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目全非(下)
622/1004

面目全非(下)

  我还在担架上面被人抬着,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但是我现在是个“死人”所以什么也不能做。“放在这里就好了,一会儿会有人把她火化掉,把骨灰带回上官府。解决了这个丫头,上官老儿必死无疑这样在不久之后朝廷就是我们的天下了。”“派个人去告诉冷灵子,这一切全部交给他处理。”我又一次被抬走了,他们说的冷灵子我不认识,如果你已经知道了拜托不要告诉我,让我继续蒙在鼓里,好好的给你讲之后的故事。我感觉自己终于被放下来了,就那么慢慢的,轻轻的。“放着吧,她是个不错的姑娘,好歹也是丞相的女儿,我会给她风光大葬的。但是现在我还要做一件事情。”“好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回去告诉黑蝴蝶,把那个唱歌的姑娘放了。”我知道了,虽然总是慢半拍,但是我知道那个对于我们丞相府最危险的人,刚好就是我最信任的冷子君。他要做什么?还记得他告诉过我和紫蝶姐姐成亲只是为了保护我的一个形式,可是现在我怎么感觉他更像是一个反王?紫蝶姐姐,你们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很快我感觉房间有人进入了,他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我清楚的听见它完整的叫出了我的名字,告诉我他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权利和地位,告诉我他要处死自己的爹爹。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从高家那里得到好处。还告诉我仇子龙就是高烈,他就是蝶灵的四大护法之一冷灵子,现在的紫蝶虽然没有和他拜堂,也成了他的帮凶。他告诉我的一切让我震撼,我错了,信错了,爱错了,想错了。当时也不知自己着了什么魔,会对这家伙一见钟情,现在我感觉自己的内心烧起一把无名火,真的很生气。“雨儿,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所以你一定会帮我。现在的朝廷能抗到何时无人知晓,我不打算回去了,在这里占山为王,紫蝶既然已经嫁我为妻什么都会听我的,现在只有有你是我最后的绊脚石了。不要说我心狠,我会把你的骨灰带回去风光大葬。”我实在是忍无可忍,管不了那么多了,冷子君你这个骗子,骗子。但愿明天我会失忆彻底忘了你。我想着想着竟然忘记自己是一个死人,眼泪流到了腮边。“来人,把焚尸散拿过来,把她抬到地上去。”他就是这样不断地命令着手下的人,自己没有近我的身。就在奴才准备把焚尸散倒在我身上时他突然走了过来:“下去吧,我亲自来。让她死的体面一些。”我的身体神经高度紧绷,我要他给我一个说法。他慢慢的在我的床边,但却没有着急在我的身上撒焚尸散,他用温柔的语气告诉我,爹爹 的解药他一定会及时送给哥哥带回上官府,等到我死了之后,骨灰交给高烈,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高夫人一定会很高兴的,因为我可以和她的翔儿成为夫妻了。我强烈的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全天下最大的笨蛋,冷子君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我认识的子君哥哥了。我半闭着眼睛处于假寐状态,只是鼻腔里面的一股气堵得我实在难受。上官雨儿再忍一忍,一会,你可以在冷子君身上刺一百个洞洞。他拿着焚尸散终于要靠近我的身体就在他准备倒向我的左臂的时候,我对他进行了反击。在我手里的发簪打落了他的焚尸散。同时我的一个翻身发簪刺进冷子君的胸口。“你很失望吧?我不想死在你的手里,我也不会留在这,放我走吧!我拿了解药马上离开,是我小看了仇龙寨我不会再自讨没趣了。”我想就这样简单的把一切全部解决。“冷子君我恨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欺骗造成的。”我的话说的如此决断,用一种伤心地眼神看着冷子君“我恨你!”我从床上下来转身要走,冷子君成为了我的敌人,我只好先去找哥哥,找到解药马上离开。“上官雨儿,你出不去了,这里被我的人全部包围了。”“你是说,现在我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自杀,一个是你杀?冷子君,是我信错了你,什么后果我都不在乎,但是请你一定放了哥哥,让他把解药带回去。这样的话我也算求仁得仁死得其所。”于是我一个昂头一脸茫然。等着冷子君的一剑刺死。但她没有这么做,只是淡淡的问了我一句:“上官雨儿,你会永远恨我吗?”我慢慢的转过身,是的我心里对他有讲不完的恨,可是现在我只好先放在一边了。“我会把你忘了的,包括对你的恨,我就当你从来都没有在我的生命存在过。好了,现在,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我想,我表达的够明白了。”我清楚地看见冷子君的眼角落下来两颗泪珠。“在你走之前先和我去一个地方。”我是被冷子君抱出去了的,他说要把我带去见一个人,但是把那个人带出去,一定要等到下一次的里应外合。我不要说了吧,你应该知道子君要我去见谁。他说这个人对我非常重要。我希望是我来错了地方,是我听错了话,是我的眼睛欺骗了我,一切都可以重头来过。当冷子君把我带到目的地之前他没有告诉我这一切是多么的惨不忍睹,我看见一个女婢被半吊在空中,荡来荡去身体软的像上了蒸锅的天津花卷。“这个女孩真是坚强的很,被抽的遍体鳞伤还是一言不发。”只是她被吊得太高了,我只能通过穿着判定她是一个女孩子罢了。“这个人是谁?我怎么对她毫无印象?”看见了我的一脸困惑冷子君下命令:“把她放下来,让我们这个伟大的上官小姐看看清楚,这到底是她的什么人。”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几乎崩溃的样子,我看到的那张脸被打的皮开肉绽——是灵月。“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我知道你一直在找她,只是现在这样的她你还能带回去吗?”我被冷子君的举动吓得六神无主,准确的告诉你我闲杂起很想杀了他,可是这样我就拿不到爹爹的解药了。为了爹爹只好委屈灵月,一会儿我帮你抽他几百鞭子。我机械性的站起来:“这只是一个丫鬟,你们蝶灵不是一个秘密组织吗?那么要伤人好歹也要伤的有档次啊,什么人都伤不怕没胆子没力气吗?”“上官雨儿,你是一个聪明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如果活着回去,就会是歼灭乱党的大功臣,一定会被皇上册封妃子这样的话上官家的日子会很好过的,但是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只有你死了一切才可以结束。”“你动一下雨儿试试看!”我听见了有一声命令的吼叫,之后看见哥哥好好地在我身后站着。“你一定很奇怪我是怎么出来的对吗?我不得不告诉你,我遇到了贵人,现在我也给你两条路,要么放了我们,要么自己了断。”“要我死?我冷子君好歹是一个王爷的儿子,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了,会很遗憾的。”我几乎要处于癫狂状态,因为这里一点都不安全。我的灵月现在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冷子君你到底要干什么,把我带到这里看你到底有多么的心狠手辣?当时的灵月是一个多么漂亮的女孩子,现在你把她弄得遍体鳞伤你还会不会怜香惜玉啊!”我冲上前去,给了冷子君一个耳光,他没有躲,只是告诉我:“这丫头和你走的太近了。留着是一个祸害,我只好把她扣留在这里,等到有一天你来找她就可以把你们全部干掉。”冷子君的语气杀气腾腾,好吧,一切有我而起,让我去解决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冷子君,你说这事情应该要怎么解决?找一个你认为合适的办法吧。”“还怎么解决?我的一个活的妹妹,被他带到这里弄的半死不活,我恨不得轻手杀了他!”就在说话间南面的窗子传出一声呐喊:“上官雨儿,你不要太善良了,冷子君既然是逆党那么你就为了你的妹妹有仇报仇,有冤报怨吧!”怒火中烧的我,看着地上遍体鳞伤的灵月:“妹妹,姐姐给你报仇来了!”我说完一剑刺过去,冷子君竟然飞出了窗子,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他被一个奇怪的身影挡了回来,重重的摔在地上。“什么人会有这样的力气?冷子君的功夫不弱,怎么会彻底被打倒在地呢?”我正纳闷的问哥哥,这个时候脑子里没有那种报复之后的快感我决定要轻手杀了他的,但是现在倒在地上的冷子君为什么会让我那么的心疼呢?难道对于这个上海我妹妹的凶手,我还有一丝丝的怜悯和牵挂?我快步走向灵月:“告诉我,你的这个仇人要我怎么处理?你现在静静的躺着,只好我帮你先处理了。”我走向冷子君看见他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于是更加气愤:“快起来,你要死也只能死在我手里,我从不喜欢打落水狗的。”我真的不知自己当时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番话,我想处死他,巴不得立刻要了他的命,可是我想起他说的一定会保护我一下子心就软了。我就这样子望着冷子君的脸愣愣的出神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没错冷子君的确已经是一个反贼,可是是否在他的内心还有些良知?他把我带来这种地方,让我看着被折腾的半死不活的妹妹,难道这一切不是他做的?“冷子君,你难道不准备解释一下吗?”你不是和我一起来帮上官广涛找解药的吗?怎么会 成了反贼?你可以告诉我这一切不是你做的吗?你可以辩解说这一切是一个误会吗?我发现自己还是在乎他的,当他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打落在地的一刹那我心软了……上官雨儿你还在等什么?马上解决了他把他干掉,蝶灵的一切全部会解决的我惊讶自己又一次听见了那种命令似的声音:“你是谁?为什么一定要冷子君的性命?”我紧张起来,整个囚室只有哥哥和我冷子君和灵月。是谁发出的这一种命令呢?“阁下是谁?为什么一定要舍妹杀掉冷子君如果是个过客,希望不要管我们的闲事。”来人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声“非雨不见。”我感到来者不善,但还是装着胆子出了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我敢说从来没有见过她,可是让我很是奇怪的是她完整无误的叫出了我的名字。“你不要管我是谁,反正我奉命来取冷子君的首级。主人要我马上办成此事回去交差。”看样子冷子君的敌人不少,有很多人都想让他立刻死去,只是可怜的冷家人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要告诉你。冷子君是一个有着王爷头衔的反贼,我们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放他一条生路,万一要处理那也是皇上的事情,我们纸箱板好处于我们范围之内的事情。”“好,你一直在强调他的身份,也许还有些用处,但是上官雨儿,你的爹爹中的迎风半步颠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如果你还想要你爹爹活命,最好把冷子君的令牌拿过来,我今晚子时会再来找你的。”喂,你是谁啊,我战战兢兢的为了一句她冷冷的丢下两个字:“血蝶”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我回到了那个囚室,哥哥还在等着我冷月还处于昏迷状态。“我见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他要我把冷子君的令牌拿来交给她,这样的话他可以把冷子君交给我们,我们可以交给朝廷。”哥哥看了一眼伤痕累累的灵月:“你先照看着她这事情交给我了。”哥哥说是要去办但没有亲自去只是几声鸟语唤来了那只老鹰,从进入房间到取得令牌这中间不过几分钟。我不禁称赞起来:“哥哥,你真厉害!”“还不赶快去换解药,你还想不想回去了?”哥哥冲我吩咐过后,我一个飞身出了窗子:“雨儿,一柱香之后要回来!”

  夜半子时,我一个人独自走在山野之间,当时的情况真的很恐怖,我的手里紧紧地攥着哥哥拿来的冷子君的令牌。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开始高声的喊叫:“血蝶,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快点给我解药!”我身后索的一声响,之后我闻到了 一种特有的味道,血蝶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我们见过的是吗?至少我对你这味道很是熟悉,当时就是你的特殊味道把饭局上的人全部弄得昏迷的?”  “你果然聪明,但是我今天不是跟你聊这个的,我还有任务在身,东西呢?”我把令牌交到他手里之后,她告诉我:“冷灵子违反了灵规,活不长了。把你哥哥就出来的也是我,但希望你永远不要告诉他。我也都是奉命行事。” 我不知道她是奉谁的命办这件事情,也不知道她拿着令牌干什么,但是我庆幸自己还活着。我按照哥哥的要求在一柱香之后回到囚室,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冷子君正在隔壁的房间 呼呼大睡全然不知我们做了什么。我悄悄潜入他的房间,割下一缕他的头发:“冷子君我今天以发带首算是要了你的命,从此互不相识,高烈是一介匹夫,等我回去在慢慢处理.”你也许觉得我太仁慈了,我给你一个不杀他的理由:他是蝶灵的人,可以帮我们很大的忙,暂时留着他还会有用的。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囚室之外有人报告冷子君:“冷灵子,主上有请!”冷子君嗯 了一声,被带出了寨子。这一切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我们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记得冷子君在离开之前告诉我:“雨儿,我希望你恨我,最好非常非常恨我,这样的话我会在你的心里留下一丝丝的痕迹。”他说的很淡定,我听得很黯然。

  “药已经到手了我们该走了。”哥哥催促我。冷子君,无论你的未来如何让都和我不再有半点关系,你为了得到地位不择手段的伤害了最相信你的朋友,紫蝶姐姐也成为你的帮凶,你把我们大家全部弄的痛苦不堪。我上官雨儿多情致信,自找伤心。我抱起虚弱的灵月,“姐姐带你回家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