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
201/946

轮回

  帮助做好了皮门,玛丽和库伊特才离开了上云堂,吃了些东西,离开了云城。

  沙漠中的夜晚是比较冷的,今日又是风向突变,原本已经基本定型的沙山纷纷被吹出了细小的沙粒。

  用白色的布裹着头连,沿着九号所在的目标艰难的前行着。与玛丽相比,库伊特显然更加适应沙地环境,知道什么时候要沿着沙山的背脊前行,什么时候又要在沙山之下躲避狂风。

  玛丽在衡量了自己与库伊特的行动轨迹之后,确认库伊特的行动路线更加的合理,也就放松了目标导航路线的偏移容忍度,默默地跟着库伊特。

  经过对收集的数据进行检索,玛丽没有发现云城中的记录中有过如此狂乱的风沙。大风沙暴的记录不少,可大多来自一个方向,从未有过这样混乱的情况。

  狂风裹着沙粒忽东忽西的打在玛丽身上,就算是拥有超强计算能力的玛丽也没有办法预计出下一次沙暴来自哪个方向。反倒是库伊特,不时的上下回避着沙暴。

  等两人艰难的见到九号时,都被这个石头人逗乐了。

  九号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沙粒黏在了一起,给自己做了一座小房子。此刻已经被沙子埋上了一半,他们要是晚来一天,很可能就完全看不到这沙粒组成的小小建筑物了。

  “九号~”

  库伊特背着风,大声的喊着。

  玛丽则直接走到了半球形的建筑旁,用手指关节一下下的扣击着。

  完整的球体上突然破了一个洞,九号巨大的双手自洞中伸出,接着反向两侧,迅速的将洞口扩大。

  “九号你个笨蛋,不知道留个门吗?或者留个出入口。”

  “那样会有沙子冲进来,圆形最安全。”

  “是啊,真是安全~”

  九号给自己设计的隐蔽所并没有考虑玛丽和库伊特,好在他身形还算高大,玛丽和库伊特还是可以勉强跻身进去。

  没有了沙粒往嘴里灌,终于可以顺畅的交谈了。库伊特和玛丽简单的说了说情况,接下来就又轮到他们听九号讲述一个个古老的故事。

  直到次日正午,风暴才算停歇,玛丽按照羽毛的标记与云城中粗陋的地图标记出了简单的行进路线。九号将一个人绕过云城,为了不让牧人撞见,他必须要绕一个很大的圈子。而玛丽和库伊特将再次返回云城之中,等九号绕过云城之后再与他汇合。

  等灼热的阳光稍稍缓解,一望无际的天空中开始出现了云朵后,玛丽和库伊特才动身赶往云城。

  昨日一场风暴过后,玛丽惊讶的发现,对这世界原本已经有所提高的契合度忽然下降了许多,隔热能力大幅度的降低,原本已经快要完成对世界架构概况模型竟然出现了许多问题。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问题,实在是让她难以理解。对于这样非逻辑性的状况,还是明美更有解释天赋。

  夕阳缓落,库伊特转身叫住了玛丽,指着远方云层之下,说他刚刚看到了一朵红艳似火的奇云。

  玛丽看向远方,并没有发现异样。她就那么静静地站着,看着,等着。玛丽相信库伊特,那个方向一定有朵红色的云。

  热风吹来,温度提示猛地跳了一下。不过这些都没有能够让玛丽分心,也不知为什么,她此刻有些期待。

  风越来越热,库伊特用布遮住了脸,喘着粗气,站在玛丽身旁,让自己的身影投射在玛丽的身上。

  艳丽跳脱的红色自两层白云之间冲了出来,给这金色,蓝色,白色组成的世界天上了一点瑰丽。玛丽的眼前一亮,迅速的开始计算起红云的移动轨迹,不等结果完成,玛丽猛地转头看向云城的方向,一条笔直的虹彩贯空而过,就如同有人在天空凝成的画布上一挥而就。

  此时,刚刚的运算已经完成,果然就在玛丽预想的地方,而这道直虹之后,想必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缥缈蓝云吧。

  跑上了距离最近的高大沙丘,玛丽身转不停,不时的看着各个方向。库伊特紧紧追上,却不知道玛丽是怎么了。不论他怎么问,玛丽只是偶尔抬手示意,没有任何其他回应。

  二十分钟之后,玛丽检视着上白条运算任务,喃喃自语道:果然一模一样。

  “库伊特,我们快点赶到城里,你会看到奇妙的一幕。”

  看着玛丽嘴角的笑意,库伊特一时有点呆住了,直到玛丽走出很远才赶忙追上。玛丽脸上的那种笑容,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尽管偶尔也会见到玛丽露出笑容,可刚刚的那神态,库伊特总觉得有些不同以往。

  尚未进入云城,远远的就能看到无数人影正抬头观天,显然已经有不少人留意到了空中奇怪的变化。

  大地微微震动,轰鸣隆隆。

  城内已经有些乱了,云城千年内都不曾有过地震,天象突变,大地轰鸣,就是年长的老者们也是暗自心慌。

  城中观天最佳处之一就在上云堂之后,一座乐坊的露台上。

  露台宽大,此刻已经有不少人在上面,可刚刚大地震动,有不少人开始逃开,生怕这宽大的乐坊会坍塌而毁。

  玛丽站在露台一角,将视野扩展为全景模式,不停地来回扫视,建立了完整的流云图景。

  库伊特站在玛丽身旁,赞叹着变幻莫测的奇妙云景,看着看着,库伊特忽然发觉了什么,问向身旁的玛丽。

  “这云,好像很眼熟啊。”

  没等玛丽回答,一位老人已经跪在地上,双手向天,大声的喊着,云图,云图。

  经他这么一喊,无数人也醒悟过来,此时此刻的云景与上云堂中珍藏的古籍图典中最为古老的一幅云景图十分的相似。

  立时,无数人跪拜在地,惊为神迹。而玛丽与身在城外的九号则先后想到了一种情况,系统重置。

  不同的虚拟世界有着不同的设计规则,大多数都会有一定的界限,尤其是在系统AI未能超越人脑时,设计只能满足一定时期内的计划需求,没有人会想到数百甚至数千年之后的情况。

  让系统按照模糊逻辑自行组合也就成了最为简便的实现方案,无数条件的穿插匹配可以搭配出近乎无限的组合方式。可系统总是有着自己的偏好的,尽管人类并不承认系统的这种自由意志存在,可无数结果显示其确实存在。尤其是在AI人格化事件之后,这种本不被认可的非科学存在才被更多的学者所承认。

  生活在这个世界中的虚拟生命体自然是不可能知道这世界是由无数组数据模糊匹配之后构成的,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天的生活都有所不同,每一个清晨都意味着崭新一天的开始。

  可玛丽清楚,九号也清楚,这世界的变化完全遵循着某种特定的进程,就算这世界的缔造者,也无法知晓这种看似永无重复可能性的设计也会遇到完全相同的时刻。看似变换无穷的云景,竟然与数千年前一模一样。

  这个世界的运算能力已经到了系统极限,模糊匹配的规律化进程已经走完了一个循环。明天开始,这世界又将迎来新的循环,一个跨越数千年历史的循环。

  在离开云城之前,玛丽在上云堂正门内的墙体上刻下了两句话。

  这世界今日已终结。

  这世界今日才开始。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