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寒月
16/448

第16章寒月

  朔夜清寒,西风凋林,策马而望,姑苏城中星星点点,万家灯火闪烁,静谧如初。

  离开城门后,一盏茶的功夫,笙畅已经回到了城郊小院,闻得马蹄声起,小鱼已经早早地赶到门外张望。

  “云大哥,你回来了啊,怎么去了这么久呢,人家都着急死了,”见笙畅回来,小鱼跃雀着奔来,一边牵马到院侧马厩,一边开心的说道。

  “嗯”,笙畅翻身下马,忙应了声,看着小鱼一脸开心的样子,笙畅心中有了异样的感觉。在院落中灯火映射下,小鱼粉面含桃,媚若明花,一时之间,笙畅看的入神。

  “云大哥,咱们快进去吧”,被笙畅看的有点娇羞,小鱼腼腆地催促道。

  “嗯”,笙畅微微一笑,便牵起了小鱼的手一起走入院中。

  “世伯呢,”进了院落,望了一眼院内空落的石桌,笙畅不禁问道。

  “义父啊,他吃了点回房休息了”,小鱼指了指院中一间卧室说道。笙畅看时,那间屋内透露着一点灯光,在风中忽明忽暗。

  小鱼带笙畅来到一间客房,不多时,端来备好的酒菜,从白天街上救下小鱼后,笙畅就只米未进,直到此时,笙畅才觉得腹中空空,于是两人一边谈笑晏晏,一边大块朵颐。

  “云大哥,这些日子你日夜兼程地赶路,一定是很累了,那早点休息。”

  吃完后,小鱼收走餐具,离开时笑着说道。

  小鱼离开后,笙畅久久难眠。

  忽然一曲悠扬的琴声传入耳中,余音袅袅,如石滴清泉,似金涛拍岸,又若长空雁鸣,恍若千里之外风掠山草,林木婆娑;转而静水流深,叶落湖面,空谷足音;忽地,犹如万里之外旌旗猎猎,战马嘶鸣,听之让人热血沸腾。

  此刻,笙畅全然没了睡意,手带寒月,飞身院落。

  心至琴意,琴声起,刀气盛,寒月藏鞘天已冷,满院飞影逐风声。

  风轻扬,叶簌簌;音如丝,絮乱舞。

  谁人夜调琴,弹指一穹空。

  年少气如虹,挥刀斩苍龙。

  忽然一曲终了,刀影也随即消散。

  笙畅久立风中,抬头望天,深冬的夜,黑的沉默,深邃。

  “云贤侄吗,进来吧”,里屋响起淡淡的声音。

  笙畅轻轻推门进去,只见屋内陈设简单雅致,一桌,一床,左侧立有一书柜,上面摆放着万卷书籍,右侧墙上贴着一幅水墨劲竹画,画着险崖飞瀑中一支劲竹拔天而上,暗云流动,飞瀑遄急,险崖缝间一支独秀,夺势而起,似乎无意画面中的吞吐风云。画傍还挂着一枚宝剑,剑柄已磨的光滑剔亮。桌上擱着茶壶杯具,对面床上一人正盘膝抚筝,双目微闭。

  见笙畅进来,范仲淹方睁开眼睛,从琴意中回过神来。

  “坐吧,贤侄”。

  “是,世伯”,笙畅将刀放在桌上,倒了杯茶一边递上,一边回道。

  范仲淹接过茶,望着桌上的寒月宝刀,边茗边说:“光阴似箭,睹物思人,我和你父亲有十多年未见了,真想再见云弟一面啊……”

  于是范仲淹又悠悠然讲起了往事。

  也是十年前的冬天,听闻姑苏城外寒山寺中藏书甚富,我自幼酷爱读书,所以经常跑到寺里勤读诗书,希望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那段时日,读书每每会废寝忘食,读到夜深经常会留宿。由于经常往来寺中,寺内的师傅们早晚经常会送过来一些粥饭,吃剩的我便盛盆内置窗口,过一夜后便会冻成块,饿时就用刀划开点吃。

  这一天,我刚在市上卖了木柴换回了些银两,高兴地像往日一样去寺里。刚到寺院门口时,只见一个衣不蔽体的小叫花正在跪求来往的香客们给点银两,可是无人理睬。我心下不忍,走过去忍痛把身上的银两都丢给了他,那人才感激着离开了。

  当天夜里,读书读到饿时正想吃昨天吃剩的最后一块冰粥块时,走近窗棂一看,却见一只小白鼠正吃完,一溜烟的窜入屋内消失不见。

  我只好苦叹一声,兀自转回床边。

  “仁兄,饿了吧,吃点着野味吧”,忽然轻飘飘的一句话从梁上传来。

  我吃惊了一下,怀中已多了一只烤熟的野鸡,抬头一看,见是白天自己施舍的那个小叫花,他在梁上独自正啃着鸡腿微笑着看我的窘态。

  “多谢”,浓香袭鼻,我含糊地道谢后便吃了起来,吃完后他飞身下来,也谢我白天赐送银两之恩。之后我们相视而笑,相谈甚欢,才知道他叫云龙,四海漂零,刚烤了野味方记起我来,就深夜过来看看我,至此我们遂结为兄弟。

  第二日夜晚,又看见那只白鼠出现,一时气急,便追着它跑去,只见窜入屋内桌下,钻入地板缝隙中不见了,我跑去俯身一看,轻敲地面,只觉有些异样,似乎底下有些中空。好奇心起,于是揭开一块青石地板,原来是一个地窖,我点烛下去一看,奇寒无比,满地有好几个箱子,打开一看,光华乍现,满满的全是金银珠宝,其中只有一个箱子是一把用粗布包裹的宝刀,整个石屋竟然是一座宝库。我沉浸好久,便带了宝刀,退出了地窖。

  出来后,在桌上解开包裹的粗布一看,原来竟是传说中的寒月宝刀。居说此刀为战国徐夫人偶得天外陨石所铸,后赵国窥伺而取,徐夫人也因此拔刀自刎,再秦王统一六国,此刀转入秦始皇之手,之后汉王刘邦灭秦后又收藏,最后历史中此刀下落不名,多少年过去了,没想到寒月宝刀竟然一直压在寒山寺底下。

  “好刀”,忽然一声响起。

  “来了,贤弟”,我转身一看,只见云弟两眼放光,手轻一沾,刀光穿窗而出,冷月下,云兄提刀而舞,如痴如醉,翩翩芳华漫天,犹如高歌一曲。良久,收刀而回,看贤弟对刀的喜爱,我便说:“自古宝刀配英雄,寒月就赠与贤弟了”。

  “多谢大哥,那小弟就用寒月济天下,和大哥忧天下的初衷一样,此后血染沙场,笑傲江湖,”说罢道别而去。

  果然,只后的一段日子里,边疆出现一位少年将军,杀的辽军节节败退,所以寒月宝刀声名四起,随后辽宋签定了“澶渊之盟”,云弟又隐退江湖,以醉侠自居,隐迹江湖,以各种身份济人为怀。

  这么多年了,云弟乃是真隐士,真豪杰,仍不忘边疆战事,此

  番让你送信,我已明了他的心意,你父亲是有意让你历练一番,方知人生之味。

  听完世伯一段往事,笙畅心中感慨万千,原来家父与世伯相遇有着这样一段故事。

  烛光澜珊,笙畅拜别。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