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
20/944

鸽子

  轻微的震动将明美带离梦境。

  昨晚也不知是什么时间睡着的,印象中自己有思考过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左右看看,玛丽仍在专注的看着前方,红色的发丝一动不动。外面阴暗的天空,不时会有一束闪电落下,当明亮的电光落在车身附近时,脉冲车就会轻微的震动一下。

  “放心吧,这闪电正好帮我们补充能量。给,皮苹果汁。”

  乌列递过来一杯绿色的果汁,明美结果来浅浅的喝了一口。酸甜可口,真不赖。

  正当明美回味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身在虚拟世界之外的自己。

  她已经有几天没跟妈妈打招呼了,身体会不会瘦了?

  尽管明美很想趁着休息时回去看看妈妈,跟妈妈讲讲这个世界,可她知道她必须忍耐,考古探险必须要能长时间的停留在虚拟世界之中,在未来,她必定会无数次的面对这样的情况。

  “想家了?”

  乌列和玛丽换了个位置,喝着一杯看起来味道很不怎么样的饮料,满眼笑意的看着明美。

  明美点了点头。

  “你要习惯这感觉,孤独的感觉。在这高山的另一面,很可能会遇到无法返回的时候。”

  “真的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嗯。”

  身陷虚拟世界而无法离开的故事从未曾少有过,不论是小说,还是电影,这类题材始终伴随着虚拟世界的扩张而不断出现。

  但,这样的事情明美从未听说过,也根本不相信会发生。

  “怎么可能?当我要离开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这是基本法则啊。”

  乌列笑了笑,拿出一块一口肉罐头,轻轻拉开封盖,倒入口中,借着罐头内凝固的汤汁美美的咀嚼起来。

  一边点头表示口感不错,一边随手又拿出了一个递给明美。

  又喝了口果汁之后,乌列才开始向明美解释这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当我们进入虚拟世界之后,我们的意识会被分流,其中一部分存在于虚拟世界之中,而另一部分始终保持在现实世界中。这就好像是在同时听两个不同的歌,总是会有一首歌是占据主导地位的,如果两首歌都被以同等量的关注度来倾听就会产生干扰。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比例就是以两者之间最为协调的比例设定的,这已经是经过很久的实验才确定下来。”

  明美点了点头,这些她都学过。

  “在我们目前的状态,深度虚拟世界仿佛就是我们在听一首歌。注意,是一首歌。为什么?因为另一首歌被当作了噪音,自然的被排除掉了。”

  乌列又拿出了一支富含多种植物口味的什锦口棒,放在嘴里叼着,继续口齿不清的说:“我们听不到另一个声音,自然也就无法随时脱离虚拟世界。”

  “可是。”

  明美本想用书本上的知识反驳乌列,却发现从未学到或看到过有关身陷虚拟世界不能自拔的应对措施。

  麦哲伦虚拟世界已经算得上是个较大的虚拟世界了,不同虚拟世界之间有许多空中走廊相连接。哪怕是徒步也是可以从一个世界走入另一个世界的,可几乎没人会那么的傻,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另一个世界,因为他必将要离开虚拟世界,他必须返回真是世界,需要进食,需要睡眠。一旦他终端对虚拟世界中自己的控制,自我保护系统会自行将他引导回自己的居所,这一切都是由虚拟世界系统完成的,只有固定的地点可以作为临时停留点,如麦哲伦学院,或麦哲伦城中的任意一家旅店。否则,到处都会站满傻愣愣的家伙,那很可笑,不是吗?

  两个世界之间的距离很遥远,远比常人以为的要远的多。

  不是没有人挑战过,也不是没有人成功过。但所有的挑战者都不愿再次尝试,不愿再次孤独的行走在一片空寂的漫长道路之上。

  哪怕一个人停留在深度虚拟世界之中,停留在两个世界的通路之间,只要他想离开,仍然可以随时离开,系统会自动将其引导回起点的居所,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有人迷失在通路之间的事情。

  因为,人们始终明白自己身在虚拟世界之中,而深度虚拟空间检控系统也会自动将那些沉迷其中,身体健康状况下降的人驱逐出去。

  这是虚拟世界的另一条基准法则,无害使用。

  “你是说,人们会忘记自己身在虚拟世界?不能离开虚拟世界,其实指的是没有想要离开,而不是深陷其中不能离开?”

  “是的。当你忘记要回去时就有个问题了,如果没人监护,安全系统也未察觉到直接威胁的话,你的生命就将经受考验,至少,那会有损健康。就算是你能保持清醒的意识,有时也不能离开。”

  “我还是不很明白。”

  “这样,给你父母发送一个消息。”

  “可以?”

  “嗯。”

  “在世界之外不是不能…真的有办法?”

  “当然。”

  明美赶紧呼出通信记录系统,她太想家了。看着记录指示亮起,明美却又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乌列继续看着前方,玛丽却是好奇的凑了过来打量着明美。

  让玛丽看的有些发窘的明美简短说了两句,就赶快完成了记录。

  乌列按下了通信传递,接着让明美回头去看,只见一只灰蓝色的鸽子正向远方飞去。

  “那就是方法,当鸽子进入麦哲伦世界后就会立即转化为信息流。只要它能安全抵达。”

  “竟然,可以这样?”

  “这是从古代通信技术中演化出来的方法,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说陷入虚拟世界是可能的,当强行脱离时,很可能再也无法回来,谁也说不好自己会被缺乏引导系统的世界送往何处,何时才能抵达,大多数时候只能重新生成一个虚拟备份。而在虚拟世界中的某些记忆也会消失不见,就好像梦醒了一样。又有多少探险者愿意冒此风险呢。”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