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
60/822

钥匙

  明美跟着小齐戈尔,莫提尔,特尔,莫尔拉和豆子一起走进了城墙。

  在同一时刻,在城堡的另外三个方向,乌列,黑金和玛丽分别与五位松针骑士一起进入了城墙之内。

  通信稳定,很好。

  明美回身看着绳子,如果有人进来之后发现通信有障碍,那么就会退出,马会将他们所有人都拉出去,脱离虚幻的魔法。

  等了十分钟,明美确定时间已经足够。尽管这里被魔法影响而无法准确的感应到时间与空间,但通信数据显示一切正常。

  他们四人之间将会保持实时的数据联系,以确定彼此移动的空间变化。

  等黑金确认系统正常之后,明美才正式的打量起她所处的是怎样的一个环境。

  这是一座庭院,薄薄的雾气让明美无法看的很远。廊柱之间布满了花草,朦胧柔美。

  “我在一座城堡里。”

  那是乌列传来的信息。

  “我这边看起来像是小齐戈尔说的样子,是个迷宫。”

  “我好像是在一座院落中。玛丽,你那边怎么样?玛丽?”

  “我们在,空中。”

  “空中,天啊,我真想去你那看看。有危险吗?我是说如果我们的猜测错了,那些不是假的,那么?”

  “放心,没事,我们正走在云朵之间。下面的地面一定是透明的,我看到了一艘,飞艇。”

  “噢,玛丽。我太想去你那里了。”

  “好了,大家都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按照计划,扇形探索,看好松鼠们,别让他们跑太远。”

  “等下,乌列,你在城堡中?真实的?”

  “我不知道,通道很窄,我还看不到周围的环境。扫描区域受限,该死的,这里没有光,只能用火把了。”

  “小心些。”

  在乌列的指挥下,大伙开始了探索。

  特尔和豆子顺着廊柱爬上了走廊,在前方突前侦查,小齐戈尔和莫提尔与摩尔拉则在明美身后保护,遇到出口就会跑过去检查一番。

  明美用魔杖不停的移动着,希望魔法能给她某种幸运的指引,尽管她还不知道要如何施展那样的魔法。

  庭院中有着许多树木,开着各色的花。有很多种都是明美从没见过的,甚至有些已经绝迹了,很久都没有被发现。那些花大都不大,但聚在一起,真的很美。而且,这些花与现代培育的样子差异非常大,丝毫感受不到那种特意而孤单的感觉,也没有发现散发着微微萌光的花。

  明美尽量的将所见记录下来,如果运气够好,麦哲伦学院没准能将这些花复刻下来,让麦哲伦世界的居民可以有机会欣赏一下这种古典而自然的美。

  “我这边遇到了一扇铁栅门,小家伙们会过去看看,不过,看来我得换条路了,你们怎么样。”

  “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明美简单的回复,看来乌列那边进展不太顺,没准他所在才是真实的。至少,他在一个城堡里,不是吗?

  对比于破解迷题,明美更希望能获得些被感动的体验,就好像面前的这些花。

  也许,可以摘下几朵带回去?

  可惜,在明美摘下一朵小花之后,它迅速的分解掉了。这看起来更像魔法,明美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她需要识别代码中与树有关联的部分,还要制造一串伪码欺骗花,更重要的是她需要建立一个容器,将花包裹起来。玛丽在这的话,也许可以直接解码,可明美做不到,甚至无法将变体代码冻结。

  “没有发现,美丽的魔法师。”

  小齐戈尔已经知道如何让明美开心了,那就是别说出学徒两个字。

  “我们继续。”

  沿着庭院中的路,明美一组继续探索,直到她们走出一片绿色,站在围栏之前。

  眼前的景象让明美深深的陶醉于其中,甚至忘了向乌列和玛丽通报。

  此刻,正处山巅。

  明美从未如此真实的看到过层峦跌宕的群山,更没见过飘渺如隔世的雪峰。

  也不知过了多久,玛丽的呼叫才惊醒了明美,她发现身边的松针骑士们都在傻乎乎的站着看着。

  “玛丽,这里好大。”

  “怎么?”

  “我看到了一片山,很多很多的山。不会,我要去那里找吧,啊?”

  “你看看有没有路,如果没有路就是背景,不用在意。”

  明美仔细看着露台之下的山体,试图寻找到路径样子的线条。但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她们一定是在山崖上。

  “中不到路,玛丽。”

  “继续搜索庭院吧。我们已经登上飞艇,但它无法启动,目前计划继续向前寻找,这里空荡荡的。”

  “好吧,黑金怎样?”

  “没有发现。”

  “乌列,你的机会最大哦。”

  “哦?又是一条死路。”

  明美和松针骑士们回到了庭院的路上,看了下之前走过的地方,推算数据显示她们已经走过了庭院的三分之一,对面一定还有个类似路线的走廊。

  如果这里有解开迷题的答案,它应该在中间区域的某个地方。现在她已经对环境有所了解,接下来直接划定中心区域进行探索好了。

  按照走廊的布局,明美缩小了探索区域,豆子在茂密的树丛中找到了一条向下的小路,小齐戈尔仍走在前面,小路曲折,走了很久才来到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方。这可比明美预计的距离远多了,看来分析系统仍受到影响。

  低矮的树丛,修剪的呈现出几何形的样子,不多远就有着一小丛花,水声欢快,在树丛的缝隙间明美看到了水声的来源,那是一座古老的喷泉。

  喷泉算不上很大,但非常的复杂,雕刻着许多的人,人物非常传神,他们好像是在开着某种会议,流水就从某些人手中的瓶子或巨大的被子中缓缓流出,那些都是女性。

  走近之后,明美能看到清澈的池水,水面下有着各种闪闪发亮的硬币,这些硬币一定非常古老。

  松鼠们已经完成了水池周围的查看,小齐戈尔正在看着中间的喷泉。

  “豆子,我们去看看。”

  他们从较高的地方起跳,落在了某个人物斜斜伸出的脚上,顺着长长的腿爬了上去,开始一个人一个人的检查。

  明美紧紧的盯着他们,她总觉得那里有些怪。如果真有什么秘密,这个喷泉的可能性很大。

  小齐戈尔和豆子先后将喷泉中的每个人像从上到下查看了一遍,甚至他们没于水面之下的部分也没有放过。从他们细致迅速而又的检查动作就能看出,从前经历过许多次的探寻。

  半小时后,什么也没有找到。乌列那边又遇到了死路,玛丽也还在不知有多长的路上前进着,黑金一组尽管没有迷路,但探索的速度与复杂的庞大的地域相比还仅仅是一个点而已。

  明美决定尽快找一条路,到另一边的走廊去查看,如果大家都没有收获,也就只好明天再来了,只不过,明天还能来到这里吗?也不知外面的时间到什么时候了,明美自己计算的时间已经距离马将他们拉出来的时间不远了,估计只有尽快多探索道路,下次有谁来到这里时能节省些时间。

  很快,莫提尔和豆子就在迷宫般的树墙中找了通往另一边的路。当他们开始向上攀爬时,明美想到了一个问题。

  “小齐戈尔,你有没有觉得那喷泉有些不同的地方?我总是觉得我们好像遗漏了些什么。”

  “不同的地方?好像,没有。石头很硬,我也试过,没有发现空的地方也没有缝隙,肯定是一体的,不可能藏着什么。”

  “哦。”

  “那些人类的雕像倒是很好看,就连衣服的褶皱都很清晰。”

  “是啊,那些人物雕像好,等等,等下,人,人。”

  “人怎么了?”豆子回过头来看着明美。

  “是人啊,你们经常能见到人吗?”

  “哈哈,当然,美丽的魔法师学徒,我们不是天天都能见到吗?”

  “我说的不是我们,王宫里面的画,明白了吗?这里不应该有人,哪怕,哪怕这是魔法制造的假象。”

  小齐戈尔看着明美,他已经明白明美的意思了。

  “我们回去。”

  毫不犹豫,小齐戈尔率先向下跑去。

  这一次,他们都将目标锁定在了喷泉的范围内。甚至,明美都脱掉了鞋子,拉着裙摆,走入了水中。

  只可惜,五位松针骑士反复查看了好几次,仍是任何发现也没有。

  明美有些心急了,她用魔杖触碰着每一尊雕像,叮叮咚咚的乱敲了一阵,最后还将魔杖深入水下,对着水面之下的雕像又是一阵碰触。

  什么也没有。

  骑士们已经放弃了,分分回到了水池之外。

  看着对面最后两尊雕像,明美也觉得没有希望了。就在她抱着失落心情走向那两尊雕像时,拖在水中的魔杖忽然极其轻微的抖动了一下。

  明美立刻听下脚步,转过身,往回走了一步。

  魔杖又跳动了一下。明美将魔杖向下放低,再次以更加缓慢的速度移动。这里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表面上,明美看不出这一区域与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水,一样的池底,一样的一堆堆硬币。

  明美继续用魔杖来回的扫视,速度越来越慢,区域越来越小。

  终于,明美看到了那与魔杖产生作用的东西,那是一枚正从厚实的硬币层中冒出头来的东西。

  一枚散发着金光的钥匙,渐渐的浮起,静静地躺在水中。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