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欲来
69/1034

风雨欲来

  我曾想过,如果我就用蓝灵玉的身份回到上官府,到底会给上官家带来什么,如果我告诉他们,其实我不是真的上官雨儿,只是一个遥远的过客,上官府又会遭遇什么……

  如果这一切如前者,那么我在回到上官府的时候只能见到丞相的遗容了,如果一切如后者,作为上官家族的一员,我也难逃一死。我开始默默地担心起来,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皇宫,也为了风雨飘摇的上官府。

  “你怎么了,看起来那么心事重重的?”冷子君问我。

  “两件事没有办好一件,你能高兴的起来么?”

  “现在的公主就在眼前却失忆了,现在的牡丹图已经到手,却被当今的公主指认为假图。”哪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事情啊,想得我头都大了。

  冷子君看了看我的神色,淡漠的开了口:“恐怕这一切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一波未平一泼又起,老鸨把灵儿的赎金一下子提高到了五百两黄金,于是我们几个身上又莫名的多出一件事情来——筹钱。

  我原本想着,我们可以靠着卖艺什么的得到一笔酬金,可是片刻后,我立刻被冰冷冷的现实拍醒,我转过头,看见一双耀石一样的眼睛瞪着我:“卖艺亏你想的出来……”

  我心下一阵愤愤,“卖艺怎么了,卖艺不也是……”

  但我很快没了底气——

  只因为那双骨裂分明的手蓦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神色悠然道“五百两,不如把你做抵押可好?”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把我往他的方向带了一带,语气冷凝道:“不过是个女儿家罢了……”

  我的神色恍惚了一下,双唇微微抿动,一时无话。

  那一刹那间的恍惚让我无意识的点头,那只扼住我手腕的手舒的一松,唇角微微扬起道:“我身边的人会办好你担心的事,”眸色微微散开,他轻声道:“你,不过是个女儿家罢了。”

  话音甫落,他便来了个潇洒的转身,我抿唇微微抬眸,恍惚闻见一股记忆中的幽然……

  这一次,我真的不是幻觉,然而,我却只能告诉自己,这一切只是幻觉……

  卡卡是个力大无比的奇人,他通过音辽的临近部落飞鸽传书,很快筹到了钱。没等我们出马,卡卡的银子已经远远地超过了灵儿的赎金。卡卡是个神秘人,在这里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除了我们几个之外,他也不随意和旁人说话,矮小的他太不起眼了,随处可以藏身,藏匿的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这一阵寂静的藏匿会被一阵轻微的哨声打破,只要阿藏取下腰间的哨子一吹,他就会立刻出现。

  为了顺利的带走月灵儿,我们交给了老鸨赎金,但我不方便直接找老鸨要人,因为她没有那么好打发。要是有问东问西的,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阿藏是一个极其沉得住气的人,他打着逛酒楼的名义晃了三天,之后从老鸨的手里轻轻松松的总赎金拿到了灵儿的卖身契,微微退了半步,他舒展的手指落在了老鸨的头顶,而后轻轻呢喃了句让人听不懂的话语,转身离开。

  走出了那烟花飘飘的地界之后,灵儿睡的很熟,冷子君轻轻的托起手腕帮她把脉,而后一脸淡漠的对我说“不要叫醒她,让她继续睡。”

  我点点头,眸光清明的开口问冷子君:“她无大碍吧?”

  冷子君眸光微微一暗,将灵儿的头颅微微托起:“身上的伤不要紧,只但愿她不要变成那日你的模样……”

  我的骨节突兀了片刻,抓疼了灵儿的肩胛,肩头的身影抽搐了下,我放低了声音:“哪日的我?”

  冷子君没有说话,低眸指了指我脖颈处的玉佛,我才明白他指的是我穿越而来的失忆事件……

  可是,这也不会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吧,一个刚从青楼救出来的女子,如若真的失忆了,估计早就……

  后半句还没出口,冷子君蓦地抬手对我道:“看这里。”

  我顺着冷子君的手指落眸,眸底是一个软软的黄豆大小的凸起,伸手一摸,让人心凉半截:“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她的玉枕穴被人攻击过……”

  我心下一个澈灵,玉枕穴——攻击

  为了灵儿我们什么都可以豁得出去,开口淡淡道:“重点,如何救人?”

  冷子君只静静一个侧身,“去找人,越多越好。”

  他话音方落,车轴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异响,我知道,卡卡又离开了,我也知道,如若这一切真如冷子君所说,灵儿面临失忆,那么,这是唯一的法子了……

  听冷子君的建议,个把当年宫乱的情景再一次重演一遍。当然在这一次不会有如麻的杀戮,大家都会是已经串通好了的。每个人身上带着一小袋山红花汁刺破了袋子,流出”血”就代表那人已经阵亡了。至于我就是那个冲上前去保护公主的蓝灵玉,当剑拍到我的胸前时”倒地身亡”那时候的公主也许会因为受刺激而大叫,之后想起什么来。到那时候我再把一切告诉她,就可以带着她以上官雨儿的身份回朝了。一切计划的很完整,但是要看公主是否予以配合了。

  他们”杀”的很欢,但公主完全不知道这是一个局,被吓得大喊救命,躲在我的身后。聪明的允舒航为了更好地刺激灵儿的记忆还专门找来口技师傅。他要负责模仿的是月灵儿的亲哥哥当今的皇上李崇茂。他们依旧杀的激烈,”李崇茂”只好冲着妹妹大喊:”带上玉佩马上离开!有多远走多远,独自安生立命去吧!”“你要记住,从此你和我大唐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再是我的妹妹,我也不再是你的皇兄!”毕竟是练过口技的专业人士,那人说话的口吻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更让我们高兴的是灵儿哭了,在说话间灵儿在地上拜了两拜之后说了句:”上官广涛,的天下者吾皇兄一人的,大唐江山希您帮皇上用心辅佐。”月灵儿的话音刚落,迎面刺来一柄长剑:”的天下者非龙之嫡子,请君入瓮!”

  我眼看着马上就要被刺到的公主,心里急得慌,但却没有插一脚的办法。月灵儿眼睛睁得大大的,突然生气的喊了一声:”吾唐万岁,皇帝千秋!”

  我们以为她已经想起来了,可是却出现了一开始戏里没有安排的事件,那个冒充皇帝李崇茂的家伙来真的,拿起剑顶住了公主的喉咙:”宫乱年年我也烦了,早点上路吧!”我赶忙啊的一声大叫,挡在了公主身前。我没有想到演员会叛变,但是你不要担心我,躲在衣袍之中穿了软甲,是以防万一的。我的应声倒地果然刺激到了失忆的灵儿,她开始抱着我大哭,虽然我知道那是假的,也免不了真情流露,在她的哭泣声中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站起来,把我的身体安放在了台阶上。”大唐天子未丧,本宫倒想问问你们要干什么?”那个假扮李崇茂的男子被一群人团团围住:”仇子龙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倒感觉奇怪的紧,仇子龙不是已经死在仇龙寨了吗?怎么……”蝶灵没有那么好击败的,主人不会放过你们的!”假的李崇茂说完这句话撞在了冷子君的剑上,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又给我们留下了一堆的问题:他是谁?来干什么?那个已经死掉的仇龙寨寨主和他是什么关系?这一切要随着他的死变成永远的谜团了吗?

  庆幸的是这次演习很成功,因为公主记起来了,她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本宫一定会保得住你。”这比什么都重要,至少我们的辛苦就没有白费。就算明天公主说我欺骗了她,要把我处死,我也会笑着走向法场。

  我想,我做了该做的,公主现在是月灵儿,再也不是水云轩的青楼歌伶,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灵儿了。说起来有些伤感,因为我舍不得。”想什么呢?玉儿?”我一个转身发现公主微笑的望着我。”参见公主!”我急忙双膝跪地。”我就说吗,这身分一暴露,肯定是要引起不便的。我没有说错吧?”

  “哎,早知道这样,我宁愿做失意的灵儿,也不要做大唐的公主了。”她语气淡泞,竟然流露出一丝忧意。

  我急了,”公主,话是不能乱说的,你怎么可以放着公主之位让闲呢?”

  “以前做灵儿的时候好歹还有一个叫玉儿的好朋友。可是现在……”“公主,你杀了我吧,我知道我不能拖累你们,虽然我是那么的不想死。”

  “你一口一个公主,你好歹还知道我是公主,你知道吗?除了皇上和太后,这个天下数我最大。我是皇上的妹妹,你是公主的朋友,怎么可以死在这个地方?”她抱着我:“放心吧,我会保住你的,一定会的。”

  “那你怎么和皇上交代啊,我是怎么出宫的,怎么遇上你,怎么变成上官家的千金。”公主拍了拍我的背:”你知道吗?蓝灵玉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等本宫回宫之后就把她按照婢子的殉礼发了丧,你们不是已经有了一具死尸了吗?想得简单点,本公主只想保住你的命。”

  “上官姑娘这下放心了吧?”我惊讶,关于我的事情她一个字也没有说起。她把阿藏安排的尸体放到了马车里,要我们想办法帮她用硫酸毁了容,尸体穿上了我平日的衣服,彻底的变成了蓝灵玉。

  我是被公主亲自带进宫中的,我是一个安分的人,公主告诉我,要做就要做的彻底。我现在是上官千金,我现在是被太后派出来找公主的,见过我的就只有家人和太后,外加一个很好打发的高承宗。只要公主一口咬定她带着我,高承宗就毫无办法。看样子我可以在公主的护卫之下过几天安乐的日子。我顺利的回了宫,但是我宁可呆在外面不要回来了,因为这次回来我的功劳虽然不小,但是却发生了一件让我们上官家全家蒙羞的事情。要不是我做了一件让举朝欢庆的大事,有太后和公主照着,我现在已经与他们一样被父亲软禁了。我不知道我的家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宫里已经把爹爹传的沸沸扬扬。说他有了小妾,纳妾的原因是因为娘和其他男子私通。这一切太荒谬了,现在最岌岌可危的是母亲,但她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唯一可以补救的办法就是证明我的母亲是清白的,之后把这一切忘了。千万 不能让宫人和大臣把这件事情传出去否则皇家的颜面扫地,爹爹的这个丞相也只好换人了。太后说,我必须成为皇上的女人才有机会彻查此事。地位高了,自然就无人多嘴了。皇宫里的月灵儿是我的好朋友,她也相信我的娘是清白的,但如果爹爹把事情闹大就不好收拾了。我必须先把自己送出去,成为皇上最信任的人,才能保护我无辜的母亲。如果爹爹的话不是空穴来风那么做这件有逻辑的事情也是有一定破绽的。

  我原本想着,要是不想引起皇上的注意越平淡越好,可是这样,上官府就永远翻不了身。母亲会背着与人私通的罪名过一辈子,直到后来孤独终老。我就这样认了命把自己送了出去,那我的子君怎么办,他还不知道一个女孩默默地爱着他。让我想到的是这一切是高家的细作,主谋是高夫人,她在想尽一切办法报复我,因为我没有和她的儿子——那个已经死掉的高承翔结婚。你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想是吗?我告诉你,是高承宗引导我的。他高兴终于把我推倒了,很高兴把我推倒。因为母亲和父亲可能影响我一生的幸福,打垮了他们之后粘死我如同一只蝼蚁那么简单。上官雨儿,自求多福吧!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