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
174/944

水滴

  麦迪逊无法理解,为什么他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为什么那两个人也跟他一起传送了过来,按照魔法宝珠中的记载,没有坐标的话是会被随机传送到数十个不同地方的,怎么可能巧合到他们会跟自己被传送到了一个地方?

  遮挡视线的水已经滑落,这个地方怎么会和传送门入口时的景象一模一样?难道每个传送门都在山洞之中?

  还未能细想,双臂传来剧痛,麦迪逊扭头一看,那个男人正在用力的紧着绳子。

  “麦迪逊先生,我们来谈谈。”

  很快,麦迪逊就明白了原来他们并没有被传送到另一个地方,现在还在那个山洞之中,可他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按照魔法宝珠中的信息找到了这个传送门,却没有发生作用,他的确已经用宝珠确认并启动了传送。

  在确认了尚未离开南国之后,麦迪逊猛的将积压了许久的神圣力量爆发出来,直接绷断了捆绑他的绳子,合身冲向玛丽。玛丽没想到麦迪逊竟然能崩开绳子,一下子被撞飞了出去,后背撞倒山壁,让玛丽的运算核心都暂时停止七纳秒。库伊特双手抱着麦迪逊,不让他靠近玛丽,可麦迪逊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开始一下没有挣脱开库伊特,麦迪逊全身光芒一闪而过,挣脱了库伊特,抽出随身佩戴的短剑刺向了刚刚站起来的玛丽。

  麦迪逊撞击玛丽时所使的力量中有一种玛丽不熟悉的东西,这些能量进入她的身体,干扰了身体的反应,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麦迪逊手中的短剑,同时将这股不知名的能量划分入病毒的范围,让防卫程序去处理这奇怪的代码。

  短剑刺中了玛丽,麦迪逊甚至没有感受到应有的阻力,也许是这女人的身体太过细嫩,才会让剑锋深入的如此顺利。

  不过半秒中的时间,麦迪逊就觉察到了什么,在眼前墙壁刚刚变亮的瞬间,他用力的向右扑到,堪堪让过了自背后而来的火球。

  眼前的玛丽已经消失,原来是个魔法,麦迪逊已经有些忘记这样的魔法了。这么些年积攒下来的神圣能量已经消耗了大半,他不能再继续使用圣光法术。眼前的这两个人,玛丽动作很灵活,她的战斗方式麦迪逊已经看到过,的确不好对付,但威胁不大,灵巧有余威力不足,只要注意她的魔法就没什么威胁。至于那个男人,是个好手,但反应还不够快,力量也不足以压倒自己,加上洞中空间不大,两个人很难形成有力的配合。他们,没有多大的威胁,至于那个传送门,肯定有什么他忽略了的地方。

  玛丽拿出了一把精巧的匕首,库伊特也从背后抽出了长剑,两人背着水潭,分开而立。

  麦迪逊看了看库伊特手中的长剑,衡量了一下这把剑挥动时的运动半径,微微了摇了摇头,这可怜的笨蛋还不知道该如何使用长剑。玛丽手上的匕首,实在是太小了些,麦迪逊很难相信那小小的刀锋能刺透他那南国最为坚硬的战甲。

  玛丽的左手有微弱的闪光亮起,接着火苗就那样凭空跳跃而出,右手的匕首从火上划过,那火焰竟然脱离了玛丽的左手依附在了匕首之上。火焰之刃,在这个世界中从未出现过的魔法,足以击破任何战甲的强大魔法。匕首轻轻移动,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光线。

  麦迪逊眯着眼睛,注视着那匕首上的火焰,猜想着这是什么魔法。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了,附加火焰威能的武器,他离开已经太久太久了,已经有些记不起那些名词,这好像是叫附魔,可这又好像并非附魔。

  战斗一触即发,双方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交换攻防数次,尽管玛丽匕首上的火焰无法奈何麦迪逊的破魔战甲,可那匕首却比世上任何锋利的宝剑更加难以阻挡。乌黑的破魔战甲上分布着一道道红色的纹路,那是火焰匕首划过的地方,尽管火焰匕首也无法一击破甲,可那些红色线条的附近已经无法再次经受火焰匕首的攻击。让麦迪逊更加吃惊的是库伊特,战斗一开始,库伊特就改变了持剑的手势,显露出了极佳的近身格斗素养。

  麦迪逊不得不再次使用圣光法术,凝造出了一面光盾,挡住玛丽的火焰匕首的同时用剑柄重重的击打在了库伊特的肋部,这下至少能让这家伙半天爬不起来。

  在紧张的对峙之时,一滴水自洞顶落下,在水滴的下方就是那片本应是传送门的水潭,可水滴落入水面之后无声无息,一波淡淡的银色自水潭正中扩散开去,不过片刻功夫,水面上已经是一片银色,只是这银色来得快去的也快,麦迪逊还没有仔细看清就淡淡的消失不见了。

  那一定就是传送门,原来还需要有那一滴水。

  麦迪逊调整了下身体,借机向洞顶看了一眼,那里正有一滴水在渐渐形成。他紧紧的盯着玛丽,嘴角轻微的动了一下,他必须谨慎,等下一滴水落下时就发起冲击,直接通过传送门。

  只是麦迪逊并不知道,玛丽也留意到了身后的变化,仅仅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分析结果就自动呈现在了她的面前,甚至那滴水形成的速度都已经被她纳入了计算范围,正在一分一秒的倒计着。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