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创作 > 穿越 > 深宫霓裳泪倾城
穿越
巧遇金枝(二)
61/1480

巧遇金枝(二)

  我开始一个劲的跑。顺着气息,希望可以找到灵月只是问一句:”你好吗? “

  我就这样一直走,没有看见灵月,也许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我有些想她了。我决定要马上回去,留在皇宫里面的一桌子客人还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很奇怪的笑声。这笑声诡异的很我整个人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于是,我在好奇心的驱使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路,这时我在路边的芦苇从中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确切的说,那是一块被丢弃的木牌。

  我把木牌捡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发现上面有一只蝴蝶的图案。我双腿蓦地一抖,吓得直冒冷汗。

  我心下一个澈灵,脑子里第一反——这是蝶灵的东西,他们又一次重现江湖了?我慌慌张张的沿路返回,却没了看路的胆子。

  我只顾埋头走路,双脚踏着地面的沙石咯咯作响,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快些,再快些。

  直到——遇见了那个穿着打扮很奇怪的男子。

  挺拔的身姿闲适的走在有些阴暗的羊肠小道上,一身藏蓝色长袍,乌黑的长发垂落背脊,被一根莹白色玉簪盘起,透着一股子冰冷的寒意。

  那时正是深秋,他的脖颈处围着一条类似围巾的物什,似乎是用来御寒的,可那时的天气,似乎还没到需要围巾的程度,更何况,是个男子。

  我的脚步因此慢了下来,足看了他几秒,那身影的目光和我没有交集,只是静静的擦身而去。

  我原本以为,我们可以这样毫无交集的各自的走,就在这时,我的肩头蓦地搭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这位女儿,你为何走的这样急?”

  我心下一个澈灵,半晌才有些迟缓的对上那双冰寒却温润的眼睛:“小女子遇上了十万火急的事,先行一步。”

  说着,我对他微微一个欠身,转身就走。却不想,匆忙之下把怀里的木牌掉在了地上。

  我的瞳孔瞬间一凝,却见他修长的手指已触到了地面,他缓缓拾起木牌,神色悠悠道”蝶灵?”

  我的心头蓦地一紧,正以为他要开口问我蝶灵是什么地方的时候,他却话风一转:“这是你的随身之物?”

  我急忙点头。

  “所以……”她抬起头,目光落在的侧脸的“疤痕”上,“你是宫里的人?”

  我颔首,“我是皇宫里面的宫女,现在我要马上回去了。”

  “什么?宫女?”他笑道:“你这样容颜的女子,只能呆在柴房或者浣衣局,如若出来,一定会……”他的话带着讥讽,我的确听不太习惯,但眼下实在不是斗气的时候,我微微前进两步靠他近了些,淡淡道:“想必阁下是身份高贵的人,自然不会在意我们这些如同草芥的宫人。”我咬着唇瓣继续道“只是不知公子是谁的座上宾?”

  他拧着一双渊黑的眸,语气清冷道“你管我是谁,自然不会成为你的谁。

  没错,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也不会多管他,只是现在他是不是要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我试探着问他:“阁下欲去往何处?”

  “我自然要回宫去见皇上和太后的,你是宫里的,不介意带我一段吧!”我摸不清他的身份,再加上我又只是个宫人,哪里可以帮一个陌生的人带路呢?虽然这一切在我看来似乎说得过去,但这还是不妥的。

  可是,看着他那一身的藏蓝,我知道,他的身份一定是不简单的。

  我正在思虑着,耳畔传来他的催促“你走不走?我等着你带路呢!”他似乎在命令我,但之后事情的发展却让我爸对她恨之入骨。我们回了宫,万幸的是所有人都没事。太后正在审理一开始的那个栀子花的味道究竟为什么会让人晕倒。是谁做的手脚。我一直就在旁边站着,好老实。关于我追出宫去干什么太后什么也没有问,因为关于这些他也许根本不在乎。我只是一个宫女罢了。没有人会在那时候说自己知道那个差点让自己送命的味道到底是怎么发出来的,这会让整个皇室的人害怕的。可是皇宫里又有一个这么不怕的人。我现在告诉你他就是那个和我一起进宫的人准确的说,是我把他带进来的,可是这家伙他不懂得知恩图报,说我是蝶灵的人,那个什么栀子香的粉末是我传递信息的途径之一。

  皇上听了,准备把我拉出午门问斩。我如果就这么糊里糊涂做了刀下鬼是不是也太可惜了?我知道上帝一定不会同意的,主角死了故事如何继续?我接着给你讲下面的故事,正当这时,在这一片寂静的空气中,冷子君的妹妹冷琼突然站出来:“回禀太后,灵玉是一个小小的婢女,平时都呆在宫廷之中,太后身畔,怎么会人是什么蝶灵的的人呢?”

  “是的,她认识,如果一切不出微臣所料,现在他的身上会有一块蝶灵标志性的木牌!”他的话彻底惹火了皇上,当时还有唯朵和列吉利在场。皇上更是气得脸红脖子粗直接下了死命令,搜身之后乱刀砍死。

  如果按照一般的穿越后的套路发展,我一定会遇上个英雄救美就会感觉我是不是开始走桃花运了?不要急,主角光环照着每一个幸运儿。这次救我的依旧是冷子君。他慢慢的走向我:”这些事情就不要皇上费心了,她原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丑丫头,就算你真的进去在蝶灵那种地方也根本站不住脚啊!她自小从未习武,自保都成问题。”说着他把我转过身,解开我衣襟的两颗盘扣,把我整个人倒起来甩了两下,那动作有些诡异,更有几分滑稽。

  “禀上验查结果,此女身上没有木牌!”他放下我,微微含笑着开口。

  我也惊呆了,当时木牌是在我身上的。可是不知为什么,被甩了两下之后奇怪的消失不见了。

  我脑子里唯一闪过的就是在武侠小说当中的被称为神术的隔空移物。这种武功是要用修炼之人的内力和念力把要转移的东西到达自己要求的地方。这么说,冷子君早就把木牌转移了,他那些举动全都是逢场作戏,向太后交差。我的危机解决了,可是太后却交给冷子君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带上一队兵消灭蝶灵。之后太后离开了那个热闹的揽月亭,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刚刚脱险的我。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回去的,他没有让除我之外的任何人跟着。我一个人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还记得当时太后帮我增加身份,提出来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永远陪着她,皇上要求寒霜帮他找到自己的预选皇妃可是寒霜是一个好丫头,不会出卖我的。太后把我带到了寿安宫,告诉我,要交给我一个特殊的任务,唯一进过蝶灵的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要只身犯险去一趟蝶灵。我有必要向你交代一下我在现代的家庭背景:我是跆拳道黑带那是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个优秀的侦察队队长。所以他一心想要一个男孩,美其名曰:“延续香火”,好接他的班。

  可是我的那点三脚猫在古代基本没有顶多就是小小的见义勇为,让我自己练习跆拳道强身健体。对付蝶灵我还差远呢。而且我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这只是一个秘密,今天我为了保住我的命我只好向太后坦白,我有密集恐惧症!还记得我当时在蝶灵看到那些尸体的时候我就有眼前一黑的感觉,只是刚好那里有棵树,所以我的心下才稍稍有缓和一下。

  “蓝灵玉,你听着,本宫要你和一个人去办这件事情,顺便把本宫丢失的牡丹图找回来。如果你可以把这些事办成,本宫会允你一件事,让你用原来上官府小姐的身份回来。”那天的寿安宫,太后这样对我说。

  这一切是足够诱人的,我想回去见见哥哥,告诉哥哥我很好,免得他和娘担心我。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太后会安排两个男人陪着我。对于我这个爱出风头的人来说太后就是不相信我。出发当晚我被太后叫到寝宫,寒霜早就歇息了。毕竟这件事情关乎皇室颜面,公主和牡丹图都是绝密,对外人最好半点不要泄露出去。丢的是皇宫的公主,时间是两年,在这期间也只有皇室自己知道我说的皇室,当然也包括紫蝶和冷琼这一类的贵族皇家贵族。

  我怎么也没料到,让我独自一人潜入蝶灵得太后,会给我安排两个帮手,其中一个还是我近来才遇见,连名字都叫不上的男子。

  冷子君和我算得上不是陌生人,可是,那个淡漠的穿着奇怪的男人也在我们的出行队伍之中,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明明白他到底叫什么,他带着清冷的气息,给出来名字长的的确古怪,——贺尔吉吉特古力杨池。我说的名字实在有些长了,也没功夫去记于是决定,就直接用一个简单的音节称呼他——“喂。”

  我很奇怪,他不生气,只是当成回报,叫我就直接叫那个谁,我们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我问起冷子君我们应该往哪里走,要不然就得像无头苍蝇一样的瞎转,这件这就是漫目的的。冷子君告诉我,我们应该先去军事重地雪桦山,之后穿过断魂谷来到薛地我们就算是出了宫。

  我听得一脸无奈,这一切太麻烦了。”想当年姐姐我还钻过狗洞呢,怎么就不用绕那么大一个圈?难道冷子君不知怎么方便怎么来吗?还去那么多的古怪的地方。”我差点和他们兵分两路,可是到后来一想,做事做个半吊子不像我的风格,再说了,这次出宫是太后的绝密安排,自然要绕一圈的。我耷拉着脖子自我安慰,冲着远走的他们高喊:”没有姐姐我带路,我看你们走多远!”实际上是在为自己争取面子,因为这事是太后给我的不做好对不起她老人家。我突然想起了灵月,上次那种莫名的感觉又一次的出现了,我要去把灵月找回来,一定要去。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