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拾忆
68/998

金枝拾忆

  我没有时间去思考阿藏口中那所谓的“朝玄暮素”,在金蝶寨的那场酣战之中,他灵动的身影动如脱兔,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暗夜职中的白丝带。

  同样矫健的身姿,也会在一个璇身之后看看肩头是否有敌人飞溅而出的血浆,却是同样的慈悲为怀,对于逼开他的敌人,网开一面……

  黑蝴蝶在一场战斗下来流了不少的血。然而当我的视线锁定身侧的藏蓝男子时,他的唇角微微扬起,眉头也没皱一下,只是在片刻之后很绅士的朝我伸手:“牡丹图再她身上,你去拿来吧。”

  那个瞬间,我的对阿藏有了莫名的好感,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男女有别,他用他的半步,留给一个敌人最后的一点尊严……

  我们一行人拿着从黑蝴蝶手里夺来的牡丹图决定趁夜直接奔向水云轩。也许灵儿看到了图可以唤起她的一些记忆。

  然而,到了水云轩,我们才发现把一切想象的太简单了,这一次我们在路上遇上了麻烦。准确的说,是遇上了埋伏。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见到月灵儿,马车上面还有一个处于Over状态的女孩子,是卡卡和允舒航在后山带来的,卡卡把我带到后山的时候我没有被尸体吓到,把原本属于我的装扮全部弄到她脸上。委屈她了,身子都凉了还要被我们那么利用。她一直呆在马车下层的暗格里面,一会儿我再来和你说我们现在兵分三路去办大事。冷子君带我们沿着回路直奔水云轩,但是冷子君有些疑虑,生怕出乱子。我们决定先要找老鸨核实一下灵儿的身份。

  老鸨告诉冷子君,灵儿是她带回来的。她见到灵儿是在城外的那条云水河里救的她,这里是一个离长安城较远的地方,步行要花十来天。当他见到灵儿的时候,她受了很重的伤,不断的在水中挣扎着。老鸨想着,遇到什么大难了,当时的老鸨因为送一个朋友离开云水镇,所以刚好遇上了这一切。

  善良的老鸨救了她,帮她治好了伤,但是却惊讶的发现——她失忆了,不记得自己姓字名谁,也不记得家住何处……

  老鸨见她可怜留下来了。看见灵儿身上的衣着,判断她至少是一个官家小姐,可是灵儿失忆了,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老鸨在帮她换下湿衣服的时候,看见了她随身的物件之中的那块价值连城的玉佩。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老鸨选择了帮她暂时保管唯一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依玉上所刻的字称她灵儿。她只能听从安排呆在这里,如今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至于我呢,就只是把阿藏当成我失散多年的哥哥,然后拿块烂皮贴着脸,再去见月灵儿。原来在我脸上的麻麻点点已经不存在了。还好灵儿记得我的声音,也还好我的变化不是特别大。我说我要把她离开这里,赎身回家。她只是问了我一句:”你会陪着我吗?”见我点点头,依在我肩上放了心。

  “灵儿,我答应你,一定把你安全的带回宫里,让你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份,让你见到父母衣食无忧。”她慢慢的抚摸我的脸,取下了那原本就不存在的烂皮:”玉儿,无论你是谁,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信你。”

  她的话语旁我心下一暖,见四下无人,我悄悄在她的耳边告诉她:”上官千金至。”那是一种给予她的安慰。但是现在月灵儿不记得自己是大唐公主,不认识什么上官千金,只是知道,一个叫做玉儿的好姐妹,可以带她安全的离开。

  灵儿的记忆力丧失,一开始我们毫无办法,但到后来我突然间想到了——催眠。

  这是21世纪为了恢复病人记忆力医学上常用的一种方法,刚好我在现代的好朋友周仪的老爸就是干这一行的。我常到周仪家里玩,拿着她老爸的医学器械瞎摆弄,周仪老爸的会议满天飞,老妈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医学狂,作为周仪的朋友,我和她的家人自然也走得近,好歹听他们念叨,学到了一些皮毛。无论现在有没有用,我都想要试一试。

  我安排灵儿躺下,那时正当中午,由于是初冬,街上没有什么人,自然水云轩也就没有什么生意的。我把灵儿的身子放平,给了她纸笔把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用低八度的声音告诉她,要求她尽自己的能力画下来。不出我的所料,他画下的是那场宫乱。她的记忆大概只停留在那一天了吧?实在没办法,我从冷子君手里拿来了牡丹图,决定好好地帮帮月灵儿。你还记得这幅图吗?图上画满牡丹,是你的母亲最喜欢的。现在你要把这幅图带到你母亲那里去,你的母亲是……我尽量放低了声音,希望不要刺激到灵儿。她突然坐起来抱着我大喊:”假的,假的。”我一时不知道她说什么假的,只是感觉不太对劲。急忙把这事情告诉了冷子君。我还记得我们刚从蝶灵出来的时候被黑蝴蝶截住了:”要么留图,要么留人。”如果图是假的,那黑蝴蝶又何必那么的大费周章?

  当时还好身形矮小的卡卡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之后我们上了阿藏的马车。是卡卡救了我们。才有了之后的故事。还记得马车暗格里面有一具尸体,我想,我已经把他们的计划揣摩的八九不离十了,如果猜得没错,那就是当时引起蝶灵上下惊慌不已的神秘人物——阿藏的杰作。他因为用了九曲幻影针很轻易的夺去了那个无辜丫鬟的生命,那个可怜的家伙领死之前大概还不知道自己会被音辽的王爷杀死,更不会知道,自己会成为另外一个女孩的替身。可怜的孩子,你大概冤过了窦娥吧?但是我们没有彻底成功的打垮蝶灵的总舵,以我们的能力根本做不到。但阿藏为了让我们更好地脱身,也就只好这样做了。他答应过我,一定让我以上官雨儿的身份重新回朝。我重新回房的时候灵儿依旧很安静的在等着我。

  因为她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在这段日子里,我庆幸我遇见了她,而她是那个我要找的人。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祸端我们决定先留下来。反正已经出了断魂谷,有没有蝶灵的追杀,回如也就是三五天的路程了。但我们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朝反向发展。当晚,灵儿因一个梦吓得大哭,把睡在隔壁的我吓出一声冷汗,急忙起来看看。

  灵儿一见是我,就像见到救星。急忙大喊:”玉儿,快,快给我纸笔!”我应声从案台拿了纸笔给她,她刷刷几下画出一幅图,期间不到十分钟。花上有一幅这样的情景:一个置身花丛的女孩正在扑风捉蝶,但是什么也没有捉到,网里是空的,蝴蝶飞走了——蝶零。我大惊:”怎么会这样,她在预示着蝶灵!”这让我感觉害怕,蝶灵的杀戮又在脑海浮现。直觉告诉我灵儿想起了什么,但是我也说不上来。我给她换了一张纸,让她接着画,这一次她在纸上画了一片很大的海,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想要看看她之后画了些什么,但她后来不知为什么又停笔了,已在我身上,死死地盯着她画的那两幅图。”你要告诉我什么?”我问她。但她除了依着我竟一言不发。我也就只好自己多动一动脑子了。

  半晚,冷子君问我有没有什么收获,我摇摇头,指着手里的图:”除了这个什么都没有。”冷子君接过图,仔细的看了好一会,然后对我说:”我们必须马上回去,你家有大难即将要发生。”我倒感觉奇怪,爹爹是丞相,出皇上之外他最大,有谁敢动他?但冷子君坚持这一番说辞我无言以对,问他问什么那么肯定,他说是公主的图告诉他的。

  灵儿在图上画着的牡丹和女孩,再加上她看见牡丹图之后的反应,冷子君说,解了这幅图就可以解释灵儿为什么会失忆了。

  根据灵儿留下的图我们得出了两个结论:其一是公主的灵和图中的蝴蝶蝶灵的网有一定联系,所以蝶灵藏有牡丹图。你也知道这是不成立的,因为我们已经拿到了牡丹图,也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其二就要联系三幅图去共同思量,第一幅图依旧是蝶灵的暗指,还有牡丹图。文章就在第三幅海的上面。我们仔细研究图片的所指,后来延伸到了海字上面,海是宽阔的,有浩瀚宽广之意,有波浪汹涌之声。后来得出的结论对准了两个让我乍舌的字——广涛。上官广涛!是我最亲近的人啊!但是现在我们得出两个结论:要么上官广涛已经知道牡丹图的去向,在领兵夺图时落入蝶灵。这样的话他会空茫一场,要么上官广涛就是蝶灵的逆党,他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得到牡丹图。天呐!千万不要,这一切太让人伤心了。我所了解的爹爹也不是这样的人。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