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龙疑云(二)
670/1089

仇龙疑云(二)

  我突然觉得,自己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

  穿越而来躺进棺材,被上帝摆弄着送了一个鬼夫君,好不容易平息了人鬼风波,却骤然遇上了身世之谜。

  我原本以为,自己就这么被怀疑着,也许会进了天牢,糊里糊涂地做了鬼,然而,却有一个温润地女子静静的出现在我的梦境要我活下去,她抵着我的额心,给了我她的记忆。

  蝶姐姐给我地玉佛闪着光,幽幽的讲着我们之间的故事,那个柔善的女子为我在庵堂祈祷三日,见到我的第一眼,垂眸哭的梨花带雨……

  我知道,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只能安静地成为她们世界里的上官雨儿。

  然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身份会遭到父亲地质疑,质疑的最终结果,是让我的母亲付出了生命地代价……

  太快了,太冷了,也太痛了……

  现在,那个质疑我身份地爹爹,却成了旁人口中蝶灵反动派地棋子……

  我只能亲自去求证心下的疑惑,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前,对一切地一切充耳不闻……

  我还是决定晚上出发,只是这一次我不会再是早上回来。我只好叫香儿先顶替我,这事情我没有告诉除哥哥之外的第二个人。现在的“我”因为受了寒所以病倒了不能出门,也不要见人。我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事情没有处理完我是坚决不会放弃,但是我不想给自己留什么尾巴,之后连累这个或者拖累那个。这样的话一定会留下什么让人心烦地幺蛾子。哥哥告诉爹爹我要去冷府住几天,爹爹因为上次我们送出来的惊喜一直处于惊吓状态,对我们的话基本上没什么在意。没有丞相的阻拦,我的一切进行的相当顺利。我换上了夜行衣,快速的跳上了上官家地屋顶。这是我最后一次为自己的家族讨一个说法,如果一切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我会把爹爹直接告到天朝之上。

  “你就这样一个人去吗?”清浅的男声淡淡的从我的背后传来。隔着夜色,入耳不甚清晰。我警惕地缩了缩身子,确定来人是一个熟悉的男子后轻轻抬头,悠悠的低叹一声:“不然呢,这一次如果不是我独自一人前去,会拖泥带水连累好多人。

  而且,这是一次绝对的秘密行动,当然不能弄的尽人皆知,这也是我予以自己的一个答复。

  我要真真切切的知道,当朝丞相——我的爹爹,是不是一个反动派角色,他的存在究竟会不会让我身边在乎的人陷入一场无法挽回的危机之中。微微抬眸凝神片刻,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继而我转身要走。冷子君一把拉住我:“等等,我陪你一起去。”

  “够了!我不想这样。”哟低呼一声,挣脱他的手:“我自己都不会清楚,事情的真相究竟会有多么地伤人。”我定定的看着他,“你不该来这的,回去吧,回去好好地在家陪你的新娘子吧!”

  “新娘子?”他诧异的抿唇浅笑:“我哪有新娘子!”

  他的话脱口而出,让我怀疑自己幻听,刚刚他说什么?自己没有新娘子?那么紫蝶姐姐现在算是他的什么人?我明明看见她穿着嫁衣和冷子君一起拜堂的啊!

  “我没有和秦紫蝶拜堂,他神色清明悠远,对我解释道“这一切只是一个我们早已设计好的计策。”“太后想要通过我们的联姻扩张朝廷的实力稳固大唐的江山。” “一个计策?你们早就计划好的?”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蝶姐姐怎么会……”

  看着我眸底闪烁的狐疑,冷子君轻轻的笑了:“你的蝶姐姐身旁已经有一个情根深种的段郎了,我如若在他们中间横着,究竟是把自己置于何地了?”他定了定神,目光温柔地像是天际的流云“你还记得吗?我说过喜欢你不一定要占有你。但是可以作为你的兄长永远的保护你。而这就是我要娶紫蝶的原因。”

  我心下一片发怵,“你娶她是为了保护她?她身边已经有了锻炼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来保护。”

  “你真的不明白吗?圣祖爷现在分明在世为什么要他的儿子自称皇帝?现在的李崇茂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温王!”冷子君的声音蓦地从喉头蹦出来,似乎在压抑我的疑惑,似乎在祈祷着我一定要相信他。

  我的心脏被他那如同落雷的低吼怔的不轻,愣愣地看着他,圣祖爷在世,李崇茂……

  我的大脑飞快的消化这突如其来的震慑,猛地一回头,眸中带着十二万分的笃定,没错……我还记得地,在我刚来的时候香儿就告诉我当今的皇帝是李崇茂啊!我的历史不好,压根就不记得李崇茂是什么时候即位的。可是,我再怎么也都明白,自古以来,帝位和江山都是无可取代的啊!

  当今圣上只是一个虚名,好让大臣安心,因为江山迟早是要给他的,那么就没有早晚之分了。其实还是圣祖爷在把持朝政的。只是如果年老体衰的圣祖爷出现在朝堂之上就会给那些反贼朝廷日薄西山的感觉,到时候大唐就如同稀世珍宝,位高权重者欣然得之。

  “那么圣祖爷为什么从来不露面的?”我抬着头,过滤掉脑子里的一团乱麻,专门和冷子君讨论李崇茂和他的家族。

  李崇茂的老爹给了他一个温王的头衔,因为段炼他的处事能力没想到允许他自称为朕。自古以来,天无二日国无二君讲的不都是服从大统吗?”

  “现在的圣祖只是一个空壳子,老了,没什么威性了,说不定马上就要另立新皇了,这算是给北边虎视眈眈的敌国的一个下马威。”

  “你的胆子够大的,到目前为止皇上不是没有驾崩么?你们这些做臣子的好像很希望他老人家早日归西?”我万万没有想到冷子君会告诉我这些,关于皇室的一切,我管不到我也不想管,我只是想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就好。说实在的,我真的很倒霉。好不容易倾心一个冷子君现在阴差阳错成了秦紫蝶的丈夫,然而,我的确愿意鬼使神差的相信,他们的结合是为了稳固大唐地江山。

  “我没有闲工夫管这些,这个下马威反正不是给我的,我要想办法保护我要保护的人。”我神色淡定的看着冷子君:“即便你和蝶姐姐之间只是一场被设计好的交易,你又把蝶姐姐的清白置于何地?”我心下一阵发怵,她的那个情根深种的段郎,究竟会不会无条件的相信她?

  略略冷静了片刻,我重新迎上了冷子君的眸,却见他那深邃地眸底,隐约有微微火光跃出。

  他抬起头用低沉暗哑的声音把我的喉头狠狠压住,他说“上官雨儿,高府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你比我清楚,野心勃勃的主人,疯癫痴狂的夫人,还有一个随时随地都想把你占为己有置于死地高家次子……”

  出乎意料的,他把那些原本聪我世界断开的事情一件件帮我挖出来,沉声问道: “你拿什么保护?不要忘了,你自己的性命还握在高府的手里!还有你那个阴灵丈夫,你觉得你托得了干系吗?朝政大权现在是在圣祖爷手里,可是作为武将出生的高家父子把控朝廷的兵权,说白了,现在的文武百官全部都是有名无实的。就连你爹爹都只是一个虚闲的丞相,你只是一个丞相的女儿,万一动乱发生,你手上要人没人,要兵没兵,你要用什么和敌人对抗?高家父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是怎么被骗进高府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无缘无故给了你一个名分,你爹爹难道不知道高承翔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好让你白忙一场?如果我所料不错,高家和仇龙寨脱不了干系,而你的爹爹已经成为了高家对付朝廷的一颗棋子!”沉寂蝶夜色之中,冷子君连珠带炮的低吼让我愕然,我终于知道了爹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反常举动,即便我还是哪样地不愿意相信……

  就在那一日,他的结发妻子不见了,那一幅蓦然的态度,当他看见结发妻子的尸体,那一种淡然的眼神。我想,天下怕是再没了这样的人,看见结发妻子死亡,仍然是一脸的欣喜神态?还有,他说过自己是仇子龙的奴隶,如果仇子龙是高家的人,那么就是一个奸细,只要仇龙寨不倒,就会永远的的循环,倒下一个寨主。立马就会有一个接棒的。我心下陷入沉思,低声问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你不要想着他们要干什么,你要想的是你现在应该如何自保。”

  我很想找个办法自保,可是现在我要马上去一趟仇龙寨我要把一切全部彻底处理。这一次还是他和我一起去,只是我再也不能把他当成心上人,只能当成哥哥。我这一次整个歼灭了仇龙寨就可以找个理由回去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