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中的呼唤
229/999

信中的呼唤

  在明美和尼姆想尽办法绕过展览的守卫,试图触摸一下那个漂流瓶,以读取漂流瓶中的隐含参数,确定那座被明美叫做星期五的岛的具体位置而采取的行动,被某位大祭司看在眼中的同时,在遥远而又很近的海边小镇之中,玛丽正在看着一个被库伊特从海边捡回来的瓶子愣愣发呆。

  用尼克带来的冰水洗去了表面附着的泥土之后,他们都看到了瓶中的那封信。一封纸张粗糙,还有着火红蜡封的信。那徽章没有人认识,上面没有文字,只有一些奇怪的线条,看上去像是很多东西,仔细分辨却又什么都不像。

  卡普里是一座无人的小镇,他们会来到这里,是因为这里曾是大陆出海的重要港口,还有是因为一头鲸,一头游在海面之上的鲸。

  好心的尼克特意将列车停站的时间延长了些,好让旅客们能够看到十分难得一见的飞鲸嬉水奇观。

  而那头爱秀的飞鲸也没有让人失望,在看到列车挺稳之后,它就一头自空中冲入了大海之中,足足等到玛丽他们跟着尼克来到了观赏的最佳地点之后,才一鼓作气冲出水面,欢迎这些远道而来看它的小不点儿们。只不过,伴随着惊人奇观的同时,还有一堆堆落在沙滩上的物雨。

  为什么叫物雨?

  尼克的解释是这里曾经是非常著名的旅游地,垃圾产出的有些多,最后超出了整个区域的系统自洁能力,就大多飘在了海面上。而飞鲸出水的地点,往往是靠近海岸的区域,那些漂流在海面上的杂物,就都被它带离了海面,之后纷纷落在沙滩上。

  “看上去,好像是在打扫卫生嘛。”

  库伊特看着沙滩上散落的东西,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呵呵。”

  尼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最后以沉默承认了库伊特的猜测。

  原来那冲天的水流不是对游客们的欢迎,而是一种无声的宣泄与警告。只不过飞鲸这种行为往往被人类认为是精彩的表演,反而有很多人刻意的在海中留下一些物品。还有人组织比赛,看谁留下的物品最后的坠落点距离海岸线最远,而作为奖励,那个人有权从沙滩上随意选择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带走。

  现在,这座曾经人流穿梭不止的小镇中已经没有了居民。听尼克讲,自从不再有船能够通过海洋来到这里之后,小镇就走向了最终的归宿。唯一还留在这里的,只有那头飞鲸,以及一只红艳艳的螃蟹。

  只不过螃蟹太小,如果不是它主动跳到你的面前,没人能从布满了杂物的沙滩上发现它。哪怕是尼克,也不行。

  库伊特叹息一声,转头看向玛丽。

  “要打开?”

  玛丽点了点头。这个漂流瓶并没有什么危害,刚才玛丽将瓶子拿在手上,仔细的检查过。漂流瓶有着极好的兼容性,使得它可以在不同世界之间移动,而不至于损坏其中所封装的信息。相信只要按照正常的方式打开瓶子,它不会对这个世界产生任何危害。

  除非……

  瓶子里的那封信是某种可怕的病毒。

  库伊特将塞着瓶口的油布扯开,表面好像还有一层蜡,让瓶子在漫长的漂流过程之中始终保持着很好的密封性。玛丽知道这种封装代码,曾经很流行,哪怕是在现代也还有着数种变体被广泛使用着。

  油布扯开之后,是一个软木塞,只是塞的有些紧了,库伊特用了很大力气才将塞子拔了出来。

  波~

  一声轻响,新鲜的空气冲进了瓶口,原本平展的信忽然卷了起来,自动的就形成了一个圆筒,很容易就被倒了出来。

  库伊特仔细的看了看信封,好像是在确认里面是否会有某种不该存在的东西。放在手上颠了几下,才放在了桌子的中间。

  “谁来打开它?”

  尼克抬手示意玛丽可以打开这封信,他喜欢这种古老的习惯。尼姆可是不止一次的教导过他,让乘客高兴,是他身为车长的职责。

  玛丽没有拒绝尼克的好意,拿起信卷。在她的手指接触到信卷的一刹那,她看到了一座巨大的门,还有一个双眼冒着光的人站在门前,静静看向她的方向。

  奇怪的画面一闪而过,让玛丽惊讶的是自己竟然没能完全记住这个画面。她只能回忆起一扇门,巨大的门,而那个人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不正常,玛丽确认自己可以记录下任何见过的画面,对于一个虚拟人而言,不存在短时间的模糊记忆,所有短时间内观察到的信息都会被完整的记录下来,只有需要对记忆模块进行优化的时候才会对信息进行压缩与删减合并。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玛丽不明白,所以她将信卷递给了曼斯。她相信曼斯拥有自己所不具备的能力,或许会有些发现。

  曼斯有些疑惑的接过信卷,只沾手片刻就又递还给了玛丽。

  “很古老。”

  古老?

  古老的是这封信,还是信封所携带的那幕画面呢?

  玛丽小心的划开封蜡,一个光团忽然从信封之内飞了出来,并迅速的飞向了玛丽。

  紧张地看着玛丽的库伊特刚要有所动作,就见曼斯已经伸手挡在了玛丽的面前。

  “抓住了。”

  曼斯将手放在桌子上,缓缓张开手指。

  四个人惊讶的发现,在他的手中,是一支银色的羽毛。

  羽毛如同没有重力一般的缓缓飘动,越飘越高,逐渐飘到了与玛丽视线向平的地方。

  一声悠长的鲸音自海面传来,难道那头并不好客的飞鲸也发现了这支羽毛的存在?

  就在四人将视线转向远方飞游而来的飞鲸时,谁也没有留意到,那支羽毛飘飘荡荡之间正将羽毛的尖端对准玛丽的额头。

  再一次的突变,发生的实在太快。

  尽管曼斯和玛丽的手已经停留在了羽毛飞行的路径上,可银色的羽毛如同虚幻一般穿过了他们的手掌,一下子冲进了玛丽的额头,消失不见了。

  库伊特和曼斯紧张的注视着玛丽,尼克则急忙冲向海边,试图阻止那头急不可耐,势不可挡的飞鲸。

  飞鲸没有冲过海滩,没有冲进这座露台,而是转过身,用巨大的眼睛疑惑的看了过来。

  紧皱的双眉渐渐舒展,玛丽很快就睁开了眼睛,有些迷惑的看向了远方,又看了看那头覆盖了大半天空的飞鲸,喃喃自语。

  “等着我,等着我,霍尔斯丹。”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