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乔装
11/446

第11章乔装

  面对忽如其来的围攻,铺天盖地杀气及群雄的绝招滚滚而来,笙畅就像汹涌海浪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卷没海底。电石火花之间,他身幻九影,‘醉行乾坤’步法游走于四周剑点刀刃之上,群雄只见魅影重重,此人身法奇妙,步法迷离,轻功快如闪电,跟本不辨身影,以致无数杀招尽数落空。待幻影破碎时,他已经破出重围,在十里开外,让人惊异的是,此刻笙畅刀还未出鞘。

  此刻,宇文图部下的黑衣人在众人的围攻下,人慢慢的少了,宇文图脸色大变,砍杀一人,正寻思退走之计。“呵呵,这么急着要走啊,”一阵轻风中传来爽朗的笑声,一直端坐的梅花庄主忽然飞身而至,像是看出宇文图的意图,一边执笛攻出,一边冷笑道。

  这边,笙畅刚要跨出殿外,只见斜刺出一道禅杖拦住去路,少林如空大师忽然倚门而立,同时笙畅躲过身后凌利一剑,武当玄真道长也飞身而来,环看左右又有三道人影飞来,正是青城掌门聂凤,峨眉弟子刘蓉,兰蕊。笙畅苦笑一声,刚突出重围,又被武林四大门派高手缠住,当下抱拳解释:“各位前辈别听他人挑唆,我是来自关外,可并非契丹人”。

  刚才众人目睹了他高深的武艺,此刻更无人听的他解释,聂凤面如寒霜,翼龙剑法脱手而出,随即,其他人也相机出手,少林五行棍,武当乱环剑,峨眉逍遥剑,四中武林中最为成名的绝技破空而来,笙畅大吃一惊,慌忙拔刀而出,‘铛’,寒月一出,冷光流星,一下子挡住了众人攻势。即便如此,四周的攻势越来越凌利,翼龙展空风云吐,五行相济伏群魔,乱环阴阳生死破,逍遥剑气冲九霄,笙畅紧握寒月,使尽全身解数,刀幻千影,勉力地拆解了数百招,却渐渐的左支右绌,化解的越来越费力。

  “主人,我来助你”,一个声音凌空而来。

  只见宇文图自恃不敌,正被梅花庄主追杀的上天无地,在人潮中满殿游走,却忽然瞥见门口笙畅正奋力地抵挡各派地围攻。忽然灵机一动,飞身滚入圈内,与笙畅贴背而立,共同御敌。

  笙畅见宇文图忽然来助,眉头一紧,欲言又止。

  梅庄庄主追到门口,只见宇文图溜进圈内,不由得停下脚步,面具下看不到铁青的脸色,气势却越来越冷。

  笙畅心里虽恨宇文图先前的诬陷,可眼下形势不由他多想。只见宇文图施展少林‘封云手’将五行棍法引至空处,又用‘翼龙手’空手夺回聂凤手中利刃,用武当‘乱环决’化解乱环剑法,同时用峨眉‘逍遥指’瞬间弹开刘蓉,兰蕊手中的两枚长剑,这几招兔起鶻落,干净利落。笙畅找准时机,施展‘浮云暗渡’提起宇文图终于夺门飞出。

  刚才宇文图出手之间,立即化解了四大门派绝技,众人心中大惊,顿时心中明悟,他施展的正是当年各派遗失密籍上的武功,难怪处处克制。

  “人呢,”忽然从殿内酿跄走出一人急切地问道,来人正是锦衣软剑。他本来在比武中已经受伤,又经刚才一阵厮杀,身体更加虚弱了,衣服也破了好多。他急忙追来是心中疑惑,刚才笙畅所展的身手,像极了当年给他传授武艺的那人,想当面问清,却赶来时人已离开。

  听到一声询问,众人才回过神来,立即夺门去追。只有峨眉女弟子兰蕊,看到吴海焦急的追问,微微一笑,说道:“你问的那个人刚逃了”,说完也随众人追去。

  只留下吴海叹声说道:“好不容易有点线索,可又没了,今后江湖,我又该如何找到这个人呢?”

  “快放下我,这儿疼死了,能不能换个地方抓”,出了殿外,笙畅一放下宇文图,他就一边揉了揉左臂,咬着牙气喘呼呼地喊道。

  “你这儿曾受过伤?”,笙畅一边恍然问道,一边回顾四周,只见梅花庄很大,怪石林立,奇花遍地,却看不出一处通往庄外的道路,眼看武林人士快要追到,笙畅正愁眉不展,却听到不远处一声熟悉的声音。

  “云大哥,快往这边来”,只见前方梅林中雪儿挥手叫到,傍边还执扇站立一人,正是许久不曾现身的李元甲。

  半天不见宇文图回话,笙畅刚转身一看,身边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宇文图的身影。

  笙畅忽然记起当日庄主遇刺,刺客越窗而逃时他正好一掌打伤那人左臂,难道刺客竟然是他。

  此时,少林如空大师和一群人赶到,笙畅不容多想,立即飞入梅林,来到雪儿身边,只见李元甲轻一挥扇,梅树晃动,移山转木,轻轻移动间,梅林阵法已经将来人挡住。

  李元甲和雪儿将笙畅送出庄外后,笙畅立即拱手行礼:“多谢前辈和雪儿再次相救之恩,来日必定登门拜谢”。

  “云大哥,记得一定要来大夏看我啊,这个给你”,雪儿目光流恋,依依不舍,一边跑来拥抱道别,一边掏出一枚白色的狼头令牌塞到笙畅手中,又道:“云大哥,我已将谢三侠送到前面密林中,绝对安全,你前去一定会和他会合”。

  “知道了,雪儿,前辈保重,后会有期”,笙畅唤来瘦马,看了一眼雪儿,也是心中不舍,然后翻身上马直奔密林。

  笙畅走后,雪儿凝立风中,喃喃道:“二叔,你说他会不会来大夏啊,也许今后一见我们便是敌人了”。

  “傻丫头,我知道你喜欢他,你放心醉侠云龙之子,一定是位重情重意的人,你放心,今后无论是敌是友,二叔一定想办法替你留住他”,一句慈祥的声音回荡在风中。

  密林中一间破败的草屋中,笙畅终于见到了谢书亭。只见他气色好多了,见到笙畅就跪拜道谢:“多谢少侠冒死相救,当日在下被点了哑穴,没能向群雄澄清原委,又害得恩公成为武林公敌”。

  “事以至此,谢兄不必过于愧疚了,人生在世,俯仰无愧于天地就行,这也是家父的教诲,至于真相,总有一天会澄清的”,笙畅淡淡地说道。

  冬天日短,转眼已至黄昏。两人烹野就餐后,秉烛夜谈,相谈甚欢。笙畅问起今后有何打算时,谢书亭说道当日凤山客栈时大哥二姐提起要投奔江南范希文大人,但愿到时能够相逢。笙畅说他也要赶着去江南替父送信,要不要一同前行时,谢书亭惋然拒谢了,说道两人同行难勉引人注目,还送笙畅一张人皮面具,叮嘱一定要乔装一番。笙畅想了一想,就让谢书亭帮忙乔装成锦衣软剑吴海的模样。

  次日,两人各自道别。

  至此,江湖上又多了个骑瘦马带宝刀的‘锦衣软剑’,正在匆匆赶往江南。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随时随地追更新,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聊骚,快快下载!