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疯子的智慧
94/946

老疯子的智慧

  “你好,林明美学员。”

  进门之后,明美发现里面正有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坐在一张古老的木质书桌后看着她。屋里没有其他人,难道这就是艾米所说的“老疯子”?

  可,刚才明明听到的是个男人的声音。

  “你也是人妖吗?”

  问题脱口而出,明美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赶紧向前一步想要正式的进行自我介绍。却不料,那女人猛的站了起来,双手重重的拍在桌面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她直直的盯着明美,脸上表情非常的专注,看不出是否要大发雷霆。

  有些夸张的反应倒是吓到了明美,一路上准备了许久的自我介绍就被硬生生的闷了回去,迈步向前的动作也一下子僵住了,明美就这样两脚一前一后的呆在了那里。

  女人看着她,她也看着女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的表情放松了下来,重新坐回了高背靠椅中,微笑着看着明美,冷冷的说道:“人妖?嗯~~有段时间没听过这词儿了,有意思,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啪,啪,啪……

  长发垂肩的女人忽然用力的拍打着桌子,并自顾自的狂笑起来。

  明美看着狂笑不止,正在用手指擦去眼角笑泪的女人有些不知所措。这女人到底是男是女明美还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这人确实有点疯狂。

  狂笑了足足有五分钟的女人终于渐渐控制住了自己的反应,手臂颤抖的指着不远处的一把椅子,示意明美坐下。

  “哦,你这调皮的小家伙,笑死我了,呵呵,是谁教给你这个词的。”

  女人边坐下从桌上拿出一块方巾沾着眼角,边笑着抱怨明美。

  “好久没这么笑过了,告诉我,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古词的?我相信学院里没多少人知道,就算知道也不知道这个词是形容什么的。”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个词的具体含义,我是从马一一博士那里听说的,他说他被人叫做人妖,而他就跟您一样在虚拟世界里用了一个女性的身份。”

  “哦,那小胖子啊。嗯嗯,人妖用来称呼他是对的,不过不能用在我身上,我可是十全十美的女人。尽管看起来年纪有些差异,可女人谁不爱美呢,我现在的样子就是我二九岁时的模样,还看得过去吧。对了,你可以叫我雅典娜,也可以叫我老疯子,但不能换来换去的叫,明白了吗?。”

  “你,真的是老疯子?”

  明美仔细的打量了下面前的女人,算不上很美,可绝对可以算得上精致。长发乌黑,其间有着一股紫色的发丝,穿着深灰色的便服,身形可以归类在偏瘦的范围内,手指修长,大大的眼睛,白皙的肤色。要说这女人就是艾米口中的老疯子,明美可不信,但想想刚才她夸张的反应,也许,真的是?

  “你,啊不,您真的是老疯子?”

  “嗯,不像是吗?呵呵,不过他们都说我是个疯子。好了,你的时间有限,我们来说说要你过来的原因。

  学院对于你和乌列突然被强制脱离深度虚拟系统有很多疑问,但从已知的情况看你记不起你们去了哪里,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被强制脱离,你们的虚拟人伙伴也都没有回来。所以,学院希望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遗憾,到现在乌列还没有醒过来,为了保证他的思维连续性,我们也不敢贸然的强行终端。尽管陷入虚拟环境无法脱困这种事在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但对于如今的虚拟世界技术来说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因此,我们怀疑你们的脱离过程遭到了某种不知名技术的干扰。

  而叫你来,就是想要在你身上找到突破。希望能帮助乌列脱离干扰,成功的被正常唤醒。”

  “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需要做什么?”

  明美没有问风险和所需付出的代价,这点让老疯子很满意,现在的年轻人都太过自私。

  “我有个想法,是这样的。”

  整个解说过程很短,但具体问题确是交流了很长的时间。

  明美在老疯子这里见识到了一种与外界完全不同的氛围,一切都如同在虚拟世界之外,除了那些会说话的动物,这地方的一切都显得更加的“真实”。与老疯子的交流也与其他人不同,马一一就是最好例子,大多数习惯于虚拟世界生活的人在谈论问题时,多会引出各种辅助影像,一边说一边看,一边看一边说,而老疯子对所有的解释都是靠单纯的语言,这让明美不得不加快思考的速度,尽快理解老疯子所说的每句话,好让自己能跟上老疯子的思路。

  当老疯子刚刚开始说出自己要怎样做时,明美立时觉得自己就像个白痴,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可能没有想到?可老疯子就想到了,不仅想到了而且还要利用它来应对。简直是天才,天才的思维。

  明美和乌列的强制脱离都受到了某种干扰,使得她醒来之后记忆存留的比率远远少于正常情况。因此,老疯子认为那些干扰因素不仅仅是在他们脱离虚拟世界时起了作用,就是现在,那些干扰也仍然存在。

  而老疯子想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些干扰,之后进行分析,然后消除乌列体内的干扰。老疯子分析,那些干扰残余了一些代码,这些代码渗透进了明美和乌列的记忆存储区,它们并没有破坏记忆信息,而是通过插队的方式让信息被认为是无效的混乱信息,从而被排除。

  这种思路很可能是从以往强制脱离虚拟世界的案例中找到的,灵感很可能就是记忆闪回。通过模拟其过程,对方利用无法识别的代码切断了具有实际意义的连续代码,也许不是切断,可能只是附着伪装。总之,它们让人无法再次有效的利用那些信息,除非有外界的刺激,否则那些记忆碎片很难被人再次想起,尽管那些记忆始终存在。

  老疯子要做的就是通过明美的帮助,找出那些干扰代码。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