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蝶灵(一)
52/1090

落入蝶灵(一)

  我该准备回去了,回宫里去。至少这一次没有白出来,我确定了我就是上官雨儿,不是一个岌岌可危的冒牌货。哥哥沿着小路把我送出府,我正准备动身沿着莽莽密密的灌木丛离开,突然听见树林里传来阵阵沙沙声,有一群黑衣影飞出来,其中的一个抓住我的胳膊对同伙说:”兄弟们,这就是上官雨儿,把她带回去交给主人!”

  他的话音方落,腹部立刻挨了我的后旋踢,我警惕得抬头,一脸戒备的看着那些凶神恶煞的黑衣人。

  “你们的主人是谁?抓我过去干什么?”我看着他们,扬声问道

  他们没有回答我,我只是听见哥哥对着他们大喊:”放下,我看你们谁敢!”刀光剑影好一阵厮杀,我被吓昏了,忘记了像上次一样华丽得美女救英雄的快感,静静的做了一会需要保护的小白羊,因为,眼前这个风姿错约的男子,是我的哥哥呢!

  我微微的叹了口气,静而坚定的补上一句:货真价实。

  过了好一会,耳边的厮杀渐渐没了动静,我欢愉而又满足的想着,应该是哥哥把他们全部摆平了。

  可是帮我怀着万分崇拜的心情从昏厥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粗陋的门,简洁的木窗,到处都是一股子乡村的气息。

  门外站着一群面色木愣的红衣男子,在我的床前站着一个白衣女子,看起来和我的年纪相仿,大不了几岁的,一见我醒了就对旁边的那群男子说:”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禀告债主!”那群人答了一声是便去了两个。那个女孩还在原地站着。

  “我,我为什么会在这?你是谁?”我一次性想把所有问题问明白,似乎有些操之过急。可我的脑子里混沌一片,对于自己的一切不知所云。好在,四下无人在意我有些懵懂的举动,只见那清秀女孩微微一笑,头上的青玉簪子微微晃荡:”欢迎来到蝶灵!”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蝶灵的五舵——不归山的仇龙寨!”

  我顿时心下一个咯噔,感情我是被劫持了?难道那一群的黑衣人是笃定我会走那条小路,而后,特意来那条路上堵我的?

  我费力的坐起身子,四下环绕,这里的男子统统穿着暗红色黑纹长袍,女子则是一身藕白色及裸长裙,乌黑的头发轻轻的向后挽着,叫不出名字,远远看上去,像极了一只花间休憩的蝶……

  “我不想知道你们的寨主到底是谁,快把我送回去,我不是好惹的知道吗?我是……”我突然停下了,千万不能告诉他们我是上官府的人,虽然在一开始他们就很完整的叫出了我的名字,可是在天底下叫上官雨儿的又不止我一个。就像我在21世纪的叫做尚宇的同名同族就有两万多人,我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到时候来个抵死不认他们也没有办法。

  我忘了告诉你,在那边的时候周仪经常被我耍的很惨,我糊弄人的技术可是一等一的。“我们知道,你是上官广涛的女儿,上官朗的妹妹。”冰冷的声音突兀的开口,仿佛一根细长的针,落在我心口让人发怵,但是,我尚宇是什么人,死而复生都经历过了,难道还会被这几个人几句话吓住不成?

  想到这里我眼睛猛然一瞪,朗声开口道:“停停停,我叫做蓝灵玉,不要帮我改名换姓,这等于挖了我家祖坟!是很不道德的。”

  我一脸正色的冷然指道:“如果严重的话,你全家十八代死绝!”

  我知道我的话在这个封建的朝代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现在改名换姓是大不敬宗族之罪,这个篓子捅开了,他们伤不起。“你确定你不是上官雨儿?你的左臂也没有月牙刺青?”她开口,依旧带着十二万分的难以置信。

  “大姐,我活了十几年了,左臂从何来的什么月牙刺青啊,我潇洒得露出左臂道,“我叫蓝灵玉,是浙江杭州人,我的 母亲姓白,我哪里和上官家扯上什么干系?”

  我一口气说了一堆,就是为了打消她对我的怀疑让我逃出去。

  我不能回上官府去,太后还要我找到丢失的牡丹图,我现在却落到了逆党的手里,真是天底下一大悲剧!

  ”喂,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好歹要告诉我你是谁,这样才公平呢!”

  她低眸,没有立刻回答,指尖微微落在乌亮的发髻,一脸鄙夷的看着我。半晌才提着嗓子对我道:“小丫头,我佩服你的胆量!”

  我从她嘴里得到三个字——黑蝴蝶。她大概忘了自己原本叫什么了吧。我要想办法出去,否则找牡丹图就是妄想。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脸上的斑斑点点还没有去掉,黑蝴蝶告诉我一切听主人安排。现在的我还算是一个丑女,应该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色相之灾。

  我正想着听见有人叫了声:”参见寨主!”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蝶灵什么鬼地方,取那么好听的名字,实际上就是逆党聚集地,蛇鼠一窝。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吓得直发抖,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我站起身揉一揉被摔疼的屁股,想想我在小说里看到的那些寨主,全都是贼眉鼠眼腮帮子的胡子黑的像一团杂草。我抬起头看见的是被金色面罩遮挡的脸,我突然啊了一声。随后爆出三个字:”酷毙了!”我的这句话让那个寨主很生气,他霸道的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你有必要那么严肃吗?我好歹是客人。”我微笑的看着他。”对了,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难道真的是被你们救的?”他看了我一眼,”在这个寨子里的人只会不停的抢人,你也是个不例外的牺牲品。”“你好大的胆,好歹是寨主把你地回来的,怎么毫无感激之情?”“以这里的规矩,你现在已经是仇龙寨的压寨夫人了。”“泥巴,你说什么?好歹我也是一个受过教育的新世纪青年。”我知道我的话说的有些太过于前卫他们一定是听不懂的。仇子龙霸道的说了一句:”我告诉你,你现在能活着全部是我的功劳。”“照你那么说,你救了我我就要嫁给你了?”“那是,”我们寨主救了你,而且是他把你带到寨子里的,你们现在马上准备一下,我们寨子里可以办一次喜事.”等等等我还没有同意呢,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不会拒绝? “,”你们听着,我一定不会同意这件事情,你们最好马上把我送出去,在我没有生气之前。”我努力的提高了嗓子,尽量让声音听起来不会显得恐惧。

  哈哈!我听见背后有人冲着我大笑:”小丫头,进了仇龙寨的人,要么留下,要么死,路已经订定了,难道丫头你想做第三种人?”机械式的声音带着嘲弄响在耳边,我想站在我面前的人,一定是个狠角色。

  我昂起头气愤的问:”你是谁?凭什么说出这些话?”“我看你这丫头活腻了,这就是寨主仇子龙,到了仇龙寨,你还打算出去吗?”那奉承者浅浅勾唇“进了这就连生死都是由不得自己的了。”

  我一听感觉颇有戏剧性。说的好听一点,我是误进不归山才进了仇龙寨,人家好歹是我的救命恩人,带我离开了是非之地,免得我受伤。可是我实际是被仇子龙带来,确切的说,是抢来的。忘了告诉你,我眼前站着两个男子都带着面罩,整个面部都被金色的面罩遮挡着。我看不见他们原本的真实面貌,当然包括仇子龙。我唯一可见的,就只是他的那双凶光毕露的眼睛。只是听见那个被称为寨主的白衣男子仇子龙,对着另外一个男子说:”飞龙使,你先下去。一切听我的安排行事。”然后,他霸道的朝我大喊:”准备好成为仇龙寨的压寨夫人吧!”四下欢呼一片:”恭喜寨主!”我第一次有了如临大敌之感,我是被抢来的,身边连一个帮手也没有。我想我大概是穿越的所有人之中最倒霉的一个,一穿越过来就进了棺材,还没过多久舒坦日子,又为了保护家里人易容,现在又阴差阳错的进了土匪窝子。上帝啊,你开开眼吧!21世纪的生活比这里要好一百倍!我突然想起婉容说过如何让回去的方法,记得我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因为电击,可是在唐朝这个烂地方,哪里有什么电。要回去就要另想办法。我如果依了仇子龙就要在三天之内加他为妻。古人说过什么来着:”女子十七未嫁,其父母有罪。”现在我穿越过来也有些日子了,再过不久我也要十七岁了,我又该怎么办呢?不能回到二十一世纪,难道要真的嫁给一个站山为王的土匪 ?不,我向往的爱情是一段美丽而完整的,不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也要像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样的凄美动人。我怎么可以把自己的清白之躯交给一个反面角色土匪头?我坚决反对。”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叫的好凄凉,求天无路。

  在说整个仇龙寨,因为那些下人只能依从主人的意愿办事,所以现在全部忙着张灯结彩的办喜事。其实你也知道,我根本没有应允什么。也不用知道哥哥和娘会不会担心我,我被抢来这里已经一天一夜了。虽说他们对我都毕恭毕敬的,但这种地方对于我还是一个不祥之地,所以还是尽早离开为妙。紧锣密鼓的准备之后,我就要接受属于我的命运了。今天是十月初十我不知道仇子龙有没有选日子,如果在现代,这一定是一个结婚的好日子十全十美嘛。我开始一个劲的闹,一哭二闹三上吊在这个寨子里似乎没有用。因为,仇子龙根本不吃这套。我甚至为了逃跑砸坏了新房的东西。我要出去,不能就这样认命。可是我的举动在仇子龙看来是个吉兆美其名曰:”碎碎(岁岁)平安。”这是什么劳什子古怪习俗。

  我闹了一整天,还陪出了许多眼泪。没想到在现代的土家族哭嫁习俗在古代也早已盛行。我只能双手合十祈求上天助我。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