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目全非(上)
680/1149

面目全非(上)

  哥哥微笑着看了我一眼:“在上官家也许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但这一切对你没有任何伤害。”在夜幕降临之后,哥哥告诉我,上官府还是好好的,皇上没有动爹爹一根汗毛,要他好好地等待着我的调查结果。皇上始终还是相信上官家的忠诚。

  只不过这一次的结果一定会让皇上大失所望,他最相信的丞相是一个反派人物。“皇上要你带什么回去吗?”我问哥哥。

  哥哥略略思索片刻,语重心长道:“皇上的心思谁也猜不透,他只是说了一句:歼灭蝶灵,归雨定朝。”

  我不知皇上说的什么意思,可是我知道皇上和太后希望我安全的回去。

  “哥哥,蝶灵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我总是听见有一个女人唱歌,似乎很幽怨,但听不清楚唱什么,也许我们应该从这个女人面前下手,就可以把一切的谜团弄的一清二楚了。”我抬起头看着哥哥:“你刚刚是在给朝廷传递消息吗?”

  “朝廷是不是马上就会派人把我们全部带回去啊?”

  话音刚落,我蓦地咬住唇瓣,心下沉吟,怕是打错了如意算盘,哥哥只是拧着一双眸子,双手死死扣住腰间的衣带半天不语。

  就在我以为她不会理会我的时候,哥哥却在一阵深思后蓦地抬头,语重心长的对我说:“皇室的事情,永远都是足以和天匹敌的,”他顿了顿“皇上把事情交给你,自然想要得到让人心安的满意答复。”他的手指弯曲着拂过我的发丝,一脸淡定道:“事情没有办完,我们要去哪里啊?难道歼灭那么大的蝶灵你以为就是一顿饭的功夫?”哥哥的语气很笃定,我知道我们的前面一定还有很多的事情。但是目前我最关心的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冷大哥现在到底到了哪里。我们明明是一起来的,他现在却不见了人影,我心下发怵,不会已经遭到了黑蝴蝶的毒手吧?

  我突然想到和冷子君一起盗取牡丹图的时候,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简直一个拼命三郎,我感觉自己有时太过于容易相信别人。毕竟,我和冷子君呆在一起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不短。我当然可以判断出冷子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切不要任何人教我。我开始发起牢骚。冲着牢门大喊冷子君的名字:“小丫头,不要命了?黑蝴蝶不是说冷子君是他们的人吗?”哥哥的话让我几乎抓狂,冷子君就是冷子君,不是谁的影子也不是谁的替身,我心下沉默的予以自己安慰,一面对着哥哥瞪圆了眼睛。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们不是一起长大的吗?冷子君的为人,你难道还不了解么?我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清冷,一脸平静道:“冷子君怎么说也是将门虎子,自然会自己明辩是非。”我顿了顿接着说:“朝廷要我们剿灭蝶灵乱党。冷子君是出于仁义被我们拽来的。“现在子君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蝶姐姐和冷琼却不在身边,我表示一下关心也有错?”

  哥哥叹了一口气:“雨儿,你能这样想是最好的,现在的冷子君是别人的丈夫了。你应该想一想怎么把这一切忘了,之后好好地进宫做皇上的宠妃,上官家所有的希望,全部都放在你的身上了。”我完全淡然的听着哥哥的“教诲”,什么叫做上官家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啊,不要把我说得那么伟大,在21世纪我也只是一个街舞跑酷混日子的普通高中生而已。

  “你不是说皇上没有动爹爹一根汗毛吗?那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心下愤愤道: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发生那么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哪里还能是当初那个上官雨儿,进了宫,我还能是原来那个自己么?我根本不想进宫,即使奉命入宫,皇上也不一定会看得上我。再说了,现在的皇上是有名无实的,大唐的天上出现了两个太阳,皇帝也只是一个 替代品圣祖爷太上皇不是还没离开宝座吗?”我唧唧歪歪的说了一大堆,终归一条我不想进宫,皇上一定在雨露均沾之后把我变成长门怨女。“现在的一切哪里还有的你做主,这次出去,你就注定是皇上的人了,和新的一批音辽进贡的女人同时进宫,你也不要担心路上会烦闷了。”哥哥淡淡的说着,仿佛要在下一秒就把我送出去。曾经我答应子君我要为了保住上官家去宫里求皇上的宽恕,可是现在皇上没有为难上官家,我的担心也就变成了多余的。我真的必须进宫吗?什么理由呢?这次来到蝶灵牵扯出一大堆的人,还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家伙在不断地唱着幽怨的歌。我想蝶灵一定让她遭受了什么酷刑。我正想着,远处传来几声鸟鸣是哥哥的老鹰回来了,它带回的东西让我彻底震惊,那是一块花布,上面的血迹还没干,鲜血还在不断地往下滴着。哥哥看了一眼老鹰带回来的东西。对我幽幽的说:“这个受刑的女孩是一个十五六岁和你年龄相仿的孩子,我们要去救她,只是现在我们要按照花布上未干的血迹判断女孩的具体位置。”“这是什么逻辑,难道我们现在可以在牢房完成这一切?”“当然不是啊,你要想办法出去。今天晚上我帮你逃出去。”我点点头我知道了。事情的发展比我们想象中要顺利,很快到了晚饭时间。“看样子黑蝴蝶对我们不薄,还帮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我刚把碗端起来,刚想吃进口突然我的鼻子很不听话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哈切,我的饭!”我这么一打喷嚏把一碗没有端稳得饭从我的手上滑落。“饭,好不容易把我的晚饭盼来了,原本还指望着那个空空的肚子可以靠它来填一填的,现在我该怎么办啊!”我正当哭丧着脸可惜那些原本到嘴边的饭菜,一只老鼠突然出现在我的脚边。真是虎落平阳啊,这个时候连一只老鼠都在欺负我。我洒了一地的饭菜倒被它吃的很香。“你还吃,还吃,撑死你!”我实在受不了它吃完我的晚饭,而且还吃得那么的Hi。“我叫你住口,你听见没有啊,好歹让我看着这些东西解解馋嘛。”“唉!”我被这只老鼠气的火冒三丈,该死的,把我的饭菜吞了,我就记住你这个仇了。我把脚一跺,那家伙就被吓的跑的好远,可是当它跑到墙脚的时候我看见它蜷缩在一边,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抽搐了两下突然不动了。“我说吧,吃了我的东西一定撑死你!”我还一直幸灾乐祸算是保护了我不平平衡的心理。我的隔壁关的是我的哥哥上官朗,听见我的动静之后马上问我到底发生了事情。“没什么,一只老鼠吃了我的晚饭吃到撑死。”哥哥看了一眼我手上的那恶心的老鼠:“有人在你的饭菜里下了毒。”“什么?下毒?”我被哥哥的话彻底的震到了,你想象一下我的状态,手里还有那只为我式毒的老鼠,它吃了原本属于我的晚饭,就这么送了命。我转头:“那么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啊哥哥?”“有人要置你于死地,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假装中毒身亡。”“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不过我知道中毒的一般迹象就是七孔流血,现在的血从哪里来啊?”哥哥用剑把拿在我手上的老鼠刺穿:“把它扔掉吧,没有用了。”我不明白哥哥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我想起了冷子君,哥哥现在的语气,有些像他。可是现在的冷子君到底在哪里。哥哥在我的七孔涂满了县城的老鼠血,之后我啊的一声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之后我就听见哥哥悲愤的大喊:“该死的黑蝴蝶。竟然会在饭菜里面下毒!”门边多出了一个身影:“快去告诉主人可以交差了。”之后我感觉自己被人放在了单架上面抬出了地牢。路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又一次听见那隐约的歌声,这一次我听出了大概的歌唱内容,那是一个女孩在歌唱她的姐妹。什么 枯藤缠树连根生,映山红花朵朵成,但烦姊妹音讯缪,深宫何处话可真,时久常以死为伍,花残无处思故人。这在我看来像一首情诗也不知道古代人是怎么回事每首诗都可以变成一首歌吗?改天我也学一下。我听的清楚唱的是什么,只是那个唱歌的人到底是谁?黑蝴蝶的妹妹吗?她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啊?我们现在是在仇龙寨里面,不是在蝶灵,但是它是蝶灵的一个小部分,把一些重要的人物全部放在蝶灵去了。我这次来的主要的还是要帮爹爹找到解药,那个迎风半步颠的药效只是七天的活命时间,在那之后中毒的那个倒霉鬼就会毒发倒地而亡。我要马上拿到解药,马上送回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