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小鱼
12/446

第12章小鱼

  几株垂柳拂堤,一道清河缓流,长空浣洗,孤城耸立。

  笙畅勒马一看,城门口隽刻着‘姑苏’两字,字体苍劲,字尾有些斑驳脱落,看来这座老城历经了不少岁月。

  “终于到了”,笙畅心中叹道。

  从关外到此行了半月有余,这几日也常遇武林人士的追杀,只因乔装‘锦衣软剑’,来人一见便都抱拳寒喧而去,所以有惊无险,没人认得出身份来。此刻,心中才有了片刻的宁静。

  掏出父亲给他的书信一看,只见封面署名写着:姑苏城内梧桐老巷朱家老宅,朱说兄亲启,弟云龙急送。笙畅不禁心中犯难:城中这么大,到哪里找梧桐老巷呢,看来只能进城找人细细打听了。于是翻身下马,途步入城。

  进城一看,人潮如海,各种店铺鳞次栉比,无数摊点杂货琳琅满目,叫卖的,杂耍的,唱曲的,各种声音和行人盈盈笑语交织在一起,相映成趣,热闹非凡。关外人烟稀少,冬天的城镇一般都是苍凉而冷漠,置身江南小城这种喧闹的场景,笙畅更是之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一时心如鱼跃,欣喜而又舒畅,连日来赶路时遭遇的不快顿时一扫而光,情不自禁地喜欢这样闹市中怡然自乐的生活。

  随着人流,边走边赏,不知不觉已经走过大半条街。路过一家露天小吃摊点时,笙畅终于觉得有点饿了,便停下来要了碗面吃,正要大块朵颐时,忽然耳边传来一声粗野的叱骂声,不由得奏起眉头,转头望去。

  只见一辆马车急驰而来,一位芳龄村姑躲闪不急,被马撞的摔了出去,臂上挎的菜篮脱手而出,里面疏菜瓜果什物撒落一地,人已倒地滚落好远,差点丧身马蹄之下。马夫立即勒马停下,不顾撞者生死,大声叱骂:“这么不长眼睛,耽误了少爷行程你担当的起吗”

  被撞倒的村姑半天艰难地爬起来,慢慢走到马车前朝车内躬身行礼,唯唯道谦:“公子,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女孩柔软的声音,马车上人忽然揭帘一看,阴柔地说道:“如此佳人,既然道谦,不如随我去吧”,于是轻挥了一下手,马夫会意,立即抓住女孩的手借势将要拉入车内。

  “哎哟”就在车夫手刚要粘上女孩手腕的下一秒,突兀地不知从何处射来一根筷子,连同车夫伸出的右手掌一齐牢牢地钉在了车辕上,车夫立即动弹不得,疼的大汗淋漓。另一根筷子却透过揭开车帘的缝隙直射入车内,车内之人脸色大变,微微一侧脸颊,险险的躲了开来,只是脸蛋上多了一条红色的印痕,那根筷子去势不减,射穿马车后却被人群中一位劲装少女堪堪接住,那少女正是闻声赶来的聂凤。

  就来车内人揭帘而看的瞬间,笙畅一眼就认出此人正是宇文图,诬陷他,算计他,心中忽然涌出往日种种宿怨,恨的牙痒痒的,又见他闯道撞人继而见色起意,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吃饭了,所以‘穿云手’立即分两路打出手中筷子,同时凌空虚渡,似轻燕翻身,笙畅瞬间来到车前扶起女孩,怒道:“好个契丹狗宇文图,来我中原闯道撞人不算,还强抢民女,真以为我大宋无人,今天我要替天行道”。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拔刀而出。

  只见有人被他更快,人群中刺来两枚利刃立即搅碎车帘,只见两名俏丽女孩剑花翻飞,其中一位一边笑盈盈地轻道:“锦衣公子,我们又见了,”笙畅微微一怔,原来是峨眉弟子兰蕊和她师姐刘蓉及时出手。

  这时,车内宇文图听到一个熟悉的叫骂声,又躲过凌利的两剑,看到对面三人,立即面如土色,心中却又狐疑,刚才手法,区区“锦衣软剑”是打不出来的,乔装的这个人不知是谁?

  正在此时,人群已经将马车围在中间,宇文图虽然武艺了得,可在车内狭小的空间躲避两道锋利的逍遥剑法实属无奈。

  “都给我住手”,正在此时,有声威严的声音传来,人群忽然散开,数十兵卒执刀而来,说话的正是兵卒中间的一位红面将军。

  看到官兵走来,刘蓉,兰蕊立即收起兵刃和笙畅站在一旁。

  红脸将军来到车前,厉声叱道:“足下何人,光天化日下竟欺凌我大宋子民,来人,带走”。说完,早有兵卒刚要去车内抓人。

  “慢着大人,这个请过目,”宇文图一边淡淡地说道,一边将一枚金质腰牌递出。

  红脸将军接过兵卒传来腰牌一看,无奈道:“在下姑苏城主耿青,见过特使大人,恭送大人火速进京”,轻一挥手,兵卒让出通路,马车从人群中翻身上车,左手急忙慌乱地驾车绝尘而去。

  耿青朝笙畅苦涩一笑,然后率众离去,这时围观的百姓也摇了摇头,各自瞒骂着愤然离去。

  “真是的,大宋朝廷任由契丹狗在中原胡作非为,‘咦’,聂姐,你也到姑苏城了”,兰蕊失落地叹道抬起头忽地又高兴地招呼着迎面走来的劲衣女孩。

  “是啊真巧,兰妹,刘妹,还有吴兄,没想到在此又见面了”聂凤笑着回道。

  当下几人寒喧完各自离开了。原来三人各自追杀契丹人到此,聂凤和刘、兰三人离开时都觉得今日见的吴海和往日有所不同,到底在哪不同呢,谁也说不上来。这样的心思笙畅当然心知肚明,可令他最气的是又一次让宇文图从眼前溜走了。

  三人走后,只见不远处刚才被撞倒的那个女孩正蹲下来,往篮内慢慢的捡入刚撒落地上的疏菜和瓜果,笙畅看着娇弱的身子,一时不忍,也走过去帮忙一起捡起掉落的东西。

  “姑娘,这些疏菜都脏了,摔坏了,其实你不必捡的,我帮你再买些就好了”,捡完后,笙畅轻轻的说道。

  “不可以的,义父说过的脏了的疏菜洗洗还是可以做菜的,一丝一缕,一米一粥,当思来之不易,凡物尽其享用,不可浪费”,姑娘捋了被风吹乱的头发,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说完又笑道:“我叫小鱼,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不如到我家暂做休息,为恩人备些酒菜,略表谢意”。

  笙畅一时品味小鱼口中义父说的那段意味深长的话,忽然看到小鱼笑颜如花地望着自己,细细一看,小鱼虽着粗衣村姑服饰,却掩盖不住绝代芳华:柳叶眉如舟,浮在镜湖中;丹凤眼如月,圆月倾山河;不施粉黛却自然,素颜如水影迷天;轻风识得林中秀,飞雪难掩玉花容。笙畅一时看呆了,难怪先前宇文图想要带走小鱼,此刻连自己也砰然心动。

  “也好,多谢小鱼美意,”笙畅暗自收住心神说道。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