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一)
49/1096

我是谁(一)

  冷王府的一切我都已经渐渐习惯了,我每天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偶尔陪着琼儿读读四书五经,偶尔和灵月一起学学女红刺绣。直到那一日,冷子君火急火燎的召集了冷家所有的人——据宫里传来的消息,太后最钟爱的一副牡丹图无缘无故失踪了,这下子让皇宫上下急成一团。太后的牡丹图啊,这么价值不菲的东西,要是被有心人拿了去,岂不是要大做文章?

  只可惜,我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也只能袖手旁观。在查询这一方面,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干着急。

  但是冷子君就不一样了,他是将军府长子,宫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自然不能置身事外的。于是,冷子君就这样被皇上传召进宫。

  冷子君入宫后的徬晚,我和冷琼坐在冷府假山后面的石头上,突然,头顶出现了一个米大的白点,随着时间得推移,变成黄豆大小,紧接着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在看到在头顶上空游移的物什时,冷琼清秀的脸旁蓦地一沉,我看着她,修长的指骨握成拳头,腾地一下从石头上站起身,扬声说道“姐姐,走!”

  下一秒,我整个人冷不防的被她拽起,朝着冷子君的书房奔去。

  我被拽的气喘吁吁,不停的对她说:“慢点,你慢点,等等,到底怎么回事?”

  冷琼也不回头,言简意赅的丢下几个字,“风筝回来了。”

  我一时失神。

  下一秒,却见冷琼来到冷子君的书房不停的在寻找着,当他看到放在书案砚台下的黄色布袋时,整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还没来得及为她这急三火四得脾气数落半句话,却被她一把带离了书房。

  “你们给我听着,”她吩咐奴婢说“婢女蓝灵玉突染恶疾,需要隔断静养,在未来的十二个时辰之内,除了我指定的宫女端茶送水外,再不许旁人靠近!”

  我的大脑忍不住黑线万丈,就不能找一个说服力强一点的理由么?我什么时候……

  抬起头,我看着那张孩提一样的脸甜美的笑着,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于是,我就带着满脸的蒙圈被冷琼用小姐一样的高级待遇“关”了十二个时辰。

  在那之后,她居然还给了我一条做工精美的面纱。

  然而,她始终没有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关”我。

  那一天我和灵月一起出去踏青,我走在街上,路边的人都朝着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灵月微微侧眸看我的反应,我确是一脸淡定的抚着下巴,大家异样的目光视若无睹,我顶着一张星罗密布的脸,自然是少不了被议论的。可是我尚宇是什么人,即使天塌下来,也能安静的当成棉被盖。更何况我现在戴着面纱,把我整个人包得密不透风,既然自己要选择独具一格得穿着,我又何必去在意旁人的眼光。

  我走得飞快,真想快点回去。快点回去把我脸上的妆容卸下来。就在急步间,我看见路边的一个凉亭旁边围着一大群的人,好奇的灵月对此产生浓厚的兴趣。她欣欣然跑过去,看着所有人都围着一张告示。是来自于将军府的。

  上官府丞相上官广涛乃愚人,其妻扎穆氏为娼妓,与人斯通生下一女,此女与上官氏无半点血缘关系。其父怕此人危机地位将其嫁于吾兄,此女性烈,不行夫妻之礼,吾兄心情郁闷重病而终。

  我看着灵月的额角冒出细细的汗珠,她盯着我诺诺的开口嗡声道:“姐姐,我们眼下如何是好”

  我无缘无故的背上了一个杀人的罪名,但是我似乎很淡定,我会是谁的孩子对于我都没什么影响。

  我现在是蓝灵玉,自然和上官府再也称不上什么关系的。再说了,我原本也不想来到这个地方,只是个意料之外的事情。我在想着我是不是要回到三七之地去。可是我要怎么才可以回去呢?我大喊:”我想CF!”突然我听见背后有人在喊雨儿,但是为了不引起注意我没有转头。

  那人跑过来在我的背后轻轻的一拍,我转过身原来是婉容。”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你知道吗,你的行走方式一点也没有改。纯三七之地走法,而且哪有女孩出门还在不断的说什么回去打CF呢?”她拉着我,”就你这幅样子我哪能认不出来呢?”

  我当时什么都没有说抱着她哭了起来。”“你先和我回去一趟,现在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要靠着你的解释了。”

  “我还解释什么,我原本就不是上官广涛的亲生女儿!”我现在处在这种局面,简直见不得人。我哪里还有时间去解释什么呢?我想只好一切听天由命。我没有拒绝婉容的提议,因为我觉得我是时候给上官府一个交代了。这或许会让我感到心安。如果,我真的不是上官家的女儿我就离开京城再也不回来了。不过这一次是我一个人悄悄地离开。我打算找一个让人可以接受的告别方式。

  我只是简单的整理了几件最平常的衣服让我看起来不那么累。我回去了一趟,并且看到了哥哥上官朗的背影,但是我不能让他看见躲在屋顶啜泣的我。但是我想着,自己应该向他问一问爹娘现在的情况,好让自己放心。但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我被我的脚出卖了。我移动着自己的脚结果踢下来一片房瓦。

  “谁?”哥哥马上发现了藏在房顶上的人,一个飞身把房顶上的我抓了个措手不及。

  他轻巧的把我带到地面把我弄得全身酸痛。”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的?”他大声严厉的质问我。而我,有关于我的一切半个字也不可以告诉他 。”你到底说不说?你是来这里干什么的?”“我只是来此看一个故人,公子不必惊慌。”我真是后悔自己干嘛说出这句话,凭借上官朗对我的了解,他一定会听出我的声音的。不出我所料。他马上把我来了一个180度大旋转,然后对我说:”雨儿,是你吗?你回来了!”我看得出他见到我有多么的兴奋,但是我不能承认自己是上官家的后代。这样的话,会给家里带来天大的麻烦。说不定全家会因为我这个原本就是过客的过客牵连入狱。这样的话我永远都只是一个罪人。”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全家这些日子都在找你你去哪里了?”我什么都不能说,摇摇头转身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但一切已经是来不及了。哥哥大声喊叫着爹娘,一切就这么悄然的发生变化我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是一个丑八怪了就算爹娘可怜我我也不可能再有真面目见人的机会了。我看见房间立刻打开了门:”朗儿,把那个孽种带进来!”“老爷,她不是孽种,她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啊!你这没说让妾身如何自处。”娘哭的像个泪人似的,我实在接受不了。”是的,丞相大人,小女子的确不是您的亲生女儿。”“我这样的回答应该会让您很是满意吧?”

  “雨儿,你在说什么啊,你是娘十月怀胎所生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爹因为牡丹图丢失查不出任何结果所以有点心浮气躁他胡说的。”“我才没有胡说呢,在上官家族的人全部都有像我上官广涛一样的祖传月形胎记。把这个丫头一验身就知道是不是假的了。”正在这时突然管家王福通报有贵人来访上官府,我想一定是有人来救我的。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来人会是太后,他有事来问我爹娘有关于牡丹图的下落。”查的怎么样了?本宫已经痛失爱图好久了。”气氛一下子死了,所有人不敢说一句话。我突然开大哭,我要利用太后逃出去,可是我也不知怎么办才好。可想而知我的这一哭肯定引起了太后的注意。太后一见我感到很是惊奇:”上官爱卿,你家何时来了一个那么一个可怜的姑娘啊,她是怎么了。为什么弄的这幅摸样?”没有人就那么敢实话实说,如果让太后知道丞相的女儿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会气的发昏说我的爹娘怎么对他们的女儿那么不负责,把我弄成这幅样子。太后走近我:”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我抬起头:”回太后,民女名唤灵玉,是来找人的。”我这么一说不要紧,太后马上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我说:”你说你叫什么?灵玉?你是蓝灵玉?”她的举动是我始料未及的,因为我已开始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蓝灵玉这个名字,除了我的妹妹灵月。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对不起她,因为当时是我自己说会护她周全的,可是现在我连他人在哪里都还不知道。我又怎么去护她周全我开始担心她的处境,但是现在或许我该担心自己,太后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他又会有什么样的企图呢?我没敢问太后,只是一个劲的低着头。”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知道吗,你叫灵玉,她叫月灵儿。”“月灵儿?太后是说皇上的妹妹月灵儿?”“正是,姑娘现在你要随本宫入宫去,因为你让本宫想起灵儿你现在要代替他的位置好好服侍本宫。”怎么会这样因为我的名字我又要入宫去见李崇茂?早知道,我就不叫灵玉了。可我有转面一想,皇上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我是太后带进宫的凡事有她扛着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为了不显得主动,我故意做做的对太后说:”太后大恩灵玉感激涕零,只是灵月一介平民承蒙上官大将军不弃收留于府灵月现在过得很好。”

  “本宫就知道你会那么说,但本宫是太后爱家的话你没有反抗的余地知道吗?”我点点头。只好入宫。就在我入宫的前一个晚上我被上官朗单独叫到了后山的凉亭里:”雨儿,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为什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你好歹是丞相的千金大小姐。”我看了他一眼,还记得吗?曾经爹说过每一个上官家的孩子都会有祖传的月牙形状的胎记,他确定自己没有胡说还说要把我拉去验身的。”“你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永远是我上官朗的妹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哥哥发火了,从来没见过他会发那么大的火。我小声说了一句:”哥哥,我知道了,我知道,可是现在我又能怎么办啊!”“你是唯一一个看出我的人,知道吗?这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如果当时你不叫我,爹爹就不会那么生气了。为什么要给自己带来那么大的麻烦。”“爹爹说我不是他们的亲生的,话既然说出口就是有根据的,你最好不要转进来。”“我已经卷进来了除非有证据证明你不是我的亲妹妹,那证据必须让我信服。”我想,他真是个木头脑子:”爹爹不是已经明确地告诉过我们,上官家的孩子会有一个月形标记吗?我是假的所以我没有。”为了证明,我把胳膊给他看。”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我不会信,他定定道“除非滴血认亲。”

  “我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想的,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躲都来不急,为什么你还在努力的往前走呢?知道吗?如果你不承认这一切,爹爹顶多就是把我当成死了的人,不会迁怒于你的。真的。”

  我知道,我是那么的感到无助。“雨儿记住无论如何,你是上官府的大小姐,是丞相的女儿这是谁人不会改变的,虽然,你的身份遭到了怀疑,但很快就会真相大白。相信我,哥哥会帮你处理一切的。”

  他清浅的笑着,伸手揽住我。我微微点头,终于决定进宫。只是这一次,我只是一个叫蓝灵玉婢女罢了,和大部分宫女不同,我是一个太后钦点的贴身侍女。我的容貌有难看的麻点,一般出去见人都会以纱遮面,也许,这样能够让我避免不必要的是非。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