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泉
71/822

花语泉

  由于睡眠不好,明美第二天过得昏昏沉沉的,而乌列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在玛丽的坚持下,明美做了一次详细的系统检查,检查结果没有发现明显的问题,但有一种奇怪的物质进入了明美的身体。

  玛丽推测可能是某种花的气味携带出来的自由变体代码导致的系统自检过度行为,按照以往的经验,自检系统不会明显引起感官反应,明美目前的状况玛丽也不能完全确定,只有保持详细的记录,观察两天,如果没有好转就立刻离开这个世界,切断污染源,或尽快封闭有数据泄露的接口。

  乌列也认为必须尽快查明问题,对于虚拟世界系统而言,探索者都是外来不明代码。一旦系统判定,很可能会调动系统基础指令试图消除他们。尽管目前的技术已经非常先进,古世界系统基本不可能觉察出他们的不同,也未必每个世界都有极为强大的排他性设计。但任何代码侵入都是潜在风险很大的情况,必须慎重对待。如果让古世界中的智能单元反渗透入麦哲伦世界,很难说不会对麦哲伦世界造成影响。

  走了一会儿,明美就又想要休息了,几人就在路边找了一家露天茶店休息。当玛丽再次给明美进行系统检查时,一位坐在邻桌的老人看到正在不断打着哈欠的明美,笑呵呵告诉乌列明美这是花香过敏了。在花都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老人也是在年轻时见过一次,虽然少见,但治疗的方法其实非常的简单,只需要去花语泉那里坐坐就会好的。

  玛丽记得波介绍过花语泉,那是在花都的另一面,在河对岸的山上。向老人致谢后,乌列决定去花语泉看看,毕竟探索者受到环境影响而导致探索行动失败的例子不少,对于探索者本人也会造成较为严重的心理影响,不论出于对明美还是这次探索的继续,乌列都要确保明美的安全。

  为了让明美振作起精神来,乌列特意选择了乘车过桥的方式。

  车窗大开,蒸汽机噗噗的响着,明美趴在车窗上,看着河面星星点点的船只,想象着自己第一次乘坐公交车时的情景。

  那时她大概不到两岁吧,到现在还模模糊糊的记得那是个风很大夜晚,妈妈带着她进入城市中心的医院,她还记得那天在医院哭了很多次。在回来的路上,车厢安安静静的,放着好听的音乐,灯光总是暗的,但在停下时又会亮起来,每到那时候,车窗上就会反射出车内的景象,再和外面的灯光相映在一起,那种重叠的景象非常有趣。能够看到重叠景象就是那时还小小的她在一路上都非常期待着的时候,每当灯光亮起,小明美就会看着车窗上的妈妈,嘻嘻哈哈的偷笑。

  说起来,这车就不能设计的平稳些吗?明美感觉颠簸的震动让她更难受了。

  乌列的回答很简单,历史书上是不可能告诉你这些的,也正因此,古探索历史才无比的重要,谁能从历史资料上知道车在运行状态下会动来动去的呢?而又有谁能知道坐在这样的车里会让某些人感觉不适呢。

  明美看了看乌列,摇了摇头,继续忍受着轰鸣与颠簸,还有越来越明显的呕吐感,痛苦的欣赏着街景。

  坐在车里穿过大桥的感受可远不如当时所想的那么好,异地相处,感受完全的不同。当时看到穿过大桥的车辆不过是美丽画卷中的一点色彩,此刻身在画中,又觉得这车里车外,甚至车前车后各是一幅变幻莫测的画,展现着外人所不得而知的故事。

  在中途下车,再步行十五分钟就来到了花语泉。

  花语泉周围没有鲜花,一片绿色之中闻不到明显的花香。花语泉是由数十个水泉所组成,到处都是以花草为形象的雕塑,泉水就在塑像之间流淌,水声舒缓,的确是个凝神静心的好地方。

  最为关键的是,明美觉得身体中那糟糕的感觉正在随着泉水而流走,消失不见。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