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错付
586/1119

痴心错付

  母亲就一直静静的呆在那个充满膻味的屋子里面,除了我和哥哥,没有人知道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但这样的一个秘密不会是永远的。

  我们开始计划着给爹爹一个大大的惊喜,但这一切没有等到我们准备,作为长辈的爹爹自己却忙得不亦乐乎。

  他这几天天天三更半夜带着斗笠出门,却无人知其何往。上官府守夜的人告诉我们这一切是从我们告知爹爹母亲出远门开始的,已经持续了三五天,每一次回来爹爹都显得昏昏欲睡相当疲惫。

  爹爹到底在干什么?难道他是看着母亲不在准备为自己选妻纳妾?我感觉自己满脑迷雾,决定今晚跟踪爹爹一探究竟。

  在现代十几年的夜猫生活让我很好的在黑暗中影藏了自己,我穿着一身漆黑的夜行衣,成了爹爹身影之后一个悄无声息的小尾巴。

  我在一片夜色中随着他出门,却见他鬼使神差一般的走进了高家的府邸,高家的守卫在门口站的笔直,一见来人是爹爹,轻轻的佛着袖口没有半分要阻拦的意思。

  难以置信的,他们走进了一间密闭的大房子,房间的一处有半开的窗户,透着月色,有冰冷的铁器折射处的腥冷光泽,我顿了顿身子,这应该是高家的兵器库吧?我的身子匍匐再窗棂下的草丛里,隐约还看见高府存放着大量的火药和兵器,数目多的惊人。我心下顿时发毛,难道他们是要造反?

  一个晚上的探查我疲惫不堪,但还好有香儿帮我作掩护,所以爹爹没有发觉我出了丞相府。我穿着香儿给我准备的夜行衣,把这一切忙完回府已经接近寅时。

  我顶着两个硕大的熊猫眼,回到房间倒头就睡,当然在这之前,那一身陪着我一起探知真相的夜行衣必须以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消失,只有这样,我才能是安全的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很想安慰自己这只是一场梦而已,说不定,爹爹夜会高将军真的只是因为朝中那些我不知道的事。

  可是,当我想起高承宗的那张脸,我的理智又一次遏制了浮想联翩。

  别天真了,我不属于这儿,眼前的人也根本不是我亲爹,我不知道他所在的这个朝代会驱使他变成什么样子,也许真的有一天,他会因为权谋对最亲近的人兵刃相向,也许……

  如果爹爹要改变,我要想尽一切保护好哥哥,保护上官府。

  可是我真的不知该如何保护,我原本是一个在旗的秀女,如果运气好会被皇上选为嫔妃。现在的我更不可能为了保住哥哥,还有用那个我猜测的属于爹爹的谋反罪名全部告诉皇上?我要告的可是我的亲生爹爹,再说了,谋反的罪名可是要诛九族的,我到时候是个功臣还是罪人?

  虽然我真的不想进宫,这样的话我会永远的失去自由还有我爱的子君。可是,万一的万一,那么高高的地位可以保住上官家。我开始感觉我最该提防的人是我曾经最最亲近的爹爹,这一切对于我都太复杂了。

  我突然想到了月灵儿,她是皇上的妹妹,一定可以帮得到我。可是我要找个理由才能去见她。

  已经死掉的“蓝灵玉”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我现在是上官雨儿是一个丞相的女儿,我如果去见一个曾经的我的替身,现在的一个死人未免也太煞风景。

  再说了,我不可能为了见一个死人就跑到皇宫葬井。听老一辈的宫女曾经说过凡是在皇宫之外毙命的宫女都会经过尸停间把尸体焚化之后洒在那口井中。好让灵魂早生极乐。那个冒充蓝灵玉的,我的替身现在也成了其中一个。我承认我有时想问题总是因为注重结果而忽略了过程,实在不行我就直接从太后身上下手。

  我完全处于徘徊状态,感觉自己无助的快要窒息了,我想要用最简单的方式保护住我最在乎的人。

  那一晚,我没有睡,我一直在想着我应该怎么样去处理这件事情,争取进了宫就要成事。

  上帝总是眷顾我的,因为我遇见了冷琼。她把我带进了宫。那天的天气很好,被带进宫的我闲着无聊在冷琼的带领之下决定和月灵儿一起去玩蹴鞠。以前听历史老师提到过,蹴鞠是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但也不知唐朝的蹴鞠是个什么样子。我们三人一起玩的很起劲,这是一个竹编的圆乎乎的小东西,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来回滚动,显得很是可爱。我原本不应该用可爱这个词语形容一个蹴鞠,可是吧看着它小巧玲珑的样子,我真的感觉很是欢喜。正当我们玩得起劲的时候,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是一个小孩子,冷琼说她从来没见过他,可是他似乎对我们的蹴鞠很感兴趣一下子打乱了我们的行列:“姐姐,姐姐,带着宏儿一起玩,带着宏儿一起玩。”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家的孩子,但是他只是一个孩子,大约是七八岁,我们没有问,带着他直接加入了我们的行列。他真是一个金贵的孩子,和我们玩了两局就说自己累的不行。我们决定在假山后面的凉亭休息一下。这时我们的耳畔听见一个陌生男子的叫喊声,很清晰的在叫:“宏儿,宏儿!”我转头看了一眼和我们一起玩耍的那个男孩子:“你就是宏儿吧?你的爹爹在找你了,快回去吧!”他可没有那么好打发,硬是要和我们一起玩。我们只好先带着他。可是到了后来,男孩的爹爹找到了我们:“宏儿,你要干什么?怎么可以一个人来到这里?”男孩战战兢兢的点点头,躲在我们身后。“成定王,宏儿只是一个孩子,您没必要对他那么的严苛。”那男人连看都不看公主一眼:“他将来是要继承我的家业的,说不定你的那个皇帝哥哥会让这孩子继承大统。我当然要好好的培养他。”“李成!你大胆!皇兄的帝位怎么可能交给一个外人?”我愕然……有必要告诉你,成定王只是皇上的叔叔,但他们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叔侄,因为成定王的母亲不孕,成定王是被他的父亲领养的孩子。只是皇上不得不叫他一声叔叔,毕竟他是一个长辈。这些在我进宫之前冷子君就已经帮我一一的备案,只是我要有一定的脑力去对号入座。我说,“你好歹先称自己有多重啊,怎么可以说出这样子的话来?哦,不要说我的胆子够大,我只是一个外人。”我的话让原本就有些情绪的成定王更加火冒三丈:“你算那根葱?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大名鼎鼎的成定王!”“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对我的影响不大,我只是要告诉你,目前皇上的身体还正硬朗,将来纳妃之后就会有人繁衍后嗣。”

  “是啊,朕知道自己年幼不太懂事,母后给朕安排的三宫六院朕至今提不起什么兴趣。”说话间我看见李崇茂朝我走来,把手搭在我的肩上。“皇叔,什么时候帮我推荐一个像爱妃一样的佳丽来,朕一定好好爱她。”我清楚地感觉自己的肋骨嘎巴嘎巴的响,这该死的李崇茂胡乱的安一个名分给我,对事情的进展毫无帮助。我承认自己是有目的的接近皇宫,我要想办法让皇上爱上我,但一切是不是进展的出格了?他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工具,搪塞成定王的野心。我是一个细作,是太后安排我进来的,我要保住我的哥哥,我要继续做我的上官家小姐。

  “刚才没有吓到你吧?”他转过头微笑的看着我。我摇摇头,感觉空气凝固的可以让人窒息。

  你还记得吗?我们见过的,当时为了跟着大部队去围场过过瘾我还光荣的负了伤,还好是有惊无险。我当时的头埋得很低,毕竟我刚刚冲撞的是有一定地位的皇叔,虽然我的爹爹是丞相我也压不住那么没规矩。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向皇上叩安,正准备拉着冷琼一起参见圣驾时,被皇上挡了回来。“你没有必要向朕见驾叩安,你是整个皇族的贵人,朕给你这个特许。请你永远不要在朕的面前丢失了原来的自己!”“上官雨儿,朕要那个最真实的你,会冒着被砍头的危险去反抗朕的旨意,去追求完美的爱情。即使这一切朕不曾有过。”我当时很想去解释,因为我不喜欢皇宫拘束的生活,我不喜欢循规蹈矩的做人,我已经心有所属。我开始忘记原来自己失败一个细作,我要去找回原本自己要的东西,一切是那么的让人羡慕。我要去告诉子君我要嫁给他,我不想再一次为了家庭的安全牺牲自己的幸福。我把冷琼叫到一边:“帮我告诉子君,我不想为了家庭和亲人放弃了我的幸福,我要勇敢的博一次。”冷琼的离开让我又一次的陷入无尽的等待。

  我想要两全,最讨厌的就是二选一。如果爹爹的军事准备是要反朝廷,那么我到时候又要想自己怎么保命。但愿是我多虑了。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