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陨深阁(二)
584/1127

命陨深阁(二)

  

  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选择那么极端的方式,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慈爱乐观的母亲就这么安静的离开了她生活了半辈子的上官府邸,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天我和哥哥从后山练武回来,香儿突然气喘吁吁跑过来急切对我们说:“小姐,少爷,你们总算回来了,夫人不见了!”我清楚是我记得当时哥哥的举动,他的深眉紧锁,嘴唇紧闭,之后迅速的抽出一只手给了香儿一个耳光:“还愣在这干什么?还不马上去找!”

  香儿吓得一时间慌了神,我为了保险起见,接着哥哥的话:“快去,还在这站着,知道什么叫做十万火急吗?”

  我一面吩咐他们,一面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那个指骨突兀的男子,他的手掌贴在心口上,皱着好看的眉头,一脸冷凝。

  他从来不是一个轻易失度的人,这一巴掌下去,让我的心下微微震荡。

  也许,作为娘亲的儿子,他感应到了……

  “你们几个,跟香儿一起去!”我不敢多问什么,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找到母亲,只要确定她是平安的,上官府还是一个人也不少的,其余的,我们都可以从长记忆……

  我的目光紧紧锁住的是炭盆中烧的可爱的火苗,轻轻一伸手,手指触到的冷凝的空气让我打了个寒颤,入冬了,已经入冬许久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语气悠悠道:“大家把府里上下搜寻一下,娘亲向来所呆之处。”我顿了顿“在找到人之前,千万不要把消息扩散出去。”

  我话音刚落,家丁全部四处寻起母亲。

  那时我和哥哥都急得六神无主,可是爹爹把我们的一切看得死死地,三尺之内都会有眼线盯着。这些眼线眼生得很,不知爹爹从哪里调来的,但是我们什么也没有问,我们多了解一点爹爹的情况,对于我们是安全些,可是我们的安全不意味着母亲的安全。我们是上官家的正统,可是母亲不同,她是上官家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在那之前,爹爹只知道母亲是一个亲王的独生女,可是那个亲王的一切,我和哥哥完全不了解。母亲十月怀胎十月传宗接代,事实证我们也的确是上官家的孩子,可是爹的话如果不是假的,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又该怎么去解释?

  我突然间想起太后,也许她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于是,我在那个暗夜,所有人都熟睡后,一个人去了小树林,那片树林靠近皇宫的猎场,皇家有一批侍卫专门守在那片离宫门最近的领域,好做到对于外界异动及时汇报。我这个半吊子晃悠在树林里,等着太后的信鸽出现,然后把它引下来,把我传递的信息告诉太后,快的话三天时间我就可以得到回信了。

  为了悄悄进入树林,我让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和黑夜一样的颜色。沉默的黑,让我可以更好的隐藏自己。

  不得不说,其实在刚穿越来那会儿我对母亲没什么实质性的情感存在,从天而降的穿越,白送给我一个慈爱无争的母亲,我听府上的人说过,爹娘是少年夫妻,也算是长安城一段美谈。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一直确信爹娘的鹣鲽情深,可不知为什么,当充满着身世质疑的告示贴在长安城巷子口的时候,父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不像任何人解释只字片言,甚至把自己关在了书房,连人都不想见。

  我所有的希望和答案全部寄托在了一个人身上,在寂静的暗夜独自来到树林深处的我,期待着看到她豢养的信鸽,她是天下最有权威的人,可以帮我改名换姓,想必也是了解我的曾今的吧……

  我静静的等着,直到第三日夜里,我等到了那只站在我家房瓦上瑟瑟发抖的鸟。

  我快步行出去,耳畔传来夜枭的啼叫,入了冬的暗夜来的很早,我不知寒霜是如何在暗夜之下完成了她的使命。

  我只有等到人全部睡熟才能避开爹爹的眼线去见寒霜。寒霜就在屋顶等着我,听见我轻声叫她,从房顶翻身下来把我带走了。上官府一到子时就没有守夜的人了,冷子君已经回到了冷府,现在应该睡得很香。我们很快来到了小树林,我的心跳加速也不知寒霜要告诉我什么。

  “你要的答案在树林深处,奶奶来了,会告诉你直接的答案。”

  我独自走向树林深处,这时候我感觉我的右手变得很温暖:他轻轻地说:“我会陪着你的。”

  我突然一惊,这声音是冷子君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正当想的入神,冷子君突然双膝跪地参驾。“不错啊,来的很对时。”在我们眼前是一个穿着黑斗篷的女人,她开始讲述之后的故事。

  我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变的那么复杂。来的这个人是太后娘娘,她穿着夜行衣戴着斗篷。要不仔细一看乍像一个贼。

  我的身子微微倾着,眼皮呼啦啦的跳开只见身前的那个女人缓缓的抬起手,取下头顶黑色的黑色遮盖物淡淡的开口:“不要感到意外,她说,本宫是为了说明上官卿家的事情特意来的。”“上官雨儿,把你想了解的一次性问清楚吧,让你了解你的爹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的声音轻轻的,透在墨黑的天色里,“如若这一切你信了,那一日,你的死而复生怕是再也没有第二次了。”

  我没有直接说我想要知道什么,也没有仔细揣摩那女人话中的含义。我只是默默的想着,作为皇室最权威的女人,她为什么会因为我的一封信独自来到僻静的小树林,或者说,这一切的发生是因为爹爹在朝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虽说我是上官广涛的女儿,可是我对于过去的爹爹毫不了解。

  “宫中的那些传言也不全是假的,只是他们颠倒了黑白把你娘说成不守妇道了。”空寂的树林里,那个声音略显无奈。

  那么说,只有两种可能出了问题的是当今丞相,我的爹爹上官广涛。要么另寻新欢,要么藕断丝连?

  太后的一句话让我心下思虑万千,不是她的错,为什么她会被那无中生有的诽谤弄的不知所踪……

  “上官雨儿你是一个聪明人,一点就通。太后的声音透着苍老悠然而出却让我心下一沉,她始终保持着和我一臂之遥的距离,叹息着对我说道:“你的爹爹当今的丞相上官广涛原本爱上了良王的小女儿颖慧,但在二十多年前的良王还是一个没什么能力和势力的小角色,只是空有一个名头,颖慧又是一个不知礼数的黄毛丫头。当时你的祖父上官云怎么也不同意将自己的儿子的前程交给一个命在旦夕的良王,这样他的女儿会回了你爹爹一生的前途。”

  “既然祖父反对了这门婚事,那么就和良王的女儿没有什么瓜葛,可是为什么宫里把他说的那么的不堪呢?”太后笑了笑,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你的爹爹和颖慧这丫头感情至深已经论及婚嫁,可是你的祖父上官云反对这门婚事,这让你爹爹心情郁闷,为了要留住他的心上人当天他去了酒馆,之后借着酒劲和颖慧发生了越举之事。上官云为了保护你的爹爹只好让人给了颖慧一万两银子,把她赶出宫让她自生自灭。我从来不知道上官家的祖上会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这让我以后怎么去面对那些人呢?难道我要告诉他们我的爹爹是一个不敢追求真爱一味的听从父命的负心汉?如果在我们的那个年代,一般都是只要感觉对了就恋爱,可是在这里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所有的自由恋爱气息全部死在了摇篮里。

  “敢问太后,之后的事情又怎么样?”太后抬起头看了看运处的星斗:“之后本宫再也没见过颖慧那丫头,你的爹爹听从你祖父的话安排了婚姻。太祖皇上的指婚要他和你的母亲扎暮雪成了亲,为了保住名声关于颖慧你的爹爹对你母亲只字未提 。”太祖皇帝原本就喜母亲的,所以当然希望她幸福,娘亲是纯亲王扎乔的女儿,因为纯亲王死于战乱,王妃殉情太祖皇帝看母亲可怜就和太后一直收养在身边,直到后来嫁给爹爹成为丞相夫人。但是母亲始终不知道爹爹是一个心猿意马的人,始终不太注重母亲的存在。这是一场 政治婚姻是一个父亲为了保住孩子的地位做出的决定,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这时候的母亲成为了最直接的受害者,但她没有反抗的余地,没有半句怨言。我受不了这个,丧失了感情的唯一性,这样的一切毫无价值。但是不可以拒绝。我们得到的答案是让人害怕的,母亲是个牺牲品,爹爹是个负心汉。“雨儿,雨儿你在想什么啊!”冷子君急切的呼唤着当时已经接近魂离的我。

  这家伙比21世纪的网络新闻还要八卦。传播速度一定和光速不相上下。所以母亲才会选择用逃避让自己得到应有的安全。我们已经在上官府上上下下寻找了近四天时间 也没有找到母亲,这时候我想起了古代常说的以死明志.母亲会不会已经寻了短见?我的心开始不安起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