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塔的发现
193/822

贝塔的发现

  明美看着贝塔那张标准的笑脸,紧紧的抱住了他。从未想过见到贝塔会这样的开心,贝塔则被明美的举动能的不知所措。

  “林小姐。”

  “好了,明美。”

  卢卡斯拍了拍明美的肩膀,问贝塔他们离开了多久。

  “112小时。”

  “还好,有时间顺差,不过也真够久的。卢卡斯,先配合贝塔进行自检吧。”

  三个人都完成了自检,没有发现特殊的状况。不过贝塔发现罗尔洛的构成代码中少了一部分,虽然不会对他自身的稳定造成影响,但贝塔无法得出正常损失的可能。他将这个问题发送给了罗尔洛,罗尔洛给了他一个简单的答复,那段构成代码由于不可复制,被罗尔洛留在了刚才的虚拟世界中了。罗尔洛还将一份备忘信息发给了贝塔,以记住这里有个数据库,需要在未来取回。

  接下来就是由贝塔汇报在他们陷入博物馆中的这段时间中都发生了些什么,报告内容是根据时间排序了,从他们三个人忽然消失而贝塔与安德烈则在被传送到了这里开始,直到他们出现的这112小时内发生的所有情况。

  贝塔的报告内容过于繁杂,只好三个人一起阅读分析。

  起初,贝塔和安德烈认为自己被传送进了另一个区域,很有可能是某种病毒导致的,但他们无法再次返回,只好开始最大限度的收集信息进行分析。

  这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其中有简单的家具。回溯进入这个空间的最初状态,安德烈认为他们是从大门走进来的。可再次尝试打开房门时,却发现已经被锁住了。拉开窗帘,窗子外面一片昏暗,好在屋内还有灯光。

  安德烈将窗子打开,虽然没有空气流通,但贝塔却捕捉到了微弱的信息流。紧接着贝塔分析出了一条加密过的信息,内容只有一个词,钥匙。经过讨论,贝塔和安德烈一致认为要想离开这里需要一把门钥。

  房间中的家具都很简单,简单的找过一遍之后,发现了两把钥匙,但都无法用于门锁。其中一把可以打开位于柜子中的抽屉,里面有一副眼镜,还有一本笔记本。眼镜经过贝塔确认是用于解密的,光学信息经过眼镜时将会被处理,不过看了很多地方,贝塔并没有发现有任何被这副眼镜特别处理过。在贝塔分析眼镜用途的时候,安德烈则研究起了那本笔记,其中记录的是一些杂乱信息,但还是有一条是关于钥匙的。

  【这一次,我得记录下来,钥匙放在四号水杯的后面,不要再忘了。】

  贝塔和安德烈找遍了房间,还是没有发现带有标记的四号水杯。于是,他们又开始更加详细的搜寻,最终又在一些隐蔽的地方发现了一些特别的物品。这些物品都有一致的特性,都不是常用品,有掉落在角落的硬币,有断裂的电线,还有落满尘土的面具模型……

  墙上有一幅画,在连绵的丘陵之中,晨光斜洒,照亮了远方一座高大的建筑,丘陵之间正有旅人走向远方。

  贝塔和安德烈对于艺术都没有太多了解,检查了画框之后就又挂回了远处。后来,他们才发现,那几个旅人正是卢卡斯、罗尔洛和明美。只不过他们发现这点时,明美他们已经快走到画作的近处了。

  用了将近十个小时,他们还是没有找到钥匙,贝塔放弃了寻找,开始对这个房间的结构进行全面的分析。他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构建了信息捕捉系统,将周围所有不同种类的代码都收集起来,再逐一分析,希望能从中找到新的线索。

  安德烈将所有找到的物品都堆放在床上,不停的变换着这些物品的关系连线,还真的找出了另一件放在床头柜中已经坏了的手表。

  接下来的时间中,贝塔和安德烈继续摸索这些已经掌握了的物品,并仔细的将房间彻底探查了一次。他们在床垫下发现了一组数字,成功的打开了位于写字台一侧暗门之中的保险柜,又在其中找到了一个箱子,一支笔和一把刷子。箱子是密封的,完全没有锁钥的插孔,也不知要如何才能打开。

  再次陷入僵局,好在虚拟人没有慌乱无章的时候,将思路暂存之后又开启了新的尝试。

  两位虚拟人再次分工,贝塔负责收集信息,寻找直接破解的可能,安德烈继续搜寻新的条件并对现有条件进行尝试。

  这时,两位虚拟人还都未发觉自己的预判出了问题,他们一直认为明美他们是在这房间之外,或者是被困在另一个房间之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两位虚拟人的进展都非常的缓慢。

  安德烈在25个小时之后才在废纸楼中发现了一团废弃的说明,并按照其中的记载用刷子仔细的对面具进行了清理,露出了两只美丽的红宝石眼瞳。

  贝塔的破解也是异常的艰难,反倒是捕捉到了一些奇怪的信息。由于找不到突破口,贝塔将那些被自动忽略的无效代码也提去了出来,一条条的看着。就在其中他发现了一段奇怪的代码,那是一种看似破碎却隐藏的极为高明的压缩编码,而且有极为复杂的加密。

  相对幸运的是这看似绝难的字典匹配刚好对于贝塔来说算不上有多大的困扰。原有的字典信息不必说,为了探索迷墙,他可是携带了许多资料。出了原本带来的数据之外,贝塔在未来之都的图书馆中也获取到了极为庞大的数据。匹配密钥字典算不上多么复杂的运算,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着数据库中的某个字典与密钥相匹配。

  自动跑着匹配进程,贝塔分配出一定资源进行空间结构代码的破解,再次与安德烈一起研究那副面具。

  这一次,他们很快就得到了最佳推论结果,面具与没有钥匙孔的箱子有着极高的关联可能性。

  同时,密钥字典的匹配也完成了,是一本来自于未来之都图书馆中的馆藏图书。

  完成解密之后,贝塔将这一段承载着简短信息的代码解释为一种古老的病毒。从数千年之前就已经存,并不断的进行复制扩张,在短短的两小时内,贝塔就捕获到了17条相近的代码,其中的内容是一样的,但内容之后携带的隐藏信息却有着极细微的差别。这些信息本身除了造成微量的垃圾代码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作用,就算是病毒成功的侵入目标也很难对目标本身造成明显的影响。可如果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片段能够连接在一起,它们就会组合成为代码。

  尽管收集到的信息碎片还不能完全拼凑出完整的应用整体,但凭借丰富的经验数据,贝塔还是将这段代码认定为木马。这种古老的应用技术早已被放弃,现代虚拟世界中的代码有着多种方式可以防备木马的潜入,没想到在迷墙世界中竟然还有。

  木马与病毒的结合,还有如此庞大的数量,贝塔一时也难以得出较为可靠的分析推论。为了保障自身数据的安全,贝塔构建了一个独立的模拟空间,将所有携带信息碎片的病毒引入,并进行监控。

  神秘的病毒之外,贝塔还发现这个空间的结构中隐藏着另外两个空间,其中一个就是明美他们走出的地方,一直挂在墙上的那幅画作,另一个则是那个箱子。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