你还是很在乎他的对吗?”哥哥开门见山的问我。我默默地坐在那里:“我不会去在乎一个上海了我妹妹的仇人。”这是我的回答,但是我想你大概不会相信。我可以告诉你我希望冷子君的一切都是假的吗?可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在眼前,他是个逆党。准确的说,他也没有做什么,还是属于我们现代版的犯罪未遂。可是他煽动家人造反,帮助蝶灵行凶还把我最好的朋友紫蝶带下了水。我突然间想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最可怜的就是紫蝶姐姐了,我必须看看她。妹妹

  第二天早餐过后我把香儿叫到跟前:“我要出去有事情,这几天大概都不会在府里你要好好照顾灵月,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在计划要怎么入宫。在这个期间你不许出门,也不要随便见客。”“你打算一个人去吗?家里有我,让香儿陪你一起去冷府吧。”

  “不要了,我只是想去看看紫蝶姐姐到底好不好。”“你只是去看看紫蝶,是出于好心,可是当秦紫蝶看到你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状况不是你可以预料的,你最好不要单独前往。”

  “好了好了,不要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嘛,这段时间被你调教,我的功夫已经大有长进了。所不要担心我。”说完我离开了上官府。“雨儿,雨儿,你回来,当心出乱子!”我听见哥哥在背后叫我的名字,把声音提高了八个度的说了一声:“知道了!”之后独自一人上路去了冷王府。我一路想着现在的紫蝶姐姐会变成什么样子,她的丈夫是反贼,我想她的日子也算是不好过的。“出去,你们全部给钱出去,我的夫君是个反贼,现在我命令你们全部离开冷府去自谋生路。”“你敢,这些都是我冷府的人连你也是,你准备去哪里?”话可不能那么说,我家小姐嫁给你之后根本没有行夫妻之礼。我家小姐还是冰清玉洁的女儿身,姑爷放了她吧。”冷子君哈哈大笑:“现在紫蝶已经是我的人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当时娶她还不是要帮李家稳固江山吗?现在我改变主意,让李家的天下守在我的囊中,秦府的兵力也可以为我所用,秦紫蝶在不久之后就是太子妃了。”“冷子君,你这个无耻小人,到现在我们既没有同床共枕,也没有肌肤之亲。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蝶灵逆党,朝廷叛徒的帮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是在半晚时分到达冷府的,这些话我没有听到,但是我告诉你,紫蝶姐姐的性命保住了因为一把叶影飞刀。当我问起紫蝶,飞刀的主人的时候她一无所知。“你没有看清他的穿着吗?是不是蝶灵的人?”我承认那个人我一时急了,蝶灵是冷子君的人,怎么可能帮助紫蝶姐姐呢?

  “报!小姐,有人要见上官小姐。”家丁气喘吁吁的说。“紧张什么,慢慢说,你家小姐刚刚缓过神来需要休息。来人有没有自报姓名?”家丁摇摇头,“没有,来人只说是上官小姐的故人,说要小姐一定要出去见见他。”“好了,知道了,我这就去。”“叫一个人和你一起去吧,这里是冷府很危险的。”“放心好了,小红照顾好你们小姐,我去去就来。”我出府去见我的那个故人。“你还好吗?”这是我们见面之后他问我的第一句话。我摇摇头,一点都不说话的情绪一下子在他面前爆发了。说什么废话,当然不好。“你必须重新认识冷子君,不是子君哥哥,不是冷王府的公子,只是一个反贼。”我可以那么告诉他,子君的妹妹冷琼是无辜的,她不能牵连进来。“这些话必须要在皇上和太后面前说才会有用,放心吧,我会力保每一个你在乎的人。”“你说什么?还不快走,你是来接我入宫的吧?”我知道什么都知道,上一次他的手下没有成功的办好事情这一次只好亲自出马了。我没想到他会那么的细心,免得我为了香儿和哥哥在跑一趟上官府,那是两辆很大的马车,除我之外还坐着五个从音辽来的女子,刚好这一次把我一并带去面圣。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把我单独分开和他同坐。“我不是家人子吗?怎么可以和你这个音辽王子坐一辆车?你不怕被人说闲话?”他微微一笑:“你不是第一次入宫了,很多人都会认识你,我不帮你做掩护你怎么进宫门啊?你总不能逢人就说 你周围的朋友是逆党请求皇上擒拿吧?这样,你还怎么通过自己就出在乎的人?”我没想到这一层,关于擒拿逆党我不想动手,一切只好顺其自然了。

  我在允舒航的帮助下顺利的进了宫,但完全不同于其他家人子的是我要直接去寿安宫参见太后娘娘。

  “罪臣上官广涛之女上官雨儿恭请太后圣安。”我怯怯地在寿安宫跪着,头都不敢抬。“回来了?你还是善良的无法下手?”“雨儿不敢,冷将军是朝廷的忠臣之后,还是一切留给皇上和太后娘娘定夺。”“上官雨儿,你始终下不了手,是因为冷子君和你的交情是不错的。本宫心里知道,冷子君如果不是反贼,会和紫蝶过的很幸福。现在可怜了紫蝶只好认命”我知道我有必要把这一切告诉太后和皇上,成亲以来紫蝶姐姐和冷子君还是分房异塌,根本没有进行房事,所以……

  “上官雨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说的?你放心,关于蝶灵的事情爱家和皇上知道你已经尽力,你爹爹也是受人唆使本宫为了国法的严明处以罚俸一年,囚禁三月的处罚。”太后这是分明在护着我,我知道关于爹爹的一切没有那么简单,但还好爹爹不是主谋,所以顶多在牢里在上半年,可是冷子君和高承宗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蝶灵不是一个省油灯,出现了一个叛徒,成为了黑道上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冷子君不要我们去解决,蝶灵自会清理门户。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